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安慰之言
    “啪!”

    西城延福坊,宣国公府,偏厅。

    成国公世子蔡畅狠狠将一只茶盏掼在地上摔成粉碎,面容狰狞。

    今日他被贾琮以火器相逼下跪磕头,虽然终究未跪,可是当时连句狠话都不敢多言。

    他惜命……

    只是过后,贾琮之举,却如同一记记耳光不停扇在他脸上般,让他几不能苟活。

    可想而知,过了今日,整个神京圈子里,都是流传将武阁之事。

    他这个成国公世子,也就威名扫地。

    “这个下贱种,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蔡畅不停的嘶吼着,若是贾琮此刻在此,他说不得要将贾琮扒皮抽筋喝血。

    只是其他一些人的目光就隐隐微妙了起来,真有这等能为,刚才干什么去了……

    倒也不是没有搭台阶的,林城伯世子郭毅笑道:“仲羽兄,你又何必跟一爆发户计较?那小子不过走了狗屎运,救了李大猫儿一命,然后被开国公府那边弄了个一等功当还礼。他自己就不知天高地厚的作起死来,真是……”

    话没说完,郭毅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上头坐着的赵昊正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蔡畅虽然听的过瘾解气,可也不愿自欺欺人,他摇头道:“没那么简单。”

    这些人虽然十二三就去了九边打熬资历,多用武少用脑,但这样人家出身的子弟,又怎会真的无脑?

    若果真如此,宫里那位也不用如此心急了……

    所以尽管蔡畅依旧恨的咬牙切齿,可已经多了分冷静和算计,道:“这孙子能从一下贱庶子走到现在,心肠和鸡肠子也差不离。蝇营狗苟之辈,虽难成大器,却也恶心之极。也不知清公子相中了他哪一点……”

    说着,一双三角眼瞄向了主座……

    迎上赵昊森冷的目光后,蔡畅忙赔笑道:“义高,我就是不明白,那杂碎凭什么?”

    他知道赵昊对叶清的心思,虽然两人绝无可能,可赵昊看叶清的目光是什么样的,瞒不了人。

    蔡畅故意刺激一句,就是想挑起赵昊的恨意,好同仇敌忾。

    只是……

    赵昊却理也不理蔡畅,灰黑的面色阴沉,看不出心思来。

    见撞了个没趣,蔡畅又看向赵昊身边独自饮茶之人,咬牙道:“宣宫,你说说,那杂碎到底是什么心思,有什么倚仗?他贾家如今还算什么?等荣国太夫人薨了,就剩下一窝子废物点心,老荣国的香火情也就散了大半。就算贾家日后再有人想到九边熬,老子让他们连位置都得不到,得到了也是必死之地。那杂碎难道想不到这些?他以为开国公李家能护他一辈子?”

    饮茶之人黑胖,一张脸弥勒似的,一直笑口常开。

    此人正是宋国公世子刘志,是这个圈子里公认的智将,连李虎赵昊都敬他三分。

    听闻蔡畅之言后,刘志笑眯眯道:“仲羽,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贾清臣如今是做什么的你都忘了?”

    蔡畅闻言,面色一僵,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志,夸张道:“你是说锦衣……就他?”

    刘志呵呵笑了笑,点头道:“对,就他。”

    蔡畅面色瞬间比刚才更加难看,咬牙道:“宣宫,难道那位不是寻一个垃圾官儿给他当当敷衍一二,还真想让他有作为不成?我就想不明白了,这样一个杂碎,才出来没三年年,就把能得罪的不能得罪的全得罪完了,他这也能成事?日后贾家要不因他而亡,算我蔡畅有眼无珠!我不信,我都能看明白的,旁人会看不明白!”

    蔡畅话刚说罢,正有人要捧场,却听赵昊忽然开口,声音低沉道:“诸位兄弟,今日到此为止,都散了吧。”

    此言一出,除却蔡畅、刘志之外的二十余侯伯子弟,面色均微微一变。

    知道是蔡畅之前所言涉及到宫里,赵昊这是在清场。

    虽然心里都有些不舒服,可都是识趣之人,知道彼此身份地位不同,也没有商量的余地,便纷纷打着哈哈告辞离去。

    最后,只留下三个国公府世子。

    赵昊看着蔡畅微微皱眉道:“以后说话注意点,那位,哪位?”

    刘志也劝道:“仲羽,如今不比从前了……”

    蔡畅脸色却愈发难看,还是咬着先前的事不放,切齿道:“我就是不明白,那个狗杂碎他怎么敢!”

    赵昊和刘志对视一眼,知道蔡畅还是放不下颜面,贾琮那句“跪下、磕头”,怕要成他的心魔了。

    到底从小一起长大,又是盟友,赵昊对刘志点点头示意了下,刘志颔首一笑,“唰”的一下打开折扇后,笑道:“其实你也不是想不明白,只是不愿相信罢了。那贾清臣虽然比咱们都小,但他的心机城府,绝不比咱们浅。仲羽,如今真不比从前了,那位皇威日隆,且还随着新法大行与日俱增。有那位当贾清臣的靠山,你说他为何不敢正面抗你?”

    蔡畅面色铁青,道:“那位能护他一辈子?”

    刘志摇头一叹,道:“自然不能,不过……”

    “不过什么?”

    蔡畅阴沉着脸问道。

    刘志神情莫测道:“如今明眼人都看得出,那位煞费苦心从开国一脉中扶持出一位来对抗咱们贞元一脉,所以在咱们这边没有式微落魄能被人随意拿捏前,贾琮这把刀就一直有用,除非他自己作死。

    否则,只有等到咱们都完了,宫里那位才会放弃这颗棋子、尖刀、走狗。

    极有可能,他会死在咱们后面。

    贾琮也必是想明白这点,所以才如此行事……

    你说说,他又怎会将你放在眼里?”

    蔡畅闻言,面色登时涨红,怒声咆哮道:“他算什么阿物?锦衣亲军算个屁,那位若果真要护着他,怎会让他跟落水狗一样被赶出京去?!他这是拉大旗,扯虎皮!”

    刘志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蔡畅道:“仲羽,你也不想想,他整天在京里晃荡着,得罪完这个得罪那个,连清公子都……

    若是武王府再传一道武王令下来,要再来一次屠尽飞鱼方收刀……

    你成国公府是动手还是不动手?

    当年武王他老人家开府建牙,武王令与军机虎符也没两样。

    真到那时,谁能救得了那小子?

    宫里八成是想到这一点,才遣他出京。

    你说说看,那位对他是不是护得紧?呵呵。”

    蔡畅闻言面色一黑,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满堂寂静。

    唯有蔡畅如牛般粗喘声,透出刻骨的恨意。

    ……

    神京西城,荣国府。

    贾琮才自外而归,就被西府来人,叫了过去。

    是贾政相招。

    荣禧堂东廊下三间小正房内,贾政坐于炕边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上,右手胳膊搭在一面梅花式洋漆小几上,正啜饮着香茗,悠闲自得。

    雍容的王夫人坐在另一边,面带微笑。

    彩霞、彩云、金钏等几个大丫头侍立在旁。

    政夫妇二人正在闲话,就听外面小丫头传话,贾琮来了。

    贾政面色一喜,忙吩咐传入。

    贾琮入内后,与贾政、王夫人见礼罢,起身问道:“不知老爷有何吩咐?”

    贾政先未答,而是从小几上拿起一叠信来,一旁王夫人则笑道:“琮哥儿来了?坐着说话罢。”

    贾琮谢过后,就听贾政道:“不日你就要南下了,如今琮儿是我贾家的承爵人,去了南省,许多故旧老亲不可不拜会。今日我什么也没做,就写了这些书信,待你南下后,记得一一去拜会。如此,你公干时也便宜些。”

    不管用得到用不到,只这份心意贾琮就要心领。

    有了这些信,他在江南的行动,的确会便利许多。

    不管古今,华夏土地上都是人情社会。

    再度大礼谢罢,贾琮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老爷、太太,果真不能让宝玉去游学一番么?在家里老太太溺爱着,短时间里来瞧确实受宠,可到底于进益无补,往后的日子还长呢。若是能随侄儿南下,托付于真正的名师教诲,只三五年必能脱胎换骨。再以后,不拘是做官还是做学问,总有一番事业……”

    这番诚恳之言,别说贾政,连王夫人和彩霞等丫头听了都动容。

    然而却是贾政叹息一声后摇摇头,语气遗憾道:“琮儿好意我与太太知矣,只是……老太太那里着实难成。若只老太太宠溺也罢,关键那个孽障自身不争气不愿去,也就不必强求了。他若是能有琮儿一半用心好学,我就是死也瞑目!”

    “老爷……”

    王夫人心里难受的紧,赶紧劝了声。

    贾琮却笑道:“老爷,命数乃天定,强求不得。有的人整日奔波操劳,虽有权势傍身,但到底过的好还是不好,还真不好说。而有人虽清闲,却胜在逍遥自在,又能受用荣华富贵。只要有一颗孝心,也不必苛求太过。不敢瞒老爷太太,若是侄儿能有这份命数,必会欢喜不尽。只可惜侄儿命数不比宝玉富贵……”

    听他自嘲,不说王夫人露出笑脸,连贾政心里都好受了些,人心便是如此。

    不过贾政还是连连摇头摆手道:“这等安慰之言,琮儿就不必再说了,也只老太太信这个……那孽障,往后到底能有什么造化,现在说还早。无论如何,往后总要你们弟兄相互扶持。”

    贾琮笑着点头应下,王夫人亦是面带微笑,只是心里却并未当真许多。

    在她看来,宝玉日后或许没贾琮那么大的权势名望,但富贵日子绝对少不了。

    只老太太和她的嫁妆,就足够宝玉一生衣食无忧,几辈子花不尽。

    至于权势……

    宝玉母族王家,有他舅舅在,难道还庇佑不了他?

    王夫人只是因为顺从贾政,才善待贾琮罢。

    贾琮虽然如今愈发出众了,又袭了爵,可他才多大点?

    王夫人自忖身子骨还算不错,以后未必不会像老太太那样康健。

    如此,她还可再活二三十年,甚至更久。

    哪里还需要贾琮去庇佑宝玉?

    又说了几句闲话,见贾政困顿了,王夫人便让贾琮下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