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朝浮生记 > 第一百零八章.擂鼓

第一百零八章.擂鼓

推荐阅读:
    随着叛军箭雨相继而至,城墙上之上哀嚎之声四起,刚才叛军射出的箭显然射中了不少守城的明军将士。

    乐知秋原本以为周小白有护卫持盾抵挡,说自己中箭了是在开玩笑,现在一看脚下,不禁惊呼道:“周郎,你真的中箭了!”

    周小白心口那个疼啊,这箭不偏不倚正好射在自己膝盖上方一寸左右的地方,还亏的是盾牌挡着蹿进来的,不然这一箭,只怕周小白的左腿就要瘸了。

    “嘘……”周小白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乐小姐不要大声:“我没事的,应该只是受了些皮肉伤。”

    乐小姐当然不信,慌忙蹲下身子去查看:周小白覆盖在腿上的官袍都隐隐印出血来了。乐小姐连忙点了周小白腿上几处穴道,拔出剑斩断了箭杠,又从身上扯下一圈碎布将周小白的伤口处包扎起来道:“周郎,我背你下去,你伤的不轻啊。”

    周小白叹了口气道:“箭射过了,叛军一会便要攻城,此时此刻我不能走。”

    乐小姐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话!我背你下去!”说罢就要架着周小白离开。

    周小白却轻轻推开了乐小姐的手,看了一圈周围的明军将士,那些将士们也都在看他,显然刚才乐小姐说的话,这些兵丁们都听到了:他们也害怕周小白受了重伤。

    周小白忽然哈哈大笑道:“贼人的箭也射的不准啊,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箭只是射到了本官的后脚跟上啊!哈哈哈……”

    周围将士见监军无恙,还能说笑话,都是松了一口气。

    周小白收住了笑,看着王动肃然道:“王动,贼人射过箭后必然就要进攻,叫将士们小心防备。”

    王动即刻道:“下官遵命!”

    周小白又对王动道:“一会大象会冲过来,禽兽都会怕火,叫将士们准备火油,等大象靠近了,将火油泼下去扔下火把。”

    王动道:“大人,这里就交给我吧,您快些下城楼包扎一下伤口。”刚才周小白的情况,王动靠的近,自然都是看在眼里。

    “不,本官此刻不能下城楼,否则将士们看不到我,会起疑心的。”说完,周小白恨恨道:“本官就在这里,与城池共存亡。”

    这是周小白发了狠了,NND,老子穿越以来还没吃过这样大的闷亏呢,我今天就坐在这里,看尔猖狂到几时!

    他这一倔强不要紧,却让王动佩服的紧,之前那些不满彻底烟消云散了。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果不出周小白所料,叛军就从四面八方蜂拥包围过来。那些大象也被叛军们驱策着缓步靠近了城墙。

    王动立时喝到:“放箭!”城墙上的明军弓箭手便从隘口处向外射箭,只可惜兵力不是那么多,叛军所受的损害也很轻微。

    叛军眼见明军反击,便又射箭压制,但是因为自己人离着城墙也很近,便不敢再大范围的射出箭雨来。

    来到城墙之下,叛军们的前队持盾兵丁便四下散开,露出来攻城的云梯。这些扛着云梯的叛军实际上都是充当炮灰的,大多只是老弱残兵,就是来送死的。

    眼看云梯架上了城墙,守备的明军便几个人、几个人的合力向外推出去,那些已经爬上梯子的叛军顿时被摔在了地上,有些人命运不济,当时就被摔死了。

    一个云梯被推下去,两三个云梯又被架起来,叛军甚至还有弓箭手骑在大象之上,向着守城的明军射箭。

    眼见大象靠的近了,王动便让守城将士泼下火油,随即扔下火把。顿时间城下已是一片火海,无数叛军在此起彼伏的惨呼声中被烧成了黑炭,大象也是惊慌失措,不顾驱策,向后狂奔而去。

    “贼人退了!”守城的明军纷纷高声呼喝起来。

    王动道:“这只是叛军第一次攻城,待城下火势退去,他们还会再来!尔等万务懈怠!”

    王动说完,对周小白道:“大人,贼人暂时退去了,你还是赶紧下城楼包扎一下伤口吧。”

    听得此话,周小白方才点了点头,刚想迈步,却感觉左腿伤口处疼痛难当,不禁出了一头冷汗。

    乐小姐连忙搀住了他,又将周小白背在背上,在十个护卫亲兵的保护之下,快步走下了城楼。

    待下了城楼,乐小姐找了一间最近的房子,将周小白背了进去,轻轻的将他放到了床上,又吩咐一个护卫亲兵找来了军中郎中,替周小白查看伤势。

    郎中看了一下周小白的伤口道:“天幸没有伤到筋骨,但是箭头入肉太深,恐怕还要用刀挑出来。”

    周小白道:“无妨,你用刀吧。”这话说的很是轻描淡写。

    郎中惊讶道:“大人,这可疼啊,我给您含个布头在嘴里吧。”

    周小白是个死要面子的人,顿时笑道:“城上将士的性命系于我一人,这点伤痛都不能承受,谈何御敌?”

    听得此话,郎中和护卫兵丁们都是一脸的崇敬之色。

    郎中正要动刀,乐小姐却道:“还是让我来吧,我会点穴手法,可以让周郎少流一点血。”说罢,示意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待护卫和郎中都退出去后,乐小姐对周小白道:“这个时候你还要好强,快咬住这块布头。”也不论他分说,就往周小白的嘴中塞了一个布头。

    就在周小白一愣神的功夫,乐小姐手上速度极快,忽的拿起郎中的小刀,往着周小白的伤口处扎了下去,飞也似的将箭头取了出来,又从身上掏出一瓶金疮药,轻轻倒在周小白的伤口之上。

    做完这些,再看周小白的脸,都已经紫了。

    乐小姐从他口中拿下布头,周小白顿时深深呼了口气出来。

    “周郎,莫非是我下手重了?”乐小姐双目含泪,有些自责的问道。

    周小白叹了口气道:“疼啊。若不是有块布头,恐怕我舌头都被自己咬下来了。”

    乐小姐从旁拿了些白布,将周小白的伤口包扎好了,方才悲泣道:“周郎,战场绝非儿戏啊,千万要保重才是。这次是没有伤到要害,若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可叫我怎么办呢?”

    周小白笑道:“我自福大命大,你放心好了,没有娶你过门,我是不会死的。”

    这话却让乐小姐哭着笑了出来。

    包扎好了伤口,周小白让乐小姐将护卫兵丁们唤了进来吩咐道:“你们扶我去看看城墙上怎么样了。”

    乐小姐顿时急道:“怎么?你还要去城墙?”

    周小白解释道:“此刻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城墙之上,哪个丈夫没有妻儿老小,他们也在为国杀敌,我自然不能落后。”

    说罢,也不管乐小姐愿不愿意,竟然执意从床上爬了起来。

    乐小姐轻轻叹了口气,也不说话,默默将周小白背在背上,便吩咐护卫兵丁们一起上城楼查看。

    此刻城墙之上一片寂静,王动他们已经又抵挡了一波叛军的进攻。看到周小白来了,王动哑然道:“大人,你还上来做什么?”

    周小白义正言辞道:“此刻你们才是最有功劳的人,本官只是一介书生,恨不能亲手杀敌报国,我只能在这里,为你们擂鼓助威。”

    说着,吩咐护卫将城上的大鼓搬到自己身前。

    周小白将袖口处官袍一卷,拿起鼓槌便“咚咚”敲了起来。

    一时间,鼓声阵阵,带着秋意的萧索,传遍了整个城墙。

    守城的明军将士们本来已经有些疲惫,听到鼓声,却是为之一振。再看敲鼓之人竟然是周小白,这些质朴的明军将士们心中犹然升起一股敬佩之情。

    王动却是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大人!下官错了!下官错了啊!”说罢,双膝跪地,对着周小白倒头便拜道:“大人,您不是昏官!您是我见过的最有胆气的文官!”

    一抹眼泪,王动持刀在手,向着周围的兵丁们大声道:“我等不过一介武夫!大人乃是圣上钦点的探花!你们谁曾见过文曲星给咱们粗人擂鼓助威的!——只有周大人才是真正的看得起我们!别的话,兄弟我不多说了——跟着大人杀敌建功!城在人在!大明万胜!”

    城上的将士们情绪被调动起来,顿时一个一个呼喝道:

    “城在人在!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这一切,都被乐小姐看在眼中,她忽然觉得仿佛已不认得自己的周郎了:周郎啊,周郎……何时你变得如此豪情了?你还是那个总惹我眼泪的酸秀才么?

    城上的一切被乐小姐看在眼中,也被另一个女子看在眼中:这书呆子,倒不只是一个真的书呆子。诶?若是我遇到的是他,是不是也会喜欢上他?这人,确实与众不同,倒是没有帮错了人。可惜当时我遇人不淑,终归是误了自己。

    想到这里,沐素依笑了笑,轻轻戴上面纱,一转身从城楼最高处跳下,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