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七百章 流氓不可怕

第七百章 流氓不可怕

    望着道路两旁的景色和树木在不断的倒退,崇祯皇帝在心中暗自估算了一番。

    跟后世电瓶车差不多,甚至还要慢一些的速度,按照时速来计算的话,大概也就是每小时能跑三十公里左右的样子?

    跟后世动不动就百十公里的速度比起来,大明的火车无疑是慢的一逼,连电动车都跑不赢的垃圾货色。

    然而就是这么被崇祯皇帝无限鄙视的垃圾货色,放眼整个大明乃至于全世界,这垃圾都属于黑科技的存在了。

    其他国家还没有蒸汽机这个概念的时候,大明已经率先把蒸汽机应用到了机床和铁路交通上面。

    这才是崇祯皇帝最大的外挂。

    科技这玩意,自己懂不懂的没关系,自己只要大概的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扯出一通似是而非的理论然后再安插到什么孤本典籍上面,一切就都能解释的通了——反正没有人敢揪着崇祯皇帝非得要个明确的说法。

    温体仁等人坐在车厢里面,也觉得挺神奇。

    崇祯皇帝所乘坐的这一列火车,倒没动用皇室专列,而是特意调拨过来一辆用于以后载客运营的车厢,连车头也是如此。

    铁轨的距离,比崇祯皇帝后世所见的要宽的多,车厢的宽度也同样如此,一众文武大臣加上锦衣卫和内厂番子,接近二百余人在同一节车厢里面坐下都不显得拥挤,反而有几分宽敞的感觉。

    同样好奇的张望了半天之后,温体仁才拱手道:“陛下,这火车的速度较之刚刚运行之时,似乎又快了许多?”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将目光投向了旁边不远处的铁道部左侍郎崔永安:“这火车上的事情,还是让铁道部的崔爱卿来说一说罢?”

    崔永安拱手应了,又指了指脚车的火车,才开口道:“陛下,诸位大人,这次所调拨的车头和车厢,都已经不再是第一代的东西了。

    最开始第一代的车头和车厢,想必诸位大人也曾经体验过,最快的速度也不过是每个时辰跑上五六十里地,比牛车快些,比马车要慢的多。

    如果不是火车不需要草料便可以日夜不停,兼之运载能力又大,只怕这东西完全就是鸡肋一般了。

    现在用的车头代号是崇祯十三年型,车厢也是如此,属于经过皇家学院的无数次改进之后定型的第二代车头与车厢。

    现在的车厢每节可装载二百人,如果挤一挤的话,大概可以装下二百六十人左右,甚至接近三百人。

    按每列火车编组十二节车厢,一次可运送两千四百人接近三千人,已经是半个卫所的兵力了。

    就算是一次装载这么多的人,这列火车的速度依然可以达到每个时辰向前运行一百二十里地,而且是在保证不会太过于摇晃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如果不顾及车身摇晃的幅度和车内人员的安全,一味的拼命向前奔跑的情况下,速度大概可以达到每个时辰一百四十里左右。”

    崔永安的话音刚一落下,整个车厢便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每个时辰一百二十里,一天有十二个时辰,这东西如果换人不换车的向前一路奔跑,岂不是可以日行一千四百余里?

    能够日行八百里的都能称得上神骏了,那一行一千四百余里的是什么?比千里马还牛逼的存在?

    问题是,千里马这玩意倒也不是没有,崇祯皇帝家里肯定就有好几匹,可是其他人谁有拥有这东西?

    火车这玩意不一样啊,皇家学院不光是把这玩意给研究出来了,甚至还给生产出来了,这也就意味着,整个大明,以后遍地都是千里马?

    尤其重要的是,这玩意它不用吃草料!运载量大!普通人花银子就能乘坐——你花银子去租一匹千里马试试?

    至于说火车要烧煤和水,这才多大点事儿?

    别说大明自己就产煤,就算是大明一块煤都不产出又能怎么样?新明岛那里可是有露天煤矿,只要派人过去捡煤矿也就是了!

    事实上,唐王朱聿键和庆王、秦王等等的藩王们光是靠着那座煤矿不断的产煤就已经发了大财了——这还是在南海舰队动力不足的情况下。

    可以想象,如果舰队的运力问题得到解决,朱聿键等藩王根本就是坐在金山上面捡银子!

    温体仁突然感觉到一阵心疼:“陛下,新明岛……”

    望着欲言又止的温体仁,崇祯皇帝简直就是一脸懵逼:“新明岛?新明岛怎么了?咱们现在说的是火车,怎么又跟新明岛扯上关系了?”

    温体仁道:“陛下将新明岛封给了众多藩王,那里的煤矿原本应该是我大明的,可以归到户部的。”

    ……

    温体仁的话一落下,郭允厚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已经噼里啪啦的碎成了无数的小碎块——新明岛,煤,火车,成本,银子……

    无数类似的字词开始在郭允厚的脑子里面打转,跟温体仁对视了一眼之后,顿时决定黑朱聿键那些藩王们一把——煤炭这种国之重器,岂是藩王可以拥有的?

    只是还没等想出什么好主意,郭允厚又感觉有些泄气,最后干脆放弃了坑藩王的打算。

    崇祯皇帝是有些不太靠谱,经常想一出是一出,自己嗨了完全不管大臣们的死活。

    但是崇祯皇帝好歹有一点还是很不错的,那就是说话向来算数,比如说要杀人全家就肯定会杀人全家,连只鸡都不会留下。

    崇祯皇帝既然已经把新明岛都封了出去,那肯定也不会找理由再收回来了——新明岛上产煤,大明本土也产煤。

    最关键的是,这次收回了煤矿,下一次会不会收回铁矿?

    这些藩王们看不到好处,还会那么积极的想要跑到海外去?那些百姓能同意?

    就算是把他们都给干死,大明不还是得重新派人过去,到时候最蛋疼的不还是自己这个户部尚书?

    温体仁倒不是太关心郭允厚这个户部尚书会不会很蛋疼,从藩王的手里面抢东西,温体仁同样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问题是,一旦在这件事上跟唐王等人闹僵了,会不会影响到藩王移封的大计?会不会逼反唐王那些人?

    逼反藩王的罪名实在是太大了,除了崇祯皇帝以外,整个大明就没有人能抗得起来,哪怕自己是内阁首辅也扛不动。

    望着欲言又止的温体仁和郭允厚,崇祯皇帝则是淡淡的笑道:“行了,不就是区区一个煤矿么,我大明又不曾少了这东西。

    再者说了,唐王他们也没有把煤矿据为己有,而不是断的将采出来的煤炭运回大明,这是好事儿。”

    煤炭这玩意大明又不是没有,而且新明岛跟莫卧儿和奥斯曼那两块地方有很大的不同。

    莫卧儿和奥斯曼加起来,就是后世的土鸡和骆驼还有三哥等狗大户所在的地方,那里有着黑乎乎的石油,这玩意大明并不太多。

    这两块地方是一定要弄在手里,并且把石油运回到大明的。

    新明岛就不同了,那上面能找到的矿产,大明基本上都有,而且不像石油那样儿产量极低。

    所以,崇祯皇帝决定继续保持自己一言九鼎的形象,不去算计新明岛上的煤矿了。

    但是转念一想,郭允厚又把主意打到了其他地方:“陛下,现在南海舰队、北海舰队、东海舰队三大舰队都在海洋之上征战不休,新明岛的煤想要运回大明,又缺不得船队。

    臣以为,不如另外再组建一只舰队,专司海上运输之事?”

    崇祯皇帝道:“之前交通部不是已经在组建这样儿一支舰队了么?”

    郭允厚老脸微不可察的红了红,随即又理直气壮的道:“交通部所司乃是天下之交通,无论于陆地抑或是海洋,故而重心不可能单独放在煤炭之上。

    然则新明岛的煤炭何其重要?我大明百姓的日常生活需要用煤,铁路方面需要用到煤,若是皇家学院能成功的将蒸汽机移植到船上,则舰队也需要大量的煤。

    因此,臣以为单另组一支舰队,专司从新明岛往来运送煤炭才是。”

    崇祯皇帝笑道:“所以,这支舰队最好是挂在户部直辖?这回不跟朕哭穷了?”

    听着崇祯皇帝话里的取笑之意,郭允厚很是有些理所当然的道:“陛下,煤炭已成国之重器,事关百姓民生与天下安危,不可不慎啊!

    至于国库之中,微臣便是拼了老命,也要挤出些银子来组建这样一只舰队,否则,微臣有又何面目担任这户部尚书一职?”

    崇祯皇帝被郭允厚气的想笑:“罢了罢了,就依着郭爱卿罢。只是这海上之事风云多变,要注意的事项繁杂无比,只盼着郭爱卿不要叫苦才好。”

    等郭允厚躬身应是了之后,崇祯皇帝才又将目光投向了崔永安:“铁道部递上来的奏章,朕已经看过,也与温阁老他们商议过了。

    只是朕还有几个问题,不如当面问问崔爱卿,这样儿也更直观一些。”

    崔永安心中一紧,生怕崇祯皇帝再问出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来,当下只得硬着头皮道:“请陛下明示,臣知无不言。”

    崇祯皇帝笑道:“爱卿不要紧张,朕只是想要问问,铁道部对于以后的规划,还有以后打算开通哪些线路的打算?”

    崔永安这才放下心来——只要不是牵扯到票价的问题上,其他的问题其实都好说。

    伸手从桌子上面铺开的地图上面比划着,崔永安开口道:“启奏陛下,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夫规划的几张线路,在崇祯十五年以前完全可以通车并且正式开始运行。

    倒是泉州至南京的线路,依着洪部堂的意思是再增设一条复线,同时,再修建一条壕镜澳至南京的线路,预计在崇祯二十年以前修完通车。

    另外,京城至成都府沿线的线路也会争取在崇祯十七年以前修完,同时动工的还有成都到孟养和成都到孟艮的线路,预计完工时间为崇祯二十年,最晚不会超过崇祯二十二年。

    以上这些线路已经完工的部分,除了军府调用之外,剩下的时间会以货运为主,客运为辅的方式先运行一段时间。”

    听完崔永安的话后,崇祯皇帝又将目光投向了温体仁和施凤来。

    温体仁斟酌着道:“倘若这许多地方的铁路都能快速修建完工,我大明虎贲披甲勇士万万,又何惧区区土人做乱?只是户部那边?”

    郭允厚道:“倘若同时开工这许多条线路,户部倒不是拿不出银子,只是势必要影响到其他方面了,除非是能够在拿出这笔银子之后很快便有进项,否则,户部断然不敢批复调拨银两。”

    郭允厚的脸上就差写上疯狂暗示这四个大字了。

    总之就是一句话,国库有银子,商税这东西一旦开始收了起来,再想停下就是不可能的事儿了,朝堂上下谁也不会放过这么一大块肥肉。

    而大明的商税还有关税收到国库里面之后,除了打仗和买粮食应对天灾之外,还真没有多少需要花销的地方。

    而这,仅仅是大明自己的银子,还没算上从藩国流入的那些银子,再加上崇祯皇帝不喜欢修园子,大量的银子就慢慢的积攒了下来。

    但是国库有银子又能怎么样?拿出来修铁路?

    没问题,把这部分的收益分给国库一点儿,老夫就点头同意让国库拿银子出来——否则的话,你慢慢修,国库里的银子再多也支撑不起你同时开工的消耗。

    崇祯皇帝都快被气笑了。

    大明的朝堂上面怎么净是这么些不要脸的糟老头子?万万想不到啊,郭允厚你个鹤发童颜的正人君子,现在也变成了这样样子!

    面对着郭允厚的疯狂暗示,崔永安却是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崇祯皇帝——这么大的事情岂是自己区区一个左侍郎可以决定的?

    崇祯皇帝也是蛋疼万分。

    无数的事实证明,流氓不可怕,读书人也不可怕,可怕是读书人干起了流氓的事情后,总是能为自己的行为披上一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外衣,就如同郭允厚现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