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房产大玩家 > 773.决赛圈的独狼

773.决赛圈的独狼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

    陈晋一回神应道:“请进。”

    孔阙推门而入。

    “陈总,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孔阙问道。

    这里的办公室格局跟东江市的晋涵集团大致相同,用的也是透明玻璃隔断。所以不拉上百叶窗,从外面能很轻松的看见里面的情形。

    孔阙的办公室就在对面,她见陈晋已经坐在那怔怔出神许久了,于是才敲门进来。

    陈晋闻言,摇了摇头笑道:“人手调配完成的怎么样了?”

    “从总部调过来的人今天都已经来报道了。如果只是一个项目的话,暂时够用。接下来也到毕业季了,我已经联系了几所大学做校招,应该没问题。”

    孔阙认真应道。

    东海市分公司的建立,陈晋是非常重视的。

    这里是国内的经济中心,将来的战略意义甚至会比东江市总部的还要高出不少,所以半点都马虎不得。

    “住宿问题呢?还有从东江调过来的人,要确保没有抵触情绪……”陈晋接着问道。

    孔阙笑答:“陈总,放心吧。”

    “所有调到东海市的人,都是我自己一个一个面试过的。绝大多数,都是刚走出校园没多久的年轻人,有冲劲!也都很明白,只要参与分公司建立,才能得到更快的晋升嘛。”

    “而且按照你的命令,根据职级每个月都会补贴租房费用的50%,还有餐费和交通费的补贴,已经是在最大程度上减轻他们的负担了。”

    “说真的,如果是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就能遇上这么好的公司,我也不至于……”

    孔阙忽然间噎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陈晋也知道她是想起了之前那一段不太值得回忆的记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宽慰,只能说道:“辛苦你了!又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要是没有你在,我自己可真要手忙脚乱了。”

    “我的分内之事罢了。”孔阙轻松的应着,见陈晋确实没什么事情,才退出了办公室。

    不过她和陈晋配合已经很久了,知道每一次陈晋这样沉默或是封闭自己的时候,一定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

    孔阙明白在战略方面,自己是帮不上陈晋什么忙的,只好去泡了一杯咖啡端了过来。

    陈晋看了看面前的咖啡,接过来放下,随后道:“这些煮完以后,不用特意帮我准备咖啡豆了,跟大家的都一样就行。”

    “?”

    孔阙有些不太理解的看着他。

    陈晋笑道:“生活还是过的糙一些好,过得太精致的话,搞不好就哪哪儿都不对了,显得事儿事儿的。”

    “我知道了。”孔阙尽管依然不解,但还是应了下来。

    等她出门之后,陈晋才重新陷入思考当中……

    昨晚在跟杨靖芳交谈的时候,因为薛放之前抛出了合作的橄榄枝,让陈晋觉得这次邀标的事情大局已定了。

    只要合作达成,他就有把握从海地集团手中抠出最多的利益来。

    尽管他也很清楚焦启寿让他到东海市的目的,但在目前这个阶段,他还真没想着怎样去打压海地集团的事情。

    毕竟各方面条件都不允许呐……

    可是当他看见薛放的情绪值当中的犹豫和惊讶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决心和决然,就知道情况不对了。

    所以他也没有一口回绝掉杨靖芳,而是兑换了薛放的思维监控,也就得知了薛国祥的决定。

    显然,他还没有把海地集团当作敌人,可薛国祥却已经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陈晋认为这是一个古往今来许多上位者都会犯的愚蠢错误……

    当一个人坐在高位太久,独食吃得太过舒服以后,就会忘记其实自己能有这一天,也是经过许多人帮忙的。

    但是过高的成就总是会懵逼人们的双眼,身边的阿谀奉承又会让人渐渐目空一切。

    渐渐的,脑子里的思维也就变成了“老子天下第一”!

    所以当挑战者出现之后,这样的人思考问题的第一步,并不是反思自身,而是试图毁灭对方。

    只有毁灭,才能够保证自己的利益不会收到损害……

    陈晋一面小心提醒着自己,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一面也在头疼着……

    此时此刻,薛放就和稻叶清见面对面的坐着。海地集团加上田旺公司这样的组合,让他很头疼。

    兆基集团,龙仓集团,海地集团和田旺公司,这四家其中的任何一家单独拎出来,陈晋都丝毫不惧。

    昨晚的局面,也确实营造出了他想要的结果,那就是晋涵集团成为这次搏弈天平中的砝码。

    结果只因为他的选择偏向而倾斜。

    然而薛国祥就算不明智,就算骄傲,就算蛮横,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确实太狠了!

    实力的差距实实在在的摆在眼前,一力降十会其实是最难应付的招数了。

    现在的局面,是2v2v1!

    晋涵集团成了那只独狼……

    这个决赛圈该怎么打?

    陈晋还在思考着……

    其实他是有一个突破口的,只不过这个突破口,还不方便在这个阶段使用!

    一直以来,陈晋的作风都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只要出手了,就必须要一举定乾坤!

    所以……

    这种关键的突破口,早一天不如晚一天!

    …………

    …………

    同一个时间,杨靖芳和李港盛也在市区的某家咖啡店碰头了。

    他们这次的联手很隐秘。虽然暂时还没有引人注意,却也一直都很小心。

    “杨总,你对陈晋这个人怎么看?”李港盛啃着一块红豆饼问道,面包渣子散了一身,他却毫不在意。

    这么一个矮胖肉球般不修边幅的形象,反而把颜值并不高的杨靖芳衬托成了一个美女。

    这幅画面确实很有些灰色幽默的味道。

    杨靖芳皱了皱眉头,应声道:“我看不透,很不简单。我觉得我们之前有点太小看晋涵集团了,或者说……是有点小看他了。”

    “评价这么高?”李港盛亦是蹙眉:“那接下来怎么办?拉他入伙吗?我看这小子,野心可不小。”

    “是啊~岂止是野心这么简单……”杨靖芳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李港盛听她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顿了顿,试探着问道:“杨总,是杨先生他……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呵呵~”杨靖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李港盛口中的这位杨先生,说的自然是她的父亲,龙仓集团的董事长,杨眗。

    见她故作出一副高深模样,李港盛似乎有些不耐,郁闷道:“杨总,虽然这次合作是你们龙仓主导。但必要的互通消息,还是应该的吧?”

    杨靖芳再次轻笑一声:“你们栾先生就没跟你说点什么吗?”

    “你可别告诉我,你昨天没跟栾先生联系过。”

    “…………”李港盛的脸色凝了一瞬间,很快恢复,没有应话,只是看着杨靖芳。

    说到底,他再受老板信任,也还是个打工仔,无非高级一点罢了。

    哪能比得上杨靖芳这种集团继承人的身份?

    所以有很多真正隐秘的事情,他撑死了一知半解,却不足以用来分析问题了。

    杨靖芳秀了一波优越感之后,也知道差不多了,开口道:“陈晋这次到东海市来的事情,比我们原来想的,都要复杂得多。”

    “以前是我们疏忽了。昨天我跟我父亲联系过。他也是到今天早上,才给了我回音。”

    “说得直白一点吧,他就是来跟薛国祥抢地盘的!”

    “有人在拿他鞭策薛国祥,明白了?”

    “当然了!如果薛国祥压不住陈晋,被他取而代之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李港盛越听越是惊诧,脸上神色连续变化后,才说道:“那我们岂不是更应该拉拢晋涵集团了?”

    “无论如何,先把海地集团的垄断打破。这样局面越乱,对我们越有利。”

    “哪有那么简单呐!”杨靖芳叹了口气:“无论如何,我们的首要目的还是盈利。”

    “拉晋涵集团进场,你割肉还是我割肉?再说了,我们都不一定能喂得饱他……”

    “人家的目标是整个东海市,可不仅仅是这一个项目。”

    李港盛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他看不上?”

    “那他哪来那么多资金?晋涵集团的项目我看过,销售确实很不错,资金回流也很夸张……”

    “但是有太多的钱是需要银行放款的了。而且又刚刚砸了300个亿收购金厦集团。”

    “他们目前账面上的资金……不会超过200个亿。”

    “就这点钱,硬吃这个地块自然是可以做到的。那之后呢?他难道就要放弃其他所有的项目了吗?”

    “东海市这个地方,哪个项目不得百八十个亿才赚得动?”

    杨靖芳听得暗暗点头,也是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我最想不明白的一点。”

    “以晋涵集团目前的基础,不管是上市,还是融资,又或者是贷款,都能很轻松的把自己的盘子在瞬间扩大到几千个亿。”

    “资金原本应该最不可能成为他们的弱点,可现在却偏偏就成为了他们的弱点。”

    “韭菜就在那,他却不割,还真是奇了怪了!”

    李港盛却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难以置信道:“杨总,你说陈晋会不会有那种,一下子能搞到上百个亿资金的办法?”

    “不可能吧?”杨靖芳明显有些不信。

    但李港盛再次问了一句:“真的不可能吗?”

    “至少我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杨靖芳摇头道:“如果他愿意上市融资,一瞬间搞出上千个亿我都不觉得奇怪。”

    “不上市?”

    “做梦吧?”

    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起来。

    晋涵集团目前的劣势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缺资金。

    陈晋自己自然也明白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