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仙官 > 第四百零九章 突审

第四百零九章 突审

    做完这一切,楚弦心里有盘算也没有多说什么,轩月谷一看,也没有再问,显然,十三巫祖被害一案,这楚弦是有了很大的突破,虽然不知道楚弦是如何思谋的,但显然,楚弦的侦破方向是正确的,而且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轩月谷问了一句。

    说实话,就算是心境已经磨炼到波澜不惊的轩月谷,现在居然是很兴奋,原本以为这件案子根本查不出结果,因为,仙军卫那边,也在查,同样没有结果,所以轩月谷不认为楚弦会有什么进展。

    但显然,他看走眼了。

    楚弦这边,非但是有了进展,而且进展还很大。

    轩月谷不傻,就算是楚弦没有说,他也大致看出来,刚才那突然制住自己的无形压力,应该就和十三巫祖遇害有关,很可能是,当时十三巫祖,也被这突然出现的无形之力制住,动弹不得,而几乎是同时,隐藏的杀手用蝎尾刺,将十三巫祖刺杀。因为十三巫祖所居住的地方,就是这个木工坊的人负责修缮重建的。

    当然,这一切必须得拿捏到恰到好处,不能快,也不能慢,否则稍微有一丝疏忽,就会失败。

    但轩月谷又摇了摇头。

    刚才的那一股力量,虽然强大,但也只能将自己困住三息,十三巫祖的修为,必然远在他之上,若是十三巫祖,怕是连刹那都困不住,对方如何暗杀?

    这些,都是疑问。

    不过此刻,轩月谷不担心,他知道,或许动手,楚弦不在行,但要说解答这些疑问,楚弦是当仁不让,到时候,必然可以将这些疑惑全部解开。

    这是轩月谷头一次如此相信楚弦能查清楚这件大案。

    就是因为想到这个,所以轩月谷才会双目放光,才会如此兴奋,也是因为如此,楚弦即便没有告诉他具体的情况,但他也能选择忍着不问。

    显然,楚弦已经是用其实力,得到了轩月谷的认同,还有这位仙人的尊敬。

    楚弦没有多说,是因为他的确没时间,因为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得到解答,楚弦今天之所以会瞒着所有人跑来这东木阁,就是因为昨夜他和李紫菀交谈时,听到李紫菀无意中说了一件事。

    这段时间,李紫菀一直都在帮助一些医馆诊治病人,这算是做善事,而且也可以磨炼医术。

    那些医馆知道李紫菀是医仙李附子的女儿,那医术自然是比他们要高得多,所以是求之不得,因而遇到一些疑难杂症,也都会求助李紫菀。

    前日,就有一个重伤之人,应该是干农活时不小心摔倒,腹部刺入了一根铁刺,这可以说是极重的伤势了,一般医道术法,都难以救治。

    李紫菀这边被人求过来,所以当然是要去救治,对于李紫菀来说,这种重伤,实际上并不算什么,所以她只是用千穴针法,将对方穴位封住,这么一来,这人就感知不到疼痛,会沉沉睡去,之后就可以拔出铁刺,然后缝补伤口包扎。

    楚弦听到这个的时候,却是突然想到一件事。

    暗杀十三巫祖的人,绝对不敢正面动手,除非,是拥有至少首辅阁道仙这样的修为才行,但如果是那样,一来会打得地动天摇,满城皆知,二来,也未必能短时间内击杀十三巫祖。

    所以,凶手必然是用了其他的手段,十有八九,是阴招,先制住十三巫祖,然后再用蝎尾刺击杀。

    但如何能制住十三巫祖?

    千穴针法当中有类似的手法,而放大一些,也可以通过‘阵法’来压制一个高手,当然,就算是有这种阵法,也必然是极为高明,至少,包括自己在内,都去十三巫祖居住的地方看过,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所以这阵法,必然是十分隐晦,而且威力极高。

    楚弦没有浪费时间去找是哪种阵法,毕竟这世上,阵法有数千种,就算是圣朝第一道仙吕岩,也不可能说全部知晓,能知晓一二已经是了不得。

    所以,楚弦将目标,放在了对方是如何布置阵法这件事上。

    沿着这个思路,楚弦注意到巫族人居住的庭院行宫,然后打听之下,知道圣朝是为了招待巫族人,特意从三个月前,就开始将一个老式的庭院,进行重建翻修,拿来作为巫族人下榻之所。

    为什么要重建修复?

    因为,巫族人的身材高大,正常人族的屋舍,对于巫族人来说,那就太小,所以必须要重建修复,一切放大,这样,才能容下巫族人。

    这么一来,楚弦通过工部的纪录卷宗,找到了这个东木阁。

    当初负责重建修缮那庭院的,就是东木阁的匠人。

    本来楚弦这次只是试探,来看看情况,却没想到那工头贾师傅居然是做贼心虚,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实际上对方就认出自己是谁了。

    可这位贾师傅故意装作不认识,当时楚弦已经是提防上了,只是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的果断,居然敢直接动手。

    说实话,当时若不是楚弦手腕上的黑发护腕突然斩出一道发丝,将那贾师傅的持刀的手掌斩落,楚弦怕是已经因公殉职了。

    的确是凶险,但收获极大。

    对方果然是通过某种手段,将整个屋子,当成了一个阵法之地,用未知的手段触发,只要是屋子里的人,除了施术者之外,其他的人,都会短时间内动弹不得。

    试想,如果是一个拿着蝎尾刺的刺客,潜伏在十三巫祖居所之内,然后趁其不备的时候,突然启动阵法,同时瞬间出击,试问,十三巫祖能不能避开?

    当然,这种事是有成功率的,可如果当时的阵法威力再增大几倍,出手的刺客境界再高一些,那么这种事情的成功率会非常高。

    毕竟是有心算无心,而且谋划这件事的人,几乎是将所有的细节和可能发生的意外都考虑的进去。

    好在,抓到了东木阁里的这些人,那个贾工头,从他身上,应该可以挖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

    此外,还得尽量保密,不让东木阁这边的情况被人知道,因为楚弦知道,做成这件事的,不是一个人,除了贾师傅,肯定还有那个杀手,还有,幕后的谋划者。

    他们很可能也都在京州,一旦打草惊蛇,以那谋划者的算计,想要再抓到他们,势必是难如登天。

    就在木工坊后面的一个小屋子里,楚弦开始突审这里的匠人。

    楚弦将那个贾姓工头放在最后,先审问其他人,只是结果让楚弦很失望,这些匠人显然是对十三巫祖这件事毫不知情,他们只知道,在三月之前,跟随工头去修缮重建一个庭院,其他的一概不知。

    当然这些匠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是打着木工匠人的幌子,做一些偷抢,甚至是杀人劫货的事,除此之外,还专门贩卖各种情报。

    木工匠人,有的时候可以出入一些达官贵人的府邸,也能探听到一些隐秘的事情,有的消息,还是相当机密的。

    这世上讨生活的人分很多种,无疑这些木工匠人属于最让人不齿的那一类,这些人为了钱财,可以说是毫无底线的,今天将这东木阁一窝端,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不过对于那可以压制住仙人高手的阵法,还有十三巫祖被暗杀之事,这些普通匠人并不知情。

    楚弦审问很有技巧,会根据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手段,或硬或软,或威逼,或利诱,要么就直接动手,总能撬开他们的嘴。

    最后,楚弦才将那贾姓工头带过来审问。

    相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个人必然是知道内情的人,当然,也是一个硬骨头,手被斩断一个,居然是咬着牙不喊疼,此刻被楚弦绑住动弹不得,这人就是闭着眼睛,咬着牙,一幅打死不开口的模样。

    楚弦知道,这种人最不好对付,要撬开对方的嘴,很难。

    不过楚弦早有打算。

    审问这种人,不能直接问,只能先旁侧敲击,先让对方开口,无论说什么都好,哪怕是开口痛骂。

    这是一种心理战术,楚弦深明此道,所以开口就问:“你知道我是谁?”

    那边贾姓工头不屑冷笑一声,却是没开口说话。

    不过对于楚弦来说,对方不屑冷笑这个动作,就已经是回答了,最怕的就是和死人一样,说任何事都没反应,那才叫麻烦。

    所以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可我没有见过你,那么,要么你看过我的画像,甚至是去偷偷窥视过我,要么,就是有人与你讲述过我的事情,否则,不可能一见面,你就认出我。”楚弦继续说。

    这次,贾姓工头不吭声了。

    这个反应也在楚弦的预料当中。

    “让我猜猜,首先,就以你的身手和本事,就算是做足准备,也不可能杀得死十三巫祖,哪怕是手里有蝎尾刺,所以说,杀人者,另有其人。”楚弦自顾自的说道,那贾姓工头依旧是闭着眼睛,嘴巴紧闭一声不吭。

    只是显然,贾姓工头不知道,沉默,也是一种回应。

    楚弦继续用推测的审问之法:“杀人者,另有其人,你们分工明确,你负责修建园林庭院,然后,偷偷将特殊的阵法融入到建筑之内,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杀人者借用你做好的阵法进行刺杀,而这里面,应该还有一个谋划者,谋划者算计好了一切,但他绝对没想到,我会这么快找到这里,刚才我在后面看到,你们已经将外出的行李都准备好了,我问过你的伙计,好像是要去外州替一位州长史家修缮园林,到时候去个三五个月,也就等到失态平息,那时候,谁都不可能再联想到你们,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贾姓工头额头已经有汗,当然,依旧是不吭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