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变天开始

第九百二十五章 变天开始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老道他到底怎么了?”

    许清朗站在茶几前,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周泽。

    周泽放下了手中的报纸,

    道:

    “胃癌晚期。”

    许清朗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的神情,摊了摊手,道:

    “你是在开玩笑么?”

    周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道:

    “很多人和你一样,得知身边的谁得了癌症时都会觉得是在开玩笑。

    但事实上,用心去找找,身边得癌症的人,绝对不会少。”

    “那怎么办?”

    “我找过他了,他给我的感觉,是他觉得自己活够了,似乎死了也挺不错的。

    我觉得他现在已经开始策划筹备自己的葬礼了,

    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白事儿先生,以前都是帮别人操办,这次终于可以轮到自己了。”

    “就这么让老道死了?”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两个刑罚,一个是让人死,另一个,就是让人死都别想死。”

    周泽耸了耸肩,继续道:

    “他自己都看破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是有别的办法的,不是么?让他变成僵尸,或者…………”

    “他这阵子好像有点神经衰弱,估计做梦都想着早点死了干脆,好下去找他的祖先去打架去。”

    周泽从沙发上站起身,背过身,

    “好在,他愿意接受治疗,他愿意接受自己正常的生老病死这个过程,但还是不愿意突然间因为一场意外而嘎屁的。”

    “其实,可以像当初我们对老张时那样,把他变成鬼差。”

    周老板闻言,

    笑了笑,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我可没这么大的脸。”

    “所以,我现在,能做点什么?”

    不得不说,老许这个人还是挺重感情的,在书店里,他其实是最洒脱的一个,却也是最有温情的一个。

    “这阵子提高一下伙食吧,多做点儿好吃的。”

    “你确定?”

    “但也注意个度,别总每天燕窝海参什么的,伙食费是走书店账上的,我怕万一把我吃痛了,我会巴不得他早点死。”

    “说实话,在这件事上,你也能开玩笑,真的让我挺意外的。”

    “不就是个死么?谁不是个死人呢?”

    许清朗忽然觉得周泽说得很有道理,

    谁没死过?

    “这事,就没别的转机了么?”

    “就算以最坏情况,老道再活个几个月也没问题,又不是今晚就直接结束生命,看开点。”

    周泽平伸手拍了拍许清朗的肩膀。

    “我总觉得,我们既然是他现在这个世上关系最亲近的人,我们应该做点…………”

    “第一,我们不是;

    第二,可能,有人已经在做了。”

    “这是什么意思?”

    “老许啊,你知道么,如果有时候,你爹妈,你长辈,愿意骂你的话,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还在乎你。”

    “啪!”

    周泽打了个响指,

    点点头,

    “是啊,意味着他们还在乎你,哪怕你再败家。”

    “我听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能感觉到,事情,似乎没那么糟。”

    “看开点,每天都有死人进咱们书店,又都是你准备的吃的,不是早该习惯了么?”

    “你的意思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每天烧尸体,等轮到烧自己亲人时,就可以无动于衷了?

    算了,我去买菜了,他喜欢吃陕西口味的菜。”

    “你可悠着点儿,人又不是马上死,别给他整得死之前家乡菜都给吃吐了。”

    许清朗走了。

    周泽又走到沙发边,躺了下来。

    “呵,败家子。”

    “败…………家…………子…………”

    周老板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伸手在茶几上敲了敲,

    道:

    “合着你还有脸笑话别人败家?”

    ………………

    “来来来,吃饭啦,吃饭啦,一人一份,我特意配好了的。”

    芳芳推着小车走了进来。

    从最里头的勾薪开始,

    一人一份盒饭,

    虽说,

    每天只有勾薪会把那一份饭吃完,

    但芳芳还是会特意准备四份。

    吃不吃随你们,

    反正钱照收。

    这一盒饭,卖的可比高铁上贵多了。

    勾薪照常,先喝了彼岸花口服液,然后大快朵颐!

    吃得那叫一个真香;

    他隔壁床铺位置的庆则是睁开了眼,

    就这么看着他吃。

    “我说,你真的不吃么?这身子骨不吃的话,得坏掉了吧?”

    勾薪一边吞咽一边问道。

    庆不理会他。

    勾薪也习惯了,反正他有个人可以听自己讲话,已经心满意足了,还要啥自行车呀?

    “还是说,你们这些大佬,可以和那些妖一样,吸收日月之精华,可以做到辟谷了?”

    庆依旧不说话,目光平静。

    “我说,大佬,您这伤养了也老长一段时间了,真就打算一直这样跟我在一起用爱发电?”

    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勾薪这阵子可没少撺掇庆去搞点事情,

    他自己是没这个胆量了,

    但并不介意推波助澜一下下。

    庆还是没反应。

    勾薪努了努嘴,继续吃自己的饭。

    这时,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老道走了进来。

    勾薪吓得手一哆嗦,手中的饭盒差点摔到床上。

    庆在此时也闭上了眼,

    睫毛轻轻地颤抖。

    可能,勾薪对老道,只是单纯地那种对未知玄学的畏惧;

    而庆,

    则是有着更多更多的压力。

    自打那一天在病房里小猴子爬到老道肩膀上的那一刻起,

    庆就清楚,

    自己到底做了一件多么荒唐的事。

    她居然让府君带着自己去找府君杀!

    这真的是……蠢到让自己回想起来都要哭泣了吧。

    “哟,吃着呐?”

    老道探头对勾薪打着招呼。

    “嗯,吃着呢,要不,您也来点?”

    “不咧,我等会儿回店里吃。”

    老道拖出一条板凳,在勾薪床前坐下。

    他特意看了一眼庆的床铺,

    道:

    “她还没醒呐?”

    勾薪咽了口唾沫,

    “嗯……啊……”

    “唉,可惜了,这个女娃子,人挺好的,真的。”

    闭着眼听到这句话的庆心里忽然一颤,

    这是府君在对自己的讽刺?

    好像不是,那样子的一位大人物,会特意过来讽刺自己?

    讽刺自己这个完全被他耍得团团转的……蝼蚁?

    “挺好,可惜太挤了。”

    “啊?”

    勾薪有些不明所以。

    老道砸吧砸吧了嘴,没再说什么,又站起身,他准备回书店了。

    刚去给乌龟喂了些草,

    乌龟很给面子,

    都吃了,

    一根都不剩!

    刚准备走,

    老道忽然又停下了脚步,

    他走到庆的病床前,

    伸手帮庆压了压被角。

    “唉,女娃儿,你早点醒吧,放心吧,老板那边,我会帮你说道说道的,没大事儿的。

    唉,其实,也没多少日子了,真的,很多事儿,其实我也想开了,莫慌,你且等着。”

    没有多少日子了?

    这是什么意思?

    闭着眼睛的庆在思考着这句话,

    老道的一言一行,在庆的眼里,都具备着极强的暗示和解读性,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有可能人家疯疯癫癫嬉笑怒骂之中,

    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说完,老道站直了身子,离开了病房,今儿他还得给猴子洗澡呢。

    “唉…………”

    等老道离开后,勾薪放下了还没吃完的饭盒,道:

    “没胃口了。”

    庆又睁开了眼,

    眼里,

    有着沉思。

    府君把自己安排在这里,是有什么用意么?

    忽然间,

    庆的目光一凝,

    病房里的温度骤降,

    勾薪吓得身子一颤,

    随即又兴奋道:

    “大佬,你准备动手了么?”

    庆从床上坐起,

    这是她苏醒的这阵子以来,

    第一次有这么大幅度的动作。

    勾薪这是真的激动了,

    大佬要反抗了,

    反抗赢了,

    他能跟着一起自由,

    反抗输了被镇压了,

    他还能当个前辈指点奚落一下对方,

    瞧着,不是我怂,这下你知道厉害了吧,呵呵。

    庆张开了嘴,

    脑袋向下一磕,

    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玉片从其嘴里滑落,

    玉片被她捏在掌心里。

    这时,

    玉片在轻微地颤抖,

    少顷,

    玉片开始由原本的通透颜色开始转为血色………

    庆的瞳孔不断地放大,

    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大佬,您这是?”

    勾薪有些疑惑地看着庆,

    这预备动作,也持续太久了吧。

    玉片的母玉,在执法队总殿中,哪怕当初执法队被覆灭清算,但总殿的建筑物也依旧被保留着。

    执法队,风闻地狱动向,且会在这枚玉片上得以呈现。

    每个乙等队和甲等队成员手中都有这么一块,它不具备传讯的功能,象征意义更大一些,自拿到这枚玉片起,庆一直将其留在自己身上,这枚玉片也一直很安静,因为这千年以来,地狱一直很平静。

    哪怕执法队被楚江王镇压时,玉片也依旧没什么动静,因为,这件事对于整个地狱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此时,

    玉片彻底变红,

    只意味着一件事!

    “唉,其实,也没多少日子了,真的,很多事儿,其实我也想开了,莫慌,你且等着。”

    老道的话语再度在庆的脑海中响起,

    她仰起头,

    看着病房上方的天花板,

    她的手,

    在轻微地颤抖。

    深吸一口气,

    在心里道:

    “他说得对,地狱,真的出大乱子了。”

    ——————

    争取在零点前,赶出一个大章,补昨天的欠更,莫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