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杀鸡用牛刀

第八百四十五章 杀鸡用牛刀

    重重的摔回到地上之后,普罗珂菲忍不住吐了一口血出来,胸中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烦闷感才算是轻了一些,可是随之而来的巨痛又让普罗珂菲忍不住惨叫起来。

    兜了个大圈子才转回来的孟祥林跑到离普罗珂菲不远的地方才慢慢的停了下来,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一片修罗场。

    整个战场上除了普罗珂菲和他手下的哥萨克骑兵在惨叫,战马在厮鸣,还带着冷意的春风呼啸而过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战场上的人群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是孟祥林等大明捕奴队,另一部分是落在后面的哥萨克骑兵,中间则是惨叫不止的普罗珂菲和一部分哥萨克骑兵。

    落在后面的哥萨克骑兵们有些迟疑,战马在不安的撂动着蹄子,不时的打一个响鼻,战马上的骑兵也是惊疑不定的望着眼前这一切。

    到底是应该冲过去砍死那小股骑兵,还是退回去?

    押后的副手谢廖沙不知道,也没办法做出决断。

    无论是普罗珂菲还是谢廖沙,或者是在场的所有哥萨克骑兵,都没有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不管是敌人的还是平民的,残忍就是哥萨克最好的代名词。

    然而却没有谁面对过这种情况。

    以前的战争不是没有输过,不是没有被人虐的很惨过,可是眼前的这副景象比起撒旦的地狱还要惨烈吧?

    孟祥林看了看普罗珂菲等人,又将目光投向了远处那些哥萨克骑兵,嘴角挑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之后才朗声道:“兄弟们,跟我来!”

    孟祥林没有抽出火枪,反而举起了马刀,一如刚才的普罗珂菲那样儿在手里摇晃着,嘴里也在不停的喝呼着。

    这种距离,再加上身后的骑兵,举起火枪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搞不好还会误伤到自己人,而且还体验不到马刀划过人体所带来的杀戮感。

    谢廖沙只是迟疑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就做出了决断,撤。

    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就算是再不懂兵法,谢廖沙也知道自己这方面现在处于下风,虽然人数比之眼前的这股骑兵要多一些,可是真交起手来,自己一方却肯定会吃亏。

    一方选择了跑路,另一方自然就选择了追逐和杀戮。

    在砍死了几个落后的哥萨克骑兵之后,孟祥林才慢慢的勒住了战马,慢慢的又调头回到了刚才的战场。

    宜将剩勇追穷寇没错,可是穷寇莫追绝对也没错。

    现在那些哥萨克骑兵吃了大亏,已经跑路了,自己这一方如果一直死死的追下去,若是逼得那些哥萨克骑兵殊死缠斗起来,多半就会因为人数的原因而吃大亏。

    普罗珂菲已经死掉了,高速奔驰的战马在将人抛飞了之后,很少人有能够活下来,普罗珂菲显然也不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幸运儿,所以他死了。

    普罗珂菲眼睛里面再也没有往常面对敌人和平民时的暴虐和残忍,除了那股深深的难以置信之色,剩下的什么都没有了。

    更多的幸运儿或者说倒霉蛋没有死掉,甚至于受的伤都不怎么重,只是一时半会儿的没有了行动能力,这些人不是被战马抛飞的,而是突然摔下来摔的。

    孟祥林嘿嘿怪笑着搓了搓手,对完颜立道:“怎么样儿老完,早就跟你说过,干就完了!

    就这些蛮子们,一波手雷过去,他们就躺下了!至于剩下的那些漏网之鱼,不过是早几天还是晚几天的事儿,不用着急!”

    完颜立的嘴角抽了抽,显然懒得纠结自己是姓完颜不是姓完这个问题:“你别高兴的太早,这些蛮子们今天吃了大亏是因为他们没见识,等以后他们知道了手雷的存在,还会像今天这样儿么?”

    孟祥林随口吩咐亲兵带着一众马仔们去打扫战场,一边开口道:“蛮子们有没有脑子,我不清楚,他们长不长记性,我也不清楚。

    但是今天的战况你也看到了,反正咱们赢了,眼前这几百个蛮子除去死了的,总还能挂上六七百个吧?

    只要六百个,刨去他们身上的那些红利不算,光是卖给官府就是六千两银子到手,咱们这一战花掉的成本才多少钱?有三千两没有?一半一半的利润,很可观了!”

    斜了孟祥林一眼,完颜立道:“你这脑子,不去做买卖可真是白瞎了!”

    孟祥林道:“不成啊,我爹捕奴发家的,我不能叛变啊我。我告诉你老完,那些蛮子明天绝对还会回来,搞不好晚上就会杀个回马枪,你信不信?”

    完颜立摇头道:“不可能,蛮子们又不是二傻子,吃了这么大的亏不好好琢磨琢磨,明天或者晚上回来?尤其是夜袭,咱们又不是没有应对方案,蛮子们岂不是自寻死路?”

    孟祥林嘿嘿笑道:“就是因为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你看他们今天向咱们冲过来的阵型就知道了,一开始是打算围杀咱们的,后来被放了风筝才不停的追赶,这说明什么?”

    完颜立道:“说明了什么?”

    孟祥林道:“说明这伙蛮子骑兵没吃过大亏!今天突然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们能心甘情愿的认下了?换你你干不?”

    完颜立摇头道:“那不可能,咱们上次吃了点儿小亏都受不了,蛮子们吃了这么大的亏还能忍了?”

    孟祥林道:“没错啊,咱们不能忍,蛮子们肯定也不能忍,再加上咱们这一战弄死了他们这么多人,战果应该算是比较大了,他们不得趁着咱们放松的时候偷袭一下?

    另外吧,你别指望那些蛮子们能多有脑子,要是真有的话,蛮子们也不会被金帐汗国统治了那么多年,直到我大明推翻蒙元之后他们才借机起来。

    而且,根据我在辽东书院里面看来的资料来判断,那些蛮子们之所以能起来也不全是因为我大明干翻了蒙元,也因为金帐汗国自己掉了链子,被白帐汗国取代的原因,总之这些蛮子们能翻身完全是走了狗屎运,跟他们自己没啥关系。

    就那些没脑子的玩意,明天回来报复的可能性比他们仔细琢磨战败原因的可能性要大的多,而今天晚上夜袭的可能性比他们明天来的可能性更大。”

    完颜立点了点道:“也是,晚上让兄弟们准备好就行了。”

    孟祥林却又摇头道:“做什么准备啊,直接带着这些劳工们撤,避开那些蛮子,晚上让兄弟们好好休息,明天继续放他们风筝!”

    对于孟祥林这种理直气壮的不要脸做风,完颜立是服气的,当下也不再跟孟祥林扯蛋,而是带着亲兵去给那些伤重的蛮子们补刀。

    带着两千多残兵跑回去的谢廖沙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普罗珂菲肯定回不来了,就连那些跟普罗珂菲一起倒在战场上的一千来人也回不来了。

    如果是自己,他们一定会被砍下来脑袋,对面那些魔鬼一样的骑兵难道会仁慈的救治他们?想想都不太可能。

    扫视了帐中的众人一眼之后,谢廖沙才开口道:“现在该怎么办,都说说吧。”

    千夫长卡彭特开口道:“没什么好说的了,要么今天晚上就去袭击他们的营地,要么明天直接找他们进行决战,要不然还能怎么样?”

    另一个千夫长阿尔基米尔却冷笑道:“袭击他们的营地?他们的营地在哪里?他们今晚还会不会留在原本的营地?至于明天找他们决战,今天还没吃够亏?”

    谢廖沙又将目光投向了最后一个千夫长,虽然这个千夫长差点儿就成了百夫长:“特洛夫,你怎么看?”

    特洛夫抬起头道:“我赞成卡彭特说的,今天晚上去袭击他们的营地。找不到他们的营地没关系,一会儿派人出去找一找也就是了。

    但是咱们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如果不报复回来,咱们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普罗珂菲和死去的那些战士的家人?

    阿尔基米尔,刚才你说今天吃亏还没有吃够,我可以告诉你,我吃亏是吃够了,所以我并不千万卡彭特所说的明天再去找他们报复,因为我也担心他们的那种武器。

    那玩意对于骑兵来说就是噩梦,除了受伤的之外,剩下的战马也会因此而受惊,除非习惯了那种巨响。

    很显然,他们的战马已经习惯了,而我们的战马还没有习惯,所以我们在战场上跟他们正面对决,肯定会吃亏。

    但是晚上就不一样了,他们也是人,晚上也一样要睡觉,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个机会,找到他们,干掉他们,替普罗珂菲和死去的战友们报仇!”

    谢廖沙显然被特洛夫给说动了:“阿尔基米尔,你怎么说?”

    阿尔基米尔见卡彭特和谢廖沙还有特洛夫都打算去晚上袭击那些鞑靼人的营地,便无所谓的笑了笑:“既然你们愿意去,那就一起去好了,虽然我心里总是觉得不太妙。”

    谢廖沙点了点头道:“我就知道你会一起去的,我们是兄弟!至于说心里感觉不妙,可能是今天的那场大战对你的影响太大了。实际上,我现在也很后怕,如果我再快那么一点儿的话,说不定我也回不来了。”

    点了点头后,特洛夫又接着道:“对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今天他们扔出来的那些铁疙瘩的爆炸范围,其实并不大?

    而且当时咱们处在下风口的位置,里面有一股子的火药味,会不会是什么新型的,咱们不知道的火器?”

    谢廖沙有些无奈的道:“应该是新型的火器,但是咱们现在却没有什么好办法去对付这种火器。”

    特洛夫摇头道:“不,这玩意就跟以前的回回炮一样,杀伤范围有限,咱们只要让骑兵阵列散开,伤亡就会降下来,不会像今天这样儿难以承受了。”

    谢廖沙点了点头道:“没错,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战马而不是骑兵阵型的问题。

    骑兵阵型的问题很好解决,只要下一道命令就可以了,虽然下面的兄弟们总是喜欢违抗命令,可是这种关系到他们生死的事儿,想必他们会听从的。

    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战马,不适应这种巨响的战马很容易就会受惊,就像今天一样,那一千来个兄弟有多少是真正被炸伤的?又有多少是因为战马受惊而摔伤的?”

    阿尔基米尔道:“要不然,咱们把战马的耳朵刺聋?这样儿它们就听不到响声,也就不存在害怕不害怕的问题了吧?”

    谢廖沙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战马很聪明,就算是刺聋了它们的耳朵,它们也一样能够感觉到,也能够看到,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倒是今天晚上去袭击他们的营地,如果一切顺利,我们还能从他们手里得到一批这样儿的火器,到时候试试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如果这样儿的火器足够多,我们完全可以找人进行仿制,然后让战马慢慢的适应,问题总是能够解决掉的。”

    阿尔基米尔点了点头道:“希望一切能顺利吧。”

    ……

    孟祥林所谓的后撤避开蛮子,到最后这种屁话他自己都不信了——照比原来的营地是后撤了一些,大概也就是三五里的距离。

    三五里的距离哪怕是用腿走,估计连半个时辰都用不了,对于骑兵来说就更短了,不过是眨睛就能到。

    在外围把触发式地雷埋了几颗之后,孟祥林才点了点头道:“皇家学院那边搞出来的东西是真好用,那些蛮子们不来也就算了,只要他们有胆子来,就让他们再好好爽爽!”

    完颜立觉得孟祥林有些不正常。

    一开始的时候说是要避开蛮子,后来又不避开了,而且还故意留下了一大堆的线索,好方便蛮子们能够找上门来。

    现在更好了,从阿敏那边花大价钱搞来的地雷也被他给用上了,就为了防着蛮子们袭营,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

    万一蛮子们要是不来,或者正好没有踩中那几限的几颗地雷,到时候乐子可就大的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