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开始扫跆拳道
    黄少宏回到四合院,进门之后随手就把牌匾收进了行囊里,这东西是战利品,留着作为私人收藏。

    此时周炳林正以葛优瘫的造型,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晒太阳,自己美其名曰‘养吾浩然之气’!

    听到开门声音的周炳林耳朵动了动,忽然睁开眼睛瞧了一眼,然后取笑道:

    “我还纳闷怎么只听见开门声,却听不见你的声音呢,我说你出去这一趟是参加丐帮了还是怎么的,长袖改短袖,鞋都弄没了?”

    他自己说着就觉得不对了,坐起身来,眼神一凝:

    “咦,不对,你走路之时,脚掌肌肉不断震动,脚下一尘不染,这是将劲力掌握到一定程度,才能出现的情形,昨天你还没有到达这个程度,看你这叫花子似的造型,这是去找人比武了吧?”

    黄少宏也不否认:“与一个练空手道的暗劲高手切磋了一下,有了一些收获,对劲力的掌控提高了不少!”

    周炳林点点头,闭上眼睛继续养气,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两人处的关系不错,虽有换拳之谊,但他毕竟不是黄少宏的师父,有些话不能刨根问底。

    “师兄,家里有吃的吗?”

    踢馆的兴奋劲一过就觉腹中饥饿难耐,黄少宏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连续心力勃发、爆发暗劲,导致体力消耗过大的原因。

    周炳林这回眼皮都没抬:“没看见我这养气呢么?家里一天都没开火了,就等你回来订餐呢,赶紧的,老头子我也饿了!”

    黄少宏苦笑摇头:“你这老头真行,合着一天都没吃饭就等着我呢,早知道我去网吧玩个通宵,饿你一宿看你怎么办!”

    说是说,他自己肚子里饿的难受,拿出手机打给之前去过的一家馆子,订了七八个菜外加一只烤全羊。

    闭目养神的周炳林听到他订了这么多东西也不诧异,知道他是消耗过大需要补充体力和营养。

    等饭菜送来,刚刚摆上,黄少宏就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只烧鸡开吃,将鸡头和鸡屁股撕下来之后,双手扯了几扯就将烧鸡撕成几份,然后放在嘴里连骨头带肉,嘎巴嘎巴全部嚼碎咽了下去。

    这情形惊的几个送餐的饭店伙计顿时说不出话来,要不是周炳林出言安抚,说这货是练武的牙口好的话,人家几个伙计还以为送餐送进了妖精洞府呢。

    黄少宏吃了一只鸡不过十几秒中的时间,饭店伙计等他吃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先生,您们谁把帐结一下!”

    周炳林用下巴指了指黄少宏,后者笑道:“不好意思,饿急了只顾吃了!”说着从裤兜里去了钱付了账,又给了五百块钱小费。

    几个服务员收了小费,脸上也露出笑容,客气道:“您这也是口急,这么多好菜还没动,吃鸡就吃饱了!”

    黄少宏随口道:“哪到哪啊,这点吃的也就刚垫了垫底!”

    “您真会开玩笑,那我们不打扰了,您慢用!”几个饭店伙计听他这一说,连忙脚底抹油,走的这叫一个快,开玩笑,一只鸡才垫个底,回头您要不够吃了,咱哥几个也悬啊!

    “嘿,还都是急性子!”黄少宏将门关上,招呼周炳林吃饭,后者看的通透:“人家这是怕你吃不饱,把他们在给嚼了!”

    黄少宏刚才吃鸡的时候,饿得狠了,几口就吃了一只整鸡,现在肚子里有食了,吃饭的速度就慢了下来,细嚼慢咽,这一顿饭他吃了将近四个小时,周炳林早就吃完了,坐在一旁笑呵呵看着他吃。

    将东西一扫而光,总算吃饱喝足,他又搬了一张躺椅出来,懒洋洋的躺在上面,摸着肚皮对不远处的周炳林说道:“师兄,你说咱们吃了这么多东西都不撑,这东西是吃哪去了?”

    周炳林停了摇头失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咱们练武的吃的本来就多,你进入暗劲,劲力开始透入脏腑,消化吸收食物的功能会慢慢增强,尤其是与人动手之后,比常人强了十倍都不止,民国时候一些国术宗师,一天就能吃一头牛!”

    黄少宏撇撇嘴,在‘黄飞鸿世界’里连郭云深老爷子他都见过,也没见对方吃一头牛啊,不过转念一想,这个世界还真说不定,毕竟修炼方法不一样,自己这才通了暗劲就能吃大半只羊,那些抱丹的高手还真能日食整牛也说不定呢。

    一夜如常,第二天起来黄少宏又是精神百倍,给昨天那位爱好武术的司机大叔打了一个电话,让对方拉着他先去取匾。

    等拿到了‘棒子都是东亚病夫’的招牌,黄少宏又开始了一番新的征程。

    话说这两天有高手挑翻了京城空手道场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本来开跆拳道馆的这些棒子们一个个都捂嘴偷笑,心中都想着空手道这回要在华夏格斗界臭大街了。

    竞争对手倒霉,得给他们跆拳道带来多少效益啊,结果却没想到今天就轮到了他们。

    黄少宏提着‘棒子都是东亚病夫’的招牌,一天就踢了二十八家跆拳道馆,没想到京城的跆拳道场和空手道场差不多,基本上都是明劲修为的武者坐镇。

    这些明劲武者在他面前不堪一击,不过他踢馆是为了找暗劲高手切磋,旨在磨练自己暗劲,所以他对这些明劲武者并没有下死手。

    这棒子都被他用太极重锤捶散了拳架,震松了筋骨,在床上躺三五个月就能痊愈。

    一天打下来一个暗劲武者都没遇到,这让黄少宏多少有些失望,回到四合院里,周炳林依然坐在那张躺椅上,见他回来,忽然开口问道:“你这几天是出去踢馆了?”

    黄少宏诧异的看了这位便宜师兄一眼,诧异道:“是啊,不过师兄你今天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另外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炳林嘿嘿笑道:“还不是你露了底子,国术协会那帮人看你出手吗,认出了洪拳和太极锤法,结果在国术界中就是打听不到你这个人,洪门那边都说没有,各家太极也说没你这个人,最后人家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

    黄少宏走到周炳林对面坐下:“那师兄你是什么意思?”

    周炳林忽然生出一股傲然之气:“我是什么意思?我就明告诉他们说你的锤法是我教的,他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刚一说完,脸色忽然一变,猛地把傲气收敛,又变成心平气和的样子抚了抚前胸:“幸好我老人家稳得住,这一激动差点就让我还没入门的养气之法,前功尽弃!”

    黄少宏这个乐啊:“我就说嘛,你跟我混吃混喝,顿顿大鱼大肉,还好吃懒做,整天跟个瘫痪似的在这瘫着,还能修炼‘浩然正气’?没入门就对了!”

    周炳林被他一番话气的差点又破功,连忙安慰自己:“没事儿,没事儿,咱不跟这孙子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