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狩魔猎人 > 第二百八十章 短暂的和谐
    在狩魔猎人心中,找女巫联合会借贷是最后一个选项,本身作为被资助的一方,徐逸尘就是仗着自己狩魔猎人组织的背景才能让对方肯如此大方的投钱。

    问题是现在狩魔猎人组织自身难保了,如果女巫联合会看在女巫爱菲拉尔那个不靠谱的预言的份上,依然愿意完成战团驻地的建设,徐逸尘就烧高香了。

    再从她们那借钱?恐怕到时候就不是合作关系了,自己的战团就直接成为了女巫联合会手下的分支组织了。

    杨越凡左右看了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钱袋子,哗啦哗啦的在桌子上倒出了一座小山:“我一共还剩下八十六枚金币,十七个银币,杯水车薪啊。”

    曼奇尼默默的掏出了二十多个金币摆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没出声。

    倒是卡彭特出乎了大家的预料:“我有五百枚金币的存款,就在矮人葛罗音那,可以算进来。”

    见家都在看他,卡彭特解释道:“我帮他确定了两种不同钢材的含碳量,这是他给我的佣金。”

    好吧,知识就是力量,力量就是财富。

    狩魔猎人估算了一下自己手里的财富,在安托万领主那个冤大头那获得了七千七百多枚金币,再加上刚进城的时候从女巫的目盲之眼珠宝屋那换了八百多金币。

    但是之前他不知道还有这一笔额外的开销,在埃穆斯船长那挥霍了四千多金币,这会已经被花出去变成了船只和货物了。

    再加上他自己这段时间的花销也比较大,还有一个走到哪喝到哪,酒桶一样的女武士,自己还欠着她不少任务佣金呢。

    目前徐逸尘手中的现金是金币三千零一百二十七枚,隐蔽若干,但是教会的李察牧师还欠着狩魔猎人五千金币的分赃钱,未到账。

    然后他想起了之前自己贩卖安托万的收藏品给女巫阿尔特雅,一万五千枚金币,市价出售不打折,自己帮她们搞定了那个任务,应该不会赖账。

    看着桌子上零散金币银币,徐逸尘挥了挥手:“算了拿回去吧,我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玩家的人头税之外,还有更加昂贵的原住民人头税,老马,马克思同志,管理型人才,你招募不招募?

    要你个三千五千的,你能嫌贵么?

    老骑士巴特呢?属性里就有高级战团辅助人员这个属性,著名骑士团出身,科班毕业,培训新兵,专业对口!

    也得花钱!

    暗影刺客呢?还有他目前唯一能接触到的施法者,那些女巫,和那几个月影村玩家一起来的少女银,也是职业者,不能放跑。

    徐逸尘大概算了算觉得头有点大,心有点虚。

    尽管手中暂时现金不足,不过狩魔猎人还是硬挺着松了口气,不再去纠结人头税的问题,结果战团界面中的各种选项,又让他感受到了资本主义扑面而来的恶臭。

    “解锁战团驻地加成(初级):可在战团外围容纳不超过四千人的原住民村落,为战团提供生活物资,以及基础服务。在该效果笼罩下,原住民成为职业者的概率将会提高,他们随时愿意加入战团,成为一名光荣的战团战士——五千金币/年。”

    “解锁战团训练场(初级):在训练场内部,无论是玩家还是原住民在此训练,都会降低因意外受伤或死亡的几率,训练效果微量提升高,可以维持原住民新兵的士气——三千金币/年。”(该建筑需要独立建设,而后购买效果覆盖)

    “解锁战团荣耀大厅(初级):战团的核心建筑,将会陈列战团的光荣历史,以及用于召开战团会议,将会微量增加高阶原住民加入战团的几率——两千五百金币。”(该建筑需要独立建设,而后购买效果覆盖)

    往下还有一堆零零散散,各种功效不同的建筑物,动辄就是上千金币每年的进出,这是徐逸尘自从进入这游戏之后,感觉到这里最像游戏的一次。

    不怪杨越凡说战团这东西,不是普通玩家能玩的起的,目前额外附加的好处还没体会到,但是他已经快倾家荡产了。

    楼下正在守夜的守卫,看见面色难看的狩魔猎人纷纷行礼。

    徐逸尘一路风风火火走向了女巫们的驻地,马克思干的不错,短短的一天时间,不仅把难民们梳理的井井有条,还把整个城堡的废墟清理了一遍。

    而女巫们已经被单独安排了城堡内的一个角落里,相对于城堡外难民营,这里更安全,而且也隔绝了普通人和女巫之间发生冲突的可能。

    毕竟,安东尼大港下城区出身的难民,可不算什么善男信女,他们敬重马克思,畏惧狩魔猎人,但是这帮平均颜值超标的女巫,恐怕会让不少人产生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实际上,巡逻的卫兵已经捉获了三拨人了,如果女巫们亲自出手的话,恐怕这会已经出人命了。

    在女巫的帐篷里,灯火通明,那个之前大腿受伤,在加上收到了虚空力量的反噬导致昏迷的中年女巫已经苏醒了。

    李彦龙的小相好卡洛·罗塞蒂也在这里,这个少女作为骑士的后代,显然具有旺盛的好奇心,这会正缠着那个女巫问东问西。

    中年女巫十分感激她在这段时间里的照顾,和声细语的给她讲述着女巫们的辛酸历史,听得少女卡洛眼眶通红。

    小猫女露露喵也和他们在一起,挤在两个人中间,这会已经进入了梦乡,两只猫耳扣在了脑袋上,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时不时的在卡洛的手上扫来扫去。

    魔形女在一个角落面朝着墙角躺着,也不知道睡没睡着,在她身后,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在地铺上盘膝而坐,眼睛盯着魔形女的后背,似乎一点疲惫的意思都没有。

    银发女巫坐在了塞莉斯泰因的身边,在这慢慢长夜,显然曾经的同伴更让她有安全感,但是她显然在全神贯注的倾听着中年女巫讲述的故事。

    帐篷内,一副和谐的气象,女巫阿尔特雅维持着一只小小的火鸦在空中保持着照明,塞莉斯泰因修女对此熟视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