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七百七十三章 袭击 悬赏

第七百七十三章 袭击 悬赏

    夜幕降临,实验室里面,一个老头像赶羊似的赶着老师学生们回家。

    对于大部分老师和学生们来说,能进行试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珍贵的。实际上很多人都清楚,就算以后真的进了其他的实验室,那是讲资历的地方,前期能参与试验的机会也不多,助手都不知道得给人家当多少年。

    而更多的学生,则是进入一些稍微和专业沾边的行业,逐渐的除了工作内容,其他的专业知识都得慢慢还给学校。

    所以现在能接触到这些高端仪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值得珍惜的。

    说起来赶他们出去的这个老头,燕飞都不知道名字,还是农大周校长给他推荐的。听周校长说身份不一般,但是人老了闲不住,脾气还有点倔,不想和儿子媳妇们住一起,就一直一个人在学校当宿管。

    这个宿管有多尽职,从他离开学校后,据说学校的学生们弹冠相庆,热烈欢送这位就可以看出来。

    不过这位是真负责,现在在实验室平时什么也不管,只负责拿着钥匙准点开门锁门。除非燕飞特批,否则到点所有人都得出去,铁面无私的很。

    “于老师!”赵希言走出实验室,小跑着追上了前面一位老师。“我想问个问题……”

    在实验室里都是按部就班的操作,有时候老师们进行关键的试验时,学生们只能看着,有疑问也不敢打扰老师,所以只能把问题记录下来,等试验结束了再问。

    现在的天气虽然已经有点冷,但是大家刚从实验室出来,走回农大的这段路上,就成了大家讨论问题的学问之路。

    不止是赵希言在问,其他学生们也是几个人一起,和带自己的老师们走在一起,一边走一边讨论着试验中的问题。

    这时间还不算晚,如果是在市中心,现在正是热闹的时候。不过在实验室到农大这条路上,就没什么人了。

    学生们一边走一边还不时因为某个问题而争辩一番,让这条以往挺安静的路上,显得热闹了许多。做老师的对此都比较支持,往往等他们争论完了才会给出指点。

    对于习惯了这条路的安静的人们来说,最近出现的这群人还是挺惹人注意的。偶尔有路过的行人,看到他们都会忍不住看上几眼。

    正沉浸在科学知识海洋里的学生和老师们都没注意到,今天晚上,在对面靠臭水沟那边的路口,树影下停了一辆无牌摩托车,上面两个一直戴着头盔的人在看到他们出来之后,一直在盯着他们看。

    当一群人走的远一点的时候,摩托车前面的驾驶员把摩托发动起来,后边的那人则是从旁边提起了一根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棍子。

    摩托车很快加速起来,然后咆哮着从一群师生们后方追了过来。

    赵希言正在和同学们争辩,听到后边的摩托车声音并未介意,只是朝着路里边靠了靠。

    因为是晚上,路边的人行道上被绿化树遮挡的都是阴影,大家都是走在非机动车道上,路灯能照到的地方。但是路宽的很,双向四车道,还有非机动车道,别说一辆摩托车,就是并排两辆大卡车,他们走在这里也不会影响到。

    意外就是在这一刻发生的。

    赵希言还正在一脸鄙视地对同学的一个问题发表看法,感觉到摩托车的声音有些不对,想回头看的时候,就感觉身体被一阵大力推开,踉跄着扑向了旁边的同学。

    接着就感觉到呼啸的摩托车从身旁掠过,听到了几声惊呼。

    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眼睛立刻就红了:“于老师,于老师你没事吧?”

    年过半百,刚才还在微笑着看他们争辩的于老师,此刻已经躺在了地上……

    “叫救护车,快点叫救护车……”有反应快的学生和老师们着急的喊道。“谁有手机?赶紧打电话……”

    “我手机没电了,那边有公用电话,谁跑的快,快点过去……”一位老师喊道。

    这年头手机还是用的人少,而且就算带了,平时也用得很少。电话费太贵,大学里的老师收入也不高,就算带着手机的人也随身带着电话卡,平时都是以电话卡为主。

    而且手机充电也不方便,大多数人出门带手机,很少带充电器。

    几位同学飞快的朝那边跑了过去,有个同学还拿着电话卡准备往里边插,赵希言已经拿起了电话直接拨通了120开始说话……

    这地方离省中医院最近,晚上车也少,救护车来的很快。

    有几个女生此刻已经小声哭了出来,男生们也是愤懑异常。谁能想到,他们这样一群整天醉心于实验室的人,居然还会碰到这种事儿呢!

    此刻燕飞正盯着电影屏幕,拉着媳妇的手还在小声嘀咕:“一起去一起去一起去……”

    徐小燕气的不行,低声道:“燕小飞,你是老和尚念经啊!我说不去就不去,你去是办正事的,办完了赶紧回来就行。我跟着你去也帮不上忙,有什么事你还得管着我,你不嫌麻烦啊?”

    “不麻烦不麻烦。”燕飞嬉皮笑脸地。“带着你我才有劲儿干正事,你要不去,我都不想去。你不说这机会难得吗?去吧去吧……”

    “不去。”徐小燕瞪了他一眼。“我准备考研呢!考不上我就回家去在场里管账去,到时候你可别让我在这儿陪你。要是不上学,我在这儿什么都不干,那能行吗?”

    “今年考不上还有明年呢!”燕飞脸皮厚的子弹都未必打的穿,根本不怕媳妇瞪。“考不上你也先不着啊?你看我现在多少事儿,你可以一边考研一边管着场里的事儿,让我能安心上学。我也准备考研,还得考博士呢!”

    “不相信你,哼!”姑娘飞了他一眼。“你想的挺美,我要是考不上就不在这儿……”

    燕飞还想多说,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接起电话几秒钟之后,他的脸色就变了:“我马上就到,别慌,给医院说尽力救治,要是中医院不行的话,从别的医院请专家来,需要多少钱咱们都给的起……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他的脸色难看的很:“电影看不完了,实验室的于老师走路上被人袭击,现在正在中医院抢救,咱们得马上过去。“

    “啊?”徐小燕惊讶道。“怎么回事?”

    “路上说,咱们现出去。”燕飞还算冷静,拉着姑娘就往外边走去。“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先去医院看看。”

    出了门到停车场开上车,一路上也顾不上红灯不红灯的,看着路上没车就一直冲,直奔省中医院。

    停好车,他就和徐小燕两人跑着进了医院里边。

    到了手术室门口,就看到一群着急的老师同学们,还有两个派出所的制服正在旁边询问情况。

    “到底怎么回事?是想抢东西还是……”

    “不是抢东西,就是打人的。”当时一个走的靠里边的同学说道。“我当时走的靠里边,那个摩托车从我旁边路过,我看到那个人拿着棍子。当时于老师回头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只来得及把赵希言推开,自己就没躲过去。那人是故意打人的,打到了于老师的后背上,当时于老师就躺到地上了。”

    燕飞沉默了一下,盯着手术室的门口安静地站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大家放心吧,现在于老师已经脱离危险了,医生们马上就要出来了。”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谁当时看清了那两个人穿什么衣服?骑的什么样的摩托?”

    “两个人一个人穿的黑色的,一个人穿的好像是灰色……又有点像军绿色。当时我看到于老师倒下有点慌,这点记不清了……”一个学生出来说道。

    “我平时对摩托车比较感兴趣,记得摩托车的颜色,是个红色的。我老家里有人开的好像和这个差不多,好像是驾凌125的摩托车……”另一个学生接着说。

    “他们戴的头盔一个红色的,一个黑色的……”

    “有个人穿的是白色的运动鞋……”

    “有个人穿黑色裤子黑皮鞋……”

    “……”

    一群师生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燕飞飞快的在心里整理着他们说的这些,很快就大概整理出了两个袭击者的大致情况。

    接着他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徐主任,我是牵牛花公司的燕飞……你好你好。我有点事儿,想插播一条消息,你能安排一下吗?”

    “我这事很重要,非常重要,麻烦你了。刚才有两个人袭击了开摩托车,趁我实验室工作的农大的师生们回学校的时候袭击了他们。”

    “我要发一条悬赏启事,你拿笔记一下。我这边有目击者,可以提供线索。袭击者是两个人一个是军绿色上衣,黑色裤子,白色运动鞋,红色头盔。另一个人是黑色上衣黑色裤子,穿皮鞋戴黑色头盔。驾驶一辆红色的驾凌125摩托车,后边的人拿着一根棍子……提供线索的悬赏五万,能把人抓到送派出所的二十万……”

    “现在就播,该多少费用回头我打给你。我们已经报过案了,现在旁边就有警差同志。”

    燕飞顿了一下,招呼那边的两个制服:“两位同志,麻烦帮我做个证明。”

    两个制服踌躇了一下,其中一个年长点的走过来,对着电话说道:“你好,我是大学路派出所的,现在我和同事就在医院。对,燕老板说的都是事实。”

    燕飞等他说完,立刻就拿着电话继续说了起来:“悬赏的时候把我的电话留上去,尽快播出来行吗?”

    “还有我的。”旁边徐小燕提醒了一句。

    “对,还有我媳妇的电话,我说你记……把我们俩的电话都留上去……只要提供线索确定凶手的身份,五万块钱立马兑现。能把人抓到派出所的,二十万当场就给。”

    “你能管的这几个台都播,不用担心费用问题,我的信誉你总相信……”

    电话那头的徐主任就是省电视台的,这几年来,牵牛花公司在电视台播的广告又多少条他自己都记不清了。而且牵牛花的费用问题从来不需要他们去催,直接确定好广告内容和时间,这边说定那边打款从来没耽误过,当然信得过燕飞这个老总说话。

    一群师生们都有点发呆,那两个制服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提供线索的就有五万块钱,抓到人就是二十万。这奖励,让他们两个都想马上回去去抓人了。

    燕飞拿着电话静静的等着,心里依然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这么一群师生,他别的不敢说,能被他选进实验室的,可以说都是在专业方面比较优秀,平时在学校里也是一心扑在学术上,比较安分守己的。

    居然有人袭击他们,这哪是袭击他们,分明就是对着自己来的。

    见过很多作死的,但是这么找死的,要是不送他们一程,实在就有点对不住他们了。此刻那两个人,在他心里,已经送上了恐龙世界的单程票。

    派出所抓到人的惩罚,根本不足以平息他的怒火。

    没一会儿,手术室的门打开来。率先出来的一位中年医师拿下口罩,冲着他们笑了笑:“还好,送来的挺及时,问题不是太严重。现在人已经脱离危险,观察一夜到明天没事的话那就是真没事了。”

    “多谢医生了。”燕飞开口说道。“该用什么仪器或者药的话尽管用,什么好用什么。需要多少花费不用担心,我这边要多少有多少……”

    “哈哈,放心吧小伙子,你们老师肯定没事。”中年医师对燕飞的狮子大开口笑了起来。“观察一下就行,问题不是太大,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有了这句话,师生们的心情都放松了起来。

    电视台的效率高的很,现在还不到娱乐至死的年代,电视台的广告也没那么好拉。面对燕飞这样的优质客户,效率不是一般的高。

    大概一个小时后,省台播放电视剧的广告时间,有一条悬赏启事就播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