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有车没司机

第二百四十二章 有车没司机

    因为和焦书记聊得投机,燕飞可是诚心实意地邀请他留下来吃饭的。结果人家笑呵呵地就用今天人太多为理由拒绝了,连燕飞说自己请客的牛肉是自己前天夜里杀牛剩下的,鱼是河里抓来的,不用花钱都不行。

    最后燕飞还是送出了点小礼物,弄了一罐酒和一瓶蜂蜜送给人家了。

    县里的干部都走了,镇上的干部还没法走,还得帮忙维持秩序让来看热闹的人散开。

    人太多了,不敢说万人空巷,可养牛场门口鞭炮响的那一阵儿,周围几千人是得有的,和赶庙会似的,镇上是真没什么人了。

    主要就是那两只金雕太招风了,在天上一飞,远处的看不真切的,开始还以为是好看的风筝。可再一看不像,等明白过来,镇上的人哗啦一下子全部出来了,那个热闹劲儿害得一群领导干部都心惊肉跳的,生怕闹出来什么乱子来。

    等人们都散去,老潘和林保国过来了,拿出来几十块钱给燕飞:“这是焦书记给你留下的酒钱,怕你不要,让我们等他走后还你。”

    燕飞也不客气,顺手接过钱:“人不错,就是有点不够意思,咱送点东西还给钱,不讲究啊!”

    一群人看着他真无语得很,来之前你嫌人家过来办这仪式是瞎胡闹,怕耽误自己干活。现在觉得对胃口了,送人家就非得要,给钱就是不讲究了。

    燕飞外公都感慨:“这书记做人真敞亮,带点自家东西回去还留钱。”

    燕爸爸这才想起来问:“那大车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给留下来了,也没见有人说这是个什么意思啊?”

    燕飞嘀咕:“他不好意思表功呗!”

    林妈妈立刻追问:“什么不好意思表功?给咱们送辆大车还不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感情全部人都知道这车的来历,就这当父母的不清楚。

    “现在场里不是新进了几个人吗?就那边几个龇牙咧嘴瞎胡闹的,那几个原来也不是多正混的,知道了那边乡里有偷油的。我们给偷偷举报了,这是县里当奖励送来的。消息都是我们提供的,他们肯定不好意思表功了!”燕飞胡扯道。

    不赶紧找了个借口把这个话茬揭过去,再说下去就露馅了。别的事儿父母知道无所谓,可是这事儿让父母知道,那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搞不好老妈就能干出请假不上班,在家看着自己的事儿出来。

    刚才燕飞虽然嘀咕说人家不好意思表功,其实心里也是觉得挺舒服的。看看人家做书记的,就是大气,虽说是自己抓的车,可人家给送来,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提都不提——这大概也算是心照不宣了。

    中午留下吃饭的就都是关系近的人了,除了亲戚就是老潘马永明庞发这些人了,吃的主要就是前晚特意留下的牛肉。

    好的牛肉送去省城卖钱,剩下的普通货色燕飞想着怕今天吃饭人多,就都留下了。结果这会儿一看,这留下吃饭的人比自己预计的少太多了——忙到最后的时候中午吃饭时间都快过了,那些牵牛领牛的,包括镇上的那些干部,说什么都不留下吃饭。

    包括一些送的有礼物也是,太给面子了,生怕自己这忙太狠顾不上——其实真准备的有,人多好办事儿,大鱼大肉的只要足够,这宴席是说办就能办,但是大家都不留下,他也没办法不是?

    既然如此,那牛肉就吃不完了。还好庞发也在,正好让他吃过饭把剩下的都拉走,继续去当他的游动小贩去。

    有老爸老妈在,燕飞也不也不用招呼别人了,和庞发商量卖牛肉,和马永明商量盖房。还说要是需要拉什么材料的话,自己现在有大车了,尽管开口说话。

    正说得起劲儿,林保国在旁打击他道:“你那大车到手了,你有司机吗?”

    “我就是啊!”燕飞正得意呢!顺口就回答道。“那玩意儿简单,我学了一会儿就会了。就是在这车上学的,熟得很……”

    “那你以后就当司机吧!”林保国冷笑。

    “啊?”燕飞总算反应过来了。

    自己是会开车,可不能以后自己就当司机了啊!天天忙的和什么似的,今天这忙完好不容易才刚松口气,再让自己开大车,那自己除非是分身术才行。

    想了想他赶紧喊黑子:“你看咱们场里谁乐意去学个大车司机,我出学费,让他们学会了给场里开车。”

    黑子张口就来:“老欧呗!就他稳重点,那几个和猴子似的上蹿下跳的,这车敢让他们开吗?”

    林保国看他安排好补充道:“也不用去学多久,先去把基础理论学一下,回来在自己这大车练好,一个月就能拿证,也方便。回头我让小向过来几天,帮忙领着开几天……”

    燕飞本来想说自己也行的,再一想自己那突击培训的司机,虽说开着还行,可是师傅都被自己送公安局了,那些基础理论可是懂得真不多,也就不逞强了。

    现在很多人根本不觉得自己以后和开车会有什么关系,学车的人根本没几个。驾校倒是天天在地方台喊广告,喊来喊去也没几个人。

    所以这年头学车也是真简单得很,人去不去都行,反正钱到了就成。想去跟着学的人家肯定更欢迎,能有老师傅手把手带着教,真不想去学的交了钱,过一个月也能给你把证送到家——真就这么简单,甚至还有驾校的下来招生,你在自家门口交上钱和照片,留个地址,过一个月驾照给你邮寄到家的。

    所以这个事儿大家也没当回事儿,反正自己就有车了,回头驾校那边报个名交点钱,回来自己的车慢慢练,还不耽误平时干活儿。

    吃过饭还得清点一下礼物,来参加这开业典礼的,也有人都不是空手来的——像周大脸这样的自恃是街上有点脸面的,又和燕飞有过间接交道的,趁这机会就过来了。

    相应的,这样的人带的礼物也会贵重点,一般都是烟酒居多。至于说其他镇上的熟人,不管东西多少,总是人情,都得记下。

    这个别人就帮不了燕飞了,他得自己做到心中有数。

    正和徐小燕在清点礼物看名单,来了个乡里工商所的老大妈——这是上午陈镇长他们听见徐小燕说做账不好做,从工商所派出来的老会计。

    于是姑娘就愉快地和老会计去学做账了,有人指点一下,徐小燕姑娘也是学霸级别的,以后这事情就干得更顺利了。

    合作养牛发放到现在,基本也就差不多可以停了。几百头牛发放出去,剩下的就是平时多留心观察,等着以后收钱了。

    现在场里就轻松多了,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饲养育肥牛,毕竟要靠这个挣大钱。这个活儿都是做熟了的,虽说牛逐渐多了起来,可多了几个干劲儿十足的年轻小伙子在,那点活儿是真不算什么。

    老欧几个那干劲儿真不是一般的足,平时走在街上都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这话一点不夸张,除了比他们年龄更小的熊孩子,会崇拜这些游手好闲的混混,稍微老成点的人,谁待见他们啊!

    可现在进了养牛场,比黑子刚来那时候可强多了。立马就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周围的人对他们都是态度大变,更别说那些来领牛的,知道他们是场里的人,那态度都好得不行,主动让烟讨好的,着实让这些家伙体会了一把受尊敬的感觉。

    还有县委书记对他们这群人的简单讲话,那更是让他们尾巴翘上了天,平时看见派出所民警他们都躲着走的,什么时候这样见过县里的父母官和这么多领导呀!

    别说见了,想都没想过啊!

    再加上平时燕飞把自己平时玩腻了的东西送给他们,当做小恩小惠打发着,这些家伙天天都和打了鸡血似的,平时干着活别提多有劲儿了。

    他们自己心里也明白,得亏是老欧说的早了那么几天,否则等到这开业典礼结束,他们再想进来,估计还不好进了呢!

    原因多明白的,现在镇上不少人都在打听着!就连他们也经常被家里人偷偷问:那啥,你二舅的大姨姐家的孩子,人老实又能干,不怕吃苦不怕下力气,你们那燕老板,还招人不了?

    这样问的还不是少数,镇上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人真的不少,以后这些人都去打工了。可现在都是天天乱转悠,正事儿没有,虽说大部分也干不出来什么坏事儿,可就这么闲着,家里人谁看见不心慌啊?

    何况这晃荡的时间长了,这人也懒散。有的家里好说歹说送礼又送钱给找个活儿干,结果干不几天就被人赶回来了,别提多愁人了!

    可要是能送到燕老板那就不用担心这个了,看看那场里都是什么人?什么乌七八糟的人都能进,小混混劳改犯哑巴瘸子什么的,进去了就都老实得和拉磨的驴似的,个个任劳任怨埋头苦干,工钱也是发得简直眼红死人——当然这些话都是自家心里想的,可不能说出去,否则肯定得有人为了讨好那场里的人去偷偷告密……

    这些事儿有的燕飞知道,有的是压根不知道。可是几个年轻小伙儿就有压力了,这要是干不好,真是没法出去见人了。那干起活儿来没劲儿才怪?

    活儿不多,人又都干劲儿足,还有媳妇儿在帮自己查漏补缺,燕飞可是着实过了几天轻松日子。

    盖楼盖棚子的事儿基本都不用他操心,那些工人现在都是和他合作养牛的,干起活儿比给自己家盖房子都用心,连马永明都很少过来看,都是老手了,只要用心做,那是真让人省心。

    只可惜幸福的日子终究还是会结束的,不知不觉的,又到送牛肉的日子了。

    这天下午一忙完,场里的人都在河边喂围成了一个圈,笑呵呵地看杀牛。

    本来挺血腥的事儿,可现在这不是燕飞第一次让高瑞独立杀牛嘛!大家都等着看笑话呢!

    黑子在旁还时不时地干扰老高两句:“高大傻,你要是不行就算了。还是让飞哥来吧,我看你要是把这牛折腾急了,你肯定干不过它!”

    除了他,其他的人可没人愿意得罪这个一脸凶相的杀人犯,就他一个劲儿的喊得起劲儿。

    高瑞根本不搭理他,正学着燕飞在摸牛的‘死穴’呢!

    其实都跟着燕飞杀过好几头牛了,他又是练武的人,论起动手的能力肯定弱不到哪儿去。要不是黑子干扰,估计他这会儿都下手了。

    燕飞等他摸准位置,对他点点头,然后就见他稍微准备了一下,举起了手里的小螺丝刀瞬间就落下了下去。

    那把小螺丝刀准备无误地落在了他刚摸好的位置,齐根没入了牛皮之中。

    牛‘哞’地叫了一声,燕飞抢上前去,握着他的手略微一动,那牛就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准时准了,落下去的时候偏了一点点,这样就没问题了。好了,开始干活儿……”燕飞说了一句,就开始招呼人上来忙了。

    明明躺地上看着好好的牛,可是已经没知觉了,也是一绝了。就是现在看这样杀牛大家都不稀奇了,黑子一群一看热闹没得看了,立马各忙各的去了。

    燕飞准备好牛肉还问姑娘:“你今天跟我一起走吗?”

    “不去!”姑娘回答的斩钉截铁。“反正你明天上午就回来,我还有两天假期呢!等后天晚上我不让你送我,自己坐火车去,赶上周一上课就行。”

    这姑娘在场里还待上瘾了,就剩两天假都不乐意走。

    “不走拉倒!”燕飞略微有些小失望。

    上次送牛时间紧,正忙着要开业典礼,他是连夜去送的,就没带姑娘。现在可是不怎么忙了,他还想着骑着自己的新摩托车,带着姑娘兜风几百里呢!

    看着他那毫不掩饰地失望,姑娘捂着嘴偷笑了一下,看了看别的人都去忙了,上前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好了好了,别失望了。赶紧走吧!路上慢点,明天回来就又见面了,我在家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