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七百八十章 臣,不敢奉诏!

第七百八十章 臣,不敢奉诏!

    崇祯皇帝是个讲良心的皇帝,对于大明的士、农、工、商来说都是如此,只要按着他老人家的规矩来,基本上不用担心会被卸磨杀驴。

    唯独宗室们的藩王们,对于崇祯皇帝的感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才好。

    说崇祯皇帝对宗室不好吧,他老人家大片的海外封地置换出去,一点儿都不带心疼的,而且移封之后对于这些个藩王也是不管不问,等于是让这些藩王们当了土皇帝一般。

    要说崇祯皇帝对宗室好吧,其实也说不上。

    先不提他老人家登基没多久就把福王弄死这事儿,光是这些移封到海外的藩王们心里也清楚的很,自己的王府之中说不准有多少锦衣卫和东厂西厂的密探。

    更不用说当初他老人家连坑带骗的把大家给弄到海外这事儿了,提起来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好好的大明不能待着,非得跑到化外蛮夷之地当土皇帝,这滋味怎么想怎么不对。

    尤其是第一个响应崇祯皇帝移封号召的朱聿键,虽然现在躬着身子说请崇祯皇帝明示,实际上却不知道已经暗骂了多少声彼其娘之。

    实在是被坑怕了。

    只是这一次,崇祯皇帝的心情明显很不错,最起码没有再坑朱聿键的心思,当下只是捋着胡须道:“英格兰之地孤悬海外,不知道王叔祖是否愿随朕一同前往,也好看看这海外风土人情到底如何?”

    臣拒绝这三个字差一点儿就脱口而出!

    坑人也没有这么坑的吧?或者说,您老人家换个人坑行不行?总可着本王一个人坑算怎么回事儿?

    这旁边不是还站着庆王跟秦王呢么?实在不行,新明岛上大小藩王还有十几个,大明国内也有你两个儿子都成年了,你换个人坑不行吗?

    如果想要去英格兰看看那边的风土人情,本王自己去不行吗?为什么非得跟你老人家一起去?

    本王去一趟倒是没什么,您老人家去一趟可就是大问题了——就算您老人家也顺便把英格兰收入囊中,那朝堂上下能放过本王么?朝堂上的那些御史大夫们不得跟疯狗一样咬着本王不到?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啊混蛋!

    仔细琢磨了一番之后,朱聿键才开口道:“启奏陛下,陛下愿往英格兰蛮夷之地巡游,乃是远播我大明天威于万里之外,又是英格兰蛮夷之地千古之大幸,微臣若是能陪同陛下前往,自然是万分愿意的。”

    崇祯皇帝却没有开口。

    一般来说,像朱聿键这般说话的,往往都会在自然后面再跟上一个但是,而事情往往就在但是两个字上出问题,所以崇祯皇帝就在等着但是这两个字。

    眼见崇祯皇帝没有什么表示,朱聿键便接着道:“只是陛下万金之躯,何必踏足贱地?倒不如先随微臣往新明岛一行,待英格兰之地平定之后再行前往,如何?”

    崇祯皇帝却呵呵一笑道:“新明岛早已是大明之地,什么时候去都可以,若是错过了这英格兰的一场大战,只怕后面就很少有机会了,朕想,王叔祖也不愿意碌碌终老吧?”

    对于朱聿键的打算,崇祯皇帝自然也是看的清楚。

    什么足踏贱地,那都是扯蛋的说法——当初这三个渣渣带着大量的军民出海建国时,那些化外之地就不是贱地了?怎么就没见他们嫌弃?

    现在之所以说英格兰是贱地,不过是不想让自己跑到那边搞事情的一个说法罢了,当不得真。

    但是,想要让自己不去,可能么?

    后宫里面的大小老婆们哪一个不是国色天香?现在还正琢磨着再给自己选个妃子,这样儿的老婆不好吗?

    朝堂上面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看着大臣们天天狗咬狗的没意思吗?

    大明河山万里,最南边热成死狗的时候,最北边正是寒风呼啸大雪纷飞,能把好好的人给冻成死狗,是大明的江山不好看吗?

    自己扔下这些跑出来,不就是为了偷摸的去一趟英格兰?

    指望大明的几支舰队明显是没什么指望的,别管是郑芝龙还是毛文龙这两个狗胆包天的家伙,还是南居益那个谨小慎微的糟老头子,他们都不会有胆子让自己上船远征。

    万一把他们逼急眼了,搞不好这些家伙们会来上一出君前死谏的戏码。

    虽然说自己对于名声啥的向来都不怎么在乎,但是对于这些忠心于大明的臣子们,却不能像对待那些贪腐害民的官员们一样处理。

    对于那些不办人事的官员,他们死谏就死谏,就算是不死谏,自己也不会让他们活多长时间。

    对于这些忠心为国的臣子来说,让他们死谏?除非自己真的傻到以为靠自己就能治理好江山社稷,否则就不能让他们寒了心。

    既然这些家伙没那个胆子,而自己又实在是特别想要去一趟英格兰,那这事儿就得着落在朱聿键他们几个身上。

    藩王嘛,拿来背锅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就算是文官弹劾他们又能怎么样?藩王们的身份天生就注定了要被弹劾,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

    换句话说,便叫做死猪不怕开水烫——这些藩王们是绝对不需要担心被烫坏的,只要他们不造反。

    当然,这事儿可能确实是比较麻烦了一些,尤其是带着自己出海跑到英格兰去,对于朱聿键来说也不太好办。

    估计也正是因为如此,朱聿键才想着拉自己去新明岛浪一圈——新明岛是大明的土地,上面几乎不会存在任何的风险,那些言官们就算是想要喷,也只能喷朱聿键鼓惑君王,阿谀谄上。

    这个罪名对比起置君上于险地,动摇军心民心,危害江山社稷的大帽子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种。

    藩王们不干些狗屁倒灶的事儿还叫藩王么?

    见朱聿键还是在沉吟着,崇祯皇帝干脆又接着道:“王叔祖想想当年,想想当初出海之时的豪情万丈,再看看如今的谨小慎微,一切是所为何来?

    朕还有当初的雄心壮志,莫非王叔祖却怕了?被新明岛的花花世界消磨了意志,再无开拓进取之心了?”

    听到崇祯皇帝说自己怕了,朱聿键顿时脱口而出道:“臣不怕!”

    不等朱聿键再说其他的,崇祯皇帝就拍手道:“好!朕果然没有看错王叔祖,当年的雄心壮志还在,朕心甚慰!

    既然如此,王叔祖便好生准备准备,过得几日咱们便出海,先往苏伊士运河一行,然后再通过苏伊士运河前往英格兰!”

    ……

    朱聿键有些懵逼——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我刚才怎么答应他的?这不是掉坑里了么!

    懵逼了半晌之后,朱聿键才总算是回过神来,当下便躬身道:“陛下恕罪,臣宁死,亦不敢奉诏!”

    这回轮到崇祯皇帝有些懵逼了。

    他朱聿键要是有抗命直谏的胆子,当初还能从圈养的猪进化成野猪,直接就答应自己来海外建国?现在倒是有胆子抗命了?

    见崇祯皇帝阴沉着脸不说话,朱聿键干脆小心翼翼的道:“陛下,若是前往新明岛也就罢了,就算是前往莫卧儿,与莫卧儿的蛮夷们争雄,微臣也是不怕的,哪怕是需要微臣领兵征战,微臣也不怕。

    只是陛下前往英格兰,就必须先经过苏伊士运河,而苏伊士运河虽然眼下掌握在我大明手中,两岸却皆归那奥斯曼的蛮子们所有。

    倘若奥斯曼的蛮子们生出了不臣之心,新明岛舰队未无足够的把握护得陛下周全,万一发生什么不忍言之事,臣万死难赎其罪!”

    早在新明岛还有刚刚到达缅甸时就已经研究过地图的朱聿键,打死也不敢同意崇祯皇帝的要求。

    除了言官们的弹劾之外,就是刚才朱聿键挑明的这个原因了。

    大明帝国在海外的形象绝对算不上多好,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恨大明帝国恨的要死,只是找不到机会搞事情,再加上也没多少人有胆子搞事情,所以海外才显得很平静。

    简单点儿来说,奥斯曼帝国怎么样?奥斯曼现在国内乱成一团,就跟大明的暗中挑拨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有多少锦衣卫在奥斯曼那边搅动风云。

    如果奥斯曼帝国真的起了坏心思,想要抓了崇祯皇帝要挟大明,到时候该怎么办?答应他们的条件还是不答应他们的条件?

    在朱聿键看来,答应他们条件的可能性几乎就是个零——老朱家素来就有头铁的传统,大不了换一个皇帝再接着干也不可能答应他们的条件。

    那崇祯皇帝呢?他还能像英宗皇帝一样回国,再一次登上皇位吗?

    这种可能存在的风险对于一心想要让大明更好的朱聿键来说,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别以为宗室藩王们就全部是当猪的,一个猪圈里面总会有那么一两头变异的,比如朱聿键就是,要不然当初这家伙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起兵勤王了。

    面对油盐不进的朱聿键,崇祯皇帝顿时也有些无可奈何了。

    沉默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王叔祖这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随朕去英格兰?”

    朱聿键躬身道:“启奏陛下,若陛下有命,微臣自己前往英格兰一行,哪怕是马革裹尸,微臣亦百死而不悔。若陛下意欲亲往英格兰,臣不敢奉命,亦百死而不悔!为大明计,为江山社稷计,请陛下收回成命!”

    崇祯皇帝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淡淡的道:“既然如此,朕也就不再强行往英格兰去了,只是王叔祖陪朕往金奈一行可好?”

    朱聿键这回没有再提出反对,而是老老实实的躬身道:“是!”

    从地图上面来看,从缅甸的洪口直接前往金奈几乎就是一条直线干过去的,基本上可以算做是内海航行,遇到大风浪的危险几乎不存在。

    而且从缅甸到金奈的所有港口和沿海都有大明的驻军,就算是遇到什么问题,也可以立即靠岸,然后通过陆路再回到缅甸或者干脆从阿萨姆那里再回到大明。

    崇祯皇帝又将目光投向了朱倬纮和朱存机:“庆王叔和秦王兄呢?可有兴趣随朕一同前往?”

    朱倬纮和朱存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齐躬身道:“臣等愿为陛下牵马坠蹬!”

    见两人这般表态了,崇祯皇帝才哈哈笑道:“好!王叔祖和庆王叔再加上秦王兄,便随着朕往金奈一行。

    咱们且不管他欧罗巴如何风云起,也不管他英格兰如此塌了楼,咱们去看看莫卧儿那边的风景到底如何!”

    等到朱聿键和朱倬纮还有朱存机一起退出去之后,崇祯皇帝才眯起了眼睛,问道:“那两个混账东西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王承恩躬身道:“启奏陛下,早上刚刚得到的消息,二位殿下前几日在这里出现过,只是后来又往阿萨姆那边去了,不知道想要干些什么。”

    崇祯皇帝气哼哼的冷笑道:“这两个小畜生!他们想干什么?他们还能干什么?这两个混账东西只怕气不死朕!”

    王承恩顿时迟疑道:“陛下,阿萨姆那边,可是有为数不少的前唐遗民来着,他们现在已经成了我大明百姓,二位殿下到了那边,想必也是无碍的吧?”

    崇祯皇帝道:“他们自然是无碍的,怕只怕莫卧儿这边又要风云再起,那奥则朗布要大大的有碍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心里清楚,朱慈燝和朱慈烺这两个家伙都是那种狗胆包天的性子,既然敢往莫卧儿那边去,只怕这两个混账东西是打算去那边搞事情了。

    不过,这两个家伙大概会失望,因为这两个混账东西的手里没有调兵的兵符,也没有圣旨可以调兵,就算是跑到了阿萨姆,也搞不出什么事情来。

    至于说雕刻个萝卜当大印伪造圣旨这种事儿,小朱秀才敢干,这两个混账却是没有那个胆子的,因为小朱秀才他爹只有一个儿子,自己却是好几个儿子……

    然而糟心的事情始终是一件接一件——崇祯皇帝还没有琢磨明白该怎么处理莫卧儿这边的一堆破事儿,王国兴就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进来了,躬身道:“启奏陛下,长公主和三殿下一起出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