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五六章 省心的皇帝

第二五六章 省心的皇帝

    后世常出现的一个词——“地缘”。

    地缘政治、地缘优势、地缘大国。

    那什么是地缘?

    说白了,就是地理缘由。

    是在分析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外交等方面不得不考虑进去的地理因素。

    在国际政治之中,把地理缘由考虑其中,也成了越来越主流的政治思维,其在外交之中所占的比重也是越来越大。

    有西方军事学家甚至断言,地缘性大国是不可征服的,由此可见一斑。

    打个比方,后世的米国就属是占尽地缘优势的地缘性大国。

    东西都是海岸线,南北的陆地边界又十分的单一,只和加拿大、墨西哥两个国家接壤。

    这就注定了,米国的边境安全成本远远低于中俄。

    更不要说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分布合理的工业体系、食品体系,使得米国可用于本土战争运作的空间极大。

    同样的,中国和俄罗斯也属于这种地缘优势极大的大国。

    说白了,即使战争处于劣势,但是我有辗转腾挪的空间。

    以抗日战争为例,小鬼子占了东北,我可以退守华北;占了华北,那就退守江南。

    就算江南也守不住,我还有西南可以继续为继国家运作,支持战争消耗。

    可是,反过来想,如果我们没有东北,没有西南,甚至连江南都不具备支撑战争消耗的能力呢?

    那鬼子只需要占领一个中原地区,华夏民族就会遭受致命一击,可能无力反抗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盛唐也好,强汉也罢,虽然疆域都比后世的中国更加广阔,但是,汉唐都称不上是“地缘大国”。

    原因很简单,缺少战略缓冲带、也缺少战略空间。

    单从手里的底牌来说,汉唐还不如两宋,起码北宋亡了还有南撤的可能,建立南宋。

    他还可以一咬牙,把黄河掘开,淹没江淮万倾良田来阻挡金兵,因为还有川黔和湖广能填饱肚子。

    可话又说回来,开发一块新地,让中华民族多几个支点,谈何容易?

    要知道,川黔地区是到宋朝之后才逐渐开发出来的。

    占后世五分之一粮食量能的东北,那是满清的祖宗地,是带到中原来的“嫁妆”。直到十九世纪之后,才默许汉人进入,形成“闯关东”的大移民浪潮。

    而新疆那一千多万公倾的待开垦之地,几乎快赶上大唐耕地面积的总和了。也要解放之后,百万农垦军团入疆之后,才开发出来一点点。

    把这个既需要移民,又需要全社会认可和支持的行动,落实在一千多年前的武周时期,难度可想而知。

    然而,正如吴宁所说,这是最好的时机了,一但错过,可能中华民族真的要等一千年,才会迎来那个被动的时机,也就是满清入关。

    首先,武则天当政,这是大前提。

    纵论古今,找出比她更强势的君王也绝对不超过五个。比她手更黑,心更狠,办事更利索的,往后数,除了昏君,好像就剩一个朱重八了。

    所以,吴宁知道,只要武则天认可了这个大战略,那么她就一定会去做,也一定有能力去尝试。

    其次,是社会因素。

    人们都说故土难离,中国传统思想的向根性,意味着大移民就不太可能实现。

    那,问题来了,湖广填四川是怎么出来的?几百上千万的山东父老闯关东,又是怎么来的?

    故土难离确实属于客观困难,但绝不是不可逾越的。只要正确引导,中国人什么事儿干不出来?什么事儿是不可能?

    再说了,唐时有一个十分特殊的社会问题,一直被忽略了——逃户!!

    无论是大唐,还是武周朝,逃户流民这个大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据后世的考证,唐代流民逃户的总量在千万级别以上。

    这千万人口如果撒出去,够不够暂时把这几个支点填满呢?

    ......

    最后,也是吴宁认为最有利于开发这三个地方的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世家那十几万子弟。

    这可是精英之中的精英啊!

    是手握汉文化,最有发言权的那一部分人。

    现在,武老太太夺了他们的土地,占了他们的房产。然后呢?决定不杀,又往哪儿安置呢?

    正好用在这上面。

    这十几万精英就像是病毒一样,可以说,走到哪儿都是一股洪流,停在哪儿就能生根发芽的存在。

    他们有一万种方法教化蛮荒土著,有一万种方法忽悠流民逃户跟着他们去新世界,有一万种方法东山再起。

    当然了,前提是,皇帝得是武则天这种英明神武的,幕后推手得是吴老九这种臭不要脸的。

    想想看嘛,抄了人家的家,多少代人积累下来的底蕴被连窝端了,最后剩下点根苗都不放过,忽悠到祖国建设的最前线去发挥余热

    嗯,没有点智慧,没有点厚脸皮,还真干不出来这事儿。

    总之,吴宁在这件事上,是没有任何前后手的。说服武老太太,他所能仰仗的底牌,只有一副三寸不烂之舌。

    说到这里,吴宁也说不下去了。

    因为该说的都说完了,成败与否,也全在武老太太的一念之间了。

    此时,吴老九心跳加速,直直地看着武则天。

    行不行!?老太太给个痛快的!

    可惜,吴宁还是低估了武则天,低估了老太太的野心啊!

    还行不行?

    把“不行”给我去了。

    经吴老九一番忽悠,武则天只觉浑身燥热,气息急促,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熊熊烈火从脚后跟直窜到天灵盖儿。

    这是多大的功绩?

    一但得尝所愿,千秋万代谁还敢说朕是个女人!?

    武老太太兴奋的,以后连张昌宗、张易之那两个小白脸儿都没心思宠幸了。

    山河图上,吴宁指出来那三个点,现在比任何绝世美男都更让老太太兴奋。

    强压热血,最后又问了一句:“若朕......”

    “若朕依此图行事,子究....能为朕做什么?”

    吴宁一听,扑通拜倒,激动道:“若陛下当真有此雄心,为万世造福,长路镖局愿效犬马之劳!”

    “穆子究!!愿效犬马之劳!!”

    “好!!!”

    武则天大喝一声:“朕!!就陪你疯一回,开一开这万世太平!”

    武则天豪言一出,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

    一直以内向、固守为基本的中原王朝,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新的思路,自女皇而始,中原王朝的眼光不再局限于中原。

    内向转为外向,战略守势变为攻势,一个全新的时代自此而来!

    ......

    ————————————

    “世家怎么办?本宫得利川黔的本钱又在哪儿啊?”

    出宫的路上,太平很不满意,一个劲儿的数落着吴宁。

    在她看来,这货显然就是聊嗨了,一时得意忘形,把正事给忘了。

    一来,武则天向他问计的世家问题,一老一少到最后都激动得给忘了。

    而吴宁答应她,帮她搞钱的事儿,也没解决。

    对此,吴老九也只能是斜了一眼太平。

    “这还重要吗?”

    “你知道不知道女皇刚刚的点头意味着什么?”

    “你知道不知道小爷这张嘴值多少钱?刚刚那一段话又价值几何?”

    吴宁得意着,卖弄着,难掩心中的澎湃。

    这可能是他之前干的事情之中,最有价值的一件。也可能是他一生之中,无法超于的成就。

    开启了一个时代啊!老子比罗杰更牛掰好吗!?

    “......”咱们公主殿下撇着嘴,一脸无语。

    看见了吧?

    说到底,其实就是个比狄仁杰、岑长倩还彻底的爱国主义者。

    还装高冷,装坏蛋,装报仇,屁!!

    “蠢死算了!”

    很是不服气咒骂着,又问道:“那你答应你姐的事儿,就不算数了呗?”

    “川黔的事儿,也没你姐的份,我凉快了呗?”

    “切!!”

    哪成想,吴老九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鄙夷,“我说不算了吗?不是已经给你办完了吗?”

    “办完了?”太平有点懵,“怎么就办完了?”

    “蠢死你算了!”吴老九以牙还牙。

    又解释道:“我的殿下啊,也太小看你的那位母皇了!很多事儿不用明说,老太太心里有数儿着呢。”

    ......

    这事儿已经很明了了,其实摊上武则天这么一位皇帝,好就好在这里,省心也省心在这里。

    她是有真本事,有大见识的。

    很多事儿,你只要出主意就行了。具体怎么实施,老太太还要吴宁去教吗?

    吴老九说开发川黔、东北和西域。

    那到底是派兵啊,派官啊,还是分配人口啊......这些事儿,就不用吴宁再多说了,武则天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大周的流民,还有那十九万的世家子弟。

    具体怎么去处理,怎么让世家既被她割了韭菜,又甘心给她卖命,武老太太脑子里清楚着呢,可能比吴宁的招数还要高明。

    说心里话,摊上武则天这样的皇帝,好也就好在这里。

    如果要是换个弱一点的,比如....宋仁宗?

    嗯,要是换了宋仁宗,可就倒霉了,得累死!!

    那才是真正的既要当爹拿主意,又要当妈帮着他实施。说不定后宫那点事儿都搞不定,也得跟着操心。

    武则天就不一样啦,一点就通,省心。

    换了唐奕那二百五来,也一样玩得转。

    (扯远了!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

    “我来问你。”吴宁看着太平,“你说世家安排去了川黔等地,她能放心吗?”

    “应该不能吧?”太平仔细思考。

    “那怎么办?是不是得安排几个她放心的人物去看着,或者制衡啊?”

    “应该是吧?”太平认真总结。

    “那谁让她最放心啊?不就是你、李显、武承嗣这些人吗?”

    “哦!!!”太平恍然大悟。

    “那你再想想,数以万计的世家子弟跟着你去了川黔,你还要什么没有?这就是最最宝贵的资源好不好?”

    “对哈!!”

    太平终于得出结论:fg....不对!老太太牛逼!!

    ......

    ————————

    吴老九就是逗着太平玩,他从开始也没忘来这儿是干什么的。

    只不过,大事儿成了,小事儿也就不用他再多提了。

    不过,他这什么都没忘,可武则天那边却是把正事儿给忘了。

    她叫吴宁来,可不是为了听什么天下粮仓的啊,也不是解决那四千万亩地,还有世家安置的事儿啊!

    老太太有别的目的,让吴宁一阵忽悠,给忽悠脑后去了。

    此时,吴宁和太平已经快走出皇宫了,武老太太还在那儿端着山河图出神。

    好啊,好啊!!

    本来老太太觉得这辈子铲除世家已经是值了,也够了。

    没想到,穆子究又投了一块大肥肉给她,重新勾起了老太太的野心。

    好啊,武则天终于又找到了奋斗的目标。

    ......

    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上官婉儿,那身仙气十足的衣裙甚是显眼。

    老太太一怔,这才想起,上官婉儿刚刚出宫来着,是去叫穆子究的。

    而叫穆子究来......

    “哎呀呀!!”武则天猛一拍额头,老了老了,怎么忘的一干二净了?

    “快!”吩咐上官小婉,“快去把穆子究追回来!”

    ......

    等吴宁再次回到武则天面前,吴老九还在奇怪,什么情况?改主意了?

    却不想,老太太咧嘴一乐。

    “子究莫要生疑,其实无甚大事。”

    (我信你个鬼!没大事儿又让人把我叫回来了?)

    “听说,子究要于邀月楼宴请群臣,开办文会?”

    “啊...啊!”

    吴宁更迷糊了,老太太问文会做什么?

    “陛下,有何示下?”

    只见武则天莞尔一笑,“示下倒是没什么示下,只不过.....”

    重点来了。

    “只不过,朕近来在宫中颇感憋闷,听闻子究要以文会友,颇有意动。”

    “怎么样?”武则天笑着吴宁,“子究介不介意朕这个老太太,列席其中?”

    “......”吴宁略有错愕!“!!!”随之恍然大悟。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难怪出动上官小婉去亲自请他,又一进来就满脸假笑,原来你是想把老子的文会变成“合家亲”啊?

    说白了,老太太要立太子了,需要一个场合展现其乐融融了。

    可是,吴宁有点别扭,我的文会,您老去了......

    那还叫文会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