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救命稻草

第三百八十三章 救命稻草

    其实崇祯皇帝对于这个结果倒是不怎么意外。

    傻子是有,但是这种借着孔雀明王的名义把白莲教那一套给玩起来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傻子。

    这就相当于后世的某些公司借壳上市一般,或者说更类似于借鸡生蛋。

    能玩出来这么一手的人是傻子?谁相信谁才是傻子!

    不过也没什么,反正大大小小的头目们抓了不少,连城中的信徒都给顺藤摸瓜的抓了起来,崇祯皇帝也算是放下了心。

    单纯的跑掉一个孔雀明王,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没有了信徒,还有什么孔雀明王?

    反正崇祯皇帝觉得找不找到的主谋的这个什么明王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直接给他把根子断掉,要是这样儿还能让他拉起人来搞事情,那才是笑话。

    最终的结果跟崇祯皇帝预料的也差不多。

    当近万的孔雀明王信徒被拉到了城南已经完全露出地面的雕像外时,比较虔诚的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膝盖,向着雕像跪了下来。

    只是这些人的膝盖刚刚跪下去,一队锦衣卫的士卒就过来连扯带打的把这些人给拉了起来,同时口中不停的喝道:“都他娘的睁大眼睛看好喽,这孔雀明王就是装神弄鬼的骗子!”

    一开始的时候,洛阳城的老百姓还以为这些孔雀明王的信徒都要被拉到城外砍头,所以看热闹的属性发作,又没有人阻止,所以到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些信徒被拉出城外的同时,大量的百姓也一块儿跟着过去了。

    现在见这些锦衣卫边骂边把这些信徒从地上拎起来,周围的百姓顿时发出了一阵阵的笑声,有好热闹的还藏在人群中喊道:“使劲揍这些蠢蛋!”

    周围的百姓笑的更是开心,唯有这些个信徒神色不变,好像挨了揍的并不是自己一般,只是怒视着锦衣卫的校尉。

    连拉带扯着把这群信徒给围着孔雀雕像站了一圈之后,神色阴沉的许显纯才吩咐道:“挖,把这个孔雀明王挖出来瞧瞧到底有什么玄机!”

    一群苦逼的锦衣卫现在没能拿刀或者刑具,反而拿起了锹,一点点的挖起了土来,那双沾满了血腥的双手很快就沾满了泥土。

    等到彻底的把孔雀明王挖出来之后,没有理会那群信徒仿佛要择人而噬的眼神,许显纯直接吩咐道:“把这玩意弄一边去,瞧瞧下面到底是什么!本督不相信这世间除了陛下之外还有第二个神灵的存在!”

    许显纯的话掷地有声,周围刚才还在哈哈大笑的百姓也笑不出来了。

    如果说天子就是神灵,那百姓们大多都没有什么意见——反正皇帝灵的自己很远,说他是神就是神呗,无所谓的事儿——尤其是当今天子的名声向来不错,那就更无所谓了。

    虽然他把自己的亲叔叔给宰了。

    但是要说这世间还有第二个神灵的存在,那问题就大发了。

    神灵嘛,除了皇帝之外,剩下的拜一拜就好了,有用就信,没有用就不信,实在不行就扔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吃灰去。

    可是现在是现实里面出现了神灵,而且锦衣卫如此大动干戈,估计这事儿就小不了。

    很多人已经开始挪动了脚步,准备跑回家去了——看热闹没问题,但是如果把自己也牵扯进去,那可就不好玩了。

    但是看看臭名昭著的锦衣卫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这些围观的人,只是一门心思的在向下挖,众人顿时觉得可能风险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

    现场之中,可能最镇定的就是微服出来的崇祯皇帝了。

    不就是雕像底下埋豆芽么,朕看着过。穿越前看过这种把戏。

    但是镇定的崇祯皇帝很快就被打脸了。

    随着叮的一声响,锦衣卫一直向下挖着的铁锹明显是碰到了什么铁的东西。

    随着噗通一声响,一个巨大的坑出现在了本来就被挖出来的坑中。

    很明显,下面还有地道。

    许显纯的脸越发的阴沉了。

    在城南搞出这么一个大工程来,如果说不是半夜干活而且有人配合,可能么?

    反正许显纯觉得让自己带人干的话,如果不披上锦衣卫的这身皮或者其他官府身份是没有什么指望的。

    如此一来,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支持着这种大的工程,自然是不言而谕。

    阴沉着脸的许显纯吩咐道:“把那破玩意给本督弄上来瞧瞧!”

    等到一个巨大的铁家伙被锦衣卫校尉们用绳子和木头杠子给抬上来之后,众人才瞧清楚这玩意的模样。

    众多的锦衣卫摆弄了一阵子之后,才搞明白这玩意是怎么用的。

    把孔雀的雕像放在铁家伙的台子上面的石头底座上,再从下面一点点儿的向上撬动,每次撬动一些,下面都再垫上些东西。

    这样儿,孔雀的雕像就一点点的升高了。

    百姓蠢的时候很蠢,精明的时候又精明的可怕——崇祯皇帝语录。

    周边的信徒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几乎全都崩溃了——老子当成神仙出事的孔雀明王,居然就是这么一出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把戏?

    或许心死若灰才是对这些信徒最好的形容词。

    人群之中,除了崇祯皇帝一副不出意料的表情,挤在人群中的两个女子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那种惊叹和诧异,仿佛只是因为身边众人的脸色变化而变化,并不是出自于本心。

    许显纯环视了一眼众人,呵呵冷笑道:“这回看到了?孔雀明王?

    别傻了,本督随便就能给你们弄出来各种孔雀法王,孔雀大仙,孔雀天尊,不动明王。”

    看着众多信徒如丧考妣的表情,或者说是被打击到开始怀疑人生的表情,许显纯又接着道:“这个世上,除了当今天子,神灵是不许降世的!

    都给本督记住喽,陛下亲口说的,自从封神之后便天地隔绝,神灵不得显世。

    陛下所说定然不会有假。若是有人宣称什么神灵显圣,统统都是假的!假的!”

    说完之后,许显纯便一挥手,吩咐道:“把这些蠢货都放了吧,这脑子还敢跟人玩什么明王显世?不过是被图谋不轨之辈利用罢了!”

    许显纯吩咐完之后,众多的锦衣卫校尉便在各种百户的带领下将捆着那些信徒的绳子给解开了。

    就现在这些人,估计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就算是真的孔雀明王出现在这些人跟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等到众人都纷纷散去回了城之中后,白衣女子才咬牙道:“咱们走,直接去四川。”

    红衣女子好奇的道:“小姐,咱们不等了?”

    白衣女子道:“没有了洛阳知府,已经没有跟那狗皇帝碰面的机会的,现在只能先去四川再做打算了。”

    红衣女子道:“可是小姐,你怎么知道那皇帝是要往四川去的?再说了,咱们能有那皇帝的速度更快?”

    白衣女子道:“这狗皇帝出京之后的线路,明显就是往四川去的,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咱们去四川肯定是没错了。

    就算是这狗皇帝最后没有去,咱们也能到四川给他添些乐子。”

    红衣女子无奈之下,只得应了,换了一套路引之后,两人就打算出城门往四川而去。

    只是洛阳的各个城门又开始了戒严状态。

    原本红衣女子还打算靠着自己的美貌去蒙混出城的,只是刚刚走近守门的士卒,长枪就已经指向了自己的喉咙,只得无奈的停下了脚步。

    红衣女子谄笑道:“军爷,小女子想要出城,求军爷行个方便。”

    这娇滴滴的声音换成普通人听了,估计早就美的找不到北了,不过是放个女子出城罢了,又是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今天这一招却失效了。

    杀人盈野的京营士卒根本就没有把这女子放在眼中,而是盯着女子道:“想出城,明天。今天不行。退后!”

    红衣女子不死心,依然娇声道:“军爷,我们要是再耽搁,可就回不了家了呢?”

    京营士卒却冷笑一声后喝道:“退后!否则死!”

    红衣女子还想要再说话,白衣女子却将之一把拉住,开口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先寻客栈住下罢。”

    只是这客栈也不好寻了。

    挨的城门的几条街道全部都有锦衣卫在挨家挨户的核对户籍和路引。

    白衣女子没有出声,却是直接拉着红衣女子向着永丰坊而去。

    好不容易寻到一间客栈安置下来后,红衣女子才道:“小姐?”

    白衣女子嗯了声道:“可能是那狗皇帝要出城了,所以才这般的大张旗鼓,估计等那狗皇帝出城了之后,就会消停下来了。”

    崇祯皇帝确实是要出城了。

    反正都已经暴露了身份,崇祯皇帝也不在乎大摇大摆的出行去四川了。

    只是原本计划的走长夏门,临时改为了走定鼎门,而且是在出发之前临时更改的。

    看多了谍战剧的崇祯皇帝觉得自己玩这么一出当真是英明无比,根本就没有想过负责他安全的那些厂卫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

    在厂卫这么严密的保护之下还能被人接近崇祯皇帝并且成功的执行什么刺杀计划,厂卫的人干脆自裁以谢天下算了——陛下这么想一出是一出,简直就是给厂卫找麻烦。

    等出了城之后,崇祯皇帝就召过了许显纯,吩咐道:“命城中的锦衣卫暗中察访,另外看看有没有人跟在大军的后面。”

    许显纯蛋疼的躬身道:“启奏陛下,随在大军后面的,多是一些同路的商人,路引都查过,没什么问题,估计也是想借着大军行动间赶路以求安全。”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吩咐正常赶路。

    算了,这种专业的活计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办吧,自己堂堂一国之君,总不能因为看多了谍战剧就亲自去搞谍战剧吧?

    还要脸皮不要了!

    现任的西安府知府赵君诚很头疼——早早的就有消息来报,说是崇祯皇帝出了洛阳之后便直奔西安府而来。

    虽然赵君诚也猜到了崇祯皇帝应该是为了松潘那边地震的事儿而来,路过西安府也不过是因为顺路而为之,但是赵君诚的心里依然紧张的要死。

    崇祯皇帝有一句话在大明的官场上已经流行了开来——我大明什么时候缺过想当官的人了?

    就是这一句话,让大明朝的官场上上下下都蛋疼无比。

    偏偏崇祯皇帝说的是事实,要不然自己这些人削尖了脑袋也要挤进官场上向爬是为了什么?

    但是,想当官不代表不怕死不是?

    崇祯皇帝在陕西的赫赫凶名,有几个不清楚的?

    尤其是想要犬决了蓝田县沈修庭而因为没有足够的狗,直接就给炮决了的消息,在陕西的官场上更是没有几个不知道的。

    甚至于可以这么说——论到忠诚,厂卫肯定是第一位的。

    但是论到清廉的程度,陕西上上下下的官员们应该是第一位的——实在是崇祯皇帝在陕西时连杀带剥皮的,一次性弄几了大小近百的官员。

    惊奇的发现很多同僚被砍了,随即就能有新的官员过来接手的陕西官员们这下子傻眼了。

    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估计自己这些人在崇祯皇帝的眼中和那些个泥腿子在自己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这一惊人的发现,让陕西上下的官场上都变了一番模样。

    尤其是三边总督杨鹤就停在了延安府不走,锦衣卫天天招摇过市,敢于顶风作案的官员还真就没有几个。

    但是清廉不代表不心虚。

    尤其是崇祯皇帝这种杀人杀出来的凶名,那更是让陕西大小官场上的官员们提心吊胆。

    而西安府知府赵君诚就首当其冲——被人通知了一声,说是崇祯皇帝不日就将到西安府,命其准备好迎驾事宜。

    赵君诚一把把的薅胡子揪头发,连挂印而去都想过了——如果不是崇祯皇帝说过敢挂印而去的都会被收拾,估计陕西官场上的大小官员们早就跑光了。

    赵君诚怎么想怎么头疼,却突然间想起来一个人,这就是自己的保命符,救命稻草。

    这个人只要跟自己一起去迎接崇祯皇帝,估计自己就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说不定还会落些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