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掌毙黄牛

第一百四十七章 掌毙黄牛

    磨刀霍霍向黄牛。

    一大早,那头长得最慢的育肥牛就被拉了出来。

    还是老样子,先展览一会儿,等人多了就开始宰杀卖肉。

    徐小燕和燕超两个人蹲在不远处,摆了个摊子在卖菜。这两人分工明确得很,徐小燕负责笨手笨脚地给人称重算账收钱,燕超负责……捣乱!

    这几天大家都在忙,就他们两人闲着没事儿干。姑娘就想主意,想试试在三岔河这里卖反季节蔬菜怎么样。

    媳妇儿想自己找点活儿干,燕飞肯定是同意的。正好这些天忙着杀猪卖肉,也没时间摘了菜去市里跑着零卖,就当给媳妇儿打发时间了。

    价钱肯定比不上燕飞在市里零卖的价格,也就稍微比批发价格贵点——因为怕姑娘脸皮薄,别人一讲价她就降价。这就给留了点余地,如果讲价的厉害,就按批发价格卖好了。

    即使如此,前两天的生意也只是一般。价格还是太贵了点,大多数都是问个价钱就摇摇头走了。

    倒是没人说老板黑心,因为都知道反季节菜本来就贵,县城里就有卖的,比这贵多了。

    谁也没想到,什么事儿都架不住来往人多,消息传得快,总有人想尝个鲜图个稀奇。

    而且镇上的饭店也有不少听说了这里有反季节蔬菜,也过来买;更有机灵的菜贩过来一问价格,干脆从这里买了拿去县城卖——没人是傻子,县城的反季节蔬菜都是倒了好几手的,那价格肯定比这高多了。从这里买走再去卖,二十来里路的事儿,不愁不能发一笔小财。

    因为就那一个大棚的菜,本身数量就少,这下居然还真有点供不应求了。

    这算是意外惊喜了,本来是当给姑娘找点事儿干的,反正她有事儿做就挺开心。可不想还真能成,真是新年好兆头。

    燕飞如果只是送去市里批发掉,还不如这样卖着赚钱呢!

    何况这菜都是燕飞晚上摘的,还混有不少菜园岛的出产,去市里送怕懂行的人看出来毛病,不敢掺进去太好太大的。在这里就无所谓了,都是买回去直接吃的,混点个头大的也无所谓,只要不显眼就行,那是真赚钱!

    就是一个省大高材生蹲这里卖菜,不少人得偷偷骂燕老板不知道心疼媳妇儿:都那么有钱了,还舍得让那么水灵灵的大学生媳妇儿,在路边吹着寒风卖菜!简直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当然这么说的人都是知道内情的,也知道燕飞那是什么人,没人敢当面说他而已。

    有酒卖有反季节蔬菜卖,一天还杀几头猪,这里都快成了一个小集市了。

    到杀牛的这一天看热闹的,等着买肉的,那人就更多了。

    黑子还在来回跑,一会儿进一会儿出的,马超纳闷:“黑子你忙什么呢?没看卖肉这么忙?”

    可不是吗?猪已经杀过了,正在卖肉,他倒是跑来跑去的忙个不停,也不过来帮忙。黑子喊道:“找铁锤。一会儿杀牛用啊!咱们场里原来扔的铁锤你见了吗?”

    燕飞在这边一听就喊住了他:“要铁锤干啥?”

    黑子表示自己见多识广:“杀牛先给牛脑袋上来两锤,砸晕了它不受罪。”

    燕飞不耐烦:“得了得了,我也不是没见过杀牛,你不用找了。一会儿看着就行了。”

    杀猪都得四五个人忙,杀牛就更费事了。

    一般来讲杀牛的现场比较血腥残忍了点,不像杀猪,全国大部分都是一种杀法。杀牛的方法就多了,各地杀牛的习惯也是不一样。

    三岔河这边杀牛就是直接用大锤先把牛砸晕。当然这一下要是砸不好,那牛就活受罪了。有的是事先都不让牛察觉,从旁边靠近了偷袭。所以一般找抡大锤的这个人要专业的,不然牛跑了更麻烦。

    还不能一下砸死,砸死了的话那血就放不干净了,牛肉颜色就不好看,吃着也不好吃——不过一般人们不用考虑这个,能一锤砸死牛的牛人没几个。

    黑子对燕飞言听计从的,听他说不用就不找铁锤了。

    哑巴在旁边呜呜啦啦地比划,在自己胸口比划着插进去再拔出,然后使劲翻白眼,燕飞看完就点点头。

    这两人交流就比较复杂了,哑巴的意思他帮别人杀过牛,用尖刀直接插入牛的心脏,效果好的很。燕飞的意思就是明白,但是照不照那样做就不知道了。

    没多大一会儿,人围的就不少了,都是在远处点等着看热闹买肉——毕竟杀牛太血腥,还怕牛挣脱,就没围得太近。

    拴牛的地方远了点,燕飞就把刀别在背后,拿着个大盆子朝牛走了过去——农村人觉得牛比较通人性,杀牛前都是尽量不让牛知道,免得牛懂得自己要被杀了难受。

    走过卖菜摊子的时候,燕飞还让徐小燕姑娘和燕超先进了养牛场,不要看这血腥的一幕。燕超虽然有些不甘心,不过被姑娘拉着,还是比较听话的进去了。

    旁观的人一多,牛看着就有些不安了。

    这还是好的,还有传说牛临死前还会流泪,甚至还有母牛下跪求情救子,牛犊藏刀救母的故事等等。

    只不过无论传说如何,牛总归是要杀的。

    燕飞走到牛跟前,把盆子放在旁边,摸着牛的脖颈给它挠了几下,看着倒是像安慰牛一样。

    这牛年龄不大,大概还不知道要被宰杀,被燕飞安慰了几下,就放松了下来。

    旁人都是看着惊奇,好奇燕飞这样到底准备杀牛。就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他一巴掌就拍在了牛头双角之间。

    那牛闷哼一声,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然后他抽出尖刀,一刀下去,牛血就开始喷了出来。

    然后他才拿过盆子,开始接着牛血。

    总算没让牛受太多罪。

    一边给牛放着血,一边心里还想着:是不是回头要研究研究如何杀牛让牛痛苦更少点呢?

    一直到血放干净,围观的人都没弄明白。为什么燕飞在牛头上拍一下,那牛就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没了知觉,任他宰杀呢?

    议论纷纷之间,就有人发出问话了:“那牛是不是有毛病啊?怎么一拍脑袋就晕死过去了?”

    “对啊对啊!怎么回事儿?不是说杀牛都血腥的很吗?这看起来比杀猪都容易啊?”

    正和哑巴黑子在铺塑料布的高瑞闻言,捡了半截砖头放路上。一巴掌拍上去,那半截砖头就碎成一堆小碎块了。眼睛一瞪:“俺们老板那一巴掌比我这还厉害,你不信你去试试?”

    这家伙一脸的凶相,比屠夫更像屠夫,旁人顿时不敢出声怀疑了。

    其实他这一说别人就没人有疑问了,有知道的就介绍,那个小老板可是个能力扛千斤的牛人,比牛还牛的大牛人!没人想去试试那一巴掌有多大力道,牛都撑不住一下,那人脑袋还不直接给拍扁了啊!

    真是惊喜,想不到来买肉看个杀牛,还能看到传说中的掌毙黄牛,这趟来得简直超值了。就是那燕老板有点太轻描淡写了,也不喊上几句,带点气势,回去都没法吹牛啊!

    至于燕飞这边,剩下的事情就是卖肉了。

    不过卖肉前还有事情要做,张辉也在,连兽医站的老站长也来了。

    因为这头牛育肥特别慢,张辉请教了老站长,老站长当时也没说出个原因。现在听说要杀这头牛,就跟着张辉一起过来看看,想找出来原因。

    就算找不出原因,至少也得证明这牛没毛病,不然这牛肉卖出去了也不放心不是?要是别人的话可能就默不作声地把牛杀了卖肉,可燕飞那是有“未来超级大计划”的人,肯定不能干这么祸害乡里的事儿!

    牛皮剥了,一大堆内脏都在塑料布上堆着。老站长和张辉戴着胶手套在那里翻看着,那手套就是给牛配种的那种,可以直接戴到胳膊肘上方,足够长的。

    那边人都等着买牛肉呢!燕飞不着急,要等两人检查完。

    有人问了他也不瞒人:“这牛长肉比别的牛都慢,那边是兽医站的老站长和站里的医生,让他们检查一下牛有没有毛病?”

    人们顿时议论纷纷,有的怕有毛病,就开始打退堂鼓了,考虑是不是这牛肉不吃也行,万一有毛病了不是麻烦大了吗?

    也有经常来养牛场打交道的人帮着证明:“这牛都是看着喂的,要有毛病早就有了,还能喂这么久了还好好的。刚才那牛拴着你们也不是没看?有什么毛病?也就是燕老板要求高说牛长肉慢,放别人家里那都是好牛了。”

    谁还能没见过牛啊?大家一看也确实如此,就不再多说了。

    不就是等一会儿吗?这么久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这一会儿了。

    那边老站长和张辉一起翻了半天,直起身来摇摇头道:“没问题,还是那句话。估计就是不长肉的,人还有高低胖瘦呢!你养牛还非得让牛按你想的那么长?赶紧卖肉吧!等会儿给我也来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