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墨唐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以银为镜

第七百一十四章 以银为镜

    墨府之中

    随着墨顿一声令下,一面面平面的玻璃被送到了墨府,墨顿需要制作镜子作为聘礼,墨家村自然要鼎力支持,所送来的都是墨家村最好的玻璃了。

    “不行!这些都不合格。”

    墨顿看着这一块块,无奈的摇摇头。

    这些玻璃看似光滑透明,但是由于工艺不过关,表面并不平坦,平时作为温室玻璃自然无碍,但是用这些玻璃造镜子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他可不想造出来的镜子脸型扭曲,哪样恐怕只能适得其反。

    “我要的玻璃不但要光滑,而且还要两面都如同水面一样平坦,这一点尤为重要。”墨顿要求道。

    “是!少爷,我这就让墨家村立即赶制!”福伯急声道,他可是知道墨顿是准备用玻璃制作镜子作为迎娶长乐公主的聘礼,又岂能马虎大意,当下就准备让人将这些玻璃抬走。

    “抬走就不用了,先用这些玻璃练手,也好熟练制作镜子的工艺。”墨顿挥手阻止了福伯,只要将制作镜子的工艺完成,一旦墨家村赶制出来光滑平整的玻璃来,就能在短时间内制作出来完美的镜子。

    后世制造镜子的流程他只是知道一个大概,具体的还需要进一步的实验,完善工艺。

    “少爷,放心,墨家村定然不会耽误少爷的事情。”福伯保证道,现在的墨顿可是墨家村所剩无几的未婚少年,为了墨顿的婚事,恐怕所有人都会全力以赴。

    墨顿点了点头对一旁的武媚娘道:“你拿走一半的玻璃,有什么需要,可以和福伯说。”

    “是,师傅!”武媚娘顿时跃跃欲试,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她有预感,一旦师傅口中的镜子面世,那定然是惊艳四方,她有幸能够参与其中,又岂能不激动,而且她对大名鼎鼎的墨技早就憧憬不已了。

    墨顿看着雀跃的武媚娘,不由的露出一丝微笑,墨学之路可不只是好玩,还有无穷无尽的试错之路,那才是一条极为枯燥的经历,这乃是每一个墨者都必经之路。

    武媚娘欢天喜地的让人将玻璃搬到后院,开始自己的造镜之路。

    “给玻璃加一个底?”

    后院之中,武媚娘拿着一一块平面玻璃,不停的各式各样的物品上实验。

    “纸张、铁板、木板、……………………”

    然而全然没有任何用处,都能透过玻璃清晰的看到背面的物品,连个人影都不到,更别说像镜子了。

    不过武媚娘却并没有灰心,刚刚接触墨技的她抱有极大地热情,不停的实验着每一个可能的物品。

    整个墨府都看到犹如痴症一般的武媚娘在整个墨府上下不停的实验,甚至时不时的到厨房的水缸里,后院的游泳池中,一趴就是半个时辰,然后再不停的试验。

    众人不由露出一是担心的神情,武媚娘正值童年,十分的乖巧聪慧,深得墨府众人喜爱,如今看到一个可爱的小丫头突然变身一个科学狂人,众人又岂能不心疼。

    “少爷也真是的,媚娘现在已经两天没有搭理我了!”紫衣不满道。

    “媚娘还小,少爷给她的担子是不是太重了。”许婶担忧道。

    ………………

    墨府众人一个个都担忧的看着不停在试错的武媚娘,无论谁劝都没有用,他们唯一能够帮助的武媚娘的就是尽可能的为她提供更多的材料。

    整整忙碌了一天之后,夜幕降临。

    武媚娘累的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一旁的紫衣担忧的问道:“还没有头绪么?”

    武媚娘摇了摇头道:“都不行,甚至连铜镜就不如,更别说让人毫发毕现了。”

    “对了,铜镜?我为什么不用铜镜为底呢?”武媚娘猛然想起这个点子,顿时一跃而起,从梳妆台上,拿起铜镜就往外跑去,然而很快颓然的回来了。

    “怎么了?”紫衣好奇的问道。

    “还是不行?”武媚娘一脸沮丧道,顺便将自己手中的玻璃和铜镜放回梳妆台上。

    “是不是这条路根本行不通,河底有多深,我们的玻璃才有厚:。”紫衣皱眉道。

    武媚娘不由心中动摇,紫衣所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忽然她一抬头,看到烛光中,平面玻璃上竟然清晰的倒影出她的脸庞。

    “这……”

    武媚娘不敢置信的爬起来,看着在玻璃之中,自己清晰的脸庞,镜子中清晰度已经比铜镜中的模糊的影像好太多了。

    “这就是少爷所说的镜子?”紫衣凑过来,不敢置信看着烛光中玻璃倒影的身影?

    “师傅是果然是对的,只是我没有找到合适底部之物罢了!”武媚娘坚定的说道,又开始斗志昂扬起来,翻身下床,又开始新一轮的实验。

    整整三天,武媚娘仅仅睡了五个时辰,其他的时间都在如痴如醉的实验,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无功,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若不是夜晚的玻璃倒影的清晰的影像支撑,早就击溃武媚娘的信心。

    “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墨顿悄然出现在武媚娘的身边,看着她通红的双眼,叹声道。

    “徒儿无能,失败了几百次了,愧对师傅的教诲。”武媚娘忍不住低头垂泪道,墨顿已经将镜子的原理告诉了她,而她仅仅是按图索骥,却一事无成。

    墨顿不由安慰道:“不,以为师看,你不是失败了几百次,而是成功的找出了几百种不适合做镜子的材料。”

    虽然墨顿仿照的乃是后世的名言,但是此刻用在武媚娘身上却极为合适,他乃是拥有开挂的人生,而武媚娘却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在践行墨家的理念。

    “真的?”

    武媚娘顿时破涕而笑,之前的沮丧一扫而空。

    “那是当然!”墨顿郑重道。

    “不愧是写出《师说》之人,单凭这一句,你已经无愧为人师表了。”一旁的李夫子不由的感叹道。

    墨府之中,武媚娘的疯魔的行为,早就惊动了太多人,就连李夫子也忍不住前来观看,听到墨顿此话,不由的对墨顿另眼相看。

    一直以来,墨顿不到弱冠之年,却为墨家开山授徒,不知道背后有多少人笑话他,今日之事如果传出去,恐怕之前所有的质疑,定当一扫而空。

    墨顿看到武媚娘心神已经稳定,隐蔽的朝着福伯示意。

    福伯顿时一脸慈祥的走了过来道:“正好今日乃是墨府发放例钱之日,这是媚娘你的银钱。”

    武媚娘顿时受宠若惊道:“我还有例钱?”

    一旁的紫衣傲然道:“那是自然,墨府之中人人都有的。”

    然而李夫子却是眼神一闪,他很是熟悉墨府,可是清楚知道墨府发放例钱的日子可不是今天,唯一让墨府改变的恐怕就是眼前的武媚娘。

    “莫非银钱才是关键?”

    想到这里,李夫子不由的看向武媚娘手中的银钱。

    墨家的工艺乃是一绝,墨家发放的银钱都是用墨家工艺重新锻造的,表面光滑如镜。

    武媚娘拿起手中的银钱,下意识的将光滑的银钱贴在玻璃上,突然一愣,她竟然发现银子和玻璃接触的地方,竟然照应出极为清晰的影像。

    武媚娘不敢置信看着手中银钱和玻璃,紧接着又连连试验了数次,这才确认她刚才并没有眼花,她没有想到银子竟然是制作镜子的最佳之物。

    “原来如此,师傅我明白了!”武媚娘高居手中的银钱和玻璃兴奋道。

    周围之人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竟然在武媚娘失败数百次之后,偶然之下竟然成功了。

    “明白了就好,日后不可轻言放弃,也许你下一次的放弃,就是即将到来的成功!”墨顿露出一丝笑意道。

    “多谢师傅教诲!”武媚娘郑重道。

    墨顿点了点头道:“还有两日时间,足够你将镜子造出,眼下的你需要休息,紫衣,你去陪同媚娘回去休息,至少让她睡足四个时辰方可。”

    “是!”紫衣立即心疼的搀扶着武媚娘离去。

    “墨侯授徒让老夫大开眼界呀!”李夫子注视着武媚娘的身影感叹道。

    “墨家好不容易有了传人,自然要悉心教导。”墨顿毫不掩饰道,武媚娘年幼看不出来,墨顿的种种作为自然瞒不过李夫子。

    李夫子眉头一皱道:“有毅力,有灵性,的确是可造之材,可毕竟是女子,墨家莫非真的想立女子为传人,日后恐然风波不断。”

    在这个时代,毕竟还是男尊女卑,墨家如果真的以女子为主,日后定然非议不断,不稳定因素太多。

    墨顿哈哈一笑,朗声道:“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女子又如何,只要是人才,我墨家一视同仁。”

    “不拘一格降人才!”李夫子顿时一阵郝然,他顿时发现,这一点他输墨家远也!

    他的夫子学院一直想要招收女夫子,却畏惧种种流言并未实施,如今墨顿这首诗篇却给了他莫大的勇气,也许夫子学院也是到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