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七十四章 一口唾沫一个钉

第七十四章 一口唾沫一个钉

    还没走出门口的老头儿也是听小李这么一说,停下了。

    老头儿足足发愣了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在这厂子里也不少年头了,没听说过这说法啊!都不知道买多少斤废铁就先交钱?当下就回头问了:“小李同志,这还不知道买多少呢?怎么个交钱法?”

    小李同志手里攥着牌,先对着牌桌上的几个人吆喝道:“都别开都别开啊!等我一下,我这把就通吃了,等我拿钱来。”

    说着攥着牌站起来对老头道:“他不是买废铁吗?你看他带着绳子扁担的,是准备买不少的吧?他一个人这一挑能挑多少?总能有一二百斤吧!”

    说着又看向了燕飞:“你看怎么样?我给你打个折,收你五十块钱,你随便挑去,也别过来找我称了,挑走多少是多少。来赶紧给钱吧!”

    这家伙显然为自己能想出来的这样的‘主意’,那真是得意得很,说着还冲徐小燕咧嘴一笑:“姑娘你看我说的对不对?这多省事儿,给五十块钱随便拿,挑得动就多挑点,你们要挑的多了,亏了我也认了,谁让你跟着呢!”

    五十块钱贵吗?真不贵,现在废铁好几毛一斤呢!一百斤都不止五十块钱了,这也真是打了个折的价格,不过这家伙的态度,就让人不爽了。

    徐小燕被这家伙一说,顿时就有点羞恼起来,眼一瞪正准备发火,忽然一眼瞥到旁边的燕飞,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又展颜一笑:“燕小飞,没听人家说话吗?赶紧给钱啊!”

    小李同志见徐小燕这样,眼睛就更亮了:“对嘛!还是姑娘明白事理儿……”

    老头儿还在旁边嘀咕:“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没这个理儿啊……”

    燕飞也是有些恼火,这人太不像话了点,说话就说话,扯自己媳妇儿什么意思,找事儿吗?不过徐小燕拉着他,让他掏钱,看他不掏钱,干脆就把手直接伸他口袋里,自己把钱拿出来了,他也就不吭声了。

    徐小燕从燕飞兜里掏出来钱,一边找钱还一边劝旁边热心的老头儿:“大爷你别说了,今天要不是你老人家帮忙,我们都得空手回去了,可谢谢你了……”

    说着话从一卷钱里抽出来一张五十块的,大大方方地走进了屋,把钱往牌桌上用力一拍,对着牌桌上的几人声音清亮地道:“看好了,五十块钱!男子汉大丈夫,是个爷们儿说话就一口唾沫一个坑,一会儿别反悔了!”

    姑娘说话这气势,屋里的这几个人都有点楞了。

    今天算是开眼界了,这个小李同志屋里打牌的几个人都知道,就是个不太着调的,不想这遇到来买废铁的漂亮大姑娘,也跟着这么不着调了!

    他们还不知道,正经是开眼界的事儿,这还没开始呢!

    小李同志被姑娘这一下激将,连想也不想,一把抓住了那五十块钱:“姑娘你放一百个心,咱爷们儿说话绝对认,别人是一口吐沫一个坑,咱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儿,反悔了我就是孙子!”

    说完又嬉皮笑脸道:“你要是怕吃亏,我让你也拿,能拿多少算多少……”

    徐小燕看着他刚赌咒发誓转眼又嬉皮笑脸的样子,也不搭理他,似笑非笑地转头对周围几个人道:“大家都听见了,记好了!一会儿谁反悔,谁就是孙子!”

    说着一扭头马尾一甩,出了门拉着燕飞就走:“走,挑废铁去!”

    也不管后面屋内的人开始哄笑起来。

    老头儿也是被她这一番动作弄得楞了好大一阵子,然后才快步跟了上来,一边走还一边说:“唉……这算个什么事儿,这是个什么事儿……”

    “大爷你放心吧!随便拿我们吃不了亏,说不定还赚了呢!”徐小燕还劝这老头儿。

    到了废铁堆旁就开始催着燕飞:“燕小飞,快点,看中什么拿什么。都给过钱了,拿少了我可饶不了你……哎你这破扁担还拿着干什么呢?给我!你把绳子铺好赶紧挑就行了,一会儿捆好了找个结实点的东西挑着,这扁担才能挑多少呀!”

    一边催促着燕飞挑选废铁,自己也瞪着大眼睛在废铁堆上看来看去,然后眼睛一亮,直冲着废铁堆就上去了:“这个就不错,一会儿你用这个当扁担!五十块钱呢!姑奶奶我今儿个非得挑够本了不行!”

    一直在学校里上学的这姑娘,除了在家里受点委屈,在学校里那都是老师手里的宝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啊!看来是准备大干一场了。

    “哎……燕小飞,你傻看着干什么呢?过来帮忙啊!没看我拿不动吗?”这姑娘上了废铁堆,一边对着一根铁柱子使劲,还一边招呼燕飞。

    那是她能拿得动的东西吗?

    这姑娘看中的那能当扁担的东西,就是一根得有小碗粗的铁柱子了,比姑娘此刻裤腿下露在外边的白净脚脖儿都粗,外面露出来的都有两米长了,里面还不知道多长呢!被废铁堆压着,换个壮劳力都不一定能抽出来。

    燕飞看这姑娘折腾都看傻眼了,被招呼一声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道:“你赶紧下去,先让开点,别碰着你了!”

    等姑娘答应一声下了废铁堆跑得远远的,燕飞还招呼那老头儿:“大爷你也走远点,再远点……”

    话说当年孙猴子被压五指山下,唐长老过来揭开了如来那老头儿的佛偈子,就是这么招呼唐长老的吧?

    然后就见燕飞在废铁堆上踩了两脚,找了两个牢固的地方站好,接着用力一抽,没抽动,随后又吸了口气,再次一用力。

    轰隆一声,上面的废铁堆就塌下了几大块。

    不过还好,这根铁柱子也不长,估计也就是三米长的样子,就是一头还有一个棱柱形的大铁疙瘩,像是个长柄大锤似的。刚才就这大铁疙瘩在里面压着,燕飞第一下才没抽出来,等抽出来才会带下来那几块废铁。

    “燕小飞,看我的眼光不错把!这当扁担多合适,这两头还不怕挑东西滑下去。”姑娘看燕飞抽出来了那铁柱子,洋洋得意地道。

    浑然不顾旁边那老头儿都看傻了眼!

    常年在铁厂的老头儿,那可是看一眼就能知道这根铁柱有多沉,就算不说那头多出来的铁疙瘩,就一根柱子,怎么也得有二三百斤了,加上那铁疙瘩,还不得三四百斤去了!看这俩小情侣的那样子,居然是要当扁担用?

    徐小燕说两头不怕滑,是这铁柱子刚才露外边的那头,也有一个大秤砣似的疙瘩,比柱子粗不少。再加上另一头那大铁疙瘩,当扁担的确是不怕两头脱落了。

    燕飞无语的很,把那铁柱子扔一边,继续在废铁堆上挑挑拣拣,寻找适合打工具的废铁料。

    废铁堆上什么样形状的都有,那些奇形怪状的肯定不能要,还得注意不要挑到了那种以前有特殊用途的合金钢板,不然回去了打不动。

    挑挑拣拣的,老头儿也不惊讶了,在旁边帮着挑拣。怎么说也是在厂里这么多年的老人了,那眼力劲儿比燕飞都强多了。

    老头儿也是生气,厂子里一把年纪的老人了,热心带着人办个事儿,结果还被弄的老脸没处放,心情能好得了才怪。这会儿给燕飞挑的都是好材料,一点都不知道给厂里节省点。

    一会儿看着燕飞开始打捆,老头儿就惊讶了。

    原本以为燕飞和徐小燕在废铁堆上上窜下蹦的,挑出来这么多是打算先捡出来,一会儿再细挑一遍的,看这两人的样子,分明是准备都打捆扛走了!

    徐小燕来劲儿得很:“快点,这个这个,都拿上,能行吗?扛不动了别硬撑,扛得动了就别少拿。敢调戏本姑娘,我不让他这五十块钱赔吐了血,我就不姓徐!”

    “你以后就不姓徐了,得跟我姓燕了……”燕飞看着姑娘这会儿的样子,忍不住就接了他一句。

    “多嘴,赶紧干活!”徐小燕白了他一眼。

    一会儿这俩人就在老头儿纳闷的注视下,用绳子捆了两捆废铁料。

    当然捆儿也不大,毕竟是铁,它沉啊!

    然后燕飞拿着铁‘扁担’在徐小燕的帮助下穿过绳子,站好了之后,在徐小燕的招呼下,慢慢地站了起来。徐小燕挑的铁柱子扁担,还真不错,一点都不见弯。

    “怎么样?要不行咱就去下来点,别累着了……”真看燕飞挑起来了,徐小燕又担心了。

    “没事儿。我这力气天天涨,这点东西小意思!”看到徐小燕担心,燕飞就美滋滋地。

    昨天后半夜才能变成巨蟒,吃的东西还不算多,力气也没涨多少,不过这点废铁也就是和那块大青石差不多,重也重不了多少,挑这点东西肯定没问题!

    其实燕飞原来带着扁担来,是真没想买这么多,也不想弄这么吓人的事儿。这不是为了姑娘开心嘛!

    这么点东西其实不算多起眼,外行人根本不知道能有多重,一立方米的铁就有七八千公斤重了,这才多大点东西嘛!

    老头儿直接就傻眼了,站那里看着这俩人走,愣是没反应过来,半天才嘀咕道:“这小子吃什么长大的,这要是厂里红火的时候,他一个人不就得顶半个车间的人了……”

    说完老头儿发神经似的,自己找了个块铁板,在那儿试着搬呢!显然是对自己的眼力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怀疑!

    徐小燕跟在燕飞后面,看着燕飞挑着东西走,随着走动,那铁柱子都开始颤巍巍的一抖一抖的,她跟后面就笑得和个小狐狸似的。

    走到那过称的房间门口时,姑娘挥舞着手里的扁担,冲里面喊了一声:“看好了,我们可没占你们便宜,就一个人挑的,我什么都没拿……”

    里面的几个年轻人正打牌呢!听她这么一喊,下意识地朝外边看了一眼,正准备接着打牌,忽然又齐齐地看了过来,然后异口同声:“我靠……”

    最少有三个家伙嘴里叼着的烟掉了都没察觉,等两人晃悠悠走不见人影了,才听见屋里面惨叫连连,乱成一团。

    然后那个小李同志和被狗咬了似的跳起来,跑出了门外,远远的看见刚想喊些什么,就见刚才那大美女回头朝他摆手:“都是爷们儿,说出话来一口吐沫一个坑,不对,你是一个钉儿,别送了……”

    小李同志就站着反应不过来了……

    那边俩人走到大门口,那两占方的老头儿看他们出来,一个老头儿笑呵呵地道:“这么快买好了,喝点水再走吧……”

    话没说完,两老头就傻乎乎了,眼睁睁看着燕飞笑眯眯地和他们俩打个招呼,然后在徐小燕的催促下离开,等人走了老远,才反应过来。

    后反应过来的那老头儿心疼地不行,从地上捡起来一截快抽完的烟,然后一打量‘棋盘’,顿时纳闷:“你都没看那小子多大力气?还有空偷偷多下一个子?”

    另一个老头淡定的很:“这么大的厂子说不行就不行了,这年头还有什么稀奇事儿,能让我多看一眼?不就力气大点嘛?现在人不像我们以前了,都吃得起肉了,力气大点多正常……”

    “嗯嗯嗯……”这老头儿点点头,然后就跳了起来。“你特么到底多放了几个子,我这还能玩下去吗?”

    两人正吵着,后面一年轻人跑过来了:“你们怎么看大门的,没看人家挑着厂里的东西走了……”

    俩老头儿纳闷:“咋了?没给钱?我们跟着人过去的啊!这老家伙怎么还没过来,干嘛去了这是?”

    年轻人跑到大门外,左顾右看了一下,两边的路上都是没有人影,顿时就垂头丧气地道:“给了……”

    俩老头异口同声:“给了你追人家干嘛?吃多了撑着了吧?小兔崽子没事儿找事儿是吧?”

    徐小燕多精明呀,这会儿早催着燕飞快点走了。

    到了路口拐了弯,俩人就都走没影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