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六百一十章 是朕提不动刀了?

第六百一十章 是朕提不动刀了?

    南京守备太监跟大明其他各地的镇守太监不一样,类似于南京内阁和诸部一样,属于司礼监的南京分部,护卫留都,为三千里外亲臣。

    除守备太监之外,南京城还有一个南京守备,大头子就是魏国公徐弘基,其他的协同守备是其他的一些公、侯、伯一类的勋贵。

    至于参赞机务这个职位,还是由南京兵部尚书兼任,崇祯皇帝也懒得对这一点进行大改——就跟京城的兵部一样,南京兵部在权利被大大的削减之后,挂着个参赞机务也没办法对军务指手画脚。

    跟原本南京守备太监的养老性质不同,现在的南京守备太监是真正的提督着南京内庭,过问南京军务的——护卫留都本身就意味着涉及到了军事方面的事情。

    现在的南京守备太监就是原本魏忠贤手下的著名疯狗李永贞。

    人未至,声先到,李永贞显得有些阴柔却带着一丝爽朗的哈哈大笑声就先传了传来:“咱家不请自来,还望国公爷见谅。”

    徐弘基呵呵笑着引李永贞入了座,又吩咐人去备了茶水,这才笑着道:“我说这一大早就有喜鹊在院子里面叽叽喳喳的叫唤,原来是有贵客上门啊。”

    李永贞笑着摆了摆手道:“什么贵客,除了你魏国公会这么说,剩下的谁不把奴婢当恶客。”

    说完之后又呵呵笑了笑,李永贞将目光投向了徐文爵,赞道:“小公爷在京营的这几年可是变化颇多啊。”

    徐弘基笑道:“总算是有了些长进,倒不是以前的纨绔性子了。”

    李永贞道:“这便是好事儿。”

    不待徐弘基再客套几句,也没有避着徐文爵,李永贞就直接开口道:“公爷,奴婢这回来,是打算问问关于军备的事儿。”

    徐弘基却是端起茶水抿了一口,轻笑道:“李公公怎么这般着急?咱们的网早就布好了,现在就等着这些鱼儿们跳起来了。”

    李永贞叹道:“咱家这心里怕啊。不怕国公爷笑话,这些家伙们现在跳出来,真刀明枪的干,咱家倒不怕,就怕他们背地里捅出什么妖蛾子来才吓人。”

    徐弘基笑道:“就那些无胆鼠辈,便是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搞不出什么大风浪来。”

    李永贞却道:“国公爷可还记得五人墓碑记?”

    徐弘基的眼睛一眯,冷声道:“徐某自然记得,然则李公公可见第二个张溥张采之辈?”

    听到徐弘基这么说,李永贞的心算是放下了一些,但是却依然有些担忧,从袖子里掏出几张纸递给了徐弘基,脸上挤出一股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公爷先看看这个。”

    徐弘基接过这几张纸翻看了一会儿后,脸上渐渐的浮起一股怒容,啪的一声就将几张纸拍在了桌子上面,震的茶杯都颤了颤。

    李永贞纠结的道:“公爷看到了吧,这些个混帐东西还是以前那些路子,只是原本被他们推出来的那些人都不顶用,这回是这些个混帐东西亲自出面了。”

    徐弘基冷声道:“那就让他们跳,本公爷倒要看看他们能跳出个什么结果来!”

    徐弘基看到那几张纸还没过去几天,原本的奏章就摆到了崇祯皇帝的案头。

    南京户部,南京吏部,南京工部,南京礼部,南京兵部,南京刑部,南京御史台,南京内阁,还有其他各科道,都有不同的官员上书。

    这一次上书的阵势比起以前来可是要大的多,从一品到六品,基本上都齐了。

    崇祯皇帝阴沉着脸看了半天,因为后进宫的宜妃等人怀孕而带来的好心情都被压了下去。

    好好活着不好吗?非他娘的跳出来作死!

    恨恨的将一堆奏章扫落一旁,崇祯皇帝红着眼睛吩咐道:“传许显纯和马石、曹化淳过来!”

    王承恩心里打了个寒颤,赶忙吩咐人去找许显纯等三人去了,又接着劝道:“皇爷息怒,现在因为这些事情生气,不值当的。”

    崇祯皇帝斜了王承恩一眼,冷哼道:“息怒?看看这些混帐东西在奏章里面都说了些什么?别跟朕说,你这个司礼监的掌印大太监不知道这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眼看着崇祯皇帝的怒火有向着自己身上蔓延的趋势,王承恩赶忙躬身道:“皇爷息怒,魏国公那边肯定已经有应对之法了,皇爷何必再动怒?”

    劝了一句之后,王承恩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下去了。

    按照大明明的制度,这些奏章里面的内容不光是自己知道,魏国公徐弘基,内阁首辅温体仁及内阁的一众大佬们,还有厂卫的众多头子们肯定也都知道了。

    里面除了什么陛下应当保重万金之体,垂拱而治的屁话以外,隐隐约约的就是在说江南民力凋敝,如今已有崩溃的迹象,陛下是不是应该对江南宽松一些之类的屁话。

    而且这次上书的还不止是一个两个官员,南京官场上的文官系统,十有六七都包含在内了。

    如果换一个皇帝来看这事儿,说不定就会妥协了——十之六七的官员一起上书,已经等同于逼宫。

    只要皇帝不想立即就出现什么动乱,或者说不想出现什么君臣失和的局面,只怕就必须向着这么多的官员妥协。

    靠着这一招,这些个官员们成功的摆平了仁宗、宣宗、英宗、宪宗、孝宗、武宗、世宗、穆宗、神宗、熹宗共计十代皇帝。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明的皇帝不得不把太监们推到前台跟这些大臣们撕逼。

    但是撕逼这种事儿,向来就是有输有赢,没有谁能一直总赢不输的——而且大明的太监们基本上就没赢过。

    就算是太监们取得了胜利,基本上也都是一时的,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文官们的反扑给打压下去。

    也只有到了崇祯朝的时候,崇祯皇帝才靠着天启留下的政治遗产和自己心黑手辣脸皮厚的特点,真正的掌握了军权和民心,实现了打压文官集团的目的。

    只是江南那边的混帐东西们贼心不死,现在又打算组团来逼宫了——王承恩甚至于可以预见,过不了几天之后,京城的官员们也会跟着蠢蠢欲动,甚至于也会有人跳出来表示赞成。

    但是,崇祯皇帝跟其他的皇帝一样吗?这种逼宫一样的玩法,对于崇祯皇帝有用吗?

    王承恩正胡思乱想间,许显纯等人已经匆匆忙忙的赶进了宫来。

    一见崇祯皇帝那阴沉的能拧出水来的黑脸,许显纯的心中就暗道一声不好。

    行完礼之后,崇祯皇帝根本就没有废话的意思,而是指了指桌子上面刚刚被王承恩整理好的奏章道:“这上面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朕要知道他们的不法之事。”

    说完之后,崇祯皇帝又对王承恩吩咐道:“命人搬桌椅过来,让他们现在就把这些名字给朕抄下来,回去给朕调档,锦衣卫的,东西厂的,凡是有的,都给朕调过来!”

    许显纯躬身道:“陛下三思,这么多的大臣一起上书?不若由微臣?”

    啪的一起,崇祯皇帝身前的茶杯就飞向了许显纯:“由你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看不出来这些个混帐东西的真实目的还是在跟朕装疯卖傻呢?

    朕告诉你们,少在朕面前耍弄这些花花肠子,把朕交待的事情办好!滚!”

    退出了宫外后,许显纯才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道:“两位都听清楚陛下的吩咐了吧?本督这就去调锦衣卫那边的档,还望两位也要多多相助才是。”

    曹化淳阴恻恻的笑道:“要我说,你今天就不该说那些屁话,徒然惹得陛下不快。”

    许显纯道:“我又如何想说?只不过也是想以卑贱之躯,替陛下分忧罢了。”

    曹化淳摇头道:“用不着,魏公公现在养老于中官村,不也是活的好好的?陛下不照样不时有东西赏赐下去?

    好生的办差吧,陛下用不着咱们去当什么替死鬼,也不会把咱们推出去,放心就是。”

    许显纯嗯了一声后,向着曹化淳和马石拱了拱手便互相告辞了。

    马石却有些好奇的问道:“曹公公,许大人刚才的意思是?”

    曹化淳瞥了马石一眼,笑道:“南京十之六七的官员集体上书,再加上京城这些的官员们肯定会跟着凑热闹,可是说是从未有过之事。

    许显纯这么多年的锦衣卫指挥使干下来,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名声也早就如同你我一样,顶风臭十里。

    他这是想着用他自己的一条命,来替陛下遮挡住这些官员们的上书,这个蠢货。”

    虽然口口声声的骂着许显纯是蠢货,曹化淳还是颇为赞赏的道:“可是啊,他还是小瞧了咱们这位陛下,也太过于小瞧了那些官员。”

    马石疑惑的道:“曹公公,咱家出身军伍,对于这些事情可是都不太懂,还望您老人家多多指点?”

    曹化淳斜了马石一眼,耐着性子解释道:“正德年间,正德皇爷迫于压力,把刘谨赶回去闭门转过,接着就传出了刘谨想要造反的消息,然后刘谨就被千刀万剐。

    可是后来正德皇爷是个什么下场,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先帝在位之时,碍于民间传言和众位大臣们的压力,将客氏赶出宫去,连魏公公也有一段时间是不在宫中的,后来又是个什么局面?

    今儿个皇爷要是真的把许显纯推了出去,固然能平静一时,可是后面这些官老爷们就会没完没了的上书,动不动就是集体上书,直到皇爷变成他们心中的明君,或者圣命出不了紫禁城为止。

    可是咱们这位皇爷太过于刚硬,不仅没有推出许显纯的意思,反而要拿这么多的官员们开刀,事情到底如何,倒当真不好说了。”

    曹化淳甚至于根本就不避讳马石算是魏忠贤的门生,也不在乎自己跟魏忠贤的那许多过节——曹化淳是拜在王安门下的,而王安是死在魏忠贤手里的。

    甚至于曹化淳当初还因为王安的事儿受到牵连,被赶到了南京待罪。

    马石闻言,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里面的许多弯弯绕实在是太他娘的多了,老子一个粗人,怎么斗得过这些人哟!

    曹化淳斜视了马石一眼,冷笑道:“得了,回去调你西厂那边的档吧,估计也没有多少,你倒是轻松了许多。”

    马石闻言,一时为之气结——西厂设立于成化年间,提督是汪直,被撤销后在正德年间复立没多久就再次被撤销。

    直到天启七年,西厂才算是再一次的成立起来,人手还有很多是从东厂和锦衣卫抽调的,后来才算是大力的发展起来自己的人手。

    十多年的时间过去,西厂在北方的势力倒是可以说是无孔不入,但是对于南方,尤其是江南那些方风鼎盛之地,就力有不逮了。

    许显纯和曹化淳还有马石的动作都很快,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就已经准备好了众多官员们的档案,送到了崇祯皇帝的案头。

    崇祯皇帝翻着眼前一个个官员们的档案,冷笑半晌之后才吩咐道:“传温体仁和房壮丽前来。”

    温体仁早就在等着崇祯皇帝的召唤了——正如王承恩所想的那样儿,温体仁早早的就已经看过了那些一地鸡毛的奏章,也早就猜到了崇祯皇帝会大发雷霆。

    只是不知道,在面对着南京十之六七的官员,甚至于还有大量南方州府及各科道官员们奏章的情况下,崇祯皇帝会做何选择了。

    尽管心里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准备,但是当温体仁在见到崇祯皇帝那张黑着的脸时,心里还是忍不住打了个突。

    尤其是当温体仁看到许显纯和曹化淳还有马石,这三个皇帝手下极为忠诚也极为疯狗的鹰犬时,心里就暗道一声不好。

    如果这三个家伙不在场,那么事情的走向就不太好说。

    但是这三个家伙在场,基本上就已经说明了崇祯皇帝所选择的处置方案了——硬碰硬,看头硬还是刀利!

    果然不出温体仁所料,崇祯皇帝在等着温体仁和房壮丽行完礼之后,就冷哼一声道:“是朕提不刀了,还是有些官员太飘了?”

    ps:今天献祭《诸天最强大佬》,请无礼第一章关于气运值的设定。开篇就没了***的狠人,值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