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十三章:秘密

第十三章:秘密

    瓦迪家族祭祀厅内,天棚上垂下的触须化为鳞絮散落而下,犹如雪花般落的满地。

    碾死蜈蚣虫后,苏晓一甩长刀上的血痕,长刀归鞘,与老怪物打的这场,实属在预料之外,虽很是凶险,不过这也是个切入点。

    进入本世界的这几天,苏晓就有种,本世界内的势力看似松散,实际却找不到切入点的感觉,而眼下格杀老怪物,无异于在一个密封容器上打开了缺口,让他得以窥其内部之秘。

    【提示:你已击杀万虫·瓦迪·特雷奇。】

    【你获得11.59%世界之源。】

    【你获得黄金技能点x1。】

    【你获得不朽级宝箱·不死之虫。】

    【你获得家族徽章。】

    【家族徽章(特殊物品):此徽章代表瓦迪家族的家主,在野兽族、狂兽族、流民部落等,拥有极高威望,持有此徽章,可与恶土上大部分智慧生物进行交涉、贸易等。】

    ……

    击杀老怪物所得的世界之源虽不少,但相比老怪物的实力,就有点匹配不上,考虑这老怪物一直藏于幕后,外加为了追求永生,放弃了很多,他对本世界的影响,自然也就小了,这是世界之源获取比例重要的判定之一。

    很久之前,苏晓就知道,世界之源的获取量,和敌人的实力并不划等号,一般情况都是,越强的个体,对所在世界影响越大,击杀后所得的世界之源就越多。

    而击杀奖励中的黄金技能点,显然是对老怪物曾经实力的认可与证明。

    苏晓看着手中的徽章,眼下仔细看瓦迪家族的家徽,越看越像盘在一起的蜈蚣,只是对蜈蚣进行了美化与简化。

    从这徽章的资料,能看出瓦迪家族近年来没少和野兽族、狂兽族、流民部落来往,这其实也正常,瓦迪家族主要是经商,城外的一些物资,都是他们收购而来,再或是治愈教会的远征队寻到。

    说起远征队,就不得不提到工坊,远征队就是工坊的战力代表,主要负责探查恶土上的情况,以及野兽族、狂兽族、流民部落等,是否有攻袭高墙城的动向。

    整个治愈教会,要是对比战力,远征队和治疗院互相五五开,这两边的战斗经验都过于丰富,前者经常和各类狂兽搏杀,后者则处理各类诡异事件,和诡谲生物厮杀。

    如果要出高墙城,找一名在远征队的老成员带路,是最佳选择,恶土的各种恶劣环境,以及让人惊愕的气候变化,可不是开玩笑的,前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刻就下起会侵腐灵魂的黑雨。

    【提示:晋升任务·第四环(已触发)。】

    【晋升任务:开门(第四环)】

    难度等级:lv.81。

    任务简介:找到根源·死寂城入口,打开通往根源·死寂城的封印之门。

    任务期限:6个自然日。

    任务奖励:庇护石x10颗。

    任务惩罚:无。

    ……

    钥匙得手,后续当然是去开门了,所以对晋升任务的第四环,苏晓并不意外。

    至于这任务给的线索少,这点问题不大,以往任务线索给的也不多,击杀老怪物后,苏晓已找到切入点。

    苏晓没着急离开祭祀厅,根据他的丰富经验,深度世界这等隐秘之地,简直是藏宝的绝佳之处。

    像老怪物这种人,大概率是将所有的宝物,藏在一处密室或隐柜内,一旦机关开启方式错误,就会导致里面的宝物损毁,以免便宜了敌人。

    一番寻找后,苏晓在老怪物之前坐的石椅上发现端倪,在这石椅的扶手上,有深浅不一的凹痕,并且可以按下去,这显然是机关密码一类。

    对此,苏晓的经验很丰富,他当场调配出一大罐急冻溶液,并将其装进雾化装置内,激活后,悬浮在石椅上的雾化装置,在短短0.5秒内喷射出大量急冻雾,将整个石椅与下方几米深的岩石土层全冻住。

    鬼知道这石椅与下方有什么机关,低阶时,苏晓会想尽方法,用各种方式破除,而现在,他都八阶快九阶了。

    嘭!

    苏晓一脚下去,整个石椅与下方一大坨地面,都化为冰屑向前方飞射而去,毕竟是快九阶的人了,破解机关的方式,早已朴实无华,返璞归真。

    什么解谜、推测,那是以前阶位不够高,没看透本质时用的手段,直接冻上然后一脚,啥都解决了。

    通往地下的台阶出现,苏晓顺着台阶下行,下了十几节台阶后,一扇银灰色金属门挡住去路。

    门上镶着圆形锁盘,在锁盘上,一张脸孔浮现,说道:“口令。”

    “……”

    苏晓并不知道什么口令,他向后退了几步,准备助跑,然后一脚直踹。

    “等,等等。”

    对面的圆盘锁,或者说是盘锁精,带着惊惧的颤音开口,只见它自行转动,咔哒、咔哒几声后,银灰色金属门应声开启。

    “大爷里面请,顺便一说,我是被迫在这看门的,我和那老虫子不熟,哈哈,哈哈哈哈哈。”

    锁盘精笑得格外热情,因为它感觉,对面这恐怖的‘人形血气怪’要是一脚踹上来,它就可以当场进行投胎选择了。

    “别抱太大希望,老虫子这么多年追求永生,瓦迪家族积攒的财富,除了固定资产,存的九成九财富都被他用在这方面。”

    锁盘精满脸堆笑,生怕哪句话惹到苏晓,顺手给它一刀。

    “……”

    苏晓走进密室内,密室不大,约有十多平米,里面左右是两排货架,上面的珍宝虽不少,但大多都带不出本世界。

    对于这类物品,苏晓照单全收,不能带出本世界,可以祭献给【誓约之徽·白龙】,虽然他发现,有时祭献点漫画书,比特么祭献珍贵物品的收益还高,不过这只是偶然现象。

    不过这让苏晓确定一点,就是通过【誓约之徽·白龙】祭献的物品,十之八九都到了白龙女那。

    说起来,白龙女好像是苏晓认识的所有人中,最为富有的一个,当初古龙阵营和太阳阵营近乎同归于尽,而这两个文明的遗产,都交由白龙女保管。

    苏晓激活【誓约之徽·白龙】,一道漩涡出现,苏晓将各类无法带出本世界的秘宝丢进去,最终丢入一本贝妮的漫画书后,关闭【誓约之徽·白龙】的祭献。

    除去这些,苏晓的收益总计如下:

    【你获得1185枚古代金币。】

    【你获得灵魂结晶(完整)x83颗。】

    【你获得霸主精魄x1颗。】

    【你获得虫之书·厄体转生(道具/知识类书籍)。】

    【你获得秽虫化石(不朽级物品)。】

    ……

    苏晓将古代金币、灵魂结晶、霸主精魄都收起,之后拿起【虫之书·厄体转生】。

    【虫之书·厄体转生】

    产地:幽暗大陆·祭祀庭院。

    类别:道具/知识类书籍(可直接使用,或是通过阅读,学习所记载内容)。

    提示:直接使用与后天学习此书籍,所达成的效果不同。

    耐久度:5/7(部分破损,并未影响阅读)。

    使用效果:使用此物品后,能以此为凭证,与远古虫王进行一次交易,进行此交易前,你需保证已拥有远古虫王所喜食的饲饵。

    提示:在对远古虫王投食后,它将回赠你???,或是一口将你吞食。

    记载内容:此书籍中,记载了关于秽虫、永生、虫王等知识。

    简介:神灵时代所流传至今之物。

    ……

    苏晓将【虫之书·厄体转生】收起,他对这上面记载的知识不感兴趣,反之,他对和远古虫王交易特别感兴趣。

    从物品介绍来看,和远古虫王交易,不仅要准备好对方喜欢的饵食,就算投喂后,对方给什么,完全是看心情,如若心情不好,很可能就是一口吞掉交易者。

    对于此等存在,苏晓向来欢迎,单是从远古虫王这名称,就能推测出,这是既古老又强大的存在。

    古老+强大=宝箱品质更高。

    没人规定,引来远古虫王后,非得和对方交易,这又不是打游戏,要按照游戏剧情来,事先布置好陷阱,引来远古虫王,然后将其宰了拿击杀奖励,岂不美哉?何必看对方心情,搞不好还被对方给吞了。

    苏晓拿起最后的【秽虫化石】,查看其属性。

    【秽虫化石】

    产地:幽暗大陆·根源·死寂城。

    品质:不朽级

    类别:稀有材料。

    简介:某位被选者以圣虫剑从「罪孽集合体」上斩下的一块心核,可惜,这名被选者败于「罪孽集合体」,最终与濒死之躯离开死寂城,从此之后,这名被选者对永生产生了近乎扭曲的执念。

    ……

    苏晓打量手中半透明的化石,一时间没想到这东西的用途,但不朽级的品质在这摆着,虽说材料品质相比其他物品的品质,可以默认低半个品级,但也不能否定其价值。

    出了密室,苏晓停步在门旁,侧头看了锁盘精片刻,抬手按向银灰色金属门。

    咔崩一声,银灰色金属门崩裂,里面一股半流体金属钻入到地缝内。

    苏晓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用众神之眼侦测了锁盘精,这东西并不强大,但存在了很久,且处于被囚困状态。

    这种存在,杀掉没收获,还不如放了,结个善缘,之后遇到说不准就能用上。

    至于锁盘精忘恩负义,不知恩图报,没关系,苏晓会让对方知恩图报。

    苏晓将激活状态中的【神圣分割器】关闭,咔哒一声,伴随【神圣分割器】合拢,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排斥力传来。

    呼的一声,风声在耳旁一啸而逝,苏晓已回到由紫色组织构成的通道内,他原路返回,来到被封死处,他激活通道壁上的一颗星石后,前方闭合的通道快速溶解。

    路打开,早在对面等待的巴哈与老查曼赶来,巴哈问道:“老大,事情办完了?”

    “嗯。”

    苏晓继续向外走,来到出口的裂缝时,他看到上面垂下阿姆的上半身。

    “哞?”

    阿姆看到苏晓身上的血迹,知道事情已经办完了,它用力向后一缩,摆脱了裂缝。

    不得不说,阿姆有时不憨批,就比如这次,它看似是死脑筋要往裂缝内挤,实际上,阿姆知道自己进不来,外加这里的空间有异,巴哈不能随意开启异空间。

    此等情况下,阿姆依然挤在这,是要挡住想进裂缝的公爵、烟夫人等人,它就卡在这,别人既进不来,也不敢轻易对它出手,攻击阿姆,等于和苏晓结仇,等于和整个治疗院敌对。

    苏晓出了裂缝,返回地面后,发现周边聚了很多人,大贤者·图尔兹、安斯主教、公爵、烟夫人都在,可以说,周边这些人,就是高墙城各方势力的权力顶层。

    当然,要除去大主教和圣祭祀这种,这些老家伙活了太久,没人能和他们比,高墙城就是他们一手建立的,不过这些老家伙都秉承一个原则,只要不到高墙城要毁灭之时,其他事,他们不会管。

    “让你们的人散了。”

    苏晓开口,他准备谈笔生意。

    听闻此言,烟夫人最先抬手,她身后的部下们全部退走,公爵和安斯主教也相继表态,最后是大贤者·图尔兹。

    没一会,除了布布汪、阿姆、巴哈外,在场只剩五人,晶体座椅在苏晓身后构成,他很自然的坐上去,虽赤膊上身,身上还有血迹与伤痕,但他并未在意,而是点燃一支烟。

    “想和你们谈笔生意。”

    听闻苏晓这么说,大贤者·图尔兹当即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转身走了,对此虚名没兴趣。

    “我没钱,穷的很。”

    安斯主教表露歉意的笑了笑,也走了,只剩公爵与烟夫人。

    和这些家伙打交道,有些话,苏晓不用说清楚,就比如本次交易的内容。

    苏晓在深度世界格杀了老怪物,也就是他解决了瓦迪家族事件,这件事无可否定,也没人敢否定。

    这对苏晓而言有什么好处?名望?他能在本世界待一个月,那都算是久了,以他现在治疗院副院长的地位,名望对他没意义。

    也就是说,解决瓦迪家族事件这个大功劳,后续对苏晓没有实际收益,期间所得的资源,才是货真价实的收益。

    此种前提下,为何还要说是自己解决的瓦迪家族事件,将解决此事的名头卖给公爵和烟夫人,对外宣称,是他们解决的这事件,是两全其美的选择。

    “出价吧,我要古代金币,灵魂钱币更好。”

    闻言,公爵说道:“我出2万古金币。”

    公爵这是下了血本,这次他麾下的「怒锤机构」保持的最完整,要是揽下这功劳,他将与苏晓一同,成为最后的赢家。

    2万枚古代金币的价格,让人难以拒绝,苏晓估测,称号商店内那枚还未展露的八星称号,就算贵,也不会达到极其离谱的程度,有了这2万古代金币,或许真的能将那称号拿下。

    考虑到公爵上次赖账,还是给对方忽悠到治疗院大院,围起来才要下来的账,苏晓对其是否真的能拿出2万古代金币,抱怀疑态度。

    “我出5000,外加一个秘密,你不会拒绝这秘密。”

    烟夫人也出价。

    “成交。”

    苏晓没犹豫就同意,公爵那出2万,不去天天堵门要,根本见不到钱,烟夫人这边,则是当场付5000枚古代金币,外加一个秘密。

    最重要的是,对苏晓而言,这就是白嫖,如果两人都不买这功劳,这功劳落到他身上后,等于没收益,白嫖来5000枚古代金币,这和捡钱没区别。

    烟夫人似是错愕了瞬间,转而笑看公爵,虽是笑而不语,但嘲讽意味拉满。

    没一会,烟夫人的部下送来一个大箱子,哐嘡一声放在地上,打开后,里面全是暗金色的古代金币。

    看到此情此景,公爵向苏晓看来,说道:“没想到,我们这次的合作这么短暂,或许到了明早,我们就是敌人了。”

    公爵留下这耐人寻味的话后,带人离开。

    公爵这话看似是对苏晓说的,实际上,也是对大贤者·图尔兹表态。

    瓦迪家族事件虽然处理完,可这件事只是个开端,眼下高墙成的各大势力,总计就两个阵营。

    1.保守派阵营,这边以大贤者·图尔兹为代表,反对「被选者」这古老的传统,更反对「被选者」踏入被尘封的死寂城。

    2.被选者阵营,这个阵容自然不必多说,深入死寂之中,彻底解决问题,至少苏晓要了断与死寂的因果。

    是固守当前,还是开封入死寂,两方的观点,出现不可调和的分歧。

    保守派阵营的代表,当然是圣痕学院的院长,大贤者·图尔兹,后续任何加入保守派阵营的,基本都可以默认加入到他这边。

    眼下公爵的这番话,就是代表,他选择站在保守派那边,可无论怎么看,公爵都不是保守派的风格,苏晓估测,是当初成立蒸汽神教,象征了钢铁的那老家伙,在保守派和被选者阵营间,做出了选择。

    公爵的表态,无疑是很糟糕的消息,这代表,从明早开始,己方和蒸汽神教,再次开始敌对,好消息是,苏晓之前早就防范这点,预留了带孝子·克兰克。

    烟夫人看了眼时间,掩唇打了个哈气后,说道:“时间不早了,去你办公室谈?”

    “……”

    苏晓上下打量烟夫人,看的烟夫人直皱眉头,她说道:“我知道自己很有成熟魅力,但你也不用这么看,而且你忘了,我对异性没兴趣。”

    “你脑袋进水了?这种局面站在我这边。”

    苏晓故意这么说,他的话,差点气的烟夫人直接给他一拳,她的眼角抽动了下,心中疯狂安慰自己后,才平心静气的说道:“当然…不是,这是我们议院那位老不死的意思,如果不是他老人家发话,我……”

    烟夫人依然忍不住想怼苏晓一拳,她拿出支黑色女士香烟,点燃冷静后,勉强压下这口闷气。

    “休司。”

    苏晓让休司开启空间鬼门,一行人走进其中,空间波动刚开始,他就感觉后面有人怼了他肩一下,都是一个层次身份地位的人,烟夫人是一点都没端着架子,只能说,烟夫人这睚眦必报的脾气,其实也挺让人放心,至少不用像和公爵合作时那样,防范对方挖的坑。

    片刻后,治疗院,副院长办公室。

    苏晓与烟夫人隔着办公桌对坐,莉斯在一旁负责端茶倒水。

    “先说你知道的那个秘密。”

    苏晓开口,方才的交易中,除了5000古代金币,还有一个秘密的添头。

    “我知道一种冥想之法,你们用刀的经常冥想,这种方法,你们肯定不会错过。”

    烟夫人舒服的靠坐在真皮座椅上,全身的烟裙像黑焰般,缓慢燃动着。

    “哦?说说看。”

    苏晓对冥想之法历来更兴趣。

    “这种秘法,不是改变你冥想的方式,而是用灵魂力量,去增益你冥想的效率,你的灵魂越强大,冥想的效率就越高。”

    听闻烟夫人此言,苏晓的神情凝重几分,他熄灭手中的烟,问道:“更具体些。”

    “更具体我也不知道,这方法只有墙外恶土的野兽大师知道,所以你只能去找它请教。”

    “……”

    苏晓没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烟夫人,此时的情况,就像有个人,突然来找你,说,我知道有个地方,有大量黄金,等你询问后,对面那人煞有其事的说道:‘金库里,肯定有大量黄金。’

    苏晓轻揉自己的眉心,道:“这,就是你知道的秘密。”

    “对啊,你就说,这事别人知不知道就完了,别人不知道,不就是秘密吗,有问题吗。”

    烟夫人抬了下手,之后熄灭手中的烟。

    “啊这~”

    一旁的巴哈都听傻了,它满肚子的骚话在酝酿,却又无话可说。

    确定烟夫人不知道其他后,苏晓心中略有失望,道:“你这秘密,很符合你的气质。”

    “你!”

    烟夫人又想怼苏晓一拳了,转而,她自己都笑了,就现在看来,她选择站在这边后,轻易不会被算计,确定这点,她心中轻松了很多,她可不想站在苏晓这边后,还被当枪使。

    “我们还是谈正事吧,据我那边的老不死说,你作为被选者,最先要做的,是去死寂城的入口,然后开门进死寂城……”

    烟夫人开始叙述事情的详情,首先,在多年前,死寂城的入口就被封住,而打开的方法,唯有圣女一脉知晓。

    按照苏晓以往的行事风格,今晚上就去‘拜访’当代圣女了,然后‘请’来,和对方详谈。

    问题是,圣女一脉是圣祭祀的后裔,这种节骨眼去抓,哪方势力的脸面都挂不住,会导致一场乱战的爆发,这反而是圣痕学院想看到的,那边会借这机会,将被选者前往死寂城一事,彻底按下去。

    当代圣女很奇葩,这位今年32岁的成熟女士,已离婚三次,无需意外,高墙城的圣女当然允许婚配,否则也没可能一代代传下来。

    当圣女结婚后,她的称呼就从圣女变为神女,直到她产下女儿,她女儿成年,才会重新继承圣女这一称呼。

    当代神女的多情,在城内是出了名的,就算如此,依旧有众多追求者。

    提起当代这奇葩神女,烟夫人带着笑意的说道:“白夜,不如你牺牲色相,去把她弄回来。”

    烟夫人当然是在开玩笑,她确定,神女不会也不敢看上对面的男人,因为就算以她的实力,坐在这男人对面时,都要下意识用气息阻挡飘逸而来的血气。

    要是当代神女见了苏晓,并处于他血气无意识蔓延的范围内,作为普通人的神女,能把话说利索就算是有胆识了。

    “把神女勾来?”

    苏晓感觉这计划不错,他本人当然没可能,他对自身的血气,还是自知的,但他有部下,比如……

    苏晓侧头看去,坐在门旁座椅上的老查曼急声道:“我不去!我很爱我妻子。”

    “噗~咳咳~”

    被茶呛了的烟夫人,诧异的看向老查曼,心中由衷感觉,治疗院真是人才辈出,以及,老哥你今年有70了吧?

    “没特么说你,就你那老脸上的褶子,落个蚊子都能夹死,休司,这事~你看。”

    巴哈坏笑着开口,休司虽不能说话,但绝对能担此大任,并且休司作为能加入治疗院的超凡者,气息当然与众不同。

    休司的脸一红,摇了摇头,意思是他不行,没做过这种事。

    苏晓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沓金镑,还是没拆捆的1万金镑崭新纸币。

    休司抬头看来,眼睛都直了,见此,苏晓又拿出两沓,放在桌上,看到这一幕,休司在小册子上刷刷的写下:

    ‘大人,我一定行!’

    见此,巴哈说道:“哎~,不行啊,休司你冰清玉洁,怎么能去勾引?”

    闻言,休司缩了缩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在小本子上写下:‘也没,我偷偷去过欢愉坊…几次,真的只有几次。’

    “难怪你上次的空间鬼门就开在欢愉坊隔壁,原来是早就去体验过攒劲的节目,放心,这次你只是和对面吃吃饭就行。”

    巴哈笑着开口,休司点头,有点踌躇的来到办公桌前,意思是,这3万金镑,是不是归他了?

    苏晓又拿出一万金镑,说道:“这件事后,你要隐藏起来一段时间。”

    苏晓的计划是,让休司和当代神女接触就可以,都不用搞暧昧一类,只要一同共进一两次午餐或晚餐,那事情就成了。

    在那之后,直接下手绑神女,眼下神女出了任何问题,苏晓这边肯定是第一怀疑目标。

    这没关系,到时候就对外宣称,神女和休司私奔了,来找苏晓要神女?来一个苏晓就命人宰一个,他的得力部下休司被神女给拐跑了,凭什么来找他要人?他没去找圣女一脉要人,就已经是顾及情面了,还敢来找他要人?

    听完这计划后,办公桌对面的烟夫人整个人都不好了,她问道:“你之前,是不是一直在算计我?”

    “偶尔。”

    “偶尔……”

    烟夫人细细品嚼这两个字,片刻后,她话锋一转,说道:“就算你已经有办法收拾当代神女,但还有个问题,圣女一脉不知道通往死寂城的入口在哪,只有学术派的那些人知道。

    我们议会那个老不死说,入口、开门方式、钥匙,分别是治愈教会的学术派、圣女一脉,还有治疗院保管,你这之前丢了钥匙,现在找回来,所以说,你和学术派已经在同一个起跑线。”

    听完这番话,苏晓陷入沉思,事情有些麻烦了,只有学术派知道死寂城的入口在哪,那边占尽了先机。

    与此同时,南城区,圣痕学院。

    图书馆内灯光通亮,大贤者·图尔兹坐在小圆桌旁,正在品读一本近半米厚的巨大书籍,这位严肃的鹰钩鼻老人,从来都感觉自己的知识储量还不够。

    “考虑清楚了吗,你们对付不了灭法,但有我们入场,局面就不同。”

    一名戴着面具,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人开口。

    “你们?你们又是谁。”

    大贤者·图尔兹合上书籍,看向来人。

    “我们是,奥术永恒星。”

    乌鸦女摘下脸上的面具,几乎是同时,一名名施法者出现在图书馆内,足有一百余名施法者,这些人或许做梦都想不到,在虚空中同阶罕有敌手的他们,来此后,会成为一名名刮痧技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