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刘进学和罗老板

第五百八十一章 刘进学和罗老板

    一样土养百样人,总有些人找不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在时代变迁中……被淘汰。

    刘进学此刻坐在一辆小车里,就满是沮丧:难道自己真的就不适合自己创业吗?

    他是国家恢复高考后,含金量相当高的那几批农大大学生之一,毕业之后就分配到了铁饭碗。要说这时候也不错,可他性子木讷了些,上班十来年,别说是一起毕业的同学,就是一些学历比他还低些的学弟学妹们,也逐渐后来居上,把他甩在了身后。

    当下海的大潮都一浪又一浪的,不知道多少浪之后,他终于决定靠着自己的本事独自创业——他相信凭着自己吃苦耐劳的精神,没有什么干不成的。

    说不上成功还是不成功,反正他种的双孢菇在目前是紧俏商品,销售还不错。

    但是销出去货,也不代表就能挣钱。

    他是在省城旁边种植的双孢菇,地是租的不说,连牛粪都是几分钱一斤从养牛户那里收购来的。成本高产量低,他也不是生意场上的老手,有些蝇头小利也不擅长去计较。一来二去看似红红火火的生意,最后一盘算,居然没挣到什么钱。

    还好,后来通过老同学王久明的介绍,认识了一个在乡下养牛的小师弟。这小师弟大气,从自己这里学走了技术之后,也没把自己抛开,还把他那里产出来的双孢菇让自己代销。

    钱是挣了点,但是有的人真的是不适合做生意——刘进学自己一直过不去心中的那个坎儿,他总觉得自己这样等于什么都没干,就拿人家的钱:人家的货送来,自己再转手给来收购的商人,这样坐地收钱,赚的还是乡下一位小师弟的这点钱,简直就是黑心钱。

    虽说那小师弟的生意据说做的不错,愿意让他挣钱,可他自己真是觉得这钱烫手。而且更让他心里很有挫败感的是:小师弟送来的双孢菇,都不需要用专业的眼光去看,哪怕是个外行,也能一眼看出来,不但比自己种出来的个头大,还比自己的双孢菇在色泽等各方面有优势。

    这还能不能干了?

    自己为了创业,多少个日日夜夜熬出来的成果,刚传给了别人,别人就比自己做的还好!

    这还不算,连收购的商人都打击他。

    说起来人家也真不是有意打击他,因为这次洪水的事儿,三岔河乡的双孢菇断了货。来收购的商人一看到双孢菇只剩下刘进学自己的了,顿时面露难色:“刘老板,有个事儿我得和你说一下。要是只有这样的货的话,那价格上,我没法按原来的价钱给你了!”

    刘进学纳闷:“怎么了?虽然我没出去打听,但是也知道,现在的行情应该是一直在涨的才对吧?为什么你的价格反而还要降?”

    收购的那老板吞吞吐吐的,最后总算给他吐露了实情。原来前一段价格给他涨点,主要是因为三岔河乡那边的双孢菇质量好,不但看着好,给最终客户送货下去之后,客户们反映那些看起来好的双孢菇是真好。

    刘进学都无心再追问,自己的双孢菇到底差到哪儿了?他也不是厨师也不是美食家,也没有把两样双孢菇分别做一盘品尝品尝,卖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自己的双孢菇,不但看起来不如人家的,连口感也不如。

    原来自己不但赚了小师弟送来的货的差价,连自己的双孢菇能卖上高一点的价格,也是占了人家的便宜。

    这打击,对这个原本一心只知道研究技术的人,实在是有点大。

    刘进学这种人,说起来性格是有点闷,或者叫宅的那种——不太擅长交际,有事儿憋自己心里,容易钻牛角尖。

    于是问题就来了,这个收购双孢菇的商人也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已经给这位刘老板的信心造成了严重的打击,他还在追问,那个好点的双孢菇,什么时候能恢复供货。

    终于在这收购商又一次亲自来收购双孢菇时,再一次被人问,好双孢菇什么时候供货的刘老板终于爆发了——他直接告诉人家,那些双孢菇本来就不是自己的,自己不准备再干这个中间商了。

    收购商吓一跳,连忙劝说他。

    不过刘进学决心已下,说你也不用担心没货,我带你去那个双孢菇种植基地看看,他们那里遭了水灾,上次问的时候好像已经又种植上了,以后你自己和他们联系吧!

    这就是性格决定命运,刘进学这种性格,真的是不适合做生意:自己转让技术的时候他落不下脸面,不好意思赚钱,人家让利给他让他赚钱,他又觉得是这钱来得太容易有些烫手,现在一受打击又自暴自弃,连本来能赚的钱都不赚了。

    那个商人虽然心中大喜,不过嘴上还是客气了几句——实际上和这个书生型老板打交道,他知道这书生老板既然说出这话,自己劝也白劝。

    其实刘进学也是受打击之后,就一直想要去三岔河乡去看看:为什么同样的菌种,同样的技术,怎么人家初学者的产品,能比自己还好?

    这个念头一旦生出,就再也无法遏止。

    他甚至连提前给燕飞打个招呼都没有,对当初介绍燕飞和他认识的王久明也没通知,和自己家人也只说出个差,就直接上了这位收购商的车,直奔三岔乡而去。

    一个钻了牛角尖的技术宅,就是这么干脆利索。

    他甚至根本没想,自己如果介绍了商人到三岔乡去收购双孢菇,以后人家有了更好的货源,还会来他这么个地方吗?毕竟他的双孢菇产量到现在也还是那么点。

    更没想过,就算人家继续收购他的双孢菇,就凭他那日益增长的成本,他还能不能维持经营下去——除了其他人也开始种植双孢菇,还有随着人们对牛粪的研究利用,最开始他收几分钱一斤就能收到的干牛粪,现在都涨到一毛钱一斤了。

    这就是省城边上的坏处,连牛粪都快成了紧俏货。他要是跑到其他偏远点的地方去,如果他再会点交际手段,去帮人家收拾处理牛粪,人家还得给他钱呢!

    现在倒好,他连自己的棚子也不管,留下自己的那个亲戚小伙子看着,自己就跟着人家,直奔三岔河乡来了。

    打交道时间长了,他和养牛场经常来送货的人也熟,对三岔乡的地理位置也知道个大概。路上又打听了一下,很快三个人就下了省道——除了他和收购双孢菇的那位罗老板,还有罗老板的一个小跟班。

    在去三岔河乡的乡道上开没多久,刘进学就叫了起来:“停车停车,前面那地方应该就是刚才他们说的工地,罗老板你和小陈先过去吧!我要下去看看那些大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他实在是忍不住,这个问题憋在他心里,都已经把他憋坏了——为什么同样是双孢菇,人家的就比自己的好呢!

    罗老板哭笑不得:“咱们到了地方见到了人,再让他们带着你来看,不是更合适吗?”

    刘进学推开车门就走:“你先去,我等不及了!”

    他是个书呆子的性子,自己心里还有个小九九,觉得自己这样‘突然袭击’,如果这里的双孢菇种植还有什么秘诀的话,那自己不就……

    看着他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大棚走去,小陈那个跟班都说道:“罗哥你说的可真没错,这位刘老板,压根就不像个生意人!咱们是在这里等他,还是直接过去?”

    罗老板朝前面看了一眼,已经隐约可见前方路边的那一大片工地,摇摇头道:“算了,我们先走吧!大不了以后再收购他的双孢菇的时候,给他的价格算高点。只当是交他这个朋友了!”

    生意人虽然逐利,但是总还有一部分是讲人情的。这位罗老板能说出这句话,可见为人还算不错。

    两个人开着车,到了桥西头一问,听人说老板在养牛场里,就继续开着车朝东边来。

    到了门口,两人把车靠着路边一停,刚一下车,就见到一个挺帅气的年轻人,牵着一个半人高的雄狮般的黑色藏獒,溜达着从里面走出去。

    这位罗老板和小陈都不是身材高大的人,看到这藏獒就吓了一跳。顿时不敢走了,为了以防万一车门也不敢关,就站在那里喊着问道:“请问,你是这里的燕老板吗?”

    那年轻人闻言抬头一看,看到两人那防备的样子顿时笑了起来:“两位是来找燕老板的啊?来的挺巧,他刚好在。我可不是老板,就是给他遛狗的,你们放心进来吧,这狗听话的很,不咬人。”

    这遛狗的可真不一般,脚上的那鞋子是蒙特娇的,身上的短袖裤子,不出意外的话也都是真正的品牌货。穿这样遛狗的,就连罗老板见多识广,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陪着笑小心翼翼地朝里面走。连那遛狗的不怎么礼貌的,随意打了个招呼就牵着狗走掉,都顾不上在意了。

    到了门口没走两步,一辆虎头奔开了出来,两人一看,急忙站在一旁挥手——这下肯定得是燕老板了吧?

    没想到车窗打开,一个有点黑有点瘦的小伙子露出头来,态度倒是不错,笑着开口问道:“两位是来找谁的?”

    小陈急忙回答:“我们来找燕老板的,请问你……”

    “我不是。”小伙子说话利索的很。“我是场里跑腿的,去街上买个插座。燕老板在办公室里,你们直接过去就行。”

    这场子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看着车缓缓开出去,罗老板和小陈一阵无语:跑腿的都开虎头奔,还去买个插座?

    摇摇头,罗老板继续带着小陈朝里边走,刚没走两步,就听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走错了,你们两个!燕老板在那边……”

    两人吓了一跳,一回头这才注意到,在大门内的墙根阴影处,还有个老头坐在那里,一双看着有些渗人的眼睛正盯着自己,还用手给自己指着方向。

    其实两人本来就是朝老头指的方向走的,只是刚才先被那只大藏獒吓一跳,又被虎头奔惊了一下——他们可真没想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还有虎头奔这等豪车,还是跑腿的开着买插座的……

    所以走路的时候就小心了点,生怕再遇到什么意外的事儿来。没想到就被这老头认为是要朝另一边走,其实西边还是瓦房,东边是楼房,该去哪边儿谁不清楚啊?

    两人谢了老头一声,定了定神继续走,就见到一个精致的如同画里蹦出来的女孩儿,从一间房里走出来,看到他们两个稍微露出了点意外神情,接着就笑着道:“两位是来找燕老板的吧?那个办公室就是。”

    真靓!

    两人惊艳过后,心里嘀咕了几句,那个小陈还忍不住朝那女孩儿背影看了两眼,忍不住小声道:“罗哥,你看清楚了吗?这是不是……哪个影星?”

    罗哥小声斥责道:“不要乱讲话,不该看的不要看啦!”

    本来两人还以为到这种乡下地方,觉得自己是大城市里的采购商,心里还带着点优越感的,结果遇到这一连串的意外,连罗老板也是谨慎了起来。

    敲了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门开着,进来吧!”

    两人推开虚掩的门,就愣神了。

    里面没人?

    接着就听到桌子下边传来一个声音:“两位稍等下,我把这个鼠标插上就好!好了……”

    话音落下,一个年轻人从桌子下面冒了出来,笑着问道:“两位是有什么事儿吗?”

    小陈刚才被罗老板训斥了一句,此刻有心表现,立刻上前道:“你好,我们是来找燕老板的,他没在吗?”

    这位这么年轻,身上的衣服普通不说,还脏兮兮的。再看看旁边放着的电脑包装箱子,小陈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位的身份——肯定是来安装电脑的工人了。

    没想到年轻人一笑:“我就是燕飞,你们两位,有什么事儿吗?”

    刘进学那书呆子,来的时候心里有事儿,也没仔细介绍这位小师弟。只是说过小师弟比他小很多,可没说小到了这程度——他们在西边省道路口问路,那个看起来不怎么像好人的饭店老板,可是一听说他们打听燕老板,就张口说是飞哥的……

    当时两人心中就猜测,能被那个不怎么像好人的饭店老板,诚心诚意地称呼一声飞哥,看来这飞哥在当地是挺有头脸的人,绝对算得上是地头蛇——别的猜不到,至少年龄上,应该在三十岁以上吧?不然年龄太小,别人谁愿意信服呀?

    没想到真见了人,他们还以为是安装电脑的——燕老板也郁闷的很,本来说五台组装机都在会议室的,可大家都说了,哪有他老板办公室里不放一台的?于是安装的时候就给自己留了一台。

    今天这不是抽空,给自己把电脑装上嘛!

    当面不识人的尴尬过去,罗老板这才正式的和燕飞做了个自我介绍。

    结果一听到刘进学来了,还是连养牛场都没到,就先去找大棚看,燕飞也是哭笑不得:这位刘师兄也真是的,他就这么肯定自己找的大棚是种蘑菇的?这次大水过来新建起来的棚子,可还有几家种菜的呢!他这冒冒然过去,别闹出什么误会才好?

    于是燕飞顿时坐不住了,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对罗老板歉意道:“罗老板,真不好意思。我这位刘师兄也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他是生面孔,我们这地方的人有些也不太懂规矩,我得赶紧过去看看,别闹出来了什么误会。你稍等一下?”

    说着话还在往外边掏手机,准备问一问王久明,知道不知道刘师兄来的事儿。

    罗老板那个郁闷,如果不是今年大水过后,导致双孢菇货源减少,如果不是实在不想丢掉三岔河乡这个好双孢菇的货源,他犯得着亲自跑到刘进学那里,还再跑到这里来吗?

    好在刚才路上已经看到,这地方新建的棚子还不少,估计以后的货源会更多,给了他不少安慰,否则他这会儿都不知道该怎么郁闷了——作为生意人,他可是知道,如果这里的货还能和以前的质量。他掌握了一个高品质的采购渠道,哪怕是量小一点,对自己拓展生意也是大有帮助的。

    所以看到燕老板风风火火地朝外边走,他也只能站起来:“那好,刚才刘老板下车的地方我们最清楚,我们的车就在门口,咱们一起开车过去吧!”

    燕飞点点头,也顾不上客气,就拨通了王久明的电话。

    王久明根本不知道这事儿,也是纳闷的很:“他这人怎么这样?以前他也说过,这么做生意,就是占你的便宜,心里过意不去,我还开导过他两次……嗨,算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老实话,我算看出来了,真靠他的那几个棚子,凭他做生意的这个能耐,能不赔钱就不错了。”

    “不过他技术是真不错,在这方面钻研的挺透彻。人也实在,你接触过也清楚……我也不多说了,好歹你也和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了,以后能帮就帮着他点。就当我这个师兄欠你个人情行吧?”

    燕飞笑了起来:“这都是小事儿,我得先找到他人,问问他到底怎么打算的。你放心,好歹咱们都是师兄弟喊了这么长时间的,能帮我的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说欠什么人情就见外了。现在贺老师还在我这里,正和戚老师在河边喝茶呢!”

    打着电话和罗老板一起上了车,小陈发动车开到了桥西头,刚提上车速没开多远,忽然又慢了下来。

    前面开车的小陈解释了车减速的原因:“燕老板,罗哥,前面……刘老板……已经回来了……”

    燕飞的眼神肯定没问题,朝前面一看,就知道了小陈说话吞吞吐吐的原因:刘师兄此刻正垂头丧气地沿着路边朝这边走,衣衫不整倒算了,两只脚上的鞋子也只剩下了一只,另一只在手里提着呢!

    看着他那个惨兮兮的模样,燕飞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郁闷,这都叫个什么事儿啊!

    对着电话里的王久明说了一句我看到人了,就赶紧下车,去迎接这位刘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