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六十一章 练武 小人 招牌

第六十一章 练武 小人 招牌

    燕飞进恐龙岛的目的就简单的很。

    一是要再准备肉食,二是他在考虑要不要再去探索新的岛屿。

    现在这片海域附近,就剩下那个最大的岛屿他还没上去过了。想探索也简单,找个机会飞过去,寻个安全的落脚点,以后就方便了,慢慢探索就行。

    之所以以前没有去探索。还是那样的理由,这恐龙大世界他打记事起就能看得见,都习以为常了。就和平时睡的床用的被子一样,瞌睡犯懒的时候才想着用,不需要的时候就基本忽视了。

    反正这整个大世界都是他自己的,又能随时来去,有时候也会有点好奇心,不过大多数时间,在现实世界里一忙起来的话,根本就顾不上了。

    现在之所以想探索新岛屿,则是他觉得,自己的力气还是有点太小了——扛块石头就累得满头大汗,要是力气再大点,就不用那么费力了。

    而且力气大了干活也快点不是,他想建造个小木屋,都弄到现在还没弄好。

    想增加力气也简单,去个新的地方,多杀几种恐龙就行了。

    以前就是每次会一种新变化的时候,就得有一阵子多吃肉,然后力气就会大点。只要再杀几种恐龙,力气自然就会再增长点。

    再说现在他也适应自己的力气了,也就不怕再大点。

    只是夜晚不是去一个未知地方探索的好时机,暂时也只能先保留想法,等着哪天白天有时间再进行这探索计划了。

    炖上肉,扛木头的时候还在想,要是力气再大点,一手提一根,这房子说不定现在都盖好了。

    关键是工具不耐用,这家伙是技术差就用蛮力硬干,一来二去工具坏得快的很,严重拖慢了建房效率。

    出了一身汗,吃上一顿大餐,然后跳小溪流里洗了一下,才端着一大盆子的肉汤带肉块出来了。三只小狗跟在后面还不乐意,这三个小家伙每天都吃最好的,还不满足,被燕飞一只赏赐了一脚就老实了。

    看着四条大狗吧唧吧唧吃肉喝汤,那头小牛也过来凑热闹,被燕飞赶了两次还不老实,燕飞干脆上去送它两个抱摔,

    噗通噗通两声闷响,夹杂着牛叫狗吠,惹得屋里睡觉的徐小燕都在里面喊着问他什么事儿了。

    燕飞心里嘿嘿乐着,看着已经变得老实之极的小牛,随便扯了两句应付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燕飞果然早早的叫徐小燕起床练功夫了。

    这俩人也是真能折腾,教的人是一本正经,可是学的这姑娘心怀鬼胎,练得心不在焉的,半早上过去了,几个架势还没学会摆好。

    “我说你到底学会了吗?给你说了这胳膊得这样。”燕飞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给提讲解着。

    “嗯嗯,这样对了吧?我说你都不能穿个上衣出来,你这样多影响我练功啊!”姑娘就是纯粹没事儿找事儿了。一大早上也不知道心里想什么,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一会儿看一眼燕飞光膀子的样子还脸红一下。一点架势还没学会,就敢说自己是在练功了。

    燕飞郁闷的很,我穿不穿上衣还能影响你学功夫吗?再说你都看半个早上了,这会儿才影响吗?为了当好这个老师,也只能跑进去套个汗衫出来。然后出来对姑娘道:“你看着啊,我再给你比划一遍。”

    刚拉开架势,看到场里的打白工的方小青绕着墙根跑过来了,看他在打拳就和徐小燕打了个招呼,站旁边了起来。

    燕飞也不在意,这姑娘因为开学就初三了,中考是要考试体育的。现在暑假刚开始,人家就天天早上开始锻炼上了。

    一套拳被燕飞打得凶猛无比,透着一股子彪悍的气息。徐小燕姑娘这一早上已经是看了好几遍了,仍然是看得眼中异彩缤纷,不等打完就连连叫好。

    燕飞得意地收了拳势,一副高人风范:“怎么样?想学就得从基本学起,总有一天你也能打出这样的拳来的。”

    徐小燕连连点头,欢呼雀跃上来:“好了,来继续教我吧!我又有信心了。”

    这信心一早上都来了好几次了,燕飞都有点不太相信了。

    旁边方小青刚才也是看得目瞪口呆,不过这会儿看燕飞那得意的模样,就是看着不顺眼,在旁边酸溜溜地道:“他那算什么啊?有些姿势都走形了,根本就不对。”

    燕飞懒得理她,不过还是回了一句:“你会吗?”

    方小青牙一咬:“哼,我也就随便学了三两天,可惜本姑娘天赋异禀,也就是学得稍微比你好了那么一点点。”

    旁边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徐小燕就来来劲儿了:“你也会啊?和他的一样吗?来给我看看啊?”

    方小青被徐小燕一说,也不摆那不屑的模样了,略微有点害羞道:“我也学过的,只是没经常练。不过我知道他的招式不对,姿势都走形了!”

    “真的吗?”徐小燕眼睛就睁大了。“我看着他打的……挺有气势的啊!”

    “真的!”方小青见‘偶像’不相信她的话,一挽袖子就比划起来了。“你看这个,刚才他是这样的,还有这个……”

    一会儿就给燕飞挑出了几个毛病。可惜他连反驳都没法反驳,因为这小丫头居然看了一遍,就真记住了他刚才的姿势,这会儿比划的一点不差。估计刚才就盯着他的错误地方记呢!

    都忘了这小妮子虽然姓方,可是她妈也是姓林的了。

    关键是,燕飞也能记得,原来好像自己学的时候,就是那个小妮子说的那样,后来自己偶尔练那么几下,慢慢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形了。

    这三人有两个练得一知半解的,另一个压根不懂,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若是燕飞的姥爷在,估计看到燕飞那拳势就该惊叹了。原来燕飞的姥爷看他练武的时候就夸过他了,当时他还只是刚能变化细颚龙,当时的拳法就很得兽形的精髓了,现在当然更是突飞猛进了。

    论及拳法中兽形的精髓,再没人能有燕飞这般更深刻的‘领悟’了。

    总之就是说,燕飞的拳法中的走形,实际上已经是更高的一个层次了。用武侠小说中的话就是,已经不拘泥于招式,尽得其中精髓了。

    可惜燕飞说不出这其中的道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方小青这小妮子,一点点给他指出“错误”之处。

    徐小燕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方小青说的是正确的,顿时就不知道该相信谁了,燕飞的拳多有气势啊!可是方小青说的头头是道,到底是谁对谁错呢?

    燕飞一看就更不乐意了,看着小妮子说完后的那个的得意劲儿,不屑地道:“学拳是强身健体,关键时刻打人用的。你觉得我这身力气哪儿来的?有这力气打人还需要招式吗?”

    方小青一脸的小得意顿时不翼而飞,她又不是没看见昨天十几个人抬来的那块大石头,这下被打击得差点就掩面而去了。

    这小妮子虽然看燕飞不顺眼,倒是还没到胡搅蛮缠的地步,被燕飞这么一说,就不吭声了。

    事实是最有说服力的,徐小燕立刻就乖乖得跟着燕飞学了。

    方小青那小妮子就站旁边,还不走了。等徐小燕中间歇息擦汗的时间,忽然眼珠子一转,上来对徐小燕道:“徐星姐姐,你知道我为什么学会了拳法还不练吗?你不知道,学这个学时间长了,那就会长一身腱子肉,就像他那样,变得五大三粗的,你说女孩子那样,多难看啊!”

    “是吗?”徐小燕一听,顿时就被吓了一跳。

    “当然了。你不知道,他那样的还算是好的,还有比他更壮实的,那胳膊都那么粗,看着都吓人。”方小青说着还夸张地比划了一下。也是,燕飞现在说服力还不强,虽然力气大,可年龄还是差点,骨架也没完全长开,体型还不算特别显眼,看着也就是略显彪悍了点。

    “不会吧?男女不一样的,我们练应该长不成那样的吧?”徐小燕疑惑道。

    “不会?那可说不好。就算长不成那样,总是也会变粗好多的,我们可都是女孩子呀!所以我现在都不练了,我告诉你啊!女孩子还是要学瑜伽的,那样将来体型就好看的很了。”方小青继续诱惑道。

    “瑜伽?你在哪儿学的啊?真有你说的那效果吗?”徐小燕还是有点不信。

    “不骗你。就是在电视上学的啊!就是中心台那个在海边教瑜伽的张老师的节目,你看人家那动作,多优美啊!每天早上晚上都有的。早上的一会儿就开始了,我看看时间,哎呀,都快开始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啊!”方小青看了看自己的新电子表,适时地发出了一声惊叹,诱惑徐小燕这姑娘。

    那演技真浮夸!

    自从燕飞大手大脚地给养牛场的几个人发工资,这小妮子平时的生活费也多了,现在都有了新电子表了。

    被她这么一诱惑,徐小燕就动心了。女人嘛,听说什么优美的,那能不动心才怪,何况姑娘练武的动机就不怎么纯。当下就对燕飞道:“燕小飞,那我先去看看瑜伽了,明天早上再练吧!对了,你赶紧去买油漆啊,一会儿咱们去写招牌了。”

    然后在方小青的催促下,俩姑娘说着笑着就跑了。

    燕飞那个郁闷啊!

    对那个小妮子恨得牙疼,看什么瑜伽,还不是我买回来的大彩电?

    不过他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妮子一般见识,虽然这小妮子说起来年龄还比他大点。只是嘀咕了一句“小人”就骑着摩托车去买油漆了。

    那个在海边教瑜伽的节目不过是半小时而已,等燕飞买回来油漆和刷子,等了一会儿,徐小燕就美滋滋地跑了过来。

    一边和他拿着油漆朝外边走,一边给他说道:“我觉得那个瑜伽真不错啊!特别适合女孩子学。我想好了,以后我早上先和你打拳,然后再去看电视学瑜伽,早上学完晚上还有!这样我就两样都学了,你看怎么样?”

    燕飞能怎么样,随便她爱怎么就怎么吧!

    两个人把石碑先刷干净,然后徐小燕拿着刷子,先是用水在上面来回比划着,琢磨着怎么写合适。

    天气热,水干得快,正好方便她试验各种字体,看怎么写最合适。

    写着写着,就又有看热闹的了。

    这年头,人们是得有多闲啊!昨天没看到燕飞扛大石,有些闲人居然这会儿又来了。看到石碑都立了起来,个个都是一脸的遗憾。

    不过虽然遗憾是遗憾了点,可是既然来了,又刚好遇到有个大美女拿着刷子写大字,看看也不错。

    燕飞俩人也不当回事,连徐小燕都不怯场,这事儿多正常啊!小镇上就这样,随便有个什么事儿都能引来一群人看热闹。

    大部分小镇上的人都做些小生意,都是生活过得去就满足了,平时闲的时间真多。平时逢赶集的时候上街上溜达溜达,有的是做点小生意的,不是集市的时候就闲了。

    小镇赶集是按阴历来的,只有逢双数的日子才是集市,而且平时赶集都是只有上午一会儿,其他时间,那都是闲得发慌。

    一会儿养牛场内院的几个人忙完了,也出来看了。黑子一看就只准备写两个字就不爽了,跳出来建议:“就两字多没气势啊?怎么也得多写几个!”

    燕飞瞪了他一眼:“那你想写什么?”

    黑子被燕飞瞪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就小声道:“写几个有气势的呗!比如起个什么名字,牛气一点的,醉八仙?要不烧刀子酒怎么样?听着就气势!”

    燕飞懒得理他,继续和徐小燕低声商议着怎么写。

    周围还有闲人出声附和,建议要起个响亮的名字,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又不是咱动手写字,又不是咱的酒铺。

    黑子就又来劲儿了:“人家那景阳冈前小破店还挂个‘三碗不过岗’的招牌呢!武松不是一看见就进去了。可见起个名字多关键。要不叫个侠客酒,侠客岛侠客酒,大侠,听着多气势!”

    马超也不待见他这人来疯的性子,看燕飞根本没起名字的意思,也是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不干脆叫大侠酒算了?”

    这厮正在兴头上,连正话反话都听不出来了:“对,这个也不错。就叫大侠酒。大侠才喝的酒……”

    连周围的闲人都听出来了,都在笑。这小子还这样,马超真是没好气地道:“要不两边再写上替天行道,窃富济贫?”

    黑子总算反应过来了,讪讪道:“那倒是不用……”

    随即眼睛一亮又说:“不过你说的也不错,这两边也可以写啊,找个有气势的对联写上。就像那什么‘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广告词,还有‘行侠仗义惩恶扬善’什么的,听着就大气!”

    他说的那两句能叫对联吗?根本没人搭理他了,徐小燕都开始动笔写了。

    黑子在旁干着急:“唉,别忙啊,写上可就不好改了!大侠酒多好啊!侠是什么?那是咱的优良传统,那是精神象征,那是……算了,编不下去了,你们随便写吧!”

    说着就垂头丧气地朝养牛场进去了,也不看了。

    众人哄笑。

    这厮自己喊得起劲,结果徐小燕趁这功夫,都已经用刷子写上去一个字了,第二个字差两笔也就成了。

    闲人就是闲人,等招牌两边的字都写好了,一群人还不散去,站旁边赞叹议论各抒己见,热闹的和什么似的。

    燕飞和徐小燕懒得理会他们,赶紧拿着东西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