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八百二十八章 耗子舔猫

第八百二十八章 耗子舔猫

    张之极躬身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应当再征召一批退伍士卒,人数最少也需要百万左右。”

    崇祯皇帝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征召百万退役的士卒?

    张之极接着道:“陛下,勒石草原、乌思藏、奴尔干都司、北山这些地方都是那种地广人稀的土地,无论是百姓数量还是城池的数量,照比漠南都是少之又少。

    如今我大明正面直击沙皇俄国,如果单凭北疆那边现有的铁路和卫所来承担士卒和物资的转运,所需要的时间和成本都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臣以为,倒不如征召一批退役的士卒,即便不让这些人走上前线,也可以让他们完成铁路部分无法完成的物资转运。”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对王承恩吩咐道:“派人去寻卢阁老。”

    然后卢象升就炸毛了。

    卢象升原本是坚定的军方分子,前提是卢象升做为宣大总督的时候。

    如今卢象升身为内阁首辅大臣,考虑问题自然不再是单纯的只考虑军事方面,而是以朝堂上面的事情为主。

    征召百万退役士卒这事儿说大不大,以大明的人口基数和退役士卒的数量,别说是一百万,就算是两百万也不过是几天的事情。

    然而对于民间的影响可就太大了——这些退役的士卒大部分都进入了县衙门,归在县尉的手底下干着缉拿捕盗的事情,一旦这些人被征召了,民间治安谁来负责?

    瞧着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卢象升,张之极还是陪笑道:“如果不征召这些退役的士卒,那北疆铁路不到的地方,物资转运就得需要征召百姓来完成了?”

    听着张之极半是恳求半是威胁的话,卢象升也忍不住气笑了:“你们军府得是无能到什么程度,才需要民间来完成物资的转运?要不要找吴部堂谈谈明年的军费问题?”

    这个姓卢的糟老头子,真不是个东西!

    心中暗骂一声之后,张之极才再一次陪笑道:“卢阁老,这北征沙皇俄国之事乃是眼下最大的军事行动,内阁怎么着也得支持支持吧?”

    卢象升斜眼瞧着张之极道:“支持啊,内阁绝对支持这次的行动。但是想要征召退役的士卒,却须答应几个条件才行。”

    坐在龙椅之上的崇祯皇帝笑眯眯的瞧着文官大佬跟军方巨头撕逼,一旁老老实实当着背景墙的朱慈烺也感觉大开了眼界。

    卢象升提了几个条件给张之极之后,这事儿就算是告一段路了——卢象升心里也明白,崇祯皇帝既然已经决定要去怼死沙皇俄国,自己拦肯定是拦不住的,只能尽量争取些好处而已。

    见两个人谈妥了大概的条件,崇祯皇帝便挥挥手让两人滚蛋,然后才笑眯眯的对朱慈烺道:“都看到了?”

    朱慈烺躬身道:“回父皇,都看到了。卢阁老现在是内阁阁老,自然与原本任宣大总督时不同,更多的还是考虑内阁方面的问题。”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如此。民间有句俗语,叫做站什么山唱什么歌儿,卢象升原本任职宣大总督时,是属于军方一脉,自然是站在军方的角度。

    现在卢象升乃是一国之首辅大臣,考虑问题自然要通盘考虑,不能光站在军方的角度去考虑了。

    所谓御下之道就是如此,挑选合适的人去干合适的事情,然后把控好局面,不致让事态失去控制就好。”

    等朱慈烺表示自己明白了之后,崇祯皇帝又接着道:“还有,这次莫卧儿和奥斯曼的使者都来了,主要目的还是从大明进口军火,你怎么看?”

    朱慈烺有些懵逼——沙贾汗是怎么没的?如此深仇大恨,奥则朗布居然还能派人来大明谋求军火贸易?

    见朱慈烺的表情怪异,崇祯皇帝呵呵笑道:“怎么?是不是感觉很奇怪?”

    朱慈烺躬身道:“是。如果说奥斯曼派人来商谈军火的事情,儿臣倒也不觉得奇怪,毕竟此前在苏伊士运河上两家还曾有过合作。

    而莫卧儿方面,据儿臣所了解的信息,奥则朗布之父沙贾汗就是死于叶央叶公公手下,而且当初叶公公还泼了奥则朗布好大一桶脏水?”

    崇祯皇帝勉强笑道:“当然是泼了他好大一桶脏水。叶央当初虽然是自做主张,然而就是因为他那一次的行动,少说让莫卧儿消耗了几十年的元气。

    哪怕是时至今日,莫卧儿上上下下都依旧在怀疑奥则朗布勾结叶央弑父,再难以像沙贾汗在位之时那般了。”

    朱慈烺道:“正是因为如此,儿臣才觉得奇怪。如此深仇大恨,奥则朗布居然能够放得下?”

    崇祯皇帝笑道:“要么放下仇恨替莫卧儿争取那一线生机,要么带着整个莫卧儿去死,换你你会如何选择?”

    朱慈烺斩钉截铁的道:“儿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崇祯皇帝意味深长的道:“你是大明的太子,自然有资格说这话。可是你要知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真要是让你面对奥则朗布那样儿的绝境,你到时候是否还会如现在一般?”

    随口敲打了朱慈烺一句,崇祯皇帝又接着道:“且不说那奥则朗布如何,现在只说眼下的情况,莫卧儿和奥斯曼都有使者来大明,又该如何应对?”

    朱慈烺低头在大殿中来回踱了几步,斟酌道:“是不是把他们两家安排在相近的院子里面?如果隔音不好的话,那就更妙了?”

    崇祯皇帝忍不住拍了拍手道:“不错,不错,你现在很有几分朕的风范了。鸿胪寺那边给他们安排的院子就是相邻的,只要说话的声音一大,隔壁基本上就能听到。

    慢慢谈吧,我大明现在最缺的是劳工,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还有军火,而莫卧儿和奥斯曼他们最缺的是时间和军火,最不缺的反而是劳工。

    这一场谈判下来,他们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而我大明一样能够得到相要的,原本就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

    对于萨米特来说,大明帝国绝对是可恨的——大片的国土落在了大明帝国的手里,上任莫卧儿皇帝被大明的人给杀死不说,现在奥则朗布连皇帝的名头都不能挂,只能自称为莫卧儿国王!

    欺人太甚!

    更让萨米特感觉憋屈的,是自己这些人连刀都不能带,理由是为了治安安全。

    可是看看大明的街面上,带刀的带剑的那些大明人,他们就不会危害治安了?他们手里的刀剑就只是摆设而已?

    这摆明了就是区别对待好吗?歧视我们这些外国人是不是?

    尽管心里对大明万分不爽,但是萨米特也清楚自己这回来大明是干什么的,而且对于大明也不得不服气。

    在大明的街面上,根本就看不到莫卧儿那些遍地都是的乞丐,所有人的脸上带着一种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的,朝气?

    似乎,大明的这些百姓都相信自己会过得很好一样,无论他们是忙碌还是在休息,脸上总是能看到淡淡的笑意。

    而且,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一种很平常的眼神,没有艳羡也没有仇视,仿佛自己跟他们没有任何区别一样,那种感觉很奇怪,这是在其他地方所看不到的。

    还有大明帝国的那些美食,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琢磨出来的,但是跟自己的莫卧儿吃过的完全不同,几乎是什么样儿的食材到了他们手里都能变成美食。

    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哪怕自己一行人到了大明帝国的京城已经好几天时间,每次吃到的东西都完全不同,依然还有许多东西是没有品尝到的。

    或许,应该一次少吃一些,多品尝几种花样儿?

    凯末尔对于大明的感觉跟萨米特其实差不多,吃不尽的美食,积极向上的百姓,繁华的景象,让凯末尔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

    “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空中,大马士革与之齐名”,所谓与天堂齐名的大马士革跟大明帝国的都城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

    然而好心情在看到萨米特的那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恨意。

    尽管莫卧儿和奥斯曼的信仰是一样的,尽量两个国家在此前多有交流和合作,但是当莫卧儿人行刺哈里发的事情发生了之后,一切就只剩下了仇恨。

    确认过眼神,对面就是要干的人!

    跟萨米特一样,凯末尔一行人也没有佩带刀剑,而是将之放在了住所——鸿胪寺早早的就通知过了,如果没有大明的户籍而带着刀剑出门,被官府抓到了,鸿胪寺也没办法把人给弄出来。

    虽然很不爽这一点,但是为了这次能够从大明弄到足够多的军火,凯末儿还是严格约束了手下的那些人,要求他们遵守大明的规定,将刀剑都扔在了住所。

    然后刚刚逛了一圈回来的凯末尔就看到了正准备出门的萨米特。

    萨米特也是极度的蒙逼。

    萨米特来的时间比凯末尔要晚那么一两天,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两家居然会住在隔壁——是不是昨天晚上自己说的那些话都被对面的混蛋给听到了?

    趁着萨米特愣神的时间,凯末尔已经直接冲了过去,一拳头就砸到了萨米特的脸上:“你们这些该死的莫卧儿贱种!”

    虽然被砸的有些蒙,萨米特还是很快回过神来,并且反击了回去:“你们这些该死的低种姓贱种!”

    五城兵马司被派过来维持鸿胪寺及附近治安的军士们有些懵逼,面面相觑一番之后将消息报给了正在眯着养神的百户江晏。

    江晏揉了揉依旧有些惺忪的睡眼,跟着一众马仔们到了现场之后,两伙人还在打着。

    总旗任子安见江晏已经过来的,便笑道:“头儿,要不要分开他们?”

    随手抓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江晏也不困了,反而笑眯眯的吩吩道:“慌什么?去,给老子弄壶茶水过来,先让他们打一会儿,反正还没打死人呢。”

    一边喝着手下马仔刚刚端过来的茶水,江晏一边瞧着场中正在殴斗的两伙人,时不时的还替对方着急:“踢裆啊!挖眼啊!薅头发啊!踹他啊!”

    江晏是真着急——身为新军退役之后进入五城兵马司的老卒,见多了战场上面各种各样的阴损招数,对于两伙人这相对“文明”的打法,实在是有些看不惯……

    直到过了半晌,两伙人终于快没有力气了之后,江晏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笑眯眯的吩咐道:“去,把这两伙人都带回去,关一个牢房里。

    对了,记得告诉牢房那边的兄弟,对他们都好好照顾一番,敢在天子脚下斗殴,当真是耗子舔猫逼,没事儿找刺激!”

    任子安躬身笑道:“头儿,这两伙人毕竟是奥斯曼使节和莫卧儿使节的护卫,全都给抓回去,是不是不太好?”

    江晏呵的轻笑一声,没有理会任子安,反而起身走向了刚刚从院子里面出来的两国使节。

    奥斯曼使节安东·哈里斯脸色阴沉的道:“尽管他们斗殴不对,但是也算事出有因,而且还是我国的使团护卫,你就这么把他们抓走?”

    莫卧儿使节诺亚·埃米特的脸色同样难看:“他们是使团成员!你们不应该直接抓走他们!”

    江晏却轻笑道:“天子脚下斗殴,别说是区区几个使团的护卫,就算是你们两个,敢动手也一样抓!

    还有你们身后那些拿着刀的,敢拿着刀迈出门一步试试?信不信你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别说本百户没提醒你们,记得回头去找鸿胪寺,让鸿胪寺带你们来五城兵马司领人。”

    说完之后,江晏也不理会两国使节如同吃了屎一般难看的表情,直接带着手下马仔们将萨米特和凯末尔一行都给抓了回去。

    任子安跟在江晏身边,皱眉道:“头儿,如果他们真迈出来了怎么办?”

    江晏的脸上依旧笑呵呵的道:“还能怎么办?多少蛮子们的王公贵族都杀了,还差这么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