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656章 少壮派

第656章 少壮派

    李吉和兄弟李拱草草安葬了李谷之后,就离开了大周。

    他没有要叶华的一百万贯,只是拿了十万贯,二百武士也拒绝了,他从李家的年轻人当中,选拔了二十人。

    作为一个大族,李谷的子侄孙辈就非常多。虽然李谷的案子没有牵连到后辈家人,但是贪官之子想要立足,也是非常困难的,光是科举那一关就过不去。

    李吉和他们讲得很清楚,你们可以留在大周,苟且地活着,或者跟他去倭国,提着脑袋,用命拼出一条生路。

    经过了三天思考,终于有二十余人站了出来。

    李吉并没有急着离开,他把二十人集中在一起,去军营接受训练,还花钱购买火枪。

    按照朝廷的规矩,普通人是可以申请火绳枪的,只需要提交详细的使用申请,并且付一笔巨款。

    李吉为了购买武器,足足花了三万贯。

    李家子弟都是读过书的,他们接受全套军训,三个月左右,已经有了眉目。在这段时间,李吉又购买了三艘船只,还招募了一批水手。

    十万贯花掉了大半……直到他觉得差不多了,才带着家人,向倭国进发。

    这小子算得很精明,他出发的时间正好跟柴守礼的船队一样,这样就能借助柴守礼的威风,保证安全。

    即便遇到了海盗,或者风浪,也不会丢了性命……

    “爹,你瞧着吧,我会干出轰轰烈烈的事业!”

    李吉对着茫茫大海,像是疯子似的,扯着嗓子大喊,喊得精疲力尽,口干舌燥,然后又躺在甲板上,望着蔚蓝的天空,他的思绪非常混乱。

    和他差不多一起入仕的年轻人,二代子弟当中,还有魏咸美,范杲,包括柳开等等……数量非常多,他们都在稳步提升官职,自己却因为老爹的牵连,不得不亡命海外,也不知道日后会不会见面!

    瞧着吧,有一天,老子会用成堆的黄金,活活砸死你们的!

    李吉傻笑着,捧起老爹的小册子,仔细阅读,吸取着其中的养分,不管是李谷所著,还是叶华的批示,他们都堪称当世最杰出的玩钱高手。

    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触到高深的金融知识,李吉觉得自己就像是捧着一本通向财富的地图似的,就在小册子的最后一页,也确实有一张地图,是叶华绘制的,他给李吉标出了几个大型金银矿的位置。

    如果小子有手段,也有运气,几年之后,他赚到三千万两的目标,不会很难实现……叶华很希望他能成功,而且是很大很大的那种。

    不是因为李谷的关系,而是叶华愿意支持任何一个勇于开拓的人。

    大周已经基本上实现了统一,按照很多人的观点,似乎只要皇帝英明睿智,大臣清正廉洁,以老百姓的勤劳,几十年下来,就能进入一个鼎盛之世,到时候足以彪炳史册。

    历朝历代,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对于这种想法,叶华是嗤之以鼻的。

    正是因为如此,两千年来,才一直打转转,没法从治乱循环里面走出来。

    永远不要低估百姓的勤劳,更不要小觑汉人创造财富的能力。

    粮食、布匹、越来越多的商品出现,迫切需要足够的货币进行计价。

    大周这个社会,九成左右还是农民,由于一些地区落实均田的原因,小农又占据了绝大多数,追涨杀跌,盲目跟从,分散,低效……这样的农村管理起来,是非常困难的。

    没有足够的货币作为支撑,朝廷是根本没法调控经济的。

    “过去朝廷就是太相信老臣了!”

    魏咸美毫不客气道:“三司当中,还把盐铁列为单独的一项,视为主要的财源,根本就是愚蠢透顶!事实上,大周的财税当中,在三年前,商税就占了三成,现在已经爬升到了四成五,其余的土地出让,矿山开发,海外贸易,又占据了近两成,传统的田赋只剩下三成多!”

    魏咸美敲着桌子,大声批评,“在这种情况下,朝廷废了三司,是英明的,可废了三司,居然回归了六部制,以户部尚书统领全部财税民政,那么多事情,托付给一个人!我都不知道,陛下在想什么!”

    听着儿子越来越猖狂的话,魏仁浦气得破口大骂,“兔崽子,你好不容易回来,就大放厥词,圣人也是你能议论的?朝廷官制该怎么办,更不是你能置喙的,你小子是不是看你爹活得太痛快了,盼着让我跟李谷作伴去?”

    魏咸美听得连忙缩脖子,不敢不说话了。

    只是在心里却不以为然,十分不服气,这几年历练下来,他越发觉得大周跟之前的朝代都不一样了,可朝廷的官制却没有相应的调整。

    就好像一个人,有着庞大的身躯,却只有一个小小的脑袋,缓慢而笨拙,十分不合适。

    足足憋了一顿饭,魏咸美又开口了,“爹,别的不说,财税户口这块,我估计就要四个尚书,八个侍郎!”

    “放屁!”

    魏仁浦骂道:“六部加起来就六位尚书,你打算让四个人都去户部啊?”

    魏咸美争辩道:“我不管谁去,户部就是要改革……首先要把度支部拿出来,负责规划预算,监督财政运行,其次,要把商税拿出来,单独开征,第三,全国有那么多煤矿,铁矿,也要有专门的人员管,这些都拿出来,剩下的田赋丁口才是户部的本业!”

    他掰着手指头算,是不是四个部,需要四位尚书?

    魏仁浦默默听着,儿子讲得其实是有道理的,不论是政事堂,还是内阁,他都能感觉到户部的担子越来越重,管的事情越来越多。

    每一项税收,户部都要增加人员,原来朝廷给的定制就那么多,结果户部只能从外面招募人手充数,弄得不官不民,非常尴尬。

    增加官员是必要的,但是,现在可不是提的时候。

    “臭小子,陛下这段时间,抓了上百人,全都是李谷的党羽,看样子他们是九死一生。你现在千万不要乱出头,爹会想办法运作,把你安插到好位置上!这样,你也历练差不多了,我准备让你去翰林院!”

    “什么?”魏咸美大惊,“去翰林院干什么?我才不想跟一群酸腐的学究在一起呢!”

    “住嘴!”魏仁浦越来越觉得儿子难管了,翰林院是没什么权力,但却能接近皇帝陛下,多少人都是从翰林学士爬上去,宣麻拜相的!

    儿子在外面的经验够了,正需要在清贵的翰林院养望,等到资历够了,就能被选进内阁,成为一国的宰相。

    “爹!”魏咸美半点都不服气,“这都什么年月了,还用你那一套老脑筋看问题。你瞧着吧,朝廷办了李谷一案,肯定要彻底改革官制,大力推动新政。正是英雄大有作为的时候,跑去翰林院,简直不知所谓!”

    “闭嘴,闭嘴!”

    魏仁浦气得炸了肺,“你什么都不用说,一切有为父安排!你只管老老实实听话就是!”

    魏咸美低着头,眼珠乱转,让我听话,休想!

    他们年青一代,才不会任由老辈摆布,而且他们甚至觉得,朝中的诸公太老了,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了。

    巴蜀修路,本来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朝中诸公却百般阻挠,还有,吕宋岛已经落到了大周手里,遍地黄金的宝地,却没法大力移民,还有安南,明明是沃野千里,却也不知道开发。

    让这些老朽当道掌权,实在是太碍事了。

    魏咸美带着不屑,起身要回书房,正在这时候,家丁跑进来,细声细语道:“相爷,冠军侯来了!他说有关官制改革的事情,想要跟相爷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