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八百五十二章 展览 大会

第八百五十二章 展览 大会

    徐小燕和一群女将们站在竹林边上,隔着兽园往这边看热闹——不离远点不行,那边实在是太热闹了。

    等到人们开始喊的时候,张海洋有点担心:“那么多东西放外边,真没事儿?”

    连财务部的一群女将们都不担心,向蕊翻翻白眼:“以后你就知道了,保安队那帮人连牛都能撂翻。有他们看着,有再多值钱的东西也丢不了。再说这不是还有燕飞吗?有他在怕个啥。”

    对燕老板的信心,现在似乎都刻在了这帮老人的骨子里。

    很多人都还记得,当初燕三分为了媳妇扛着千斤巨石去立威,也都还记得,闹什么蟒蛇事件的时候,燕三分扛着大铁锤一站出来,所有人都莫名有了信心,也多了些安心。

    现在燕老板身上的其他光环,已经掩盖了当初那些拳打南山虎,脚踢北海龙的事迹。可是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当初燕三分才多大,骨架子都还没长开就和怪物似的,现在的燕老板呢?

    看着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似的燕老板,谁还能看不出来点什么?

    现在燕飞的个头保守估计都有一米八多,有木有一米九不知道,反正徐小燕姑娘的个头窜到了一米七多,站他旁边还是小鸟依人。

    说起这个燕飞还犯愁,自己这个头再长的话,可就不有点吓人了。偶尔想起来这件事儿,他就开始在心里默念,最好别超过一米九,别超过一米九……

    还好因为他的身体匀称和谐,不然看起来就太高了!

    当然保安队也是真牛,有当过兵的精英,有练传统武术的悍将,平时在一起没事儿还交流交流,这样的队伍拉出来,看守点黄金真是小意思。

    除非有人准备抱着机关枪来打劫,不过还有燕老板在,那后果最终还是一样的……

    现在围着台子的人们已经开始屏住呼吸,看着老姚和两个工作人员,把那一个个金碗和金币摆放在里边。

    老姚也是感慨,看来自己这一路都白担心了。看人家燕总这气魄,价值一二百万的黄金就这么露天扔外边,简直就是把财大气粗四个大字,写在了这河心岛的天空上!

    远处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正往这边跑的,就为了来看一眼这热闹。本来还跑得气喘吁吁的,结果到了一看,当时都不好大口吸气。

    老天比较凑趣,此刻阳光正好。一个个金灿灿的小玩意儿摆放在玻璃柜里,发散出来的光芒,都有点让人迷醉了。

    燕飞淡定地看着这一切,觉得效果相当不错。

    以前没发展起来之前要尽量低调,现在既然名声越来越大,那就要越来越高调,高调到天下皆知才完美。

    张坤正拿着话筒站在展柜旁边,对着摄像机介绍:“大家好,这里是万城市汤河县三岔河镇的牵牛花农牧公司,我现在就站在明天开年总结大会的会议台上。在我身边的这个展柜里,摆放的就是牵牛花农牧公司明天即将发放的黄金。”

    “没错,这里不是黄金首饰交易会,也不是黄金展览,里边摆放的那些精致的小金碗,还有那些金币,不是为了让大家看的,是为了明天发放给公司员工的……”

    正说着话,他一转头,看到燕飞提着个包上来了,急忙转身介绍:“这就是牵牛花农牧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燕总,现在他上来了,我们请他说几句!”

    看着镜头转过来,燕飞笑着举了一下手上的包包:“我是上来放东西的,这是去年没发完的一些黄金。现在拿上来,今年一定要给大家发完它们,不然留在手里,太占地方了!”

    摄像机及时的把镜头对准了他的小包,就看到他就那么随随便便的打开包,开始拿出来一个个金灿灿的小玩意儿摆进去……

    张坤在旁边激动不已地介绍:“刚才我还想说,这里的黄金是接近二百万的价值。现在不是接近,而是超过了。二百多万的黄金饰品,作为年终奖发放。什么是大手笔,这就是大手笔。下面我请燕总说几句话。”

    “燕总,据我所知,去年就发放了近百万的黄金,今年发放的黄金价值更是超过了二百万。我想请问一下,你为什么要选择发黄金呢?”

    燕飞摆放好东西把展柜合上,笑眯眯地抬起头来对着镜头:“也没什么好说的,员工们努力工作让我挣了钱,我也得让大家过个好年。”

    “至于为什么发黄金,我们公司的员工平时奖金福利都不错,我觉得大家也都不缺钱花,要那么多还得存银行,干脆直接发黄金得了。”

    “明天发放的时候谁要是不想要黄金,我也可以当场按市场价给兑换成现金,发什么其实都无所谓,关键是让大家高兴高兴,干了一年,总不能白干是不是?”

    张坤刚想接话,下边忽然有不少人吆喝了一句:“燕老板仗义,说得有理!”

    摄像师多专业的,立刻就把镜头转向了周围的人群,一看镜头过来,大家喊的更来劲儿。连着喊了好几遍直到镜头挪开才安静下来。

    张坤适时的补充道:“下边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公司的员工,还有附近的乡镇居民,他们都是听说了这件事赶来的,下面让我们采访一下他们……”

    ……

    等押款车离开没多久,采访了足够资料的张坤也匆匆往电视台赶去——没错,这个报社的小记者现在被挖到了电视台,彻底告别了不能让自己露脸的报社。

    中午新闻就播放了出来,还有几个采访的镜头,上了电视的人都乐呵。

    最乐呵的是还有个采访哑巴的镜头,张坤一边走一边拿着话筒发着感慨,然后走到一群骑马的人旁边,要采访一下他们什么感受,结果话筒一伸,对着的居然是哑巴。

    哑巴也挺兴奋,话说这记者来了好几年,每个人都采访过,还没采访过我呢!当时就对着话筒比划了起来……

    张坤从递上哑巴那一刻就有点懵,不过他看哑巴挺高兴,就觉得无所谓。反正这也不是现场直播,最后只会采取几个镜头。

    更搞笑的是他等哑巴‘说’完后,还煞有其事地表示:“这位员工的话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激动之情和对燕总的慷慨大方的感激。他也代表了整个牵牛花农牧公司数百员工的……”

    但是没想到在上新闻剪辑镜头的时候,居然出现了哑巴的身影。虽然是用播音员的声音来配合的这个画面,但是整个三岔河乡乃至万城市,甚至不少市里的人看到这新闻都乐疯了——了解牵牛花公司的人可都知道,燕飞的公司里有残疾人,退伍军人,这可是以前新闻特意报道过的。

    雇佣残疾人和退伍军人,甚至是退伍残疾军人,这都是正能量。对此进行报道的新闻媒体可不是一家两家,更何况不少人都知道,燕老板起家的几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勤勤恳恳的哑巴。

    ……

    这一天对三岔河乡的人来说,包括那些刚好在三岔河乡走亲访友的外地人,都是一个挺高兴的大日子。他们也是知道了什么才是大气——那个摆满黄金的展柜,燕老板竟然是允许所有人来参观的。

    不少赶集人趁着中午回去的时候拐个弯进来看的时候,差点被那金光闪瞎眼。旁边的老高带着几个人,摆个小方桌,在那里喝着茶当看守,小茶喝得有滋有味的。

    参观的人虽然络绎不绝,不过大家都挺讲规矩。这年头又不是人人携带宿舍照相机的年头,看看就已经心满意足。满足一下好奇心,回去之后有谈资,值得狠吹一阵子。

    ……

    第二天准备开始总结大会的时候,燕飞正看着黑子安排招待来参加的县里市里来人,忽然接到了电话。电话里派出所的许昌盛气急败坏地说道:“燕老板,你再不来的话,我可带着人回去了!”

    燕飞纳闷:“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儿让许大所长这么生气?”

    许昌盛在那头上窜下蹦:“你自己来桥头看看,你这还是先进环保企业呢!再不来的话,等你的会开完,以后你就别环保了……”

    燕飞顺手从旁边拉来一匹马,骑着就朝桥头跑了过去。

    到了桥头一看,当时就傻眼了。

    只见从老养牛场的拐弯处,一直到西边不知道还有多远,路上站得黑压压的都是人,地上摆放的鞭炮烟花一溜溜的,那阵仗不像是要庆贺,倒像是要炸路一样。

    没等他开口问怎么回事,许昌盛就跑了过来:“这都是你的人,你赶紧发句话让他们收拾了。看看这像什么话,回头要是有记者把这都给拍上去,人家还以为你是搞什么呢!”

    许昌盛旁边还有几个老头,也不满意地给燕飞告状:“燕老板,俺们这可都是来庆贺的。你看看许所长说的,咱们这样怎么了?家里孩子跟着你有出息了,今年能拿小金碗了,我们庄上这也跟着高兴高兴,不行吗?放个炮还不让放了……”

    燕飞看到这几个老头,再听到这些话,才明白过来,他们是要干什么!

    昨天西边村子不是就放了一阵子烟花吗?今天这别的村也有样学样,要跟着来放——来的都是有人在养牛场干活的,像关庄的,关实五个人是进场早的,干的也一直挺好,肯定有奖拿。于是他们这就等着一会儿关实五个人来领奖的时候,消息传过来这边放鞭炮庆贺一下。

    其他的也都是如此,看领头的那几个还拿着旧手机,燕飞估计还得有人在会场那边通风报信。只等他们村的人去领奖,这边就鞭炮齐鸣。

    想明白之后燕飞也是无语的很,要说这影响是大,可是却不怎么好。等着些烟花爆竹一放,估计这不宽的公路上,都得铺满红纸碎屑——就算是现在没有风,回头等外来的参会人员离开,那车一开,马路上才好看呢!

    漫天飞红,想想都特么太壮观了!

    这么一想,燕飞看着着急的许昌盛,想了一下:“都收起来点,放这么多太多了,咱们热闹不打紧,两边都是养的牛,动静大了对牛也不好。这么着,给大家说一下,一个村放一挂炮意思意思就行了,回头等过年咱们举办个舞龙舞狮大会,我出奖金,让大家好好别别苗头。”

    “燕老板,你打算出多少奖金啊?”几个老头还没发话,一个年轻人就跳起来冲骑在马上的燕飞喊了起来。

    “评个一二三等奖,一等奖一万,二等奖八千,三等奖五千,鼓励奖若干各有一千。就这样,回头去给他们都说说,什么时间回头咱们一起商量商量。”燕飞张口就来,这种活动简单的很,到时候找几个名声好能服众的人当评委就行。

    人们的心气必须经常调动起来,这和一些公司里经常培训打鸡血的道理都一样。大家都心气高,干什么都有劲儿,不能打消了大伙儿的积极性。几万块奖金就能让全乡都乐呵乐呵,这点钱出的值得狠。

    有了新的承诺,立马就有人开始安排小伙子们去收东西。

    许昌盛这才松了口气,太吓人了,这么顺着公路摆了二里地都不止的烟花爆竹,除了污染啥的,还有危险啊!

    现在的季节,天干物燥的,这些烟花爆竹一放,大过年的这要出点事儿,他这个所长可没法交差。

    幸亏也是收的及时,这边刚收的差不多,那边一溜溜的大车小车就开了过来。燕老板也没个准备,眼看着周大脸人模狗样地带着一帮人出来当迎宾了,他这个骑在马上的老总也没法走了。

    干脆骑着马去迎客吧!

    眼看着下来的人一个个对路上这状况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燕飞跳下马把僵硬扔给旁边的人,笑呵呵地迎上去解释:“都是来热闹的,这不我已经让他们把东西给收起来了!”

    人一到齐,就在这乱糟糟乱中有序,热闹闹闹中有喜的气氛中,牵牛花农牧公司的这年终总结表彰大会,在一阵喇叭里传出来的录音鞭炮声中,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