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无人问津的地

第六百九十六章 无人问津的地

    在那个闹出拉链门的霉国总统指挥着轰炸机,对着一个叫难联盟的小地方轰炸的年代,省城的房地产行业,只能算是刚刚起步的阶段。

    实际上端铁饭碗的人,或者是端过铁饭碗的人都知道,那年头只要上班,房子的问题基本上单位都能给解决。虽然那年代的房子有个称号叫鸽子楼,但是,至少有房子住不是?

    哪怕是效益已经不怎么好的企业,弄块地给职工们安置个窝也不是多难的事儿。

    三十年后一提起土地,大部分人立刻就会想到几个词:贵,天价,地王……

    但是这年头端铁饭碗的那些人,分到了房子的还得挑挑拣拣,有些人分到房子还不乐意要——现在的房子都算集资房,得多少意思意思交点钱,很多人表示不乐意:一套三居室的小破房,竟然要交三四千块钱,领导们想钱想疯了吗?

    有些不缺房子的,干脆偷偷把本该分给自己的房子的指标,几百块钱卖出去,或者干脆不要钱送给熟人朋友的也不少。

    而商品房的房价则是每平方一千元左右,最好的也不超过两千,如果你有点关系,随便找个人打个招呼,一千的卖给你八百,两千的卖给你一千五,都不是什么事儿。

    但是卖房也没陈赫说的那么简单,大多数人有房住,不想买或者没钱买,至于说贷款买房,绝大多数人一听就打消了买房的念头——开玩笑是吧?为了一套房子,欠十年甚至三十年的债,还是欠银行的,这日子还能过不能了?

    只有观念比较超前的,或者特别有钱的,才会去买商品房。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为什么要买商品房?住进去周围的人都不认识不说,还要交物业费,水电费——鸽子房虽然不好,但是物业费是个什么玩意?水电费那又是个什么玩意?

    而外地在省城做生意的,考虑房子的也不多。人们都讲究落叶归根,挣了钱衣锦还乡才是正理,在这里买房子干什么?你连个户口都没有,在这里买个房子,以后孩子能上学还是怎么了?有个涉及到户口的事儿,不还得跑回老家去办吗?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陈赫才一张嘴,觉得燕飞的房子后面那块地,至少也得三百万——反正有那么一大片,他觉得这已经不少了。

    然后燕飞心动之后,他给朋友打了个电话,瞬间就激动起来了:“你说啥?那一片地,有三四百亩?不就那一小片吗?”

    燕飞看的目瞪口呆,你都信誓旦旦地给那块地估价了,感情你连地的面积都不清楚?

    等陈赫挂了电话,再面对燕飞的时候,忍不住脸就有点发热,讪讪道:“那个,燕飞啊,我刚给你说的三百万,好像有点少了。我还以为这块地也就是百十亩,没想到这都有四百亩……”

    徐小燕和江学玲端着饭菜出来,就正好看的燕飞笑的和什么似的,开心的不得了。

    没种过地的人,对一亩地有多少,确实是没多少概念。而且房子后面那块地,上面什么都没有,空旷的站这头能看到那头,走路的话也要不了几分钟就从这头走那头。

    城市里的道路又不是田埂,走着当着快。

    所以陈赫就一直觉得,这块地没多少。

    至于说他估计的价格,他是纯粹根据感觉估计的。因为如果按照他想的这块地只有一百来亩的话,现在的房子都是低层,最多盖成七层,即使如此五楼以上就不好卖出去——虽说这里是在北环以内,但是目前的样子荒凉的和农村郊区没什么区别。郊区的土地根本没什么价值,郊区农民要盖房,随便交点钱就可以。

    还有一点,目前省城还叫绿城,最多的时候绿化面积占到了三分之一还多,就算是对绿化不重视的人们,因为早就习惯了周围的生活环境,看到你一个小区如果盖的房子太密,绿化面积太少,肯定不乐意来住。

    等几个人重新坐下来开始吃饭,燕飞才和徐小燕商量:“你说咱们要是把后面的地买下来,占住地行不行?陈赫刚才说,以后要是后面盖成房子了,咱们家就没这么清静了。”

    徐小燕根本就没什么概念,愣了半天才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不懂这些啊!买这么大一块地得花不少钱吧?”

    江学玲在旁笑眯眯地劝道:“小星你就是瞎操心,你看你们燕飞就是问地卖还是不卖,怎么卖?根本不考虑多少钱的事儿……他肯定不缺这点钱买。是不是啊燕老板?”

    燕飞谦虚的很:“哪有那么多钱,这不是为了以后住着方便,勒紧腰带饿着肚子充大款嘛!”

    “你这腰,还真粗!”陈赫盯着燕飞看来看去,差点就翻白眼了。“你这谦虚都谦虚的不像,多少人就是把腰勒断,他也买不了这么大一块地啊!”

    “你刚才问没有,要是真买的话,这块地得多少钱啊?”几个人又打趣了几句,燕飞就问起了正题。

    “我那朋友也说不准,说还得问问上面的意思。”陈赫皱着眉头。“这地还得和学校商量,等我朋友打听个大概价格再说吧!”

    “那行。”燕飞无所谓。“只要卖就行。”

    “肯定卖。”陈赫肯定的很。“对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一件大好事儿,支持的人肯定多。”

    陈赫那朋友是土地部门的,这年头土地部门还算不上是什么好部门,和地震局气象局档案管理局以及什么地质测绘等等这些部门比起来,也强不到哪儿去。

    “那我也打几个电话打听打听。”燕飞是想到就做的人,说着就拿出来电话,开始找起来电话号码,给自己那些‘师兄们’打电话。

    那边陈赫见状也继续拿起了电话,挨个找着电话问了起来。

    结果两人一通电话打下去,根本就没有什么消息。

    原因也是让人哭笑不得,这块地根本没人能说出来到底值多少钱。

    为什么?

    因为根本没人想过开发这块地,连问都没人问。现在省城的房地产行业刚起步,少数几个开发商也都是本地的,没一个外来的,大家的眼光都盯在市中心周边的位置,没人考虑这么一块鸟不拉屎的地。

    燕飞和陈赫两人面面相觑,陈赫心里也开始不自信起来,他以为现在买地盖房子肯定能挣钱,没想到这偏僻的地方,根本无人问津。

    燕飞既然打算买了,就没打算半途而废。拿着电话找了半天号码,还真找到了一个内行人——就是当初给他盖房子的王磊。

    “王老板,你好你好!”拨通了电话,燕飞还得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燕飞,就是以前委托过你在科技市场后边的那块农田里盖过房子的,对对对,还买过两个大石狮子。”

    “我想咨询个事儿,就是你知道,我房子后面的那块农田,如果想买的话,大概能估多少钱不能?”

    王磊那边挺吵闹的,喊了两声等走出来,又沉吟了半天,才低声道:“燕老板,你是想进入房地产行业吗?”

    燕飞也不想说自己想当后花园,就含糊地回答道:“也不算做房地产,就是想买块地。”

    “就想买地?”那边王磊疑惑了半天,还以为燕飞是不想说。“那边挺偏僻的,前景不太好啊!你要真想进军房地产,我真不建议你在那地方买地。三五年都不一定发展到那里,你现在买了地盖了房子卖不出去,压几年资金不划算。现在省城好地方多的是,随便选一块都比那里好……”

    燕飞看王磊越说越远,赶紧打断了他的话:“是这么回事,我是考虑到以后这块地要开发的话,附近一热闹,我住的也不清静,就想把地提前占下来,图个清静。”

    “是这么回事?”王磊更迷糊了,那么大一块地,你买了为了图清静?他原来一直以为燕飞是有背景的二代,后来长时间没联系也没打听过,现在听着燕飞的话,是真不知道这位大爷是想干什么的。

    “对啊!”燕飞看他不说,只好自己说了起来。“我就是想买块地,你就当我想买宅基地的就成。不过我也不懂省城的行情,想先了解一下,像这块地的话,大概价格多少能拿下来?”

    “估计得个几万块一亩吧?”王磊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干脆也不想了。“那边可够偏僻的,我估计几万块钱就顶天了。要是往市中心靠一点的话,十万二十万都不一定拿下来。”

    “那就行了。”燕飞干脆地说道。“多谢王老板的指教,那我就不打搅你了。”

    他这边挂的利索,挂完了几个人吃吃喝喝美的不行。那边王磊就不淡定了,他在想这个燕老板是到底什么个意思?

    结果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等到吃过饭终于忍不住又给燕飞打了电话,听说他现在在省城,立马就赶了过来。

    王磊到的时候,燕飞的家里已经多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叫董求实,是陈赫那个在土地管理部门上班的朋友。

    董求实来的原因,也是因为燕飞说买地的事儿。

    目前省城的房地产行业根本不起眼,那些本地的房地产企业手里也没钱,买地的时候,一大半靠的都是那张脸——靠着以往的信誉,手里有点钱先拿出来付个押金,把地拿下来之后抵押贷款。

    可是银行贷款也不怎么容易,不好贷。房地产行业前景又不明朗,谁知道你买了地盖了房子能不能卖出去,万一你卖不出去怎么办?

    而且现在也没有房地产经纪公司,大部分人还是先把地弄到手之后,老老实实地筹集资金盖房子,房子不盖好之前,根本收不回来什么钱。

    省城人的观念还是不够新,你说什么预售按揭之类的,九成九的都得一脸茫然。买房子这么大的事,你房子都没盖好,我连房子的模样都没见着,你就让我掏钱买?是你傻还是我傻?

    像后来那样拿了地,挖个坑就开始收钱,甚至刚拿了地连拆迁都没有,直接靠着两张蓝图就能收回大把资金的事儿……说句实话,那些搞房地产的人现在连做梦都没梦到过。

    照这个模式下来,可想而知,房地产商手里有多少流动资金可想而知。所以现在的房地产都是拿一块地,开发完了手里有钱,再慢慢地开发下一块地,囤地什么的情况很少发生,买地的人真不多。

    董求实和陈赫一样,都是刚上班的人,他家里关系还差点,看安排到那种部门就知道。所以立功的心情迫切了些,听到陈赫说有人打听地想买地,他到处打听了一番就跑来了,要确定一下买地的是怎么回事儿。

    王磊来之前,燕飞正在和董求实说话:“你就帮我问问,这块地我准备出五百万买下来当宅基地,能卖的话一手交钱一手交地,不能卖拉倒。买了我自己盖房子还是盖花园种菜你就不用管了,怎么样?”

    五百万是燕飞随口说的价格,他真不了解行情。反正做生意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万城市服装城三四百块的衣服讲价下来几十块就能买,我买块地随便喊个价格,你们真想卖的话自然会开出来你们的价格不是?

    “这个价格,有点低了吧?”董求实为难了半天。“现在市里卖的地,一亩都卖到十几二十几万了……”

    正在这时王磊走了进来,当时就笑着借口道:“现在卖出去的那都是什么地方的地?现在开发的那些小区,哪个不是靠着繁华地段的?这块出门就两条路的地,你能和那比吗?”

    董求实顿时就不说话了,王磊说这里出门两条路还真不是夸张,因为往北往东往西都还是村子,隔着路那边还有一条臭水沟。离市中心还远的很,真要是好地方,也不会无人问津。

    王磊来的目的直接的很,他直接拿出来一张地图:“燕老板,你看,我这刚买了张省城地图,上面的红点是我路上画出来的,都是有可能出售的好地段,盖了房子保证不愁卖不出去。这位小兄弟也是懂行的,你可以问问他是不是?”

    陈赫和董求实以及江学玲都是省城人,就算是燕飞和徐小燕,现在也对省城熟悉的很。一看那地图都对王磊的话再没疑问——再说就是废话,那些红点要么是在市中心附近,要么是现在省城正大力发展的地段,或者是离成熟的商业圈不远的。都是人口密集的地方,房子盖了能卖不出去吗?

    王磊也不怕直说自己的来意:“燕老板,我自己资金不足,把这地图提供过来,也没别的想法,就是想燕老板将来拿了地,把工程给我点就成。”

    说到底,还是有钱人太少。就算是有些号称几千万上亿的大企业,让他一下子拿出来几百万现金来也是头大,哪像燕老板这样,一个养牛场和造钱机器似的。别的企业大部分都得欠银行点,他倒好,手里头闲钱一大把,就发愁没地方花……

    王磊来也就是坐一下,把自己的善意传达给燕飞。至于说以后燕飞是不是买地搞房地产,至少他先打过招呼,燕飞真要买了地,肯定也瞒不住他,到时候再来说工程的事儿也好说话。

    董求实也坐不住了,等王磊一告辞又再三确定了一下燕飞是不是真心想买地。

    这时候陈赫就说话了:“我说老实,咱哥们的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至于在这放假的时候,让你跑来逗你玩吗?你看看咱头顶的这房子得多少钱?就是因为人家女朋友要来上学,特意盖的房子。别的不说,就外边那几棵树,咱省城里你在别的地方见过吗?”

    燕飞说的比较委婉点:“你尽管放心,只要问出来价格不是太离谱,我肯定会买,不会让你忙活的。至于说钱的事儿……”

    他伸手在旁边的包里摸了几下,摸出来几张卡,看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这么着吧,你有认识的人,去打听一下我的公司就知道,真不缺这点钱。我这几张卡上单独的话,钱还真不太够。银行的人都托关系上门的,我不往他们那存点钱不好意思,结果就弄出来好几个卡……”

    人在社会身不由己,燕飞的公司有钱不求银行,于是银行就来求他了。还都是托人找关系来的,就图他在自己行里开个账号,多少存点钱。

    这年头银行的存贷业务都是任务的,不求不行。

    燕飞对这个无所谓,无非是多几个存折多几个卡的事。再说公司的钱也不是非得都在公司账户上,分开来反倒还有好处,万一哪会儿需要钱多的时候,一个行没那么多钱可以多跑几个行。

    董求实见陈赫打包票已经信了大半,再看燕飞那无所谓的样子,撒腿就朝家里奔,开始找领导汇报这件事——就算燕飞的开价是低了点,可是那句一手交钱一手交地的话,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