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赐死藩王

第四百六十四章 赐死藩王

    很显然,当皇帝跟当皇帝是不一样儿的。

    比如说崇祯皇帝跟糠稀和钱聋嫌丰那样儿的,能是一回事儿么?

    就算是因为那几个是蛮子皇帝,所以没有什么可比性的话,那崇祯皇帝跟人家商纣王和周幽王这两个家伙比起来,也差的太远太远。

    论到媳妇,崇祯皇帝的老婆周皇后连王昭君的名气都比不过,更别说褒姒和妲已这两个名垂千古的大美人儿了。

    论到享受,崇祯皇帝这个倒霉蛋连行宫都没去过几个,什么避暑山庄什么酒池肉林一类的更是没的比。

    但是崇祯皇帝在大明官员们的心目中,比夏桀和商纣可凶残的多了——一言不合就拿大臣的脑袋出气,什么黑锅都能扔到大臣的身上去背。

    比如闹蝗灾了,崇祯皇帝表示这完全就是有些官员违背了朕免赋免税的命令,把银子揣自己的兜里才导致了这种事情的发生。

    不信你查查,大明的官老爷们正规编制的差不多得上万,正规不在编制的又得几万,不正规不在编的根本就没办法弄清楚到底有多少。

    里边还找不出来一个贪污的?找出来后杀掉,正好说明了崇祯皇帝说的是正确的。

    毕竟原本应该是辽王却被改封为益王的朱术雅和楚王朱华奎可都是上了奏章给崇祯皇帝的,表示自己已经向当地的官府损了银子,但是这银子特么花哪儿去了不知道,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这是什么?这就是实锤啊,瞧瞧,藩王们捐的银子你们都敢贪,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的?

    对于崇祯皇帝的这种行为,大明的官老爷们只能说三个字,不要脸!

    董仲舒弄出来的天人感应原来是这么玩的?城会玩啊!

    然而不管大明的官老爷们再怎么佩服崇祯皇帝的厚脸皮也没有什么鸟用,该贪的照样贪,该出天灾的照样出,崇祯皇帝该掏的银子也一分不会少。

    然后在辽东抢了一波弄来了几千万两银子的崇祯皇帝突然发现什么宪法不宪法的,还有什么军火一类的玩意都是扯蛋,战争才是来钱最快的路子。

    至于说刘野猪把他爹跟他爷爷两代皇帝攒下的家底都败光的事儿,崇祯皇帝表示这是个意外。

    毕竟刘野猪比自己要脸了一些,活该他败家。

    要脸的都是傻逼。

    然后崇祯皇帝就琢磨着怎么对外玩点儿战争好捞银子——毕竟现在自己手底下的正规军已经算是成形也,也比较硬扎,整个蓝星地球上面就找不出来第二个能跟自己比家底的存在。

    至于说对外战争有的时候得找个理由,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儿——你们国家的野猪跑到大明来祸害了大明百姓的庄稼,大明有义务抓到这头野猪进行审判。

    甚至于只要自己暗示一番,下面那些想要捞军功都快想疯了的家伙们还不明白该怎么做的话,那就直接换人好了。

    崇祯皇帝越合计越觉得这事儿靠谱。

    毕竟打仗肯定是要死人的是吧?死了人虽然要抚恤些银子,还要给家属些优待,可是地盘大了,能养活的人多了,而人又少了,这笔买卖其实合算。

    等过上个十几二十年,新的一茬百姓又该成长起来了,到时候再带着他们来上这么一波,绝逼不亏本。

    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

    崇祯皇帝按照一拍脑袋就去干的想法直接就把这事儿安排给了张惟贤——打仗这种事儿该是五军都督府管的,不能总让崇祯皇帝一个人操心。

    然后张惟贤跟五军都督府的大佬们觉得这事儿靠谱,但是先从哪里下手呢?

    如果说起来,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大明的各种宣慰司。

    宣慰司,掌军民之务,分道以总郡县,行省有政令则布于下,郡县有请则为达于省。

    也就是说,宣慰司这玩意的级别界于省和州之间,主要掌管的就是军事,当然,也掌官民事。

    跟最开始设立这玩意的金国时期不同,大明没有多少宣慰司,主要都是设立在小数民族聚居地。

    也就是说,这玩意主要是高压性质的存在,属于拿着把刀子悬在小数民族的头上——老实点儿,老实点儿这刀子就不落下去,要不然的话,嘿嘿。

    但是吧,这还要考虑到大明的普世价值。

    跟后世的国外月亮比较圆不一样,此时的大明觉得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老子家里的月亮才是最圆的,别的都是渣渣——太阳和月亮都得围着大明转,大明之外皆蛮夷。

    蛮夷是什么?半兽人是也,属于比蹲在树上吃果子的猴子能强点儿,比大明百姓可就差的多了。

    至于那些宣慰司的小数民族,属于比汉人百姓差了那么一点儿,但是又比蛮子们强了许多的存在。

    但是想想崇祯皇帝他老人家的尿性,五军都督府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虽然说宣慰司就在大明境内,想要玩把狠的把小数都给清理掉也方便,可是崇祯皇帝救灾的时候可没区分什么小数不小数的,收赋收税也是一样儿的处置,估计是当成自己家的百姓来看了。

    既然宣慰司不成,那就得换个地方。

    南边那几个也不行,现在还得指着人家买粮食,就算是要搞,也得等大明不缺粮食的时候才能搞。

    可是就目前这个天灾人祸的频率来看,想要大明不缺粮食,估计还有的等。

    抓掉了好几把头发之后,大家伙儿商量了一下,要不然干脆去怼印度?那个什么莫卧儿帝国?

    对于莫卧尔帝国这几个字,崇祯皇帝表示听说过,但是不了解,这事儿得先让锦衣卫去收集一下情报。

    然后许显纯就拿出来了现成的情报,告诉崇祯皇帝:“陛下,莫卧尔帝国始于嘉靖五年,是贴木儿之后巴布尔所立,第四任国王贾汉吉尔此人曾于万历四十四年打算了信奉真主的艾哈迈德纳贾尔王国,病故在由克什米尔回其京城的途中。

    现任的莫卧尔国主乃是沙贾汗,此人于去岁时吞并了艾哈迈德讷格尔王国,其国有兵约四十万至五十万之间。

    至于今岁的消息,则是还没有传回来,不足以整理成档。”

    然后崇祯皇帝表示深深的震惊——原来的那个傻逼都干了些什么玩意?

    就算是大明已经操蛋到了这个程度,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基本上都能知道,哪怕是印度那边的消息都是一年一整理,这么牛逼的情报工具别说是此时的大明了,就算是后世的什么fbi、cia一类的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水平了吧?

    暗自庆幸了一番自己登基后加强厂卫的举动后,崇祯皇帝表示彼国皇帝不仁,削他。

    省得以后那边儿的傻逼整天盯着自己家,什么事儿明明矬的一逼却还要和自己家比较一番。

    左手抠屎右手抓饭的货色也能和天朝上国相提并论?一个在软件上硬了在硬件上却软了的国家,渣渣而已。

    得到了崇祯皇帝授意的五军都督府里面的大头子们开始吵架,很快就发展为抓头发扯胡子的殴斗——谁还没有个门生故旧?谁还没有几个亲朋好友?

    远征一国的风险固然是大,可是功能也够大,不捞到自己的碗里等着下崽儿呢?

    然后京城的军事讲武堂以祭酒赵率教为首的教习们,还有学员们,也统统炸了锅。

    赵率教等教习觉得自己这些人已经老了,出征这一回就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回了,身为讲武堂的山长,也就是校长,您不帮着我们您还帮着谁去?

    其他的学员一类的在学习期间没有资格直接上书给崇祯皇帝,但是不妨碍这些家伙们开始走教习的路子和五军都督府的路子。

    总之一句话,这事儿得带上俺们才行,陛下可是说过,实践出真知,总在讲武堂里比比划划的也就是那么回事儿,真正的带兵到莫卧儿浪上一圈,才是检验学习成果的唯一标准。

    学的好的自然能打胜仗,没好好学习的肯定是个兵败身死嘛。

    然后远在云南的沐王府,现任的黔国公沐天波微微一笑,表示你们这些家伙都是渣渣。

    论到跟莫卧儿的地形气候什么的,不还得是本国公这里的地形气候差不多?

    论到能打,黔国公一直压制着南边儿的野猴子们不敢跳,谁不乖就打的谁叫爸爸的士卒是白练的?

    这么一算,自己这边能打,地利,这两个关键的都占了,怎么算怎么合适的买卖,你们这些个渣渣还想跟本公爷抢不成?

    毕竟崇祯皇帝再怎么着,他也得拿着本公当个远房亲戚看才行——本公爷的老祖宗可是黔宁王沐英,原来叫朱英的,跟朱棣那是兄弟关系。

    然后崇祯皇帝拿着沐天波写的血书就开始头疼了。

    沐天波嘛,崇祯皇帝必须知道这么个人物——小郡主沭剑屏的父亲嘛,还有个笨蛋儿子叫沐剑声,虽然说忠心耿耿但是能力有限,被韦小宝那么个小痞子给玩的团团转。

    就算是穿越之后,崇祯皇帝对于这位沐国公也是有着了解的——原本崇祯皇帝要求各家勋贵送个儿子进京接受军训的时候,沐天波就直接启程了。

    可是路刚走了一半,他爹就暴毙了!

    暴毙的原因很简单,天启五年三月丁卯,沐启元嗣其祖父黔国公爵位。

    这二货轻狂不法,纵容家奴残害百姓,巡按余瑊按律逮捕犯法家奴。沐启元居然调集兵马,用火炮对准巡按公署。

    然后就被沐睿的老婆宋氏,也就是沐启元的老娘,亲自下毒给毒死了。

    沐启元死了,被报了个暴毙,路刚走了一半的沐天波就回去继承了黔国公的爵位——此时的沭天波才仅仅十岁,更不可能结婚生个儿子还能正好去京里边当大头兵了,所以后来勋贵子弟们军训就没有他们沐家什么事儿了。

    然后问题的关键就是这位沐国公现在才十六岁!

    十六岁的小屁孩儿没事儿学人家写血书?行行行,朕知道你忠心耿耿,你恨不得为了老朱家把一片心都给挖出来,可是满大明这么多的人呢,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云南茁壮成长吧!

    但是吧,有一个消息让崇祯皇帝觉得真心不错——益王朱术雅和楚王朱华奎表示,皇帝陛下要教那个什么莫卧儿帝国做人,那么俺们两个身为大明的藩王,自然也得有所表示不是?

    然后朱术雅和朱华奎就表示愿意捐上一千万两的银子以助军饷。

    当然,俺们这么积极,等到莫卧儿那边的渣渣们被您老人家的王师碾过去之后,这地盘?

    嘿嘿嘿嘿。

    然后晋王朱求桂,代王朱鼎渭,靖江王朱亨嘉,荆王朱慈烟也纷纷表示要捐个一千万两,赵王朱常溲说自己是个穷逼,五百万两意思意思就行了。

    然后么,陛下您懂的哈?

    蜀王朱至澍觉得自己没钱,捐银子助饷这事儿就算了,但是陛下您老人家想要置换封地呢,俺们是支持的。

    然而还有个更不要脸的。

    襄王朱翊钟觉得自己是崇祯皇帝他爷爷那一辈的,你崇祯皇帝再怎么牛逼,不还得按爷爷一辈来称呼自己?

    这次搞什么莫卧尔嘛,本王是支持滴,但是银子却是没有滴,要不然你崇祯皇帝先借给本王几千万两?

    一开始崇祯皇帝还很开心的发现自己用还没到自己手里的土地成功的弄出去了几个藩王,把他们的猪圈弄到大明之外后,大明能分给百姓的土地就又多了一些。

    而且还弄到了五千五百万两的银子,足够支撑起一支百万人的大军去怼莫卧儿帝国了。

    莫卧儿那么牛逼的家伙才四五十万士卒,朕手里足足有上百万红着眼睛过去捞人头抓奴隶的家伙,这么好的事儿,必须要得!

    然后崇祯皇帝就被蜀王朱至澍和襄王朱翊钟给恶心到了。

    你们一个是朕的王叔,一个是王祖父,这个事儿没错,但是也别忘了,朕一日不死,尔等就一日为臣!

    蜀王朱至澍还好点儿,顶多就是贪财小气了点儿,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但是襄王朱翊钟么,呵呵。

    挥霍无度,私养门客,赐死,着其弟朱翊铎袭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