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乱舞刀塔 > 第六百三十二章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表演技术了!
    “现在就上来吧。”温和点了点头,“从船尾上来,别让那些家伙发现了。”

    “嗯。”

    司里西丝从沙滩贝壳号船尾的舢板处跳了上来,为了避免地上的痕迹太过引人注意,温和不得不直接抱着她整条鱼尾向着船舱下层布置好的“囚房”走去,一路上司里西丝都没敢正眼看抱着自己的温和,但对方身上那滚烫的温度却让她的心跳骤然加快,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热乎乎的怀抱,实在是太舒服了。

    “温和大人,都准备好了。”

    冲着早已经等在门口的怀特尔点了点头,温和赶紧抱着怀里的司里西丝走进了“囚房”里面,时间仓促,舱底的水还没有抽空,依旧可以漫到腰部的位置,一把将怀里的娜迦海妖放在水里,温和顿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你还真重。”

    “很……很重吗?”被温和这么无心的话一说,司里西丝赶忙上下摸了摸自己流线型的身躯,“战栗之岛周围的食物都很美味,我可能不知不觉中吃的太多了……”

    “哈哈哈哈,好啦好啦,我不是在抱怨你。”看着司里西丝那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温和笑着摆了摆手,“你赶快准备好吧,一会儿船员们会把锚链拖过来,你自己布置一下,尽量不要露出什么破绽,如果我带着那些海盗来开门,你装出一副‘竭嘶底里,生人勿进’的样子就行了,毕竟那些家伙的眼睛估计都毒的很,如果让他们看太长的时间,难免出现什么差错。”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司里西丝的鱼尾欢快地拍打了一下身边的水面,“不过这些……好像是淡水啊?”

    “坚持一下吧。”温和挠了挠头发,“要不我去厨师长那里,拿几袋食盐给你倒进去?”

    “不……不用了,我只是说一下,淡水也没关系的。”司里西丝被温和那副认真的样子说的有些忍俊不禁,“那什么时候才需要我出场?”

    “这个船舱不是封闭的,你在里面也没有什么问题,等这些海盗把我们带到他们的大本营里面,到时候再见机行事。”温和笑着说道,“不过你一定要装的像一点,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司里西丝点了点头,“每年沉沦海国里面都有像我一样的娜迦海妖被人类的捕猎队抓走,这就导致本来就很稀少的我们变得更加少见了……不过我听说,像我这样的娜迦海妖,在人类的黑市里面非常值钱呢。“

    “我对你的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那些贪婪的家伙才不会傻到对你不利。”温和笑着说道,“对他们来说,你可是亮闪闪的金币啊。”

    “真是奇怪的感觉,我居然要配合你把自己卖到人类的黑市上面。”司里西丝自嘲地摇了摇头,“这么相信你这个人类,我一定是疯了。”

    “好啦好啦,我又不会真的把你卖掉,再说了……就算我真的想把你卖掉,别说这一船人,就算加上那四船海盗,你要想走,谁能挡住你啊。”温和笑着说道,“我去换件衣服,一会儿锚链来了,你可得做好准备啊。”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司里西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我虽然没有什么表演天赋……但还是会尽力配合你们的。”

    “嘿嘿,那我就放心啦。”

    ……………………………………

    “停船!停船!”

    沙哑的呼喊声在沙滩贝壳号的船头响起,最先靠过来的两艘海盗船已经用破损的渔网勾住了身后商船的船舵,随着一只只钩爪被挂到沙滩贝壳号的甲板上面,这些衣衫不整、满脸贪婪的海盗们顿时像猴子一样顺着钩锁爬了上来。

    易群达·萨比是这支海盗小队的“老大”,虽然只有四只简陋的小渔船,以及不到四十个拿着生锈砍刀鱼叉的“小弟”,但易群达还是“勇敢的”劫持了面前这艘挂着铁帆国旗帜的商船。

    铁帆国?

    哈,那些家伙都被洪流恶魔给灭国了,虽然听说他们最近又搞出了一艘什么“海岛一般的超级战舰”,但这里天高皇帝远,那么大的战舰就算真的到了这里,也别想追上自己。

    我以后可是会成为海盗联盟中举足轻重一员的男人!

    易群达这样骄傲地想着。

    如果连这种孤零零的铁帆国商船都不敢劫,还怎么得到海盗联盟的认可,怎么成为海盗联盟中举足轻重的一员!

    顺着钩锁爬上船,易群达一眼就看到了聚集在甲板上面的、畏畏缩缩的船员,以及站在队伍最前面那个有着一头奇怪黑发、一只蓝色左眼的年轻人。

    虽然从这些人的站位上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有着一只蓝色左眼的年轻人就是这艘商船的船长或者大副,但易群达还是想要好好地在身后的小弟面前彰显一下自己的威严,于是他一把抽出了自己背上那柄生了锈的大砍刀,冲着天空大吼了一声:“谁是船长,给我站出来!”

    甲板上的人们没有任何动作。

    “没反应?!身为船长,你难道是个孬种吗?”见人群没有任何动静,易群达顿时就不开心了,于是他又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大砍刀,冲着天空大声喊道,“是个男人,就站出来啊!”

    甲板上的人们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就在火冒三丈的易群达准备再吼一句的时候,他的副官从身后靠了上来,凑在他身边弱弱地出声说道:“那个……老大,你上来之前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了,这个站在前面的小子就是他们的船长。”

    甲板上一片沉寂,气氛一时之间变得非常尴尬。

    “咳咳……那什么,你,你是船长啊?”易群达干咳了两声,拖着自己手中的大砍刀,缓缓走到了队伍前面的这个年轻人面前,低声问道。

    “是的,我是船长……大人。”年轻人冲着易群达点头哈腰地出声说道,他这种近乎于谄媚的态度让刚刚在自己手下面前丢了面子的易群达感觉非常舒爽,“还请您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我们……我们真的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