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八百三十一章 又要养猪了?

第八百三十一章 又要养猪了?

    郑芝龙兄弟几人还有唐王朱聿键带着一众马仔们在天津港下船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懵逼的——这是大明的天津港?

    如果不是之前已经在泉州港休整过一回,郑芝龙和朱聿键险些以为自己跑错地方了。

    摇了摇头之后,朱聿键忍不住对前来迎接的郑芝龙长子郑福松道:“陛下没有下旨清理这地方的蛮子?好好的天津港被这些蛮子们搞的胡膻遍地,臭不可闻!”

    知道朱聿键为什么闹心,郑福松轻声笑了笑之后才开口劝道:“这些蛮子倒不是殿下以前接触过的那些,而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人居多。

    最近内阁那边通过了一条《明罗友好通商条约》,按照条约里面的规定,这些神圣罗马帝国的人到我大明做生意,享受跟我大明百姓一样的待遇和税率。”

    朱聿键顿时纳闷了起来:“这份条约是如何在陛下那里通过的?”

    跟着崇祯皇帝去过欧洲的朱聿键知道大明百姓在神圣罗马帝国是个什么样儿的待遇,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欧洲的蛮子们来大明居然还能有这优待?

    郑福松笑道:“很简单,斐迪南三世借着二皇子与巴伐利亚女大公成亲的时机,又将巴登-符腾堡和萨克森送给了二皇子做为领地。

    虽然加上巴伐利亚之后的面积也没大到哪里去,但是斐迪南三世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诚意,陛下那边也就通过了这份友好通商条约。

    当然,这份条约虽然说是友好,但是里面怎么回事儿,却当真不太好说了。”

    见朱聿键还是有些纳闷,郑福松便耐心的解释道:“条约里面规定,我大明百姓在神圣罗马帝国享有与彼国公民完全相同的权利,但是一旦涉及到案件,则是受我大明律管辖。

    而神圣罗马帝国的公民来到我大明之后,虽然也享有与我大明百姓相同的权利,却是同样受到大明律的管辖。

    换言之,我大明百姓在神圣罗马帝国犯罪之后,要引渡回大明受审,而罗马人在大明犯罪,却是该打板子的打板子,该杀头的就杀头。”

    朱聿键和郑芝龙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总不能自己在海外杀蛮子们杀的起劲,大明国内却又涌进来大量的蛮子享受着跟大明百姓相同的待遇,这不公平!

    等从天津站登上了火车之后,郑芝龙原本因为在海上受大风大浪影响而显得眯眯的眼睛顿时瞪大了:“这玩意?”

    郑福松笑眯眯的道:“父亲只怕还不知道吧,眼下整个大明遍地都是这玩意,从东到西或者从南到北,人们现在更多的已经开始选择乘坐火车出行了。

    至于那些商人们,早就发现了火车在运输方面的便利性,现在除了被用于客运之外,还有大量的车皮就是给那些商人们准备的。”

    郑芝龙哼了一声道:“照比福船可差远了。”

    郑福松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指了指窗外之后接着道:“原本的天津城城墙已经被拆了一半,西边和北边的都被拆掉了,仅剩下东面和南面还有一些保留下来的。

    现在不仅仅是天津,除了两京和洛阳、长安等古都之外,其他各地州府有不少都在忙活着拆除城墙。”

    这下子不光是郑芝龙,连朱聿键都懵逼了——这才多少年没回来?怎么这大明就变得完全不认识了呢?

    新明岛和西昆仑洲虽然说就建了几座城,可是规制完全是按照大明来的,而且新城也在不断的建设之中。

    那么问题来了,大明现在忙活着拆除城墙,新明岛和西昆仑洲该怎么办?接着建还是以后的规划里面完全就不要城墙了?

    按下心头的疑问之后,郑芝龙才开口道:“为父这次回京是为了什么,想必你也知道,你那些同窗里面比较出挑的,给为父推荐几个?”

    郑福松斟酌着道:“要说其他人倒也罢了,照比讲武堂里面毕业的军官还是差了一些。

    然而有一个叫陈永华的,却是允文允武,出将入相是此人最好的写照,而且属意海军,父亲大人若是有意,可以从五军都督府里面将此人调到南海舰队。

    另外,听说东海舰队那边也在打着陈永华的主意,父亲大人若是想要下手,还是尽快一些的好。”

    郑芝龙点了点头道:“除了这陈永华呢?其他差不多的你也得替为父算计算计,南海舰队现在摊子越来越大,需要的人手也越来越多,可不是一个两个就行的。”

    郑福松摇了摇头道:“其他的着实没有什么太出挑的,父亲大人倒不如按照讲武堂的名单去挑人。”

    郑芝虎嘿了一声道:“傻小子,你想想五军都督府的大都督是谁,是什么出身,再说按照名单去挑人的话。”

    郑芝龙点了点头道:“听见你二叔说的没有?除了像陈永华这样属意海军的之外,剩下那些比较不错的肯定都被五军都督府下手弄到陆军那里土鳖里面去了,还轮得到咱们?”

    郑芝凤却嘿嘿笑道:“其实也未必。陆军那些土鳖现在能捞到几场仗打?真打起来不还是靠咱们舰队替他们洗地?真要是有眼光的,肯定会属意海军。”

    郑福松见自己父亲跟几个叔叔渐渐的把话题给带跑偏了,干脆也不再说话,就听着几个人争论陆军和海军的区别和恩怨情仇。

    朱聿键却没有理会那几个争论的热火朝天的杀才们,反而笑眯眯的对郑福松道:“小子,这种火车会一直保持这个速度吗?晚上的时候能不能接着跑?”

    郑福松道:“除了进站和出站,剩下的时候基本上都会保持着这个速度,就算是到了晚上也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听说京城和天津要增开一趟火车,到时候速度可能就会被控制下来,不能像现在这么随便的跑了。”

    嗯了一声之后,朱聿键心里也忍不住盘算起来。

    新明岛那边不是没有火车,但是新明岛上所有的火车全部都是用于矿山运输的,根本就没有一条线路是运人的。

    如果能够增开一条线路运人,那么对于整个新明岛来说都有着极大的好处——首先就是这些百姓们可以分散一些。

    几个藩王们聚在一起倒不算什么,原本也没想着分散到整个岛上占地为王,像现在这样儿聚在一起,没事儿还能吃个火锅吹吹牛逼,也是美滋滋的小生活。

    太多的百姓们聚集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就算百姓再怎么老实,一旦出现走水的情况肯定也是牵连一片,倒不如让人口分散一些。

    尤其是那个破岛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而那些百姓偏偏又聚居在偏向于东南边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散布到整个岛上。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朱聿键和其他的藩王们头疼了。

    现在朱聿键就先把主意打到了火车这种神器的头上来。

    只要有了这玩意,大不了多花些银子,然后将整个新明岛全部都圈起来,然后再交叉上几条线路,百姓们往来方便了,再分散起来就容易的多了不是?

    至于银子,经营新明岛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完全不用担心战争,只要埋头发展就完事儿了,在这种情况下,藩王们会缺少银子?开什么玩笑!

    实权的藩王比被圈起来当猪养的藩王不知道牛逼多少倍!

    郑福松自然不清楚朱聿键心里在琢磨些什么事情,只是老老实实的将一路上的情况都向朱聿键和郑芝龙等人介绍明白,省得几个刚刚海外归来的家伙跟乡下人进城一样——哪怕其中就有自己的亲爹……

    晃晃悠悠差不多两个时辰不到的样子,火车就慢慢的在永定门车站停了下来,而京城的百姓早就对每天来来回回的火车见怪不怪了。

    行人如织,接踵摩肩,挥汗如雨,等等诸如此类的词语开始不断在朱聿键和郑芝龙等人的脑海里浮现。

    不同于郑芝虎和郑芝凤等人,朱聿键和郑芝龙两人来京城的次数虽然不算太多,但是在早些年的时候却也不少,那时候的京城跟现在的京城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换个更为直接一些的说法,早年间的京城更类似于乡下,现在的京城更具备一个天朝上国都城的堂皇大气。

    崇祯皇帝在看到朱聿键的时候也有些唏嘘感叹。

    当初自己发家,朱聿键可是出了大力的——又送银子又送地,简直就是藩王里面的一股泥石流!

    嗯,清流!

    吩咐人给朱聿键安排好了座位之后,崇祯皇帝才笑道:“王叔祖得有十多年没回过大明了吧?”

    朱聿键躬身道:“是,臣上次回来,还是崇祯十四年的时候奉诏回来祭祖,其后便一直在新明岛,最近一次面圣也是随陛下前往欧罗巴之地。”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接着道:“是啊,当时熠儿还是个小孩子,转眼间就已经和神圣罗马帝国的王女成婚了,如今也是一国之主了。你我,也都老了啊。”

    朱聿键连接躬身道:“陛下春秋鼎盛,何以言老?”

    笑着摆了摆手,崇祯皇帝道:“想想当时初见王叔祖的时候,还尤如昨日,当时大明众多藩王里面,就只有王叔祖敢于起兵勤王,其他的么,呵呵。

    算啦,不说那些丧气话,咱们也好久没见了,朕今天就跟王叔祖好好痛饮一番,不醉无归!”

    朱聿键感觉后背有些刺挠——崇祯皇帝这番话每个字都明白里面的意思,但是连起来之后怎么这么别扭?

    这是在夸本王,还是暗示本王别太跳?

    然而崇祯皇帝还真的就是在夸赞朱聿键。

    当时刚登基的崇祯皇帝兵行险招,让蒙古的林丹汗和宣大边军给黄台吉让开道路,万一要是哪个环节出了点儿问题,只怕就是个身死国灭的下场。

    而随着两百多年的圈养下来,早些年叱咤风云的大明塞王们早就消失不见,留下来的这些子孙后代也从野猪变成了种猪,除了醉生梦死之外就是播种。

    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变异的品种,而且还是那种一变异就彻底打开基因锁,直接进化到顶级野猪的狠茬子,崇祯皇帝怎么可能不是真心实意的夸赞他?

    当然,现在也有一部分暗示在里面就是了。

    当时的情况是大明需要一个比较出挑的藩王,现在的情况则是不那么需要出挑的藩王,除了在已经占下来的地盘上面继续醉生梦死以外,剩下的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选择。

    似乎,自己又在重复养猪的老套路了?

    深刻的反省了一番之后,善于发现自己的错误并且进行改正的崇祯皇帝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这么好的藩王不好好利用,朕的良心都会痛的,是吧?一定是吧?

    让王承恩去御膳房传话准备御宴之后,崇祯皇帝才笑眯眯的道:“英格兰现在已经完全平定了下来,朕之前在英格兰时与王叔商议过的事情也可以成行了。”

    朱聿键自然又是一番谢恩——鬼知道崇祯皇帝突然间抽了什么疯,在英格兰那里划了块地盘赏给唐王一系。

    不过这也算是好事儿,起码次子就封之后,留在新明岛上的那些儿子们再分地盘,每个人也能多分到一些了,对于世子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

    而崇祯皇帝的打算偏偏出乎于朱聿键的意料:“欧罗巴的地盘实在是太大了一些,还跟奥斯曼那里接壤,朕心里总是有些放心不下,王叔祖以为如何?”

    啥意思?

    一脸懵逼的望着崇祯皇帝,朱聿键的心里其实比脸上懵逼的表情更加懵逼——您老人家这是打算干啥?想要把新明岛的藩王们都给弄到欧罗巴去?

    当初没跟莫卧儿的蛮子们死磕,更没死上几个藩王,您老人家心里一定是不满意了吧?现在打算找补回来是不是?

    沉吟了半晌之后,整个人都已经无限纠结起来的朱聿键才躬身道:“陛下所言极是。只是臣以为,欧罗巴之地小国林立,区区数万蛮子就敢自称是一个国家,其实不足为虑?”

    ps:今天献祭《捡到一本三国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