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小说网 > 女频小说 > 重生军少影后甜妻 > 第26章 别插嘴
    陈熙遥也不想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中,如果这次潜回村发现家里人太多不好下手的话,她就撤,以后再回来拿户口本也是一样的。

    离开了十多天了,村子里也看不出什么变化,此刻已经是日落时分,可以看到错落有致的山头纷纷有袅袅炊烟冲上云霄,家家户户都在做晚饭了。

    可是,陈家所在的山头并没有炊烟升起。

    难道家里没有人?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陈熙遥慢慢潜行,走了许久终于绕到了后山,从树林里悄悄走到了屋后头的林子里。

    她贴在土墙墙壁上,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屋子里静悄悄的,的确没有人在家里的迹象。

    陈熙遥来到鸡舍,用钥匙打开了小门,绕到厨房之后,又用钥匙打开了通往霍美珍卧室的门。

    她记得霍美珍喜欢把重要的东西压在立柜的最下面那一个格。

    陈熙遥再次用发卡打开了柜子的锁,捡开霍美珍压在最上面的衣服,可是下面并没有户口本。

    “怎么会不在这里?”

    陈熙遥又一一捡开其他几个格子上面压着的衣服、棉被,还是没有找到户口本。

    柜子里找不到,陈熙遥也只能继续去翻找其他几个有可能放重要物品的地方了。

    隐约中,陈熙遥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往床下钻去。

    “别害怕,是我。”

    陈熙遥从床下探出头,看着拄着拐杖的赵庆丰神奇的出现在了陈家,忍不住火大的问道,“你来干什么!我不是叫你在外面等着我么。”

    “你小声点,我看到一大群人朝这边山头来了,好心好意专门来提醒你小心点,你还骂我。”

    赵庆丰在这泥坯房里左右打量了一下,皱眉道,“你要找什么,我可以帮你,快点找到,我们也能早点离开,他们就要到了。”

    “找不到就算了,我们先离开。”几个隐蔽的地方都找了,都没找到,很有可能户口本被霍美珍带走了。

    对于陈熙遥的回答,赵庆丰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配合着陈熙遥的步伐往外走去。

    “开门,快开门!”

    “陈家大门都锁了,他们可能不在家里吧。”

    “不在?那还敲什么门,直接砸了!”

    “我就不信他们不回来!”

    “你去他们红崖坡的地里看看,他们可能是乘着太阳下山不晒人去坡上干活去了,找到他们就把人叫回来!”

    “好的,村长!”

    “真是造孽哦,陈家一门子灾星啊,陈家女人都是祸害啊,把我们家志博害得这么惨,我要让他们家给个说法!”

    “娘,你别哭了。”

    “陈婷婷,你个扫把星,给我闭嘴!”

    一阵砸门声、吵闹声、黄翠芬的哭闹声、和陈婷婷无奈相劝的声音,杂乱无章的在门外响了起来。

    “走不掉了,我们得躲起来。”外面都是村里人的声音,看样子来的人还不少,听起来,宋志博应该是出事了。

    宋志博死掉了还是被砍掉了手脚?

    陈熙遥压抑着心中的兴奋和好奇,她知道,这个时候她若是被村里人发现绝对不是个好时机,她得躲起来才行。

    看着就要往床下躲去的赵庆丰,陈熙遥反手就拉住了他,“跟我来。”

    一瘸一拐的赵庆丰跟着陈熙遥在砸门声中朝厨房走去。

    陈熙遥指着比棺材宽一些、短一点的石槽大水缸说道,“下去吧。”

    “为什么要躲水缸里?”

    “快下去吧,大哥,谁都知道床下能藏人的,那里不安全。”陈熙遥将挡灰尘的木板又拉了一些过来,这样,那些人若是不把头探下水缸,是看不到下面有人的。

    “那你刚才还往床下躲。”嘴上虽然在抱怨,但是赵庆丰还是搬起右腿,踏入了水缸里。

    陈熙遥将赵庆丰塞进水缸,又用挡板挡好之后,伴随着外面人砸开了房门的声音,也迅速钻入了水缸里。

    “麻烦乡亲们快在屋子里找找,这陈家人怕不是听到动静躲起来了!我一定要让陈家人给个说法!”黄翠芬哭天嚎地的破嗓门,在这泥坯房里穿来穿去,感觉瓦片都要被震得索索回响起来。

    便随着一阵脚步声往厨房走来,陈熙遥听到一个有些印象的村中妇女说道,“听到风声,不是该跑么?怎么可能躲在家里等我们来找?”

    “她大婶,你就少说两句吧,翠芬的儿子被砍了一条手臂,现在还在乡卫生院抢救呢,她心情不好,你就别惹她了。”

    “哇,那不是和杨过一样了?小邱,你给大婶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宋志博那孩子好好的怎么就被砍了手臂?黄翠芬怎么说是陈家姑娘害得啊?难道是陈婷婷在外面惹了事?”

    面对大婶的一连串问题,小邱伸向水缸的挡板的手收了回去,探头看了看其他房间的人没有注意这边,小声的说道,“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我是干完农活,半路上遇上了又哭又闹的黄翠芬,才晓得了一些内情。”

    “先别找了,这厨房哪里有藏人的地方啊。”大婶拉着小邱往灶台旁边凳子上一坐,还从怀里掏了一把瓜子出来,“来,嗑点瓜子,快给大婶说说,到底咋回事。”

    “我还真好奇陈家姑娘怎么害了她儿子,陈家两个小姑娘能做什么啊。我看啊,八成是这黄翠芬这些日子拽得二五八万得罪了人,别人看不惯她,对她儿子下了手,她现在说是陈家姑娘的错,我一万个不信。”

    原本因为小邱靠近水缸吓得差点缩进了赵庆丰怀里的陈熙遥,此刻拉长了耳朵,不想错过一句消息。

    小邱嗑了两颗瓜子这才说道,“大婶,人不可貌相啊,你没见陈家大闺女长得多好看,那就是祸源头呢。”

    “陈熙遥?怎么可能,她一直很乖,我不信她会害人。”

    听到村里有人无条件相信自己,陈熙遥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赵庆丰也抬头,仔细的听着外面的谈话。

    “大婶,你还要不听我说了?”

    “听,你说你说,我不插嘴了。”

    “我听黄翠芬给村长的说法,似乎是陈家欠了别人钱,陈家人就让大闺女熙遥去勾引宋志博,让宋志博帮陈家还债,宋志博那里抵得住陈熙遥那妖精模样小姑娘的诱惑,当下就借了十万块给陈家还账。”

    “十万?哦,这件事我似乎听说过,当时他们家还差点逼遥遥嫁给镇里傻子,遥遥不答应,还跳了河呢。”大婶还是禁不住打断了小邱的话。

    “你以为就这十万了事情么?呵呵,大婶啊,你想不到吧,陈家人的胃口可大了。”小邱要说不说的架势,吊足了大婶的好奇心。

    “怎么说?”

    “陈家这么穷,什么都没有,也就大女儿长得漂亮能当点筹码了,他们哪里还得起十万块给宋志博啊,所以想赖账,就给宋志博说,用陈熙遥抵债,两家人结了亲,就不用还债了。”

    “英雄难过美人关嘛,陈熙遥哄两句,宋志博就答应了,他满心欢喜以为能娶陈熙遥呢,哪晓得啊,陈熙遥又向宋志博开口要了25万的彩礼。”

    “啊?不会吧?”

    “是真的,宋志博这孩子为了娶陈熙遥过门,就找人借了25万,哪成想啊,支票被陈熙遥带着跑了。”

    听到这里,陈熙遥气得浑身发抖,宋志博的人可是亲眼看着她从悬崖上掉下河的,一般条件下,她必死无疑。

    宋志博以为她死了,所以这是想把所有的过错全部推到她这个“死人”身上啊!

    这样,他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会被人砍掉手臂,以后他在村子里也不用因为欠过赌债的事情抬不起头了,被人指指点点了。

    还能让村里人都觉得陈家欠了宋家的。

    虽说陈熙遥知道宋志博这人一直都是这样,做什么坏事,都要把自己摆在道德的制高点,带着一群人去谴责别人。

    他这么做,应该是为以后压榨陈婷婷做准备。

    但是,陈熙遥还是忍不住为宋志博一家把脏水往她“这个死人”身上泼而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