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月之影面 > 第六十四章 寻找营销总监
    要想推广一款全新的产品,最常见的办法当然是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啦,什么CCAV电视广告、什么路边广告牌、什么电梯间的液晶屏,反正能想到的能买的广告渠道都买准没错!

    接下来,需要再拍一个特别傻的广告片,比如说一个特别傻的女人在电脑前面像个白痴一样的大喊一声,“真土!”,广告傻点不要紧,让人记忆深刻就行,这方面拒人的史老板是行家。

    当然,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有为青年,王一男怎么可能向史老板学习这种推广方式呢,虽然效果很不错,不过实在是太low了,咱真丢不起那人。

    除了史老板的经典,王一男还是学习过另外一位互联网大佬的推广案例的,当年的《红色正版风暴》,在巨大的体育场搞了一场活动,那可是省钱办大事的典型案例啊。

    这种既省钱效果又好的营销策划有两个精髓,一个是要找到一个爆点,就是广大吃瓜群众特别关心特别感兴趣的点,这样才能引起他们的共鸣,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另外一个就是有话题性,最好能引发一定的争议,只有争吵起来才会有热度,才会有持续的关注。

    但是这个度很难把握,要是话题性太过了,就会变成争议性了,争议太过了,就会引起一部分人的反感,要是反感的人太多,营销活动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市场营销,王一男也就是能总结出一二三,事后能看明白雷布斯是怎么干的,让他自己来策划,那肯定是漏洞百出的,毕竟术业有专攻嘛,所以他接下来最重要的两件事情,其中第一件就是找到营销活动的操盘手。

    江山代有人才出,前浪尽管放心的死在沙滩上,因为后浪是源源不断的,托了几个朋友,也找了几家猎头公司,王一男初步有了几个人选,基本上包括了最近几年市场营销做得特别好的几家公司的主要操盘手。

    当然,要是雷布斯愿意出来操盘,王一男肯定是万分欢迎的,可惜银山和大米都已经被我大鹅厂入股,雷布斯怎么也不可能出来跟鹅厂打擂台了,“真是遗憾啊”,王一男畅想要是雷布斯出山跟我鹅厂做一场,“那一定是十年难得一见大场面”。

    猎头公司推荐的前两个人选在鹏城和花都,为了表示诚意,王一男周末特地从帝都飞往鹏城跟这两位候选人见面,虽然选择了基本上是航线上最大最舒适的机型,不过在高空气流面前,两百吨的777客机还是像个玩具似的颠来颠去。

    像受刑一样紧紧坐在椅子上,王一男的双手扶着膝盖,手指因为用力都有些发白了,“早知道就坐高铁了”,王一男的心情也随之飞机的起起伏伏,七上八下起来。

    “是有必要开发高超音速交通工具了”,王一男想,

    “貌似使用变循环发动机的亚轨道飞行器,除了可以将上面级送入地球轨道以外,还可以当成交通工具使用”,肯定会有不少有钱人,对半个小时能从帝都飞到牛约的交通工具会感兴趣的。

    经过三个小时的煎熬之后,王一男满脸苍白的走下飞机,好像大病一场似的。知道王一男喜欢独自行动,生产筋斗云的合资公司老板让司机给王一男送了辆特斯拉到机场,顺便约好晚上一起吃个饭。

    在鹏城南山区靠近海边的一家咖啡厅,王一男见到了第一个候选人。

    咖啡厅的环境非常棒,不远处就是招商局的大楼,三十多年前,一位老人在鹏城挥了挥手之后,这座大楼所代表的招商局就成为最早的资本弄潮儿,现如今,估计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公司,总市值怎么都有好几千亿软妹币了吧。

    而在近处,咖啡厅的窗外是一片渗人心扉的绿,到底是亚热带的气候,连色彩比起帝都来都鲜活了许多。

    王一男看着对面的候选人,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是一份候选人的简历,还有猎头公司的评估报告,以及相关背景调查的谈话记录等等,做的相当专业。

    “周小虎”,“三十二岁,中原人,毕业于魔都交通大学,计算机和国际贸易双学位”,王一男点点头,计算机和国际贸易,这个跨度有点大,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非常热门,看起来这哥们对于自己的职业规划相当清晰啊。

    “毕业以后进入的第一家公司就是拒人集团,从最底层的区域销售做起,保健品,游戏销售都做过”,

    “由于销售业绩表现优异,破格提报到总部负责大区销售,然后被营销总监看上,调入营销策划团队,参与了脑白吃的市场营销策划”,

    “最终负责了《Giant》游戏的整体营销,由于表现不佳(更多是游戏本身的原因),主动离职”,

    “同年加入了中为集团的终端事业部,负责荣誉系列手机的营销策划”,

    “为荣誉系列手机选择了新生代小鲜肉作为代言人,以面向年轻人的定位推广”,

    接下来都是荣誉手机的一系列推广成果,亮闪闪的销售业绩闪瞎了王一男的眼睛。

    猎头公司删选过好几轮,资历肯定没有任何问题,王一男先是随便选择了材料上的一些问题跟周小虎聊了聊,确信材料基本属实,这哥们也没有冒名顶替。

    “你觉得想要推广一款新的产品,最重要的是什么?”,王一男开始提问了,

    周小虎童鞋眨巴眨巴眼睛,“您这个问题太广泛了,我不知道该从什么角度说起”,王一男点点头,“没关系,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在心里给他打上一个“非常谨慎”的标签。

    “那我就随便说了”,周小虎迟疑了一会,“我觉得应该是经费吧,经费的多少直接决定了推广的方案,经费少有经费少的推广方案,经费多有经费多的方案”,

    虽然不是王一男心中的答案,不过回答的没毛病,王一男点了点头以示鼓励,“如果经费充裕,你准备怎么推广呢?”,王一男问,

    “最有效的推广方式还是广告,电视广告,楼宇广告和互联网广告并行,投放比例1:1:1是比较好的方案”,看起来这是周小虎比较擅长的领域,说起投放来头头是道。

    “那对于广告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王一男接着问,

    “那肯定是广告的策划案啦,这方面我有很充分的经验,策划案最重要的是要吸引观看者的注意力,所以一定要出其不意,不能按照通常的套路来”,周小虎说起来眉飞色舞的,

    “比如说当年我参与策划的那个《真土》游戏,那个傻女人拿起电脑大喊一声真土,观众可能都等着下面是什么内容,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广告就这样结束了,于是所有人都记住了《真土》两个字”。

    我靠,原来当年自己看吐的那段电视广告这哥们也有份啊,王一男看着周小虎,眼睛里面都快喷火了,可周小虎茫然不觉,还在继续吹嘘自己的光辉事迹呢。

    话又说回来,虽然不符合自己的审美观,不过这哥们的招数效果倒确实不错,送走了周小虎,王一男陷入了矛盾中。

    第二名候选者来自花都的一家公司,《欢乐时代》,当年依靠XX游戏语音聊天工具起家,在大米国上市之后,由于游戏市场的不景气,股价一路向下。

    “穷极思变”,欢乐时代的李老板李利用语音聊天工具,开起了电台,找了一帮美女(声音美就行了,长相咋样我也不知道),在聊天室里面开办各种午夜情感讲座,依靠那些中年孤独有钱男子的打赏,女主播和李老板都挣了不少,XX的股价也嗖嗖的往上涨。

    尝到甜头之后,XX直接转型成为直播App了,所以不要以为映客、胡椒或者火山做直播早,真正的行业老大是XX呢,人家是那种典型的闷声发大财类型。

    “吴承天”,“二十八岁,鄂省人,武昌大学本科毕业,主修市场营销”,

    “毕业以后就进入欢乐时代,首先是在欢乐时代的魔都分公司,参与了数款联合运营游戏的推广,后来因为表现突出,被调到花都总部,负责除了XX直播以外其他数个重点产品的市场营销”,

    “经典之作是针对游戏直播领域的猫牙直播,通过针对性的市场营销方案,硬生生的在鹅厂支持的七龙珠直播,以及一向以老大自居的斗猫直播的眼皮底下切下一块足够分量的市场份额”。

    王一男看着吴承天的简历,感觉到这个猎头公司有点厉害啊,在提出猎头需求的时候,只是简单地说明了需要有面向最终用户的市场营销经历,结果找来的这个猫牙直播操盘手,对岗位的切合度那是相当的高啊。

    看起来做任何领域,成功都不可能是侥幸。

    “你觉得想要推广一款新的App产品,最重要的是什么?”,看着面前一点都不显得拘谨的吴承天,王一男还是以这个问题开始,

    吴承天想了想,“最重要的,还是产品本身吧”,王一男不禁坐直了身体,这个回答有点意思,

    “首先,推广的产品至少要满足特定用户特定的需求,如果这个基本要求都不满足,那这个App就没有任何推广价值”,

    “然后根据满足哪些用户的需求,也就是App的目标用户群来确定信息到达这些用户的路径,也就是宣传的渠道”,吴承天说,

    “再根据App产品的特点,主要是跟竞争产品比较的优势来确定宣传的内容,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营销策划案了”,

    “如果我们的App产品跟竞争对手比起来没有任何优势呢”,王一男提了一个略显刁钻的问题,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优势,如果没有,那也得假装存在这样的优势,先麻醉自己,让自己乃至整个营销团队相信这个优势”,吴承天说,

    “反正绝大多数用户是不会也没有能力进行精确地对比的”。

    王一男点点头,“那万一用户较真了,发现这个优势不存在,投诉我们呢?”,

    这个问题显然更加刁钻了,王一男饶有兴趣的看着吴承天怎么回答,

    这哥们想都没想,“虚心听取用户的投诉,您说什么我都认,个别用户就算退货也没关系”,

    “不过免费App不存在退货一说吧”,吴承天说,

    “但是坚决不改,该怎么宣传还怎么宣传”。

    王一男心想,“可以啊,简直比我还有奸商的潜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