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唐军参战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唐军参战

    整座金城已然被战火燃遍。

    朴氏军队在昔氏与杨山部的协助之下,势如破竹一般攻入城内,在临近王城不足一里之处,遭遇到了金氏军队的顽强抵抗。双方围绕着王城之东几条街巷,展开了反腐的争夺,战况惨烈至极。

    朴氏与昔氏、杨山部联合,固然兵力上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但是作为新罗的正规军,金氏军队无论兵员素质亦或是兵械装备,都远远强于平素需要韬光养晦的朴氏,一来一回,旗鼓相当。

    朴周灿拎着佩刀,亲自来到前线督战,连续砍翻两个后退的兵卒之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连声喝叱:“进攻!进攻!王城就在前面,只待攻入王城,朴氏便能重夺王位,届时尔等各个升官晋爵,赏赐丰厚!谁敢后退一步,斩杀当场,家中男丁枭首,女眷为奴!”

    “杀杀杀!”

    “不许后退!”

    跟在他身边护卫的家将,亦纷纷抽出刀剑,冲着溃逃的兵卒便是一阵猛砍。

    有些胆小的兵卒被惨烈的战况吓得两股战战,欲想趁乱逃脱战场,但是此刻见到老家主亲自率领督战队督战,也只好绝了逃命的心思,硬着头皮往前冲。

    冲上去死的是自己一个,若是溃逃,死的却是全家……

    毗昙一直跟随在朴周灿身边,看着前方惨烈的战场,双方的兵卒扭打厮杀在一处,每一件房舍、每一条街巷都要反复争夺,寸步不让,鲜血染红街道,尸体纵横枕籍,微微蹙眉,大声说道:“老家主,朴氏怕是后力不足,难以攻入王城啊!不若将先锋的位置让出来,让吾杨山部的悍卒攻一阵,你们喘口气,稍作休整?”

    朴周灿顿时瞋目瞪眼,喝道:“放屁!吾朴氏每一个男儿皆是视死如归之勇士,为了家族之荣耀,纵然一死又有何妨?这等话语不必再说,尔命令昔氏与杨山部保护侧翼不给金氏偷袭即可,主攻之重任,由朴氏一力当之!”

    开玩笑!

    都打到这个时候了,王城的城砖都几乎看得清清楚楚,金氏的所有兵力都已经投入进来,没见到大将军金庾信都已经亲自上阵,浑身受创数处,血流如注么?

    说不定只要再坚持一下下,金氏这一口气就会散掉,防线就会全面崩溃!

    若是此刻朴氏轮转整修,万一就在这个时候金氏溃散了,那功劳算谁的?

    朴氏今晚死了这么多人,数十年的休养生息毁于一旦,若是最后的胜利被昔氏亦或是杨山部攫取……

    他朴周灿恐怕就算是自刎当场,也难消心中之悔恨!

    毗昙嘴角翘了一下,一副无可奈何之神情:“行吧,便依照老家主之吩咐……”

    脸上不爽,心里快要笑破肚子。

    快快去送死吧,没人拦着你……

    战斗已然进入白热化。

    朴氏军队拼死冲锋,前赴后继,金氏军队则奋力抵抗,不惜死战,却终因人数的劣势而节节败退,昔氏与杨山部的兵卒虽然不曾参与主力冲锋,但是在两侧牵制了大量金氏军队,使其不敢全力防御,可以说,败局已定。

    就看能够坚持到几时……

    倏地,一阵沉闷的声响传来。

    “哐哐哐”仿佛又一柄巨大的铁锤有节奏的锤击着大地,好似脚底下的土地都在随着这一声声闷响而颤抖!

    地龙翻身了?

    交战中的兵卒浑然未曾感觉到异样,但是站在战场之外督战的一众贵族们,却个个瞠目结舌。

    若是这个发生地龙翻身这种灾祸,极有可能给金氏军队带来喘息之机,毕竟如此天地异变的灾难面前,任何人都只能听天由命,朴氏军队再也不能组织起严密的阵列,冲着敌人发起一浪一浪的冲锋!

    朴周灿与毗昙等人尽皆沉默的看着脚下的土地……难道,金氏之国祚,尚有苍天庇佑?

    然而过了少顷,他们便吐出了一口气,那一声声闷响越来越近,听上去固然令人有心神震颤之感,却绝非自地底发出,脚下的土地亦未曾有地龙翻身之时的异样变化。

    可是他们这口气刚刚吐出一半,便纷纷倒吸了回去……

    火光照耀之下,一队一队唐军拍着整齐的阵列,仿佛自地狱之中陡然降临人间的魔神,自城东方向,劈天盖地的压迫而来!

    所有人都神色大变!

    “唐军?”

    “真的是唐军!”

    “不是说唐军不会出兵干预新罗内乱么?”

    ……

    一时间,胜券在握的朴氏联军惊骇欲绝,惊叫之声此起彼伏!

    在胜利即将到手之时,最不应该出现的唐军,以一种泰山压顶之势,悍然进入战场,参与进这场新罗王位的争夺战!

    战场瞬间乱套,形势陡然逆转!

    朴氏联军惊慌失措,本来胜利在望提升至顶点的时期刹那间下挫一大截儿,军心涣散,兵卒们惊骇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唐军,不知如何是好。

    继续进攻?

    傻子也不会认为唐军是来帮助他们的!

    起码到现在为止,新罗的正朔乃是金氏,与大唐联络结盟的亦是金氏!

    继续进攻,马上就要和唐军短兵相接……唐军是区区朴氏的乌合之众能够挑战的么?

    撤退?

    也不行,老家主亲自率领督战队在后阵督战,谁敢逃跑撤退,必是身首异处之下场,甚至还要牵连家人……

    进退维谷之间,军心彻底动摇!

    反观金氏军队,在唐军出现在视野的一刹那,便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士气振作!

    尤其是军队中出身于金氏家族的子弟们,尽皆知道女王陛下已经前往唐军阵营献上国玺,上表臣服,这个时候唐军出现在这里,定然是已经与女王陛下达成了共识,这是援军!

    从今往后,新罗的主人即将成为唐人,而他们这些金氏子弟想要继续在这片土地上过好日子,那就必须在唐人面前拿出自己的悍勇,证明自己的能力!

    “陛下已然与大唐结盟,唐军是来帮助我们的!”

    “诸兄,且不能让唐人小瞧了吾等!”

    “弟兄们,随吾杀敌,让唐人盟友看看吾等新罗勇士之悍勇!”

    “杀贼!”

    “杀贼!”

    在金氏子弟的鼓动之下,金氏军队的士气瞬间提升,此消彼长,居然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一鼓作气将朴氏军队打得懵头转向,一口气夺回了两条街巷的地盘!

    站在朴氏军队后阵,朴周灿目眦欲裂!

    “稳住!稳住!擅自溃退,定斩不饶!唐人是来帮助我们的,都给我顶住了!”

    哪怕明知道唐人不可能帮助朴氏,朴周灿也不得不梦想如此!

    因为他根本承受不住唐军与金氏盟约之后果!

    朴氏觊觎了多少年,筹备了多少年,卧薪尝胆了多少年,方才有今日杀入王城定鼎大局之机会!若是因为唐人的参战而导致失败,那么此间数千朴氏子弟,便将大部分丧命于此,朴氏多年以来的积累,付诸东流。

    等同于一下子敲断了朴氏的脊梁……

    远处。

    唐军阵列整齐的向前推进,到得距离战场一箭之地,终于停下脚步。前列刀盾兵上前,单膝跪地,将手里的大盾竖起,一面连着一面,构成一道盾牌组成的墙壁,密不透风。

    盾墙之后,弓弩手纷纷引弓上弦,箭尖弩尖微微上台,斜指着远处的天空,及至军官大喝一声:“放!”

    “嘣!”

    千余跟弓弦一起震动,发出一声宛如九天闷雷一般的闷响,千余支箭簇利弩如同大地之上陡然升腾的一片乌云,离地而起,向前飞去,待到去势将尽,沉重的箭簇与弩尖向下坠落,呈现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狠狠的扎进朴氏军队的后阵之中。

    “噗噗噗”

    无数箭簇弩尖穿透革甲衣物钻进血肉身体的闷响练成一片,不知多少朴氏军队正猬集在一起等待发起冲锋,便被这一阵远程箭雨射的秋天的麦子一般齐刷刷的倒地。

    嘶声惨叫,满地打滚。

    朴周灿目眦欲裂。

    毗昙头晕目眩。

    怎么可能?

    该死的,不是说只要新罗这块土地上只剩下一股势力,那么唐人就会与其缔结盟约,歃血为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