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杀人放火,鸡犬不留

第六百三十七章 杀人放火,鸡犬不留

    克莱武听完翻译之后,便抽了一口烟斗之后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李承彦则是拱了拱手,示意克莱武和基德可以滚蛋了——白让两人吃了一顿饭,最后还要做过一场才算,李承彦的心情不太美丽。

    然而克莱武还没有起身,离着不远处的叶央在和赵丰对视了一眼之后,阴恻恻的笑道:“我大明有几句话,不知道克先生有没有听说过?”

    被叶央弄的有些懵逼的克莱武好气又好笑的道:“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叶央无视了旁边告退去净手的赵丰,而是笑道:“我大明的百姓口中,有几句话可谓是极有道理的,不可不听。

    大过年的,孩子还小,来都来了,人都死了。

    便是这四句话,咱家是深以为然的,其中包含了不知道多少的道理在里面。

    今天您克先生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再加上人都死了,眼看着都快要大过年的,到时候咱家便说你们还小,如何?”

    克莱武很懵逼,这个明显是个阉人的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转头望上了通译,却发现通译已经是满头大汗,两条腿都在不住的哆嗦。

    克莱武爵士一句话都没有听懂,李承彦却是听懂了的——这死太监想要掀桌子!

    阴沉着脸的李承彦抬手示意正懵逼的通译暂时先不要翻译,然后转头望向了叶央:“你现在就动手,知道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叶央嘿嘿冷笑道:“咱家虽然一介阉人,却也没蠢到什么都不懂的份上。

    今天把这两个蛮子留下,东印度公司那边就会群龙无首,今夜让曹总后辛苦一下,带兵夜袭他们的据点,直接把这些蛮子们清理干净不就是了。

    难不成,今天放这两个蛮子回去,十天之后再兵对兵将对将的做过一声?要不要骂阵斗将?”

    李承彦的脸色来回变幻了几回之后,才转头望向了曹变蛟:“若是今天晚上直接夜袭?”

    曹变蛟的神色一直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任意的变化:“可以!”

    曹变蛟的话直接给了李承彦底气,咬了咬牙后,李承彦便直接吩咐通译:“把刚才叶公公的话直接译给他听,留下他!”

    通译讪笑了一声,从原本靠着克莱武等人的位置起身,踱步到了李承彦等人一方后才开口翻译了起来。

    ???

    一脸懵逼的克莱武大怒,喝道:“你们这么做,根本就是在违反骑士精神!”

    叶央却没有跟克莱武继续磨牙的意思,而是高声喝道:“赵丰!赵丰!进来干活了!”

    砰的一声,原本关着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鱼贯而入的锦衣卫士卒直接就把想要反抗的克莱武和基德给捆上了。

    嘿嘿冷笑了两声后,叶央又接着道:“把这个通译借给咱家使使,老赵你那边再抽两个人出来,咱们一起问话。”

    赵丰嗯了一声,挥挥手就命锦衣卫将克莱武和基德给带了出去。

    听到声音匆忙赶来的刘轩望着被捆起来的克莱武和基德,满头雾水的道:“这是怎么回事?两国交兵尚且不斩来使,你们直接把本官邀请来的客人给捆了?简直荒唐!”

    李承彦咳了一声道:“这个,是本官同意了的,区区两个蛮子而已,算得上什么来使?杀了也就杀了,科恩那里,自有本官去分说。”

    叶央则是冷冰冰的道:“刘大人,您呐,是一个好官,却不是一个好臣子。

    咱家是皇爷的奴婢,您是皇爷的臣子,所做所为当以皇爷和大明为先,至于这些蛮子什么的,他们不给你发发俸禄,杀了也就杀了,没人过问的。”

    赵丰和曹变蛟则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意思——这两个家伙,一个是负责抓人的,另一个是等会儿就要操刀子砍人的,省省力气更重要!

    事实证明,别管是克莱武爵士,还是身为半个牧师的基德先生,两个人似乎都算不上什么很坚强的勇士,更称不上什么视死如归的英雄。

    在叶央和赵丰的手底下,连一刻钟的时间都没有挺过去,两个人就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吐的干干净净。

    在核对了被分开的两个人各自的口供之后,李承彦便将目光投向了曹变蛟:“那就有效曹总兵了?”

    曹变蛟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便转身出去点兵了。

    刘轩又惊又怒,喝问道:“尔等眼中可还有王法?此地乃是缅甸,纵然他隆王已经上京请求内附,如今也算不得大明土地。

    尔等如此肆意胡来,万一使得缅甸内附之事出现变动,你我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李承彦呵呵冷笑道:“那就劳烦刘大人去与勃固城现在的主事人去谈一谈了。

    至于这些蛮子,杀光了之后就再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刘大人安心等着曹总兵的好消息就是!”

    ……

    傍晚进行的晚宴举行了不过半个时辰左右就宣告结束,客人被锦衣卫捉拿审问,主人干脆带兵出动。

    而勃固的晚上很平静。

    刘轩的心情很不爽,李承彦这个文官的身上一点儿君子之风都看不出来,倒像是个泼皮无赖,跟厂卫的那两个混帐东西很像。

    至于叶央和赵丰这两个厂卫的混帐东西就不更不用说了,人家跟自己根本就不是一条线上的,自己这个所谓的使节,也根本就管不到他们两个身上。

    现在就显出恶果来了——自己不得不替这几个混帐东西去擦屁股!

    勃固城现在的主事人,是他隆的儿子,内定的下一任缅甸王平达格力。

    平达格力没什么本事,其他上就是他隆怎么说,他就怎么做,跟中原的太子一样,在没有登上王位的时候,很乖巧。

    哪怕是他隆现在要内附大明,平达格力依然老老实实的当着自己的世子,准备着跟他隆一起内附。

    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隆已经提前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平达格力交待明白了。

    比如缅甸与周边暹罗等国的关系,缅甸再一次发展起来后必然要面对的打压,还有根本就摆不平的东印度公司等等。

    平达格力自认为最大的优点就是看的清自己——连英明神武的他隆都搞不定东印度公司,自己就更搞不定了。

    与其面对着以后各种危险,倒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听从他隆的安排,以后在大明京城做一个世袭罔替的闲散王爷呢!

    正打算早早的回宫里去寻自己妃子乐呵乐呵的平达格力在刘轩说出了来意之后,所有乐呵乐呵的心态都全部抛之于脑后了。

    现在去后宫里面乐呵乐呵,等到他隆回来之后,或者说内附大明之后,自己就再也不用乐呵了——他隆不弄死自己,都算自己命大。

    毕竟,大明朝的正德皇帝人家投胎技术好,千顷地里一棵苗,大明皇帝就他一个儿子,再怎么作死,皇帝也得捏着鼻子忍下。

    自己可不一样,他隆十几个儿子呢,就算是每个月掐死一个,都够掐上一年还能剩下几个。

    然而让平达格力拒绝刘轩说的这些事情,平达格力也没有那个胆子——他隆正在寻求内附大明爸爸,自己现在拒绝了大明使节的要求,会不会被认为别有用心?

    寻思了半晌之后,平达格力才做出了一个决断:“小王就当不知道这些事情,巡城的兵马稍后就会回营,城中的差役也会休假回家,小王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天使?”

    刘轩捋着胡须笑了笑,点头道:“如此,就有劳殿下了。”

    刘轩都想不到此行为这么顺利,甚至于为了可能出现的诘难,刘轩已经想好了办法和说辞。

    反正不管怎么说,无非就是威逼利诱那一套东西,哪怕是恐吓也得让平达格力同意今晚的行动才行。

    至于自己跟李承彦和叶央那些混帐东西们互相瞧不顺眼,那也是大明自己的事儿,在外人面前还是要团结起来的。

    回到了所谓的使馆后,刘轩便将自己与平达格力王子的交流转述给了李承彦等人。

    李承彦的嘴角在抽,曹变蛟的嘴角也在抽,连叶央和赵丰的嘴角,也同样在抽。

    实在是太奇葩了,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种玩法——把自己国家的军事力量撤出,任凭其他的国家在自己的国土上面打生打死?

    最后倒霉的会不会有自己国家的百姓?

    如果没有,一切都还好说,如果有,这个责任谁来承担?百姓们会怎么看待朝廷?

    别说是坐视其他国家在自己国土上打生打死而不闻不问了,让其他国家的人在大明发生冲突,这事儿就没办法向朝廷和皇上交待!

    万一皇帝大怒之下,不人头滚滚血流成河,这事儿就过不去!

    搓了搓手之后,李承彦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曹总兵准备出发!”

    曹变蛟依旧是那副冷酷不多言的鸟样,点齐了兵马之后就从使馆驻地鱼贯而出。

    街上很静,缅甸的百姓们许是得了什么风声,家家都早早的关门闭户,除了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和北御林卫士卒们的脚步声,刀剑和衣甲的摩擦声,整个勃固城中似乎再无其他的声音。

    圆圆的月亮挂在半空,清冷的水光照在这片土地上,略显昏暗之中又将大明的将士们的身影给拉长,更是凭添了几分肃杀之意。

    几乎绕过了大半个勃固城,前方才出现了东印度公司缅甸分公司的影子。

    缅甸分公司的规模说不上小,然而对比起大明的一些大型商会,却也算不上大。

    一眼望去,整个东印度分公司的规模和防御能力,甚至还比不上某些大明土财主们修建的坞堡。

    曹变蛟抬起双臂向着两边一挥,跟着曹变蛟身后的士卒就像是河水遇到了中间的石头会流向两边一样,无声的往两边分开,向着东印度分公司包抄了过去。

    然而一声尖锐的哨子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一片宁静,整个东印度分公司里面也开始闪过几星亮光,转瞬又消失不见,院子中也不断的传来气急败坏的喊声和嘈杂的脚步声。

    嗖的一声破空声响起,东印度分公司的院子后面闪过一朵烟花一样的东西,接着又消失在空中。

    曹变蛟精神一振,刚刚放下的左手握往腰间的长刀,右手握住刀柄之后抽出,猛的向下一劈,猛然喝道:“杀!鸡犬不留!”

    随着曹变蛟的声音落下,一阵轰然的爆炸声开始响起,由曹变蛟所在的位置,开始向着两边扩散。

    不断的爆炸声响起,院子之中传来的声音也就更加的嘈杂,混杂着喊声,人体倒地的声音,痛苦的呻吟声,共同谱成了一首死亡交响曲。

    曹变蛟的脸色却是变都未变,就这么冷冷的盯着眼前的院子,任凭院子之中传来什么声音都不曾变过。

    相隔不远,就是一些缅甸人的宅子,而能在这块地段买的起宅子的,虽然比不上在大明使馆周围买宅子的,也足也算得上是第二梯队了。

    然而这些人的宅子之中一直都保持了宁静——开始还偶尔有几声狗吠传来,到后来却也听不到了,不知道这些倒霉的狗子到底是被打断了狗腿还是被拧断了脖子。

    直到眼前的整个东印度分公司的院子里平静了下来,或者说除了呻吟声之外再无其他的声音,曹变蛟才冷着脸道:“进去补刀,然后一把火烧光这里!”

    曹变蛟的亲兵低头领命之后,便带着一堆杀才们踹开大门冲了进去,接着又是不断的惨叫声传来。

    约摸一刻钟的光景,曹变蛟的亲兵才再一次从院子里面出来。

    曹变蛟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那个满身沾满了血迹的亲兵头子,冷哼一声道:“怎么样了?”

    亲兵头子躬身道:“都处理干净了,没有留下活口,剩下两个兄弟在布置火源。”

    曹变蛟嗯了一声后才道:“回去之后好好练练!杀几个人就弄得自己满身血迹,像什么样子!”

    训完了满脸尴尬的亲兵头子之后,曹变蛟才吩咐道:“通知下去,全部收队带头!”

    杀完了人的曹变蛟所部很快就从东印度分公司的院子附近消失的无影无踪,接着就是一股大火燃起。

    勃固城外,奥马可·亨利·克伦威尔望着城西的火光,目瞪口呆——那个位置应该就是东印度公司缅甸分公司所在的位置!

    ps:又抽出来两个哄抬肉价的家伙!剩下的全订渣渣们还不敢紧加群,等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