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直接道:“小孩子家家的,大人的事儿少打听,一边儿吃糖去吧!”

    聂果不乐意了:“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满十八岁了,是大人了!”

    冷西没工夫跟一个小丫头片子瞎扯,他是带着任务来的:“顾医生闲着没事儿,跟我一起来银月山庄玩儿了,你要不再去让他给你看看?”

    白初语愣了一下,下一句话脱口就问:“冷少来了吗?”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这话她不该问的,显得她好像多惦记冷羽风一样!

    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说了。

    冷西却喜上眉梢:“来了来了!山庄的项目眼看着就要交接了,他很看重这边,当然要来亲自监督!”

    白初语算算时间,距离订婚宴正式开始还有好几个小时,这边不需要她,去找医生最最后的检查倒也不错。

    而且,她一点儿也不想观看这场订婚宴,要不是怕出岔子,她都不会来。

    白初语让聂果替自己再转转,她则跟着冷西去了酒店套房。

    开门的是顾致远,见到白初语,他夸张的喊:“美女来了!天哪,比上次见到的时候还漂亮,银月山灵气养人果然名不虚传啊!“

    白初语礼貌的微笑:“顾医生谬赞了,还要多谢你的药,效果很好!”

    提起自己的药,顾致远就开始自夸了:“那是,我的药独一无二,天下第一,用过的人都说好,一般人我还不卖给他,我自己的医院独家垄断,硬气的很!”

    冷西受不了他这个嘚瑟的毛病,一把将他拽开,对白初语道:“里面请,我哥在里面!”

    白初语其实已经看到冷羽风了,他依旧一身黑衣,带着黑色的手套,坐在客厅尽头的沙发上,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将他全身笼罩,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却依旧能让人感受到他强大的气场。

    其实只有几天没见他而已,可白初语莫名的觉得,好像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见他了,竟生出一种生疏感和距离感。

    她跟随冷西慢慢的靠近冷羽风,距离他还有两米的时候,他抬起了头。

    “白小姐,请坐。”

    他的语气太过淡漠,仿佛白初语只是一个陌生人。

    白初语的心口有一点儿堵,但是很快就调整好了:“多谢!”

    冷羽风连一句废话都没有,对顾致远道:“给她看看腿。”

    他太冷漠,气势太盛,顾致远也不敢嬉笑说话了。

    他从自己的医药箱里拿出橡胶手套,又戴了口罩,严谨又认真的挽起白初语的长裤,替她查看伤口。

    白初语觉得,这个样子的顾致远,看起来才有了医者的模样。

    “恢复的很好,可以适当活动,切忌剧烈运动,依然要忌口,祛疤药每天都要用。”

    顾致远说着,眼睛里有轻微的疑惑:“我发现你的恢复力要比常人好,按理来说,这么深这么长的刀伤,应该还需要一周时间才能恢复到你这种程度。白小姐,你平时有没有发现自己伤口好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