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四百三十章 大家都要学习

第四百三十章 大家都要学习

    学外语入魔的燕三分同学,马上就没有机会再继续拽外语了——进了养牛场就开始忙活,不少在电话里不值当说的杂七杂八的小事,虽然都是小问题,可也得听听他这个老板的意见。

    还有场里这些天新进场的牛,他不亲眼看看也不放心,总之是一直到晚饭时间,吃着饭都还在说事情……

    事情虽多,大多也都是一两句话的事。

    琐事一大堆,说到都准备睡觉的时候,黑子又开始拿出最近买牛的账目让燕飞看,这下燕飞终于不耐烦了:“这些事以前你不是都自己处理了吗?花多少钱记个账,现在都有会计,直接交到会计那里就行了。我说黑子你现在是不是结婚了胆子变小了,原来自己能办的事都得再给我说一遍,你眼红我去香江玩没带你们是吧?”

    “还有发哥那边卖牛肉干的账,亏钱赚钱都无所谓,现在本来剩的牛肉就少,做那点牛肉干就是给大家练手的,以后牛肉干肯定越来越多,最多两三个月做牛肉干的也得忙起来。”

    “场里的这些事本来都是你们自己能干的,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怎么觉得我这次回来,你们都一个个大变样,什么事都得给我说?到底咋回事?”

    燕飞说的一点也没错,以前他不在的时候也不少,可从来没和这次一样,感觉一回来就一大堆的事。明明现在人越来越多了,怎么感觉自己的事又多了呢?

    看大家都不说话,黑子硬着头皮说道:“这不是咱们牵牛花公司越来规模越大了,我们想着什么事都得有个规矩,不能再随随便便的了吗?”

    “什么牵牛花公司?还不就是咱们这几个人,主要干的不还是养牛场这点活儿。除了养的牛多点,和以前有啥区别?”燕飞郁闷的不行。“规模大了你们得管的事更多才对,怎么都成了我的事儿?那以后要是养牛场这点地方不够用,再开个新场子,还得我过去开呀?”

    他就差说一句要是我什么都干了,还要你们干什么?

    见他有点着急上火,别人都不吭声了,徐小燕看都没不说话,干脆拉了一下他:“这事回头再说吧!大家都按照以前的就行,晚上大家再想想,等回头有什么想法都说说。”

    说完拉着他先回大棚那边住了。

    其实也是赶巧了,本来现在养牛场就一直飞速发展,大家不知不觉都感觉到了一点压力,再加上他去了一趟香江,养牛场又刚好遇到了两个来打探消息的人——幸亏大家还只以为那个岛国人是逃犯,否则心理压力更大。

    以前他在的时候,遇到什么事都是直来直去的,三下五去二就解决了。这次他不在几天,刚好赶上事,大家能办好纯属有点阴差阳错。这么一来,大家都感觉,这老板还是老板,老板不在大家确实是不行。

    主要是一帮人没经历过大场面,见识不够。感觉养牛场现在动不动连市里的副市长都能惊动,还上了报纸电视,生怕事情办不好弄出来什么差错来——这真是纯粹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大家都是一起从养牛场几十头牛开始这么过来的,现在无非是笔下的数字多点。

    但是数字多点也吓人,就拿黑子来说,最开始买牛一次买几头,那时候买一次交一次账,交完帐拍拍屁股啥事都没了。现在买的牛越来越多,燕飞这一周多的时间不在,他晚上和媳妇没事算了一下账,自己都吓了一跳,这特么几天功夫,从自己手里花出去的钱居然有一二十万……

    还有庞发也是压力山大,让他管着牛肉干生产的,现在牛肉数量少,那点牛肉干卖出去算起来都是赔钱的,还不如直接去街头把牛肉零卖掉挣得多。

    包括林玉梅也是,她在负责管着牛出场进场的记录。眼看这还没多久,一本小记录本都用完了,没压力才怪。

    其实不但他们,连向蕊都挺有压力的,只是晚上她回去了人不在,否则也得拿着账本给燕飞看。黑子一个人手里出去的账都有一二十万,更何况还有其他的支出,她这个会计不怕算错账才怪。

    燕飞之所以不爽,是因为他觉得,养牛场就是这样大家看着一步一步发展的,需要办的事还是那么多的事,虽说事情说起来好像比以前大了,可本质还是没改变。就是养牛场的这点事,没什么变化。

    他根本没想到大家现在都有压力了,特别是现在他的摊子越铺越大,还带着媳妇去香江旅游——在三岔河这地方,去过大地方的人真不多。谁要是出去大城市几天,回来就会觉得高人一等,不但去的这人自己这么想,周围的人也是下意识地这么想。

    何况燕飞这去的还是大家只在电视电影上看到过的国际大都市。

    但是对一个想在院里栽几棵树就飞了两个省的人来说,出去这一趟真没不觉得自己就多‘高’了。纯粹是别人非要这么看,他自己都都没感觉。

    徐小燕姑娘也没看到这个问题,回去之后就对燕飞说道:“你说刚才的事,是不是因为现在养牛场的人越来越多,你没给他们明确安排职务的原因?”

    “安排什么职务?”燕飞有点不明白。“各人都有各人的活儿,谁干什么都是老样子,除了发哥过来新管一摊子事儿,其他的不都挺明白的吗?”

    徐小燕给他解释:“你要说出来,以前公司规模小,以后规模大了,必须明确起来。比如说黑子经常要负责外边的事,来卖牛的归他管,有些事你都让他跑,那你就明确告诉大家。还有马超负责酿酒,玉梅姨负责登记,这些事情咱们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啊!”

    “那你说怎么办?写个纸贴出来吗?”燕飞有点迷糊。

    “你笨啊!你忘了你还收过人家一张名片,那上面写的是什么?你要给大家明确职务,都给安上个名头就好了。现在这些人大部分都得管事,咱们分几个部门,比如开车的老欧,你就给他分个货运部的经理的名头。万一以后车不够用了,再买车新来的司机都归他管。发哥黑子马超还有玉梅姨,都分个经理的名头不过分吧?”

    徐小燕想的还是比较多的,好歹在外边上学,就算再不接触这些事也见识过。说起来头头是道的:“还有财务会计,舅妈就是财务室的主任,以后要是一个会计不够用,新来的她也直接管了。这样一分,大家都明确职责了,你不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燕飞听了之后终于明白了,迅速找出纸笔来,开始写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商量着,不大一会儿养牛场就出了一群经理来。其实这事早该办了,也就是没人提出来,大家就一直这么糊糊涂涂的干着。

    写完之后姑娘又建议:“我觉得你得提高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也看点书,多掌握点文化知识。我感觉他们现在事事都找你,也是有点不自信的原因。要是让他们多学点东西,不但对他们自己好,对养牛场也有好处。这是一举两得的事儿……”

    “这帮人能会有心思学习吗?”燕飞觉得这就是姑娘的异想天开。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姑娘对着有经验,她就是对燕飞这么干的,只不过她一般不是诱之以利,而是诱之以色。“还有最后一招,学不会可以原谅,但是压根就不学的不原谅,这样的你就揍。又不是不识字,现在咱们又不是让他们死读书,让他们一边干活一边学点理论,这可比课堂上死背书容易多了……”

    “那你说学什么?”燕飞对姑娘出的这招无语的很。

    “经济管理人力资源法律贸易养牛知识,什么都能学。实在不行弄点自考或者成人教育的教材,主要也不是为了学那点知识,而是为了开阔大家的眼界。读书多了,眼界自然就开阔了。大家缺的不是实践,以后公司规模大,什么事大家都会遇到,现在学点理论知识,一点都浪费不了。”

    “那也成,也不指望他们能考上什么文凭,好歹多读两本书。别一张嘴就是脏话连篇,动不动逮人就骂,确实有点不像话。”燕飞以前还不觉得,现在出去转一圈,看着别人的公司上班的,再看看自己的这些人,和人家一比,那就是秀才和土匪的区别啊!

    “你这么想就对了,人有了压力才有动力,有了甜头也有动力。你得给他们动力,反正你自己慢慢想,就这些了。和他们打交道你比我擅长,别的我也没办法!”姑娘说完就准备去洗刷睡觉了,留下燕飞自己开始苦思冥想起来。

    燕飞这一夜可真是累死了不少脑细胞,连进恐龙世界杀恐龙炖肉的时候都在想,喂老虎的时候在想,吃东西的时候在想,也算是为了这帮人煞费苦心了。

    其实是性格决定,他从来没想过以后事业做大了,就重新招聘些有文化的,让这些人就这样继续这么干下去。

    都是一开始跟着过来的,天天干活从没一句怨言,不管会干不会干,干好还是坏,大家都是尽力的。以后就算真是能力太差不能独挡一面,他也希望这些人能当个小管事,至少别等到以后大部分人都去当领导了,还有一批人在铲牛粪。

    等到躺在床上,燕飞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多少再学几句岛国语的,这是大事,要持之以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