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怂!

第五百四十三章 怂!

    事实证明,被东海舰队追击搞的如同丧家之犬的荷兰马太伊斯舰队根本就不经打!而且是整支舰队里面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马太伊斯在刚开始见到从巴达维亚港侧面驶出来的四艘三桅战舰的时候还有一种见到亲人的激动感,但是当他看清了战舰上面挂着的明国海盗旗之后,马太伊斯的心就凉透了。

    前有堵截,后有追击,这种仗怎么打?反正马太伊斯不知道该怎么打。

    如果说对面的依旧是福船那样儿的战舰,凭借着三桅帆船高于对方那么一点儿的速度跑路倒是有可能。

    但是现在对面也有四艘三桅帆船,还有一艘福船,再加上自己身后的那一整支舰队,这仗根本就没办法打!

    硬拼不是不行,但是除了把整支舰队都拼光之外还有什么意义?

    没有人知道自己曾经在海上拼死作战,也就不会有人来替自己报仇,最多就是荷兰海军会打着替自己报仇的名号来入侵明国?

    算了吧,如果那样儿的话,自己在台湾选择死战也就是了,何必再带着仅剩的四艘战舰跑到巴达维亚来?

    再一次整理了着装之后,马太伊斯吩咐道:“升起白旗,我们向身后的明国舰队投降吧。”

    副官文森特向着马太伊斯敬礼之后,便出去传达了马太伊斯的命令——挂起白旗,投降。

    正在向着马太伊斯舰队驶来的李吖子满脸都是问号,眼前的荷南佛朗机蛮子舰队在调头?打着白旗调头是什么鬼?

    直到东方的海面上显露出东海舰队的雄姿,李吖子才恍然大悟。

    这些佛朗机蛮子担心向自己投降之后会把小命给丢掉,所以宁愿向老对手东海舰队投降也不愿意向自己这伙儿海盗投降。

    其他的几艘战舰同样发现了打起白旗的荷兰舰队,其他几个大当家的干脆向着李吖子的旗舰靠拢了过来,登上了李吖子的旗舰。

    向来都是急性子的独眼龙直接便问道:“李大当家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吖子满脸无所谓的道:“打不过,还怕死,干脆就向东海舰队投降了呗。”

    一枝梅再次捏起了标志性的兰花指:“哎呀真是讨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打了个寒颤的小白龙瞪了一枝梅一眼,怒道:“要不然你现在去打他们试试?”

    一枝梅白了小白龙一眼,却也没有反驳他的话。

    现在人家都投降了,还想怎么样?难道真个冲上去把那些佛朗机蛮子都给送到海底去?

    别忘了,人家是向对面的东海舰队投降,等于就是东海舰队的俘虏了,这时候攻击这些蛮子,无异于去挑衅东海舰队。

    东海舰队惹不起,告辞!

    南居益也得到了亲兵的报告,心中好奇的他干脆从船舱中走了出来,登上了甲板观察起了对面的情况。

    对于李吖子这些纵横海上的大海盗,南居益自然不陌生,甚至于有很多人还曾经在天启二年的时候有过交流。

    毕竟天启二年的时候,大明的水师因为穷的一逼而掉链子,只能靠着蚁群战术干掉了盘踞在澎湖的荷南佛朗机蛮子。

    而这其中,这些个海盗可也有一部分是出了力的,就算是没出过力的,也没在那时候捣乱。

    这是个人情,得记着。

    对比起海盗出身的郑芝龙,南居益身上的文青气明显更重一些,哪怕是军中这许多年也是未曾磨灭。

    当然,郑芝龙那个混账东西就算了,记谁的好儿也不能记他的!

    吩咐手下人去接收马尔伊斯等人的投降之后,南居益所在的东海舰队旗舰干脆打出了信号,邀请李吖子等人过舰一述。

    李吖子倒还好说,不光是见过五军都督府的大头子朱纯臣,连崇祯皇帝都见过了,再见一个跟郑芝龙平级的南居益,自然是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至于其他的那些海盗头子,连心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南居益在福建巡抚期间就没少敲打自己这些人,如今高升为东海舰队提督的南居益居然命人打旗号邀请自己等人过去?

    这是南大人给脸,得兜着。

    一众海盗在通过踏板到了南居益的旗舰之后,连忙向着南居益行礼问好,就差在自己的脑门上刻上好人两个字了。

    郑芝龙那家伙,两坛子酒喝下去就会跟自己这些人混在一起称兄道弟。

    南居益跟不一样,更像是传说中的青天大老爷一班的南益居看起来就令人生畏。

    但是今天不同于往日,南居益的心情很不错。

    因为眼前的这些个海盗们在迫降荷南佛朗机蛮子的过程当中也是出了力的,南居益自然也不会吝于给他们一个笑脸。

    望着远处船上忙着捆绑荷南佛朗机蛮子的士卒们,南居益淡淡的道:“今儿个可是辛苦几位啦!”

    从来没见过南居益这样儿客气的一众海盗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半天后才赶忙向着南居益行礼,纷纷表示这是一个身为大明守法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南居益当然不可能专门为了向海盗们道谢才邀请他们过来,甚至于连那些荷南佛朗机蛮子也不是南居益的主要目标。

    等众海盗头子安静下来后,南居益才将目光从望远镜上移到了众人身上,问道:“南海舰队的郑提督在哪里?”

    类似于武林盟主一般存在的李吖子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回答了南居益的问题:“禀南提督,郑提督眼下正在吕宋港,助阵卫所登陆作战。”

    南居益嗯了一声,点头后便接着道:“那倒要麻烦李大当家的了,引老夫前去可好?”

    实锤了!

    对于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互相看不顺眼这事儿,李吖子隐隐约约的有些听闻,但是从来没有什么信息能够证明。

    如今南居益话里的冷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现在去找郑芝龙,多半是去找麻烦的。

    但是出卖郑芝龙的位置对于李吖子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压力。

    两家舰队再怎么看不顺眼又能怎么样?难道还敢在海上火拼不成?

    向着南居益拱了拱手之后,李吖子道:“既然如此,那民女就率领舰队在前面为南提督引路?”

    南居益点头道:“有劳李大当家。”

    李吖子当下也不再客套,带着一众海盗头子回到了自己的旗舰之后,便命令海盗舰队起航,往吕宋港方向而去。

    马尔伊斯舰队的人都已经被捆了起来,操纵这四艘三桅帆船的水手也已经到了舰上,南居益便直接下令舰队起航,跟在海盗舰队的身后向着吕宋而去。

    东海舰队的游击将军周良志显然对于海盗们的感观不是很好,等起航之后,只得着军功落实便能再升一级的周良志便问道:“大人,这些海盗?”

    南居益道:“这些海盗往日里不曾为祸海疆,虽不愿意老老实实的种田,也只能说一句桀骜不训罢了。

    至于海上为盗,这些人杀的抢的都是些蛮子,管他许多做甚?如果这些人做的过了,他们舰队里面的锦衣卫自然会上报,现在操这许多的心干什么?”

    等周志良躬身应了后,南居益才接着道:“老夫知道你心里是何想法。

    但是为帅者,将将之人也。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

    眼下这些海盗不曾为祸我大明,你去招惹他们干什么?灭掉他们固然简单,但是却损失了我大明的海上力量。

    就像眼前之事,若没有这些个海盗,那荷南佛朗机蛮子岂不是能够与那港口里的蛮子们合兵一处?纵然不惧,又何必徒增伤亡?”

    周良志听到向来惜言的南居益破天荒的跟自己说这么多的话,心里也是明镜一般。

    这是拿着自己当做大将之才来培养的,甚至于是在往帅才的方向培养。

    仔细想了想之后,周良志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好反驳的。

    南居益说的对,眼下这些海盗并没有影响到大明的海防,不会对于自己这些人造成什么负面影响,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对于自己这些人的一种助力,自然就没有必要先除掉这些海盗了。

    但是周良志还是有些担心。

    现在这些海盗在海上有的抢,蛮子们够多,自然不会成为什么问题,但是等到以后呢?

    大明的海疆都清剿干净了,他们抢谁去?指望这些吃惯了肉的家伙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能么?

    听完周良志的担忧之后,南居益点头道:“不谋万世,难谋一时,你能想到这一点,很好。

    很多事情,以你的位置还接触不到,但是本督不妨告诉你一些,反正也不算是什么太过于机密的事情。

    那些海盗以前不会为祸大明,以后也不会,因为锦衣卫曾经找他们谈过,以后海上除大明之地外,任他们横行,甚至于我等舰队也会帮助他们。”

    周良志明显不能接受正规的水师舰队帮着海盗们抢地盘打仗这种事儿:“大人,如此一来,我等岂不是还要保护他们?”

    南居益道:“不错,就是保护他们,保护他们在海上失去蛮子的权力不会受到蛮子们的侵害。”

    ……

    周良志过了半晌之后才开口道:“若海上没有了蛮子呢?抢无可抢,他们不会向我大明百姓下手么?”

    摆了摆手后,南居益才道:“老夫有生之未,未必可以见到那一天,倒是你很有希望。

    但是你想一想,那佛朗机蛮子们都能抢一块地盘自称为总督,我大明的海盗如何不行?上了岸的海盗还算是海盗么?

    只要他们依大明律行事,赋税不欠,那你管他那么多干什么?”

    周良志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复杂到他都想脱了这身衣服去当海盗了——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事儿?

    但是想想也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海盗们抢一块地盘以总督自居自然是没问题的,但是实际上,就算是抢到了地盘,那也是要接受朝廷管辖的,换言之,总督不过是个名头,或者说只是一个比较大些的县令而已。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得有命活着抢到地盘才行。

    锦衣卫跟这些海盗们谈的条件,基本上可以认定为是皇帝陛下跟他们谈的条件,但是海上的事儿谁能说的准?

    就连抢地盘这种事儿,实际上也是充满了风险的。

    比如在海上没打赢人家也没能跑得了,结果被人砍死了?

    再比如地盘还没有抢下来,人就先死了?

    总之这些问题都是明摆着的,未知的危险不知道有多少,今日风光明日死的事情也不见得就少了——喝凉水还有被噎死的呢,何况操刀子砍人这种有风险的事儿?

    想通了之后,周良志倒也没有什么话说了,只是老老实实的跟在南居益的身后,等着自家老大下一步的命令。

    随着李吖子舰队的一点点儿前进,离着吕宋港的位置已经越来越近,虽然还看不到南海舰队的影子,但是郑芝龙那股恶心人的气味已经散布在了这片海面上。

    起码南居益是这么认为的。

    又向前行了数十里后,远远的就有一艘船迎了上来。

    先是冒出了桅杆,然后是舰首那门黑黝黝的炮管,然后是整个舰首,接着才是船身。

    南居益冷哼一声道:“怎么样儿,我就说离郑芝龙那混账东西不远了吧?”

    周良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应声道:“大人英明。”

    周居益显然不会把周良志这种说不清楚违心与否的夸赞放在心上,反而下令道:“迎上去!看看对面是谁?”

    对面过来的是说是老熟人也行,说是老冤家也行。

    虽然郑芝凤的年纪不是很大,但是跟南居益也是有过一段时间交情的。

    见是郑芝凤的座舰,南居益的脸色难得的缓和了一些——东海舰队初创之时,郑芝凤可是出力甚多。

    等郑芝凤过来行礼拜见之后,南居益便直接问道:“郑芝龙呢?”

    郑芝龙拱手道:“禀提督,郑提督眼下正在港口位置的旗舰上面等待南御林军的消息!”

    又是一声冷哼,南居益道:“带老夫去见他!”

    郑芝凤决定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