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第九百三十一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地狱很大,大部分区域,也很荒凉;

    它没有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也没有纵横密布的公路交通网络,它就安静地在这里,诉说着从亘古到如今以来,一贯秉持着的荒凉主题。

    但地狱的舞台,却足够大,比如此时的这种,体形巨大的猿猴愤怒攻城的画面,在阳间,可还真的见不到。

    就算阳间有这么恐怖的一头猴子,人也不敢这般肆无忌惮。

    而在地狱,它就可以,地狱,不光是阳间亡魂的收容处,同时,也是一个可以放肆而无顾忌的地方,一个,可以宣泄一起的……垃圾场。

    冯四就一直躲藏在这只白骨蜥蜴的尸身里头,这尸体足够大,大得可以让他遮蔽很久,毫不起眼。

    当然了,这里的场面,也足够激烈,激烈到不会有人或者有凶兽去刻意地注意和针对他这单独在外的一个小小巡检。

    这时候,

    冯四真得感激一下自己还没那么快成为判官了,

    就像是黑夜里的灯,

    现在的自己还只是小彩灯,

    孤零零地落在外头偏远处,就算看见了估计也懒得踩;

    而若是成了判官,

    就像是从小彩灯变成了探照灯,

    吸引力上肯定是不同的。

    而冯四,也没有什么为阴司共存亡的操守,更没有跑上去和里面的同僚们一起共御外敌的冲动。

    事实上,冯四基本可以确定,若非这帮凶兽一开始就摆出了要不留后路的架势,主城里的自己的这些同僚们,可能压根就不愿意拼命。

    阴司以下,人心思动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都这个光景了,真的愿意为阴司拼命且愿意牺牲自己的,还真的是少数中的少数。

    大部分人的想法,还是随波逐流,若是有什么变化,大不了再跟千年以前的前辈那般,城头变幻大王旗,谁站在台上大家都一起鼓掌欢呼。

    所以,

    在冯四看来,

    此时主城那边的战局,

    是惨烈,

    但真谈不上多少悲壮。

    好在,

    随着西方空中传来的一声嘶鸣,

    一只体形巨大通体金色的鲲,

    显现出了它的身形。

    它神圣,身上散发着佛的光辉;

    它纯净,宛若地狱昏暗中最亮的一道光。

    当它出现时,

    主城内还在抵抗的官差们气势顿时起来了,

    菩萨,

    出手了!

    冯四继续匍匐在那里,

    他看见那只通体黑色的巨大猴子抬起了头。

    “砰!”

    鲲的速度很快,

    径直撞在了黑色猴子身上,

    黑色猴子身形被撞飞,

    但想象中的血肉飞溅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这只黑色猴子的身体素质,真的是恐怖得很。

    在地狱,

    猴子几乎是府君的标配,

    从初代开始,每一代府君身边必然会配一只猴子;

    平日里,这猴子可以是端茶递水的佣人,但在对外征伐时,其座下猴子往往能化身为战阵之中的一尊凶神!

    阴司倒没有去刻意地掩盖和抹杀关于府君时代的历史,但因为年代真的太过遥远,所以一些记载会失真和有缺漏也是正常。

    但黑色的猴子……

    冯四当即就想到了那么一只,

    相传,

    初代府君镇压地狱时,身边有一只紫金神猴,在初代镇压地狱动荡年代时立下过赫赫战功,后来则是因为一次和巨擘的交战中,受重伤被污染,变成了黑色。

    它算是府君一人一猴标配的初代猴儿了,

    如果眼前这只大黑猴子,

    真的是那一只的话,

    那岂不是也意味着,

    沉寂且丢失了道统长达千年的府君一脉,

    要出来搞事情了?

    初代一直是个传奇,

    他跟末代不同,

    在现在阴司大部分人眼里,

    末代就是一个坑,

    大好的基业在手,却被地藏王菩萨忽悠地失踪不知所向,干干脆脆地把一切葬送。

    但初代可标志着那个年代最恐怖的存在,一个人结束了赢勾陨落之后地狱的分裂状态,重塑了阴阳的秩序。

    冯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心里头不管此时在想着什么念头,

    他也清楚,

    自己这会儿也就只有看着的份儿罢了。

    黑色的猴子被偷袭了一手,

    显得怒不可遏,

    它开始跳跃起来,

    去抓那只鲲。

    每一次的跳跃和落下,

    四周的大地都开始了震颤,宛若地震。

    尘土遮天,地裂山崩,在此时,真的不再是什么夸张的形容词了,而是货真价实地客观描述。

    猴子很气急败坏,因为鲲不光飞得高,速度还很快,猴子跳了好多次,却都抓不到,且这只鲲还会伺机偷袭它一把。

    冯四掐手估算着时间,

    既然地藏王菩萨的意志已经降临到了这里,

    那么,

    那几位阎罗应该也快了吧。

    主城里虽然没有阎罗坐镇,但它毕竟标志着阴司中枢的脸面,也承载着地狱运行规则维系的职责,总不可能就真的说丢就丢了。

    倒是这般看来,

    这次死了这么多的巡检和判官,

    等事情平息之后,

    阴司肯定又要扩招了。

    换句话来说,自己只要活着,那么等事情平息后,晋升判官,真的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

    而下方的捕头们,晋升巡检这类的,也会更容易一些。

    鬼并非是永恒不死的,哪怕成了官差也是一样,灵魂固然存在的时间比肉身更长,但也逃不开一个轮转周期。

    但人生不过百年的阳间,都很容易会出现上面占着坑下面没空间往上爬的事儿,阴司这边的情况就更严重了。

    “吼!”

    一声怒吼,

    打断了冯四的思绪,

    他看见前方,

    那只黑色的猴子忽然跳跃到了比之前两倍还高的恐怖高度,

    这一刻,

    似乎如果这只猴子愿意,

    它可以亲手把天上的那轮血月给摘下来。

    它成功了,

    它抓住了那只鲲,

    鲲发出了一声鸣叫,

    被从天上硬生生地拽了下来,

    而后被黑色猴子双脚狠狠地压在了下方。

    “轰!”

    黑色猴子张开嘴,

    露出了那一口锋锐恐怖的獠牙,

    对着下方的鲲开始疯狂地撕咬起来,

    鲲的血是金色的,

    在这恐怖的吞噬面前,

    它的身躯开始迅速地破碎,

    一道道残缺的佛光开始外泄,

    一时间,

    华光四射,

    这场面,真美,

    却也蕴藏着一种悲鸣和凄凉。

    “吼!”

    黑色猴子撕碎了这只鲲后,

    双手举起,

    使劲地捶打着地面,

    而那些剩余的凶兽们似乎得到了命令,变得比之前更为残暴起来,主城内,彻底陷入了混乱局面。

    也就在此时,

    在西北方向,

    一面大旗被竖立了起来,

    那是秦广王的旗,

    威严的法身高高地出现在了西北方向的空中,

    带来生杀予夺的磅礴气势!

    阎罗,

    出手了!

    黑色猴子擦了擦嘴角,

    站起身,

    身体微微下蹲,

    做好了准备前扑的动作,

    它似乎没有畏惧的情绪,也没有害怕的感觉,

    可能,

    舞台真的不同了,时代也真的不一样了,

    当年,

    它随着初代镇压地狱各路巨擘,堪称风华绝代,战无不胜,但现如今……

    只能说,

    很多东西都变了,

    没变的,

    只有它本身了。

    它扑了上去,

    它冲了上去,

    对着高高在上的阎罗,

    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冯四默默地站起身,他觉得自己应该出来做点什么了,当然,他知道自己肯定没什么能力去改变这个局面,但他需要露露脸,摆摆存在感。

    菩萨的意志既然到了,阎罗也有一位出手了,这场乱象,也该到了被结束的时候了。

    只是,

    就在这时,

    冯四看见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

    在一头巨蟒掩护下,

    顺着黑色的吐息从主城中跑了出来。

    这个人,

    他应该是认识的,

    很快,

    冯四记起来了,

    老张头。

    呵呵,

    老冤家了,

    当初安不起还在时,自己和安不起可没少算计他。

    但眼下,

    这是什么情况?

    巨蟒的吐息确实带着极大的遮蔽作用,基本上帮老张头完全隐藏了身形,老张头一路向这边跑来,极为巧合的是,他居然也选中了这只死亡的白骨蜥蜴的尸身。

    他停了下来,他留了下来,他蹲下来,他胸口不停地起伏着。

    你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纠结,也能看出他的无奈和自责。

    但他还是叹了口气,

    默默地抽出了一根黑色的长矛法器,

    他的目光看向了主城方向,

    他看见了阎罗的出现,看见了那只猴子向阎罗发起了冲锋。

    他攥紧了手中的长矛,

    目光,

    开始慢慢地恢复坚定。

    等到其内心慢慢平静下来后,

    他猛地感应到了什么,

    抬起头,

    看向了白骨蜥蜴的另一端位置,正站在那里的冯四。

    “你…………”

    老张头把长矛对准了冯四,显得很紧张。

    冯四伸手,

    对老张挥挥,

    “真巧啊。”

    老张头表情一阵阴晴不定。

    冯四却大大方方地跳了下来,

    掌心一挥,

    皮鞭出现在了手中,

    紧接着,

    表情又变得凝重和铁血,

    向老张头这边一步一步走来,

    仿佛远方的同志再度相见。

    老张头气息一时紧促,似乎随时准备出手,然而,冯四却在老张头前面一点点停下了脚步,

    转身,

    指着阴司主城道:

    “主城被毁,阴司的尊严绝不容许侵犯!

    我刚从阳间执行完任务回来,

    现在,

    到了我们一起出手,

    帮阴司荡涤邪祟的时候了!

    阴司,

    需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