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六百九十一章 野猪

第六百九十一章 野猪

    噗地一声,一条蛇被一根树杈轻轻一挑,在半空中卷曲着飞到了远处的草丛上,然后一个翻身,悄无声息滑行而去。

    老牛在后边乐呵呵地评价:“咱们这边的人不吃蛇,要是放南方,这么一条蛇可够一盘菜了。”

    曲书记凑趣地补充:“你说的是龙虎斗吧?咱们这边还不吃猫肉呢!”

    时间已近中午,大伙儿的速度都不慢,现在一群人已经离开了湖边,进入了这片小山林中。

    牛老板和曲书记岁数大点,不过牛老板也是从苦日子里过来的,虽说这些年日子好了,但是身体还不错。看那曲书记也不是只坐办公室的人,走了这么久也不见怎么累。

    山林里虽说有路,不过进山的人不多,路不怎么好,很多地方已经杂草丛生,现在走的这一段因为林木稀疏了点,就遇到了一条蛇。

    姑娘对蛇也不怎么害怕,有燕飞在,她什么都不怕。

    远处有吼叫声传来,那是熊大熊二们在山林里撒欢。来之前它们都吃的饱饱的,现在也不是为了觅食,纯粹是野生动物的天性。毕竟它们出生就是在山林里,就算后来习惯了圈养的生活,还能在燕飞心情好的时候,去恐龙世界里撒个欢。

    这群家伙们也不是第一次被燕飞放出来撒欢,都规矩的很,也不会跑太远。甚至小紫貂们就在附近围着它们一群人乱窜,根本没擅自离开的意思。

    燕飞拿着个木棍晃悠悠地走在前面,只把注意力把在自己媳妇身上,看她对什么感兴趣就陪着她看看。

    曲书记和老牛也不是傻子,这会儿早看出来了,燕老板所谓的出来玩,其实就是为了让媳妇出来玩。所以两个人就干脆当起了解说员。

    看到姑娘路过几棵树,老牛就适时地提醒:“那几棵树是山里果树,现在不是季节不好看,等入秋了再来看,满树的小红果,看着好看得很。”

    山里果就是山楂,在大部分有山的地方,这玩意儿都不缺少。不过不值钱,这年头有亲戚在山边的,只要到了山楂成熟的时候,你打个招呼就能给你准备一大包。

    因为太多就没人稀罕,连稍大点的熊孩子们都不热乎。有人家采摘了也是用线串了挂起来晒干,当做家庭常备中药——类似的东西还有桑叶,茅草根,蒲公英根,四瓣草,金银花地骨皮等等等等。

    又走一段,曲书记介绍道:“这几棵应该是肉枣,对吧老牛?”

    见到老牛肯定就接着介绍:“就是山茱萸,也是结红果的,一结就是一满树,也好看。”

    山里肯定不是只有这么点树,不过这两位都是投其所好,给姑娘介绍的都是或者叶子好看或者开花好看又或者结了果成熟后看起来好看的。

    眼看到了中午,燕飞看到一片林木稀疏的地方,就说道:“要不咱们吃点东西继续?”

    剩下几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徐小燕,把这姑娘都看得不好意思了。看她轻轻地点点头,老牛就哈哈笑了起来:“行,走这么远我也有点饿了,先简单吃点咱们接着玩。”

    又不是什么深山老林,真没多少危险,最需要防备就是这两年逐渐多起来的野猪。

    简单吃了点干粮,一行人歇了一小会儿继续上路,又走一段路逐渐地路也有点看不清了。这时候老牛和儿子才把开山刀拿出来,还问道:“谁要拿一把防身?再往里面走,恐怕就能遇到野猪了。”

    跟着曲书记的那个年轻人跃跃欲试:“给我来一把。”

    燕飞笑着摇头:“我就不用了。”

    老牛也不劝他,又给伸手过来的曲书记一把刀。

    多了几个提着开山刀的人,让这一个业余游玩队伍,总算有了点探险的味道——也就是那么一点点。

    其实挺没意思的,本来这里野生动物就不多,外围里虎大和熊大熊二们闹腾着,一行人又走了个把小时,一直到了山顶,还是连只兔子都没碰到。

    算起来这一路行来,唯一碰到的山林土著,就是那一条蛇。

    不过对于很少往外边跑的姑娘来说还不错,至少在进山林前,湖边看到了不少鸟。进来之后也见到不少以前没见过的树木。

    老牛笑着道:“今天有点仓促了,想好好玩的话,下次咱们来早点,后面平时进去的人少,那里才好玩。以前整天有人传后山能见到什么什么东西的,那还有点意思。”

    他的有点意思就是指有点探险的味道。

    民间从来不缺少灵异传说,有山的地方总少不了有些山魈鬼怪的传说,虽然大家都信誓旦旦的,可是真见过的估计也不多。但是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传说,才更有人愿意去深山老林探险不是?

    姑娘有点跃跃欲试,不过也就是跃跃欲试,跟的有外人,她也不会说让燕飞带着她进去。

    燕飞此刻也不好说自己进去,老牛和曲书记跟着,特别是曲书记一路上还欲言又止的,估计是有话想说。什么话燕飞都能猜得出来,这种情况下,他们肯定不会让自己‘深入险境’。

    现在他都后悔,不该来老牛这里让他带着游玩了。都是经常有人逛游的地方,还就这么一片小山林,不太合适他的‘大发现’啊!

    无奈之下陪着几人在山顶看了一会儿,召唤回了虎大和熊大熊二它们,让它们继续跟着大伙儿,一行人就接着下山。

    走过的路再走一遍,大家就格外轻松。

    天擦黑的时候,老牛的儿子又拿出来几个手电筒,结果那些紧急搜罗的手电筒有些太久没用,四个手电筒两个都不会亮,气得老牛骂了他一通。

    还好此时已经走到了路好一点的地方,大家也都无所谓。

    不过刚没走多久,燕飞忽然停下了脚步:“这地方还真有野猪,你们等下,我过去看看……”

    说着话就一跃而起,跳上旁边的一个大石头,接着身影闪了几闪,就不见了踪影。

    老牛和曲书记还慌着在后边喊,倒是老牛的儿子眼睛都瞪圆了,一把拉住准备跟着冲过去的老牛:“爸,你慢点啊!咱们等在这里就行……”

    老牛回头就骂:“你个兔崽子说什么,燕老弟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地起吗?”

    徐小燕虽然也有些担心,毕竟野猪整天被人传的那么厉害,不过她还是劝道:“牛大哥,没事的。燕飞自己心里有数,再说还有虎大在,肯定没事的。”

    老牛被她一劝,顿时想起来什么关紧:燕老板有个三长两短固然麻烦,但是身边这姑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更麻烦……

    他儿子都被他骂习惯了,也不生气,而是走到刚才燕飞的地方站着:“爸你以前老给我吹嘘说燕老板是个功夫高手,我还有点不信。现在真信了,你看这有多远,刚才他嗖一下就跳到那石头上了。”

    牛老板和曲书记顺着他的手指一看,两个人都忘了会有危险,走到那石头旁边,啧啧称奇:“好家伙,这么高我站旁边都不一定能蹦上去……年轻时候还差不多。”

    曲书记身边的年轻人和老牛的儿子也走过来,对着那石头比划了一下,那个年轻人没说话,牛老板的儿子撇撇嘴:“爸你真能吹,你年轻时候真能跳上去……”

    “啪!”

    老牛伸手就是一巴掌拍过去:“臭小子,你以为老子小时候和你一样,小时候我们吃的东西少,经常往山里跑,那身体比你这种温室花朵好的多。”

    徐小燕嘿嘿直乐,这父子俩,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经过这一个小插曲,一群人倒是没那么紧张。不过曲书记还是说道:“咱们还是慢慢跟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吧?”

    山里面没路的地方,格外难走,何况天色还有点暗。几个人靠着两个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朝里面走,越走越是担心。

    老牛有些按耐不住,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燕老弟,燕老弟……”

    刚喊两声,就听到远处传来燕飞的声音:“牛老哥,你们别过来了,这里不好走,我这就回去。”

    声音传过来,曲书记和老牛都是长长出了一口气。

    老牛喊道:“燕老弟,你慢点,我们这边没事。”

    燕飞在那边喊:“我这也没事儿……”

    结果喊完话,半天才见那边晃悠悠站起来一个黑影,老牛慌忙迎接上去,走了两步才觉得不对:“这是熊大?熊二?”

    徐小燕脆生生地喊了一声:“熊大熊二?”

    听到声音那个黑影立刻熬了一嗓子,然后低了下来,和身后的另一个身影一样一窜一窜地跑了过来。

    再接着就看到了虎大的身影慢慢地走过来,本来想上前走一段去接燕飞的老牛彻底安生了,老老实实地站在那不动了。

    最后才是燕飞的身影,等他走近点,大伙儿才看到,他还提了个黑乎乎的家伙在地上拖着,看起来个头还不小。

    没等老牛拿着手电筒去照,燕飞就笑着道:“那边还真有野猪,被虎大它们弄死了一只小的。我看反正死了,不能浪费,就给提回来了。”

    “好家伙,还真不小。”老牛用手电筒照着野猪脖子上那血淋呼啦的伤口。“这两年没了枪,这种大家伙就算见到了也没办法。没想到今晚沾了老虎的光,还能开个荤,吃一次野猪肉。”

    燕飞心里差点把这家伙鄙视死,说一次就算了,还一直说——别人说没枪就算了,我就不信你真弄不来老式猎枪。

    还是曲书记够直白:“老牛,我来这也不是一年半载的,今天燕老板过来你能喊上我,我也不能不够意思……你要有啥好东西就赶紧拿出来吧,别藏着掖着了。”

    黑暗中别人也看不见老牛的脸红了没有,只听见他说道:“也没啥好东西,等下回村里问问,估计野鸡啥的还是能有的。”

    靠山吃山是传统,就算再禁,除非是护林队天天巡山,否则靠近山的人们偷偷弄个野味尝尝,真是不好禁的。

    再说这些像常见的野猪野鸡野兔这些,还真得捕杀。长时间不捕杀的话,在这种小山林里面它们没什么天敌,要不了多久就得泛滥成灾。

    当跟班的两个年轻人有眼色,跑上前就准备接过燕飞手里的野猪,结果燕飞一松手,跟着曲书记的那个年轻人没抓牢,一下子又掉在了地上。

    老牛儿子上前提起一条腿:“好家伙,真沉,这得有一二百斤了吧?”

    老牛上前就是一巴掌:“滚一边去,这家伙充其量就是一百斤,我说你不行吧你还不服?”

    看他要提,燕飞赶紧伸手又提了起来:“好了好了,还是我提着吧!这还有一段路呢!”

    老牛和曲书记肯定不好让他当客人的干活,曲书记出主意:“弄个棍子来把它绑起来,抬着走。”

    老牛的经验更丰富点:“别抬着,大犇你找绳子,等下我来捆。”

    说着话拿着手电筒四下里照着,等照到一根带着三四个树杈的树枝时,笑着道:“好了,把这个砍下来,把野猪捆上去,拖着走省劲儿。”

    说的简单,等他走到那树枝旁边,才发现树枝有点高,站地上砍不着。

    试了两下他扭头喊道:“老曲来给我打着手电,我上去砍……”

    本来这都是年轻人的活,可是这年轻人,不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嘛,他干脆也不指望了。

    还是燕飞伸手捡起老牛儿子放在一旁的开山刀,上前道:“来我试下。”

    说着一跃而起,曲书记还没来得及把手电筒照过去,他就落了地,接着一抬手,正好接着掉下来的那个大树杈。

    “我艹!”老牛看着那脚脖子粗的树枝,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燕老弟你这,还真是真功夫啊!”

    燕飞哈哈一笑:“咱不吹牛,这点还真是小儿科。”

    说着话拿着砍刀三下五去二,就把树杈子给修的差不多:“来看看,这下好用了吧!”

    等野猪捆好,拖野猪的任务自然交给了两个有点垂头丧气的温室花朵——太受打击了,人家一个大老板还有那么好的身手。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回到村里的时间,比老牛预计的晚得多。不过有人一直等着安排晚餐,吃过饭已经是深夜,连曲书记也没走,直接留了下来,准备第二天继续陪着燕老板游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