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临时监护人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家人的合影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家人的合影

推荐阅读:
    西九条琉璃参拜完本家的御守神后也无心在神社久留,便直接赶回约定地点等着下山。但不料发现吉原直人和星野菜菜根本没有去游玩,只是两个人一起坐在背风处眺望远方。

    她站在山脊上远远看到两个人紧紧靠在一起说话,剑眉微扬——这种亲密放在亲生父女身上也是不多见的。

    她沉吟了片刻,慢步走了过去,远远便打招呼道:“吉原桑,星野酱,要我带你们游览一下这里吗?”

    星野菜菜这才注意到西九条琉璃来了。她很喜欢刚才和吉原直人依偎在一起看着广阔天地的感觉,这突然被打扰了有些坏了兴头,八字眉搭拉了一下后站起来对吉原直人小声说道:“我就说不该和她一起来的。”

    吉原直人也笑着起身,将背包从地上拎起来拍掉了雪,说道:“已经都一些来了,你就别抱怨了!现在有现成的导游,咱们要不要跟着她在这里转转?”

    星野菜菜又望了一眼远方,摇头道:“不用了,我想看的都看到了,咱们下山吧!不能让美树姐和弥生等着急了。”

    “那行!”吉原直人更无所谓,这雪地总让他想起不好的回忆,如果不是三个女孩子都想来富士山,给钱他也不来!

    他带着星野菜菜下了孤峰,向西九条琉璃客套道:“祈福的结果怎么样?一切都顺利吗?”

    西九条琉璃淡淡说道:“不顺利,是大凶!”顿了顿,她似乎觉得这回答有些生硬,语气又柔软了几分补充道:“不过神主已经把运签挂起来了,神明会守护我的,不用担心。”

    祈福仪式结束后会抽运签,看看最近一段时间的运势如何。最糟的就是“大凶”了,都不能说是诸事不顺,而是那种没坑也能掉进坑里的情况,不过可以请神明帮忙,凶转吉,吉不变——东瀛神道教在糊弄信徒方面还是有一套的。

    吉原直人热心宽慰,笑道:“我不担心,你有能力家世又好,就算一时不顺,结果我觉得也不会改变,将来你肯定成为警视厅的巨头之一!加油,西九条警部!”

    大凶小吉什么的,他本为就不信这个的,一直觉得这种东西只是求个安理安慰,不过西九条琉璃运势大凶也确实没错,她是要去坐几年冷板凳了,可能还会挨些冷言冷语之类的。

    同时他宽慰的话也很诚恳,他觉得他和西九条琉璃关系混得不错了,这女人要是能再抖起威风了,说不定将来有事是个帮手——他是希望西九条琉璃能够早点离开冷板凳的,早点升官的。

    他一片热心,但西九条琉璃不太吃这一套,淡淡看了他一眼,说道:“希望如此吧!”

    星野菜菜在旁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拉了拉吉原直人的袖子说道:“我们下山吧!”

    西九条琉璃闻声望向了星野菜菜,柔声说道:“好不容易上来了,星野酱不想在山顶公园里好好逛逛吗?那边有个全自动的气象观测站,要去看看吗?”

    星野菜菜摇头道:“不了,那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又拿不到数据,只看些机器有什么意思!”

    吉原直人笑了笑,对西九条琉璃道:“天寒地冻的也没什么景色,咱们还是下去吧!太晚了回去路上也不方便。”西九条琉璃整天想拿着热脸想去贴小孩子的冷屁股,还蹭不到,他看了都替她难受,她八成是没有孩子缘的。

    西九条琉璃看星野菜菜确实没兴趣,便也就罢了,转身三人一起下山。

    下山就比上山省劲多了。富士山是花了六十多万年层层堆积而成的,是标准的火山山形,除了山顶就没棱没角,全是一个缓坡一个平台一个缓坡的那种地形,看起来舒服,还没有雪崩之类的危险。

    一路上,吉原直人当先顺着雪坡滑下去,在下面接着星野菜菜、西九条琉璃,然后一起走一小段路,便又是一个雪坡,依样处理就可以了。

    除了遇到洼地地形会因为雪窝子迟缓一下脚步,他们的速度比来时快了至少两倍以上,花了不久的时候便过了八合目。

    走路不累了,星野菜菜便觉出有趣了——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和这么多雪在一起啊!

    她脸上露出了属于孩子那一面的稚气笑容,偶尔扬扬雪,还想尝试着滚个雪球,不过山上的浮雪都是颗粒状的,根本滚不大。她也不在意,一路上滚了一个又一个。

    三人越走越轻松,星野菜菜撅着屁股推着一个篮球大小的雪球想滚得大一些,顺着吉原直人溜下去的雪道便连人带球一起下去了——这一路走惯了,她根本没看下面,反正吉原直人肯定会接住她的。

    吉原直人滑到一半就注意到坡下是个悬翘,底下应该是条道沟,大概以前这里是熔岩支道。他双足强行发力稳住了身形,刚转身要提醒坡上的星野菜菜和西九条琉璃小心别速度太快滑进了沟里,却见星野菜菜已经和一个雪球一起滚了下来。

    他大惊失色,连忙拍开了雪球按住了星野菜菜,免得她顺着斜坡来了“天外飞仙”,一头扎进了雪沟里。不料他刚按住星野菜菜,面前雪球崩散的雪尘还没有散开,却见西九条琉璃已经抱着登山包,冲破了雪雾沿着前两人压平了的雪道像是坐滑梯一下飞快溜下来了。

    这一路顺利他们三个人都有些大意了。

    这更是措不及防了,吉原直人连忙伸手想去拉住西九条琉璃,而西九条琉璃快到底了也发现下面不对,雾茫茫一片,连忙想稳住身形,只是她滑下来的速度本身就很快了,雪地又滑,不是说她想停就能停的,只能强行侧身改道免得把前面两个人撞出去,同时也伸出一只手去抓吉原直人的手。

    两人都戴着手套,而且上面都有残雪,摩擦力极小,直接滑手而过。吉原直人不甘心,本能就身子一长又抓向了西九条琉璃的兜帽。

    这次是成了,他一把抓了个结实,但脚下积雪一松,他也被西九条琉璃带着往沟里去了。半空中西九条琉璃惊讶的看着一脸无辜的吉原直人,不知道他这是搞什么飞机——你没接住便算了,这山里没有深渊巨缝,下面也是积雪,掉下去也摔不伤人,最多狼狈一些,你跟着下来干什么?

    吉原直人是真郁闷啊,你们也不等我准备好了就一个紧接着一个往下溜,不但带球还溜得那么快!我受得了我脚下的雪地也受不了啊!

    两个人在空中目光相交了零点零几秒,吉原直人率先反应过来,用力一扯想把西九条琉璃甩回斜坡上,但马上愕然,立刻改了主意,随后两人一起摔在了雪沟中。

    星野菜菜被吉原直人强行按住正奇怪呢,前面吉原直人接她都是很小心的,会将她滑下来的力量完全卸掉,给人感觉很舒服,从没有这么硬按过,弄得她一阵胸闷不说,还打碎了她的雪球溅了她一头一脸的雪。

    没等她开口问呢,只觉耳侧一阵呼啸风声,一身橙色防寒服的西九条琉璃已经从她余光中滑过,带着吉原直人就飞到了半空中,然后一起掉下去了。

    西九条琉璃和吉原直人两个人一起摔在了雪沟之中,西九条琉璃扑在了吉原直人怀里,胸腹相贴,腿股相缠,情景香艳。一片雪雾当中,西九条琉璃和吉原直人四目相对片刻,又看了看他搭在自己肩上和腰上的手臂,再次冷冷望着他。

    吉原直人马上高举了双手,解释道:“误会,这完全是本能反应!”

    人皆有恻隐之心,就算是江洋大盗猛然见到稚童爬到井口嬉闹,也会下意识去把孩子拉开。当时西九条琉璃溜下来了,吉原直人根本脑子都没转就伸手了。

    抓是抓到了,但人也被带下来了,他想把西九条琉璃再甩回去,但他刚一发力西九条琉璃本能就有了反应,他为防被阴只好选择了应对,最后就成了抱在一起落地了。

    这完全是一场误会,大家的肌肉反应都比脑子快,这真是没办法!

    西九条琉璃冷冷起身,沉默了片刻后勉强说了声“谢谢”,但心中是有些恼怒的!她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被男人抱过,眼下莫名其妙被人强抱了自己还要说谢谢——现在想想对方确实是一片好意,但这又成了哑巴亏了,根本没办法追究!

    这家伙不伸手也没事,真是多此一举!更重要的是,这家伙还在防着自己,不然半空中不会有那些举动!

    星野菜菜这会儿也跳了下来,透过雪雾看到西九条琉璃站在那儿,而吉原直人埋在雪里,连忙跑过去关切问道:“有没有受伤?”

    吉原直人也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干笑道:“我没事,别担心。”他看了西九条琉璃一眼,刚才半空中自己想甩她回去,一瞬间这女人是想动手的。一只手掐住了自己腋窝,一只手想缠自己脖子,害自己只好去掰她的肩勒她的腰,引起了连锁反应——落地了两个人腿都缠到一起了,看起来亲密无比,但实际上其中暗藏杀机。

    好在西九条琉璃马上克制住了,手搭上了没发力,自己也留了分寸,不然这会儿两败俱伤了。

    星野菜菜捏了捏吉原直人的胳膊,看他活动了几下没瞧出问题,便放了心——在她看来这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旅途中的小小意外。

    西九条琉璃神情寡淡的望着远方,脑海中回想着刚才半空中两人的肌肉反应,在心中模似了片刻——这家伙好狠,当时自己想勒他脖子他八成就会想折断自己的腰椎。

    想到这里,她轻轻抖了抖身子,想着那手臂圈在自己腰上隐隐透出来的力量,心中升起一股怪异之感,忍不住又看了吉原直人一眼。

    吉原直人被她看得有些不舒服,干笑着赶紧掉头又去前方开路了,只是接下来的路三人又恢复了谨慎,宁可慢点,也不再急着往下滑了。

    一路无话,三个人回到了六合目的临时休息站,远远便看到小月弥生和桃宫美树正玩得一包欢乐。

    她们堆了一个巨型的雪屋,又堆了三个大大小小的雪人,正努力收集积雪继续堆第四个——这也是两个没见过这么多雪的人啊,只是堆雪人她们也能玩半天。

    桃宫美树远远便注意到了他们三人,一张俏丽的脸儿冻的鼻头一点红,连连挥手。小月弥生将最后一个雪人的脑袋装上,也望了过来,立刻原地高举双手拼命欢呼!

    吉原直人也挥手回应,低头对星野菜菜笑道:“你千辛苦万爬上山顶,觉得挺快乐的,她们留在山腰玩,也觉得挺快乐的,你是不是亏了啊?”

    星野菜菜抿着小嘴也有些不解,为什么桃宫美树和小月弥生没有爬上山顶也会这么高兴?她们应该感到很失望才对的!

    五个人又再次齐聚,星野菜菜精神一振,等着她们问山顶的风景,但不料小月弥生拉着她兴奋地叫道:“菜菜,快来看我和美树姐堆的雪人!”

    桃宫美树也站到了吉原直人的身边,柔声关心他。吉原直人笑吟吟吹了几句牛皮,眼中看着雪人。

    小月弥生一个一个指着:“这个是叔叔,这个是美树姐,这个是你,这个是我,怎么样?好不好看,菜菜!”

    星野菜菜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四个雪人——吉原直人是个超级大胖子,还有了胡子,桃宫美树是个小了一号的胖子,脑袋还有些三角状,自己像个长歪了的葫芦,小月弥生像个趴着的小狗熊。

    这完全称不上写实,离好看差着十万八千里,不过考虑到她们大概没有几次堆雪人的经验,也可以理解。

    她一向是不愿意说违心话的,看着这些怪模怪样的雪雕作品,措辞了半晌后才勉强道:“就新手来说,能堆起来就很厉害了!”

    小月弥生欣然接受了夸奖,眼中欣赏着她的“杰作”(其实大部份是美树干的),却觉得怎么看怎么可爱!她掏出了相机,激动地说道:“我们来合影吧?我想永远记得这一刻!”

    西九条琉璃伸手拿过了相机,摆弄了一下,淡淡道:“我来照吧!”这四个人围在一起笑闹,看起来像是一家人,她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像个外人,微微有些尴尬,便主动接过了拍摄的重任

    桃宫美树捂着鼻头有些羞郝的看了看吉原直人,任由小月弥生安排大家的位置。最后,在相机的取景框中,吉原直人笑呵呵坐在那里,桃宫美树含羞依靠在他身边,只是不敢贴得太紧。吉原直人身前星野菜菜盘膝而坐,仰着小下巴注视着镜头,狐狸眼微微眯着,表情有些小严肃,看起来有几分高傲,而小月弥生则是一副天真烂漫,半侧着身依在桃宫美树怀里,双手成猫拳状,一只留在腮旁,一只向前伸出施展猫猫拳,一派娇俏可人。

    西九条琉璃看着这“一家人”,轻轻按动了快门,“咔”的一声将这一幕永远保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