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末好女婿 > 第395章 恐慌
    其实灶户、豪灶、盐商之间是一整条利益链,利益链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就会导致盐政瘫痪。

    江鹤鸣作为这条利益链的上层,本来没必要和王贤这样的豪灶打招呼,只要他停止收盐,王贤积攒的食盐就会卖不出去,就会停止收盐,灶户们辛苦熬制的盐卖不掉,没有钱买粮食果腹,自然会闹事,根本用不着王贤出头。

    但是那样一是时间太缓,对江鹤鸣来说,他的生意停一日就会损失大量的白银。再就是担心会惹怒王贤这样的豪灶,导致以后的生意出现麻烦,所以才事先沟通。

    但是他没想到王贤面对这种情况,竟然比他还急,生出了闹事这样的主意。看来真是无知者无畏,远在沿海盐区的王贤根本不知道陈越的厉害!

    江鹤鸣心中叹息着,口里劝着王贤要小心,话里却充满了怂恿,若是王贤煽动灶户们闹事,对江鹤鸣来说自然是最大的利好。

    消息传的很快,当第一个灶户担着食盐找王贤贩卖却被拒绝时,王贤停止收盐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如皋盐区。灶户们没有办法,想去找其他豪灶卖盐,却震惊的发现豪灶们都停止收购,说是扬州的大盐商都被总督府抄家,收的食盐根本卖不出去。

    灶户们顿时惊慌了,上面的盐商都停止了收盐,他们辛苦熬制的盐换不到银子,就无法购粮,全家人就得饿肚子。

    一日两日还行,若是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用不了半月,大部分灶户就会熬不住。因为大部分灶户家庭都是赤贫状态,比之内地的农民还不如。

    而就在此时,不知为何,各盐检司突然加大了打击私盐贩子的力度,很多游走在盐区的私盐贩子纷纷落网,更使得灶户们的盐彻底卖不出去。

    而此时,不知为何,粮商却悄悄的提高了粮食的价格,更是使得灶户们的生活雪上加霜。

    为了买粮,灶户们花光了最后的家底,一股绝望的气氛在两淮盐区蔓延,从最北面的海州到最南方的通州,不一而同的出现了同一种情况,那就是灶户们的食盐卖不出去。

    西场,这是一个百十户人家的小镇,靠近海边只有十里远,镇中所有人家都是煮海制盐的灶户。虽然大部分人家日子清苦,但只要肯卖力气,赚得银子足够全家人填饱肚子。

    自前宋以来,他们世世代代生活于此,祖祖辈辈过着同样的生活,虽然贫穷清苦,却有一份内地农民所没有的宁静,战乱很少能够蔓延到这个偏僻的海边小镇,而不管什么时候人都得吃盐,只要有人吃盐,镇中的灶户就不愁没有饭吃。

    可是现在,古怪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们辛苦熬制的食盐竟然卖不出去!

    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以往熬制的盐虽然卖不上价钱,虽然盐运使司的吏员和豪灶们挑挑拣拣,故意压低盐价,可却不愁没有销路。

    盐买不到,就没钱买粮,就得饿肚子。现在,已经有好几户人家断了炊。

    赵大掀开了锅盖,看着里面稀的能照清人脸的野菜粥叹了口气,一锅粥里没有几粒米,这样的饭食吃了哪里有力气?

    “这是家里最后一点米了......”妻子小声的说着,从赵大手中接过了木勺,开始舀粥。

    最稠的一碗给年迈的婆婆,她身体一直不好可挨不得饿。

    丈夫要熬盐,干得都是重活,吃不饱可不行。

    家里的几个小崽子都是能吃的时候,也是长身体的时候,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一碗野菜粥根本撑不了半天。

    到了最后,留给她自己的只有一碗稀汤。

    赵大看了妻子碗里连一粒米都没有,默默的把自己的碗放到妻子面前,强夺过妻子的饭碗稀溜溜的喝着。

    “爹爹,我要吃干的!”八岁的次子看着碗里的野菜糊糊,大声的抗议着。

    “老子还想吃干的呢,有的吃就不错了!”赵大骂了儿子一句,脸色臭臭的。

    “当家的,盐真的卖不出去?”妻子小声问道。

    “唉,别提了。王家已经停止了收盐,说是盐根本走不出去,已经没钱收盐。我去看过,王家的盐场仓库确实食盐堆积如山。”赵大叹道。

    “那可以卖给马六他们啊!”妻子焦急道,马六等人是私盐贩子,流窜在盐区之间,和盐检司以及豪灶们打游击,以稍高于豪灶的盐价从灶户们手里收盐。盐区的灶户大部分人都和他们打过交道。

    不过私盐贩子们的本钱太少,灶户们的食盐更多的还是卖给豪灶。

    “卖什么卖?就在三日前,马六被盐检司抓了,如今正在如皋蹲大牢呢,听说秋后会问斩。”赵大没好气道。

    “啊!”妻子顿时惊呆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这个月来,家里煮了一百多斤盐,就等着卖掉换大米,现在盐卖不出去,可如何是好?

    “赵大哥在家吗?”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外面响起,赵大推开饭碗,走到外面,就见到灶户钱二站在自家柴门外。

    “二弟吃了吗?”赵大顺口问道。本是一句寻常的问话,一般被问者会回答吃了或者没吃。

    可今天钱二却没按套路来,而是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

    “实不相瞒,大哥,我家里一点粮也没有了,想问问大哥家里有没有余粮,能不能匀给我一点。”钱二搓着手很不自在的说道,大家在一个镇子生活,情况都差不多,这个时候向别人借粮很是不妥,可若是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不会开这个口,因为他家里妻子刚刚生产,身体虚弱的紧,实在挨不得饿。

    赵大点点头,转身走回了屋里,对妻子道,“把家里的粮食都拿出来,给二弟拿去!”

    妻子张开了嘴巴刚要说话,被男人一瞪,只得站起身来走向米缸,从缸里拿出一只碗来,碗里盛着小半碗晶莹剔透的白米。

    “就剩这一点儿了......”

    “这,这......”看着碗里那一点米,钱二左右为难,也不知道该不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