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轮回者 > 第622章 匈奴的武运之子

第622章 匈奴的武运之子

    李中庸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文官,一个教书的夫子,让人忽略了他的武艺。

    曹操见李中庸站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李中庸的身体看起来并不强壮,反而显得有些单薄。刘单嗤笑一声,用生涩的汉语对李中庸说道:“小子……你,不行。”

    李中庸拳头轻轻一握,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行不行,要打过之后才知道。”

    刘单脸色变得凶狠起来,大吼一声,疯狂地向李中庸冲来。他想要像打张辽那样,一拳击溃李中庸。

    李中庸目光平静,并未被刘单的气势给吓住。

    二人都是活死人的境界,只是追求不同。李中庸想要智慧,而刘单则追求个人的勇武。

    李中庸一拳迎上。

    嘭。

    两个拳头撞在一起,整个大殿里的空气好像为之一震,发出了巨大的闷响。

    砰砰砰。

    李中庸后退了几步,每一步,都踏碎了大殿内的地板砖。卸力站稳以后,李中庸甩了甩右臂,说道:“匈奴蛮子厉害。好强的力量。单凭力量而言,我不是你的对手。”

    刘单比李中庸少退了一步。

    刘单的脸上出现了凝重,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文官,不是好惹的。是和自己一个层次的勇士。

    “你……不错。”刘单大声道,“再来!”

    李中庸的身躯好像顿时变得柔软无骨。他打出了太极拳的起手式:“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们匈奴的战斗技巧。”

    太极拳,刘单不懂,可他看着李中庸,便知道这个架势不好破。因为李中庸身上那种不动如山,又轻如鸿毛的矛盾意境,让人觉得无比和谐,又令人郁闷得想要吐血。

    “杀!”

    刘单再次冲向了李中庸,如饿狼的疯狂,如猛虎的气势,如莽牛的撞击,如猎豹的奔袭……刘单肯定不懂象形拳。可是他掌握了象形拳的意境,神形合一,非常厉害。

    此刻的刘单,就是活脱脱的野兽,好像没有了一点人性。只要没有达到“活死人”境界,就算猛将,遇见疯狂的刘单,都会心生怯意。

    刘单的武力,比起当年的天下第一猛将吕布,强了不止一筹。

    李中庸架住刘单的双手,以太极云手化解,想要借力用力,将刘单甩出去。

    可惜,之前无往而不利,万试万灵的太极拳劲,在刘单身上好像失效。

    李中庸不但没有将刘单甩出去,他自己反而被刘单给震退。

    ***********

    蔡府。

    陈彦至正在指点吕玲绮拳法。儿子陈智在旁边瞎比划,滑稽的动作和姿态,引得蔡琰和甄宓哈哈大笑,觉得陈智实在太可爱。

    “嗯?”

    陈彦至眉头一皱:“李中庸败了。”

    吕玲绮停下动作,惊讶道:“什么,李中庸败了?怎么可能。”

    李中庸经常和自己切磋探讨拳法,吕玲绮对他的太极拳可谓是非常熟悉。道家的太极,攻击不足,但防御绝对是绝冠天下。

    吕玲绮是内家拳化劲大成的武术宗师,都未必能破开李中庸的防守。

    除了王越和陈彦至,吕绮玲觉得,整个洛阳,就数自己和李中庸最强。张辽、高顺、许褚、典韦等猛将,要弱一些。

    吕玲绮还不知道,其实她的武艺,已经超过父亲吕布。吕玲绮是真正的练武奇才,遗传了吕布的基因。她这个化劲宗师,比起民国时期的武术宗师,强了数倍。

    国术内家拳,成全了吕绮玲,而吕玲绮又将内家拳发挥到了一种新的极致。

    陈彦至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时代不一样了。将来,会源源不断诞生出比你父亲更强的人。刘豹这次带来的那个匈奴小子,非常厉害。整个匈奴的武道气运好像都积聚到了他的身上。他能击败李中庸,不奇怪。”

    整个匈奴,就诞生了刘单这么一个奇才人物,他能出彩,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李中庸是天才,可他的学识和武艺,都是靠自己修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李中庸可以超越刘单,但他运气不好,正好是遇到了刘单最猛最巅峰的时刻,焉能不败?

    不过,让李中庸尝试一次失败的滋味,陈彦至觉得并不是什么坏事。

    吕玲绮明白了陈彦至的话。

    自从太学的教材流传开来,新的大时代就正式开启。若是人人都修炼导引术,将来会有多少强者?吕玲绮不敢想象。

    陈彦至对吕玲绮说道:“我们走吧。”

    蔡琰问道:“很快就要吃午饭。师兄你要去哪儿?”

    陈彦至说道:“去宫里。”

    陈彦至带着吕玲绮刚出府邸,就碰到了宫里来的太监。

    太监见到陈彦至,一脸焦急地说道:“哎呦喂。陈先生,老奴终于见到你了。张文远将军被一个匈奴蛮子一拳打翻在地。李中庸李大人,和匈奴蛮子打了二十多个回合,还是败了。皇上和曹丞相让老奴尽快请陈先生进宫。”

    陈彦至说道:“陈某和吕玲绮此刻正是要进宫。对了,李中庸的伤势没事吧?”

    太监说道:“李大人只是受了点小伤,不碍事。只是败给了匈奴蛮子,面子上有些不好看。”

    “没有大碍就好。”陈彦至平静地说道,“至于面子?李中庸的心境,已经不在乎面子了吧。”

    不计较一时的得失,才是真正大丈夫所为。

    李中庸应该能明白这一点。否则,就有些玷污了“活死人”的心境。

    陈彦至指着吕玲绮,说道:“皇上和曹孟德还是和以前一样,搞不定的事情,就会来请我去收拾烂摊子。不过这次出手的不是我,而是她。”

    太监和吕玲绮都是一惊。

    太监问道:“陈先生,吕姑娘是很厉害,可是她真的能行吗?”

    陈彦至说道:“行不行,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吕玲绮靠近陈彦至,小声道:“陈先生,我和李中庸的实力差不多,他都败在了匈奴蛮子的手里。我怕……”

    陈彦至手一挥,说道:“李中庸是李中庸,你是你。你和他走的不是同一个路子。李中庸在武艺上败了,并不能说明什么,他本来就不是纯粹的武者。你不同。你是一个真正的战斗天才。还有,你不是一直进入不了内家拳的抱丹境界吗?和匈奴的这位‘武运之子’一战,强大的压力下,你或许有机会踏入抱丹境界。”

    丹劲境界。是吕玲绮梦寐以求的。就算知道了练法,但她一直不得要领。

    抱丹,可不像是进入化劲那么简单。一听有希望踏入丹劲层次。吕玲绮眼睛一亮,战意提升,严肃地说道:“陈先生,我愿意和那匈奴蛮子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