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末世日常见闻录 > 第四十四章
    高大壮用一脸惊讶的表情对着我说着话,看的出来,不仅仅是他,诸葛均也是一脸诧异的表情,不过其他两个倒是见识过我实力的倒也不是多惊讶,但其实如果真的让她们俩感受一下那股力量的话估计她们也会张大了嘴吓一跳的,毕竟我自己都吓了一跳,那足以将一个人轰成粉末的能量,竟然直接被吸收了,现在想想还是有些不科学与心悸。

    嗯...这是?!

    本来在这看着戏顺便也就闲下来聊了个天,唠了个磕之类的,我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应该这个身影我是不可能记不得的,即使只是看到了背影,不过.....我却由衷的内心苦涩了一下。

    “怎么?看什么呢,那地方有什么值得看的,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看到美女了是吧,你这小子,都有家室的人了,还这么不着调?真的不怕陈希她们不跟你好了?”

    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一只手打了一下,看到的则是高大壮勾着我的一只胳膊,一脸贱笑的看着我说着一些话,而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从刚刚开始是没有露出任何表情的,这小子到底是如何看出来的...还是说....我刚刚露出那种表情了?不至于吧,我应该还不到控制如此不到位的地步,算了...不纠结了,我看了看他,吐了口气。

    “只是看到了熟人,我必须要跟她去打个招呼,毕竟.....毕竟小颖可是和他们在一起的。”

    “哦.....原来如此,那我们跟你一起去吧,反正你这几个月的同伴也是我们的同伴,把我们扔在这里一个人去聚聚那有多不好,对不对?正好给咱们引见引见,到时候也可以合作对敌,你说是不?”

    真是多嘴啊,你这个诸葛均,我去见得这个是我最不敢去见的那个,不是因为我怕她,真的是因为我跟她有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柳北的话可能还好说些,这里几个呢,除了东方灵雪稍微能听得懂点话,其他人很明显都是喜欢误解别人意思的主儿,所以我哪想这种事情让这几个家伙知道,但是他们都这么说了,我不带过去又有点掩耳盗铃之像了,好吧.....我屈服了。

    我虽然十分无奈的点了点头,不过表情上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心里状态,仅仅只是简单的说一句,让他们跟着,看戏的人是越来越多,而这两个势力如果真的要打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行的,而且按照高大壮的话来说,除非他们真的在找死,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动手的。

    “嘿!雨惜,其他人呢?”

    没错,这个在外此刻正游离不定的人正是孔雨惜,此时她看似也是在看热闹,但是如果注意到她的人都会发现,她....仅仅只是打探情况罢了,不过她此刻本身就穿着一身不显眼的衣服,面容也是用东西遮住了,在此也最多最多能看出这个是个身材还不错的姑娘家家,唯一的缺点的话,大概就是前面的双峰略微平坦一些罢了,说起来她本身是背靠着我,且即使动了动也蒙着面的,至于我是怎么认出来的,怎么说呢,感觉啊,靠着感觉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孔雨惜,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有如此之感觉,总之我是看出来了,并且走到她身边后,叫了一声。

    当孔雨惜听见有人叫她的时候,则是一对闪着寒芒的眼睛紧紧的扫了过来,而双手中的念力武器也是慢慢变多,可以说在她看到是谁之后的第一眼,如果是她认为敌人的话,估计会第一时间就将它粉身碎骨,但是自认为跟她是队友关系,再说关系那么暧昧,至少......

    “阿宇小心!!”

    当我刚想到至少她不会动手,对我动手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时候,这些针竟然如同一个个死神的尖刺一般戳向了我,我都是在那个时候一愣,脑中当时就炸开了,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对我动手,难道我出去引走人并且让我几乎算是陷入各种pi事,换来的仅仅只是她的一次攻击吗?说实在的如果仅仅是普通人,我还不会生气,如果仅仅只是跟我熟的,我会打个哈哈,问个问题,但是这个,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孔雨惜如此的对我动手,总感觉牵动了我内心之中的怒火一般。

    虽然在我听到高大壮的叫声时,这些针已经在一瞬间停在了我的胸前,其他人也在这一刻根本不再看另外一边的闹剧,将孔雨惜包围起来,并且之后我就听到东方灵雪叫了句。

    “关宇,你看看你过去的同伴,刚见面就想杀你,我觉得你的妹妹可能凶多吉少了,放心,可能你会心软下不了手,但是我们会替你动手的!!”

    “为什么?!”

    我没有回答东方灵雪的话,应该既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紧紧的盯着此刻正被几人包围做出防御姿势的孔雨惜几乎算是咬着牙的说着。

    “为什么?!”

    “阿宇,别问了,这女人很明显是被派来杀你的,你的那些同伴一定是将你当做敌人了,你也别心软了!算了...知道你妇人之仁,还是我来吧!”

    “住手!!”张小菲说着就要动手,但是一句阻止的话在这一瞬间就脱口而出,甚至我都不知道当这句话说出的时候,有多大的分贝,而这句话在这一刻带出来多少我甚至没法控制的杀气。

    而这杀气在这一瞬间扩散了,虽然我根本就没看,但是我能听到周围有些人倒地的声音,撇眼见到张小菲身子一抖的样子,手中欲出的拳头停了下来,但是这却是我这时最后一次看到东西了,因为脑子里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已经变小,且压制住的血魔气突然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了,瞬间冲破了脑子,并且占据了大部分防御的机会,而最后看到的则是眼睛里带着些泪水的孔雨惜,但是她为什么会流泪呢?我完全不清楚,因为我已经失去了意识了。

    “关宇小子!别被情绪控制!!压制下来,白痴!!”

    啊,好疼,脑袋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嗯?这个不是血影的声音吗.....他果然..果然没有因为上次的原因消失,真的太好了,不过我真的不想和你讲话,因为我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攻击我的她会哭呢?她为什么会哭,难道她被别人控制了吗?虽然我既想开口也想睁眼,但是在外界看来我大概已经算是失去意识的状态了,但是至于我到底有没有因为失去意识而发狂这点我已经不知道,也不清楚了,这次又没有进入精神空间,我试着开口呼喊,也做不到,仅仅只能凭借着脑袋里的一点点意识,做一些思考。

    好湿,感觉胸口好湿,怎么回事?

    脑袋里处于半个混沌状态,没法正常开口,但是此刻我却有点似乎能回到现实之中的感觉了,因为相比于之前只能kao着脑袋里在那乱想,但是此刻似乎能够感觉到外面的情况了,但是相比于其他的,我此刻也只是能感觉到自己似乎胸口有点湿,为什么会湿?

    抱着这种想法之后突然之间,眼睛自己睁开了,而睁开之时,我又看到的是天花板,说起来我已经晕过多少次了,出现个情况我就晕,出个情况我就晕,我这是有多娇弱啊....之前的潮湿,难道是有人在哭吗?

    不对啊,我并没有听到哭声,却能感觉到潮湿感,这是怎么回事呢,抬头一看,我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无声的眼泪,我只能这么说,虽然不知道此刻坐在我一旁的这个我认识的女子为什么要对我哭,但是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这是不应该的,不过...这是哪?

    刚刚想这些,她的眼睛也正好与我睁开的双眼对视了一下,然而她却跳闪型的瞥了过去,并且用手擦拭着她那双虽然很漂亮但是却因为哭泣而红着的眼睛,对着我轻声细语的说了句。

    “你醒了?有没有事?”

    不对啊,这套路,怎么会这样子呢,坐在这里的可是她啊...是那个见到我直接对着我动手的孔雨惜啊,怎么会用这种只有若香才能说出来的温柔口气对着我说话呢?这不科学...

    但是在这想了之后,我不禁回想起之前的事情,虽然她是对我动手的没错,但是我知晓她的实力,以她的一击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被高大壮的异能给轻松化解,更何况还是如此危急的情况下,虽然我承认高大壮在本身的实力上要胜于孔雨惜,但是别忘了,高大壮在之前可是损失过不少精神力的,他都能挡住的,肯定对我也没有什么伤害,反而是我自己,因为别人的一些话,再加之我当时脑袋一糊涂竟然真的以为她要对我动手,而原来她之后的流泪是这个意思......原来是我的错怪她了,不过我想之后的事情大概已经弄清楚情况了,不然也不会让她安心的坐在这里了。

    但是在这想了之后,我不禁回想起之前的事情,虽然她是对我动手的没错,但是我知晓她的实力,以她的一击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被高大壮的异能给轻松化解,更何况还是如此危急的情况下,虽然我承认高大壮在本身的实力上要胜于孔雨惜,但是别忘了,高大壮在之前可是损失过不少精神力的,他都能挡住的,肯定对我也没有什么伤害,反而是我自己,因为别人的一些话,再加之我当时脑袋一糊涂竟然真的以为她要对我动手,而原来她之后的流泪是这个意思......原来是我的错怪她了,不过我想之后的事情大概已经弄清楚情况了,不然也不会让她安心的坐在这里了。

    “没事,就是之前一些后遗症所以晕了过去,刚刚对你发了脾气是我不够冷静,对了,我昏迷了多久?”

    我看了看周围感觉稍微被这种微妙的气息尴尬到了,打着哈哈的说着话,顺便也问一下我说昏迷的时间以及澄清一下之前的事情。

    “仅仅只是二十分钟,之前对你出手其实不是我有意的,如果说有原因的话那是因为在之后的发现中我们得知抓走你的是南疆吴家的人,他们擅长蛊术,而且那些祖宗辈分的人更是实力与我们相当,并且恐怖的还是他们的蛊术能够控制人,所以.....”

    “所以你才会攻击我?哦,原来是这个原因,不用担心,在之后没多久我就脱逃出来了,我相信以高一哥的实力以及头脑一定能很好的躲开危险并且进入这里的,看来我猜的并不错,你.....”

    “不是的,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才攻击你的,只是因为....只是因为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单独行动,而且我们可是特地返回那里,在那附近找了很久很久,直到.....”

    “直到什么?”我想了想,看着脸色突然变得有点难看的孔雨惜,我似乎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我还是问着她,毕竟只kao着自己想是没办法做到将事情了解清楚的。

    “直到小雨和小颖两人同时被抓走,我们才抓紧行程赶路到此,而我刚刚在外面观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说到这里孔雨惜整个人都低下了头,似乎在躲闪着我的眼睛,我估计在她的心里大概是对我的歉意吧,而我也是想明白了,她之前之所以会对我动手估计是因为在生气吧,离我走到现在再遇见她最起码也有一天的时间了,而一天的时间对于我们而言已经能做很多事情了,不过当她看到我与别的人谈笑风生的时候,我估计她选择了无视,却没想到我会直接发现她并且叫住她,而在那种情况下,这足够有我一半责任的事情,自然会让她感觉到气愤,但气愤之余又想到这两人中有我的妹妹,也是同样的自责。

    “跟着我的其他人呢?还有高一哥和雨荷姐人去哪了,都不在这里吗?”我并没有生气,也没有抱怨,但同样的也并没有因此而慌乱,我发现每次当刚醒来之时,脑袋就像是被换了一个一般,异常清醒,似乎各种负面的情绪都会像空气一般在我旁边飘过,却无法直达我的内心,扰乱当时的思路,此刻我则是很淡然的问着这几个我看似比较重要的问题,这可把孔雨惜一愣。

    “不用担心,我的脑子没有坏,只是我相信自己的妹妹没有那么容易就会束手就擒,你们来这里,应该已经有一些情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