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六百一十一章 美的找不到北

第六百一十一章 美的找不到北

    崇祯皇帝的语气很冷,冷到话里的杀意根本就抑止不住。

    温体仁心中也在不断的盘算着。

    太祖高皇帝朱元璋一生戎马,没有打过败仗,永乐文皇帝貌似打过败仗,险些死在建文的手里,大明朝剩下的皇帝们就没几个是真正带过兵的。

    而崇祯皇帝自打登基之后,连年大仗却从无败绩,从皇帝带兵这方面来说,崇祯皇帝已经直奔他朱家的老祖宗朱元璋的军事水平去了。

    最起码,现在军方一系可以说是崇祯皇帝的死忠粉,尤其是在怒怼了世仇鞑靼人之后,崇祯皇帝在军中已经开始被神话了。

    从对官吏们的狠辣程度来说,基本上也没比朱元璋差到哪儿去,比朱老四可狠的多了。

    至于民间,崇祯皇帝一个人能完虐他前边十五个皇帝,比老刘家的文帝、景帝也差不了多少了,长生牌位不知道供了多少。

    如果崇祯皇帝真个要掀桌子,只怕整个大明还真的没有谁能制止的了。

    而眼下的崇祯皇帝显然做好了掀桌子的打算,而且把自己这些人喊到一起,也不过是走个形式,通知一下而已。

    崇祯皇帝命王承恩把锦衣卫和东西厂送过来的官员们档案给温体仁和房壮丽送过去之后,便冷冰冰的开口道:“瞧瞧吧,这就是朕的肱骨之臣,这就是大明的栋梁!

    张口闭口让朕做个垂拱而治的明君,可是你们看看,好好看看,朕离开南京才多久,他们这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温体仁越看越是心惊,到后面根本就不敢再翻看下去了,躬身道:“陛下息怒,这些无君无父之徒,好生惩治一番也就是了,陛下何必与这般小人置气?”

    崇祯皇帝冷笑道:“朕不跟他们置气,朕跟谁置气?一边拿着朝廷的俸禄,一般挖着大明的墙角,这些混帐东西是不是打算把朕气死,再换一个听话的皇帝上来做个垂拱而治的明君?”

    面对着一起跪地请罪的温体仁和许显纯等人,崇祯皇帝的怒火显然没有那么好消下去,冷哼道:“许显纯和曹化淳下一趟江南,把这些混帐东西依律锁拿进京,朕要好好看看这些忠心耿耿的大臣们!

    内阁和吏部这两天忙一些,把替换他们的人手都准备齐全,跟在许显纯他们后面下江南,直接替换。

    朕倒是要看看,离了这些个混帐东西,我大明的朝廷是不是就当真运转不下去了,还是说离拿了这些个混帐东西,我大明亡国就在眼前!”

    早就被殿中气氛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的许显纯和曹化淳当下便躬身领命,出宫后各自点齐了马仔就直接出京往江南而去。

    温体仁却躬身道:“陛下,一次性涉及到这许多人,官员和士绅近万,江南之地难免动荡,是不是先从各级官员开始?”

    崇祯皇帝狞笑道:“那就让江南彻底的乱起来,大不了把江南打烂了重来!

    这些个混帐东西,朕是太给他们脸了,让他们美的找不到北了!”

    这事儿,跟美和北有什么关系?

    温体仁有些搞不清楚这些人的事儿跟美和北有什么关系,只感觉自己现在有些懵逼。

    但是崇祯皇帝话里的意思,温体仁却是搞明白了的——大不了把江南打烂重来!

    这就意味着,当今皇帝已经做好了一切掀桌子前的准备,真的打算在江南大开杀戒了!

    回到内阁之后,温体仁刚刚坐稳,其他人就一齐望向了温体仁。

    来宗道斟酌着道:“不知道陛下此番召见温大人所为何事?”

    温体仁端起桌子上已经完全凉透了的茶水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后,才抹了抹顺着胡子流下来的茶水,环视一圈后开口道:“诸位,最近跟南京的那些人没什么联系吧?”

    来宗道笑道:“除了朝廷公文往来,便是一封私信都没有,何来的联系?”

    蒋德璟同样笑道:“来大人所言不错。南京那些人跟咱们还是不一条心,都打着自己的小九九,下官也懒得理会他们。”

    温体仁长舒了一口气,叹道:“听本官一句劝,如果各位跟那些人有什么牵连的,还是尽早断了为妙。”

    来宗道好奇的道:“莫非陛下打算下重手整治这些人了?”

    温体仁盯了来宗道半晌,见来宗道脸上并无其他异色,才开口道:“杭州来氏没有参和到里面去吧?”

    来宗道嗤笑道:“便是他们还要认下官,靠着下官一天,下官就断然不会让这些人往里面参和!”

    温体仁道:“那就好。老夫从宫里出来之前,许显纯和曹化淳已经先一步出宫。”

    温体仁的话虽然很简单,在众人之中却不异于扔下了一颗深水炸弹一般。

    许显纯和曹化淳在民间的风评还算一般般,因为厂卫从设立之初就是针对于官员而不是百姓。

    至于之前在民间的名声有些臭,也是因为这些家伙们的目标都是那些掌握了笔杆子和话语权的文人。

    但是在官场上面,锦衣卫东西厂的名声简直就是顶风臭十里的存在,许显纯自己被人称之为活阎王,曹化淳的名声同样没好到哪儿去。

    而这两个家伙已经先一步跑去了江南,那江南会遭到什么样儿的清洗,大家的心里都有点儿数。

    从之前崇祯皇帝每次大派缇骑和番子们出动的历史记录来看,这次要是不死上千八百的,那都不算是啥大事儿!

    盯着在场的阁臣们看了半晌后,温体仁才接着道:“厂卫一起下江南,这意味着什么也不用老夫多说了,各位也自求多福罢。”

    说完之后,温体仁干脆摇了摇头,从内阁告了假,转道回了家中。

    回到吏部的房壮丽则是没有温体仁这么悠闲了。

    温体仁只需要考虑南京内阁那边的人选就好,而且还有京城内阁的其他大佬们帮着想办法,自己却要苦逼的多。

    从自己手里的这份名单来看,整个南京从一品到七品,二十七个等级的官员都有参与,再加上整个江南之地,所涉及到的官员已经达到千人之多。

    而这里面很多都需要吏部来找出替换的人选——名单中连南京吏部都包含了十之八九,难道自己还指望南京吏部选人?

    召集了左右侍郎还有其他一众马仔之后,房壮丽就把命人誊抄好的名单发了下去,淡淡的道:“今儿个都辛苦一些,什么时候把替换的人选挑好了,什么时候下值回家。”

    右侍郎古有鱼试探着道:“今儿个一天?这名单里面的官员得近千了吧?”

    房壮丽冷笑道:“不是近千,是一千二百七十五人,从一品到七品,一个萝卜一个坑。

    今儿个把人选出来,明儿个一早就让这些人往江南去,准备接替空出来的位置。”

    左侍郎张弥疑道:“大人莫非是在寻我等开心?一次性出现一千二百七十五人的空缺,自打国朝建立以来,何曾有过?

    就算是当初新开拓出新明岛,也没一次性空出这么多的位置吧?更何况是江南之地?莫非?”

    房壮丽脸色的冷意越发的重了:“有些人总是找死,谁也拦不住,可不就空出来这么多的位置了?”

    古有鱼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拱手道:“江南之地的官员十去六七,若是生了乱子?

    再何况,眼下别说是找出来一千二百七十五个大小官员,便是连八百之数都凑不齐!”

    房壮丽冷哼道:“房某也知道一时之间凑不齐,但是陛下既然交待下来了,凑不齐也得凑!

    这样儿,六部行走历练的那些进士们也抓出来顶数,挑好的安排成县令一类的低品官员,剩下的往高品清贵一些的官位上面安排!”

    古有鱼拱手道:“启禀大人,就算是加上那些个进士,一时之间也凑不齐!”

    房壮丽的脸色也黑了下来:“古大人要不要先回家休息,等着房某把人手都找齐了再替古大人安排好?”

    等古有鱼讪讪退下之后,房壮丽才接着道:“本官不怕明着告诉尔等,锦衣卫许显纯和东厂曹化淳已经先行一步往江南而去,这一千二百七十五人就是他们要拿的人。

    空出来的缺,今天晚上必须挑好补齐的人手,明天就得出发,若是晚了,陛下怪罪下来,本官不好过,尔等也别想好过!”

    ……

    松江府华亭徐氏出过一个能人。

    徐阶,书房里挂着“以威福还主上,以政务还诸司,以用舍刑赏还公论”这么个条幅的首辅大人。

    徐阶不贪,贪的是他儿子,背着老徐在松江府老家搞到了四十万亩良田——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老徐是信了!

    干掉严嵩之后,嘉靖后来发现老严没多少钱子,就想找老徐要个说法,然后老徐抢先一步让嘉靖给了个说法——往登极乐。

    自从徐阶之后,徐家虽然因为海瑞的原因蛰伏一时,但是在使了银子打点把海瑞赶走之后,徐家又更进了一步。

    哪怕是自嘉靖后到崇祯朝,徐家再没有出过一个内阁首辅,但是在松江府的影响力,却是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代的家主徐文轩就是徐阶的直系子孙后代,正在宴请胡氏、吴氏、陈氏、王氏的家主。

    酒过三巡之后,徐文轩便挥了挥手,使大堂中的十余个歌姬退了下去,端起酒杯道:“诸位都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徐某今日有幸得请诸位共饮,实在是三生之幸,请!”

    胡氏家主胡长风举杯笑道:“徐老爷太过客气了。这江南之地,还要多多仰仗徐老爷才是,请!”

    众人都一饮而尽之后,徐文轩才放下酒杯,叹了口气道:“事情到了今天这般地步,已经是箭在弘上,不得不发的局面。

    徐某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关系,如今各位大人的奏章应该已经到了京城,不知道诸位那边?”

    胡长风沉吟着道:“我等自然是同徐老爷一般,想必京城的那位正在头疼吧?江南十之六七,甚至于接近十之七八的官员都赫然在列,就算是那位再怎么狠辣,只怕也要顾忌一二?”

    吴氏家主吴桢冷笑道:“前番我吴氏的分支是怎么没的,诸位可还记得吧?不过是从海上走了些货物而已,竟然满门尽诛,株连三族!

    不瞒各位说,若不是当初分家分的早,只怕我吴某人今儿个可就没办法与各位一同共饮了!”

    徐文轩等人都是心有戚戚焉——当初吴氏分支被株连三族,杀的人头滚滚,而且是徐显纯那个活阎王亲自带人干的。

    要说心里不害怕,那才是扯犊子。

    沉吟了一番后,徐文轩才接着道:“若是有可能,谁也不愿意走到今天这一步。

    当初我等都是老老实实的交了税的,可不像是其他的那些无良豪商一般,赚一千两银子却报个亏损,一文钱的税都不曾交!

    然而就算是如此,京城的那位爷还是不满足,还想着把隐户、逃户都给上了籍。

    到时候我等该怎么办?江南之地民力凋敝,可容不得那位爷再胡来!”

    胡长风道:“徐老爷所言极是,上个月胡某家中赚了十两银子,可是照章纳了税,足足上了一两银子的税!

    若是由得那位爷把那些隐户、逃户什么的都给上了籍,只怕胡某家中要连年亏损,以后倒是没资格与诸位一同共饮了。”

    徐文轩颇为玩味的端着酒杯,对陈氏家主陈琦道:“陈老爷怎么说?人手什么的可都准备好了么?”

    陈琦笑道:“吃我们这碗饭的,哪个不是把脑袋別在裤腰上的?两万精壮汉子都已经准备妥当,就差徐老爷这边的东西了。”

    徐文轩也笑道:“多亏了那位爷不曾想起来查校军中往年的东西,徐某家中倒是有些天启年间的劲弩和火铳,还有几门虎蹲炮。”

    王氏家主王文议笑道:“可巧了,我王家也有不少这些东西,也养了些人手可用。”

    徐文轩点了点头道:“就像是之前商议过的那般,咱们一共能凑出来十万人马,就看京城的那位爷怎么选择了。”

    ps:今天献祭《明朝改家子》好了,反正排行这么靠前的大佬,献祭一下也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