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十四章:齐聚

第十四章:齐聚

    治疗院,副院长办公室内。

    结束关于后续计划的商讨后,烟夫人并未离开治疗院,而是要了后院一栋二层豪华小楼的钥匙,准备就住在这。

    这原本是治疗院某任院长在上任前所预定,结果人刚到治疗院,就被苏晓所替代的这位副院长给宰了,后院的豪华小楼,到现在都没人住过。

    更离谱的是,晚九点左右,一辆蒸汽货车驶进大院内,三名女仆开始指挥搬家工人们,将各类家具向后院搬去。

    看到这一幕,布布汪目瞪狗呆,原本它认为,烟夫人是来结盟的,现在看来,情况并不简单。

    办公室内,苏晓站在窗口前,看着忙碌的搬家工人们,片刻后,他看向不知何时已换上居家夏装,穿着有些清凉,正在涂护肤品的烟夫人。

    “你准备暂住多久。”

    “一两个月,或是更久?”

    “那是……”

    苏晓指向楼下,几名搬家工人,正将一个特大号陶瓷浴缸搬向后院,连家里的浴缸都给搬来,这是暂住?

    “那是我家浴缸,你们出门在外,都不带浴缸的吗?”

    烟夫人解开发束,舒服的靠在单人沙发上,开始向脸上敷黄瓜片。

    苏晓让阿姆去餐厅后厨订晚餐,对于这事,阿姆特别积极,虽说要跑腿,但夜宵吃什么,它说了算,订多少份也是。

    一小时后,夜宵到了,舒服靠在沙发上保养肌肤的烟夫人睁开一只眼,只是瞄了眼,就不再看,她为了保持身材,很少吃夜宵。

    10分钟后,烟夫人破防,并非她无法抵御美食的诱|惑,而是阿姆吃得实在太香。

    烟夫人又是来结盟,又是搬到治疗院来,这一系列操作看似很迷,实则大有深意。

    烟夫人一直都代表「高墙议会」,不过眼下,苏晓能确定,烟夫人在高墙议会的所有职务,肯定都被撤除。

    高墙议会那边虽支持被选者阵营,但这是个大势力,不会把所有都压上,更多是态度上的支持。

    让烟夫人这位既能代表高墙议会,眼下又在高墙议会没有职位的强者,来进行结盟式的支持,是最好的选择。

    要是苏晓这边最终惨败,烟夫人就是代表她个人来结盟,如果苏晓这边胜了,烟夫人就是高墙议会下一任领袖。

    更巧妙的是,这种支持是有诚意的,如若苏晓需要借用高墙议会的力量,烟夫人就会下令,看似是烟夫人找熟人来帮忙,实际上,这就是代表高墙议会的命令。

    无论支持的那一方是成是败,都不会对高墙议会造成实质上损失,这就是大势力的做事风格。

    对此,苏晓没什么看法,眼下治疗院元气大伤,全都是新成员,高墙议会能选择支持己方这边,已经很不错了,没必要再挑肥拣瘦。

    吃过夜宵,苏晓让老查曼和玛丽娜女士出去办事,把之前卖给蒸汽神教的情报渠道,全都收回来,既然双方已经敌对,有些事也没必要遮遮掩掩。

    至于对方找上门,说治疗院不讲信用,这点上,苏晓的良心更不会痛,自从他与公爵打交道,那边就没讲过信用,况且到时就说,那些眼耳念及旧情,不愿意投身蒸汽神教,只愿意效力于治疗院。

    要是公爵讨要当初买这条情报渠道的古代金币,那就装作无事发生,反正对方最初是准备赖账的,要不是上次将对方堵在治疗院大院内,那家伙死活都不会吐剩余的古代金币。

    眼下苏晓共有7562枚古代金币,这数目已经很可观,可以尝试着再攒攒,看能否攒到足以购买称号商店内唯一的八星称号,要知道,截止到现在,苏晓只有【掠天惊澜】与【深蓝之影】两枚八星称号而已。

    当下的情况,在苏晓看来已是很明了,瓦迪家族事件结束后,高墙城重新恢复成四大势力,分别是「治愈教会」、「蒸汽神教」、「高墙议会」、「瓦迪商盟」。

    新出现的瓦迪商盟,是有瓦迪家族仅剩的遗孤,瓦迪·菲格所组建。

    这件事过程复杂,说起来却简单,在治愈教会、蒸汽神教、高墙议会三方的代表,苏晓、公爵、烟夫人在捶瓦迪家族时,这个商业家族麾下的大部分产业,都陷入混乱中。

    在老怪物以黑暗行者,将瓦迪家族的血脉断绝后,瓦迪家族的商盟更是群龙无首。

    此等情况下,其他三大势力都只是干看着,并非不想吞掉瓦迪家族的产业,而是不能,高墙城内的信仰、科技、商业、民生四方面,各由一大势力管理,早就形成稳固的四角形,眼下想把这四角形挤成三角形,必定会导致城内的货币崩盘。

    此等情况下,三大势力选择放任那些中小商会,犹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般,来争食瓦迪商盟。

    后续的情况就简单,这些商会都是聪明人,知道不能失去瓦迪家族这名头,而且必须显露出对三大势力足够的敬畏,他们可不想在回家后,被库库林·白夜或烟夫人敲响房门,那代表距离去世不远了。

    问题是,怎么保持瓦迪家族这名头?众人思来想去,将这一代名义上的瓦迪家族家主·瓦迪·特雷奇的妻子的侄子找来,虽说血脉关系远了些,但这名12岁的小孩,和瓦迪家族的确有关系。

    就这样,菲格小朋友不仅突然被改成了瓦迪姓氏,还多了好几名以前从没见过的‘远亲’,实际上,这些人是几个商会的会长,眼下就是他们联手,以瓦迪·菲格为名头,掌管瓦迪商盟。

    今天傍晚时,苏晓就通知了那边,要和瓦迪·菲格见一面,算算时间,那边应该快到了。

    至于为何见瓦迪·菲格,这是为了保险起见,万一老怪物有分魂或其他能力,导致虽出现击杀提示,但对方还没死透的情况,附到瓦迪·菲格身上,卷土重来,那就麻烦了。

    并非苏晓过于谨慎,老怪物是真的有可能干出这事。

    现在的情况是,苏晓与大贤者·图尔兹,为两个阵营,因他们两人都同属治愈教会,因此治愈教会的其他部门,在这轮角逐中选择中立观望,工坊和大教堂那边都是如此。

    剩余的三大势力,蒸汽神教站在大贤者·图尔兹那边,高墙议会站在苏晓这边,最后的瓦迪商盟,他们正在受夹板气,虽同为四大势力之一,底蕴却不同。

    所以瓦迪商盟当场裂开,一半站在苏晓这边,一半站在大贤者·图尔兹那边,此刻瓦迪商盟只想说一句话,就是:‘我太难了。’

    “已经这么晚了,去睡了,熬夜是皮肤的大敌。”

    烟夫人从沙发上起身,作势要带着两名女仆离开。

    “瓦迪家的遗孤过会来,不见一面?”

    苏晓开口。

    “我见那小屁孩干嘛,也是辛苦那几名会长,听说这是利法克妻子的兄长的外甥。”

    “我淦,这亲戚怕是有点远。”

    “当然远,更近一些的都死光了,黑暗行者的灵魂毒咒,不仅瓦迪家族的嫡系血脉死绝,就连表亲、外亲都死绝,我听说,这毒咒一直蔓延到瓦迪·利法克的妻子的兄长那边。”

    留下这句话,因困意神情慵懒的烟夫人离开,她没走多久,房门被敲开,休司带进来一名衣着贵气,自然卷棕发的小男孩,这就是瓦迪·菲格,瓦迪商盟名义上的所有者。

    瓦迪·菲格显得很拘谨,被休司安排在办公桌对面的座椅上后,就坐在那低着头,似是还沉浸在失去双亲的痛苦中。

    苏晓看了瓦迪·菲格几秒,就示意休司,可以把人送回去了,这不是老怪物,气息波动和灵魂波长都有天差地别,不过这小家伙……这小东西也很是‘奇特’,也不知道那些商会的会长是好运,还是倒霉,选上个这玩意。

    仔细想来,这也是正常情况,以瓦迪家族之前的情况,能与其联姻的家族,也绝对是族狠人,这种狠人家族中的子嗣,有眼下这种情况,不值得意外。

    现阶段,苏晓只有三件事要做,1.绑了神女,2.从学院派那边得到根源·死寂城入口的位置,3.如果可能的话,找到恶土上野兽族的野兽大师。

    据烟夫人所说,野兽大师掌握了一种很奇特的冥想法,是以灵魂力量增益冥想效果,通俗而言就是,灵魂强度越高,对冥想效果的增益就越大。

    苏晓看了眼自己资料上的650点灵魂强度,这野兽大师的踪迹,还是很值得寻找的。

    他估测,以自身的灵魂强度,对冥想的效率提升,绝不是翻倍或几倍那么简单,而是都可能提升几十倍的冥想效率,将达到,一天的冥想成果,顶现在一个月每天坚持冥想。

    越是冥想,越是知道其奥妙与众多好处,首先是稳固刀术能力,这对苏晓而言至关重要,他每次都是以资源,通过乐园提升刀术宗师能力,之后以冥想稳固,最为妥当。

    不仅如此,冥想还能永久性提升意志力、精神韧性,以及抵消血气所带来的减益。

    苏晓所拥有的血气,是通过吞噬之核进化,之后消耗灵魂钱币,轮回乐园又净化了一次的古战场血气,就算如此,这血气依旧有着不小的减益。

    做个简单的比喻,比如苏晓现在的「心之冥想lv.73」是一个水桶,那么血气就是水,当这个水桶的容量足够时,血气所带来的全都是增益。

    反之,当桶里面的水溢出后,血气就会带来不同程度的减益。

    这件事,苏晓已有了安排,不要忘记,莉斯新家中的那些房客,其中幽魂老哥是自己人,剩余的小花花、古老魔镜、镜中恶灵,不是天外生物,就是厄运物,或是恶倾向灵魂体。

    按理说,这三者都在治疗院的处理范畴,苏晓现在派人将它们围攻而死,无论从哪方面论,都没问题。

    换言之,小花花、古老魔镜、镜中恶灵能安稳待在莉斯的新家,成为那里的房客,不被怒锤机构和银甲大队灭了,或是逮去做标本,完全是因为治疗院的庇护。

    原本这三个家伙心里很没哔数,始终认为,是它们强大,才赢得一处安居之所,而非治疗院的庇护,不过被幽魂老哥教育一顿后,这三个家伙逐渐认清了现实。

    幽魂老哥那句:就我这种的,教堂11层有几十个后,三名房客惊了,尤其是镜中恶灵,眼神都清澈了很多。

    幽魂老哥有句话没说,就是那些强者现在的死活。

    不过小花花依然不怎么服,直到莉斯带她来治疗院工作一天,回家时,小花花偷偷问莉斯:‘你们副院长都强到这么离谱吗,正院长岂不是能几下把我捏死?’

    莉斯含糊的回答后,小花花对治疗院的正院长产生了由衷的敬畏感。

    最终,苏晓付给幽魂老哥20颗灵魂结晶(完整)作为定金,外加作为担保人,担保幽魂老哥出城。

    至于为何需要担保,似乎是幽魂老哥和野兽族、狂兽族以前不太友好,用幽魂老哥的说法,那都是陈年旧事,已经翻篇了。

    而小花花、古老魔镜、镜中恶灵一同前往去找野兽大师,则没有报酬,这就是它们要付的房钱。

    这件事敲定后,莉斯忐忑了一整夜没睡好,她还没去过墙外,以及听说墙外有不少狂兽族都吃人,这让她更忐忑,结果到了第二天,她得知,并不用她跟着一起去墙外。

    看了眼时间,已晚十点,根据烟夫人提供的资料,苏晓得知,对于神女而言,晚十点代表夜生活才开始没多久,中城区最繁华的商业街,一直到下半夜两点,都依然有不错的人气。

    片刻后,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休司、莉斯,以及刚回来的老查曼、玛丽娜女士,都围坐在办公桌周边,讨论的主题是,如何让休司接近神女,以及和对方在公共场合,一同共进晚餐与午餐,还必须是那种只有两人一桌的情况。

    讨论开始,怎奈,要是让在座的去战强者、狩猎诡异、探取情报、暗杀等,那都很专业,可怎么接近一名离过三次婚,32岁的成熟女性,这就涉及到坐在所有人的知识盲区了。

    “汪。”

    布布汪摊了摊爪,意思是,别看它,它是单身狗。

    “哞?”

    阿姆迷茫,它到现在为止,还没明白要讨论什么,看众人都来围坐,它还以为是要吃饭了,所以赶紧搬凳子占个c位。

    此时坐在c位上的阿姆心中有点慌,大气都不敢出。

    “我只是个沙雕,怎么去勾搭神女,完全不清楚。”

    巴哈用翅膀做出摊手动作,表示对此的无奈。

    “呜。”

    休司难得的发声,意思是,他的确和大姐姐亲密接触过,不过那是付了钱的。

    莉斯单手捂脸,今天的会议,让她又想起来自己从来都没有过男朋友,有时过于优秀,反而没有异性追求。

    老查曼满眼沧桑的点燃烟斗,吧嗒、吧嗒的吸了两口,道:“想当年,我可是被称为高墙城情圣。”

    “直到后来,你因为去欢愉屋没带钱……”

    玛丽娜女士的话说一半,发现老查曼的目光杀气逼人,最终笑了笑,没再说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还没表态的玛丽娜女士,玛丽娜女士沉思了片刻,沉默了。

    身高2米37,体重415磅,体脂率最多不超5%的玛丽娜女士,显然没有情感经历,异性看到她,不会是吸引,而是心生敬畏,在她身边路过都得走出个c形,生怕惹到这位猛人。

    “……”

    苏晓示意休司去把烟夫人找来,片刻后,目带起床怨念的烟夫人坐在办公桌旁,她才刚睡着,就被叫醒。

    “什么事?”

    烟夫人的怨念很足。

    “今晚就要开始接触神女,具体怎么接触,没太好的选择。”

    听闻苏晓的话,烟夫人笑道:“方法?并不用什么方法,我和神女见过几面,今晚她在……”

    闻言,巴哈补充道:“她在水花园的宴厅。”

    “我一会就带休司去参加这场晚宴,到时,我和休司还有神女,会三个人一桌笑谈,明天中午,我再邀请她到棘花大酒店共进晚餐,最晚明天下午,你就可以动手了。”

    烟夫人对门旁的女仆做了个眼色,让女仆去给她准备晚宴服。

    “休司的晚宴服怎么办?”

    “……”

    苏晓拉开抽屉,拿出沓金镑,抽出十几张给了休司。

    苏晓对和神女接触期间没兴趣,他要的是结果,明天下午他会亲自带着巴哈与老查曼动手绑人,以免发生意外。

    这件事有了眉目,而关于学院派那边,应该怎么从那边得到死寂城入口的情报,这就很难办。

    学院派内知晓此事的,肯定位高权重,搞不好也就一两人知道,其中肯定包括大贤者·图尔兹,但去绑大贤者,这没意义,大贤者那种人,除非他自愿说,否则用什么方法都无法从其口中探听到情报。

    苏晓当然也考虑过,通过其他方式进入根源·死寂城,但有上次进入分支·死寂城的经验,他比其他人更清楚,在入口进入的好处。

    从这种存在多年的入口,所进入的地点就算不会很安全,但也不会达到进则即死的程度,可自行在根源·死寂城的封禁上破开入口,有不低的概率,刚进入就落入到一些必死之地。

    根源·死寂城这种地方,有必死之地太正常不过,无论怎么说,本世界曾经都是超脱·原生世界。

    思索至此,苏晓突然联想到两名‘好队友’,那两个狗贼肯定还在暗处藏着,坐等他这边开门。

    既然是好队友,那肯定是得共患难,哪怕那两个狗贼在这个节骨眼藏起来,也得把他们两个揪出来,强行好兄弟共患难。

    “巴哈,你一会去后勤处印几百张通缉令,让大教堂、工坊,还有高墙议会、瓦迪商盟都通缉罪亚斯和伍德。”

    “额~”

    巴哈有点傻眼,转而,它想通其中的关键,这是要将好队友揪出来,一同将学院派给安排了。

    到时候就不是老阴哔的一对一较量了,而是一群老阴哔安排学院派,想来,那时的学院派,会体会到独特的快乐吧。

    关于公爵那边对学院派的援助,想都别想,他的长子·克兰克已经彻底觉醒,眼下都要在蒸汽神教内部杀到超神,只不过,公爵还没想到,这些事都是自己的长子干的,而克兰克也是演技超群。

    但也有个威胁,那就是公爵的长女,这位长女用自己的细胞,培育出了很多独立个体,也就是自己的妹妹,其中的一个妹妹,目睹了克兰克日渐娴熟的被刺一刀。

    奇怪的是,这长女并没揭发克兰克,或者说,公爵的子嗣们,都对其有怨恨,他们还在母亲的腹中时,就被曾想要挣脱血肉之躯束缚的公爵,进行过胚胎改造。

    这也是克兰克曾经情感淡漠,长女身体细胞特殊的原因,他们虽都是公爵的子嗣,但也都是半成品。

    在克兰克觉醒之前,长女就准备成为带孝女,怎奈,她还没动手,发现自己的兄长竟在神教内部都快杀疯了,在这时,长女感觉到,她的兄长不仅是她的至亲,还是她的‘同类’。

    但他们这种‘同类’是不能共存的,在杀死那个带给他们一切苦难的人之前,他们彼此要先分个胜负。

    也就是说,蒸汽神教现在的情况是,十位神使,此时已有三位去世,也就是遭到克兰克的背刺,还有一人昏迷不醒,外加克兰克与自己妹妹明争暗斗。

    现在的蒸汽神教,看似和以往相同,实则内部热闹的很,所有人都在找,那个可怕的暗杀者到底是谁,而调查这件事的,正是接管了怒锤机构的克兰克。

    让凶手去追查凶手,这操作,属实让人瞠目结舌,现在克兰克的妹妹,也就是克萝,已经有些慌了,不用怀疑,这盆脏水,她理智到可怕的兄长,一定会一滴不漏的倒在她头上,就算她怎么控诉克兰克的罪行,其他人也不会信了。

    最搞笑的事,在苏晓睡前发生,他刚进隔壁的卧室,办公室内就响起电话,因要日常冥想,他就让巴哈去接。

    原本以为是烟夫人趁机索要行动经费,从而去买昂贵的护肤品,结果却不是,打来这电话的,竟是长女·克萝,她竟然想和苏晓秘密合作,一同除掉克兰克。

    苏晓原本认为,让凶手去追查凶手自己,已是够魔幻,结果现在,克萝那边竟然找上门,想和他这幕后策划者联手。

    苏晓对此当然欢迎,现在公爵与他敌对,选择支持大贤者·图尔兹,蒸汽神教那边当然是越混乱越好。

    几分钟后,苏晓结束这场近乎魔幻的密谈,他估测,长女·克萝,不是贵公子·克兰克的对手。

    苏晓躺在床|上睡去,这一觉,他一直睡到次日中午才醒,因为他感觉,之后几天很可能是没机会睡觉休息了。

    “烟夫人那边怎么样?”

    苏晓放下餐具,拿起杯白水一饮而尽。

    闻言,巴哈道:“那边刚和神女吃完午餐,约了一起喝下午茶。”

    “下午茶?”

    苏晓嘟哝一声,掏出表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

    来到办公桌旁,将一张中城区的地图铺在上面后,苏晓安排道:“玛丽娜,半小时后,你在这个位置投掷爆炸锥,炸掉两公里外内河附近的水塔,查曼,你在这里埋伏,布布汪,你在这,巴哈,你事先预埋好空间夹层,等神女的车一到就动手。”

    苏晓安排好位置后,拿起桌上的一张面具戴上。

    一小时后,下午1点07分,中心街隔壁。

    午后的阳光开始毒辣,街上的行人稀少,街边一栋三层服装店的楼顶,苏晓盘坐在此,手中拿着瓶表面凝有水珠的冰酒。

    嘶嘶~

    无线耳机内传来杂音,之后布布汪的叫声传来,这代表,烟夫人已在预定位置下车。

    眼下神女的蒸汽车上,除司机兼护卫外,烟夫人和休司都在车上,烟夫人称休司是他侄子,而这次引荐,是想让神女在学院派那边走走关系,让在治疗院任职的休司,去学院派谋职。

    听到休司来自治疗院,神女下意识警惕,有些事,她已收到风声,比如她已经被治疗院的副院长盯上。

    听闻这消息后,神女差点掉眼泪,几天前,她曾远远的看过一眼治疗院的副院长·库库林·白夜,最初时,神女对对方的印象很不错,都准备过去打个招呼,但走近一定距离后,她只有一种感觉,那就颤栗,来自心底与灵魂深处的颤栗感,哪怕远远看着,她都想要逃开,以免被那庞大的无形血兽一口吞噬。

    所以听闻休司来自治疗院,神女当然警惕,在得知休司才任职几天,以及最近治疗院遭受的重创后,神女知道,这是来走关系的,对此,她不好拒绝,毕竟烟夫人出面了。

    街口处,车辆缓缓停下,烟夫人从副驾驶下车,她略带歉意的说道:“等我处理好琐事,茶会见。”

    “茶会见。”

    神女开口,她坐在后排,只能看到她戴的蕾丝边太阳帽,在她身旁座椅的休司也想下车,结果被神女劝下,道:“我们先去茶会等。”

    休司沉默,算是默认了神女的提议。

    车辆再次开动,司机的目光扫视前方,不知为何,他忽然感到哪里不对。

    忽然间,车辆像是穿过了层无形的屏障,司机赶紧刹车,他转头看去,后面的神女和休司消失了。

    没有敌人、没人拦路、没有袭击,前一秒还在的人,下一秒就不知所踪。

    侍卫兼司机冲下车,他全力放大感知范围,想要高喊一声,但又不知道喊什么,就在这时,他看向街边的一间服装店,只见他纵身跃去,到了三楼的房顶,在边缘处,一瓶冰酒映入他的眼帘,这瓶冰酒上,还若隐若现几个因冷水汽而印出的指纹印。

    见此,侍卫笑了,只要有这东西作为媒介,他就能……

    哗啦!

    半透明液体从冰酒瓶内冲出,不等侍卫有所反应,已攀在他身上,一个有水构成的小人,钻进他耳洞内。

    这侍卫从屋顶跃下,轰然砸在车辆上,之后开始破坏车辆与周边的街面,当他回过神时,发现自己正站在大片机械零件间。

    一公里外,全程目睹苏晓、巴哈、老查曼行动的烟夫人,表情还有点僵硬,她很想问一句话,就是:‘你们为什么这么熟练?’

    下午三点,治疗院的副院长办公室内,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推门而入,其中阿姆拎着个大布袋。

    解开大布袋后,是被胶带封住嘴的神女,撕拉一下,苏晓扯下胶带,看着对面死死盯着自己的神女。

    “你知道我是谁吗!”

    神女从没受过这种委屈,以及想要试探下,所以直接说出这句话,这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

    “知道。”

    戴着面具的苏晓勾了勾手,一旁的阿姆递来一杯冰水。

    “天气炎热,别客气。”

    苏晓将冰水递给神女,见此,神女勉强露出笑颜,算是对方才嚣张的挽救。

    “你的原话还给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晓蹲下身,与神女平视。

    “不,不知道,你们谁啊。”

    神女环顾周边的面具人、面具汪、还有面具牛,以及坐在角落处办公桌后,异常淡定办公的小秘书。

    “……”

    苏晓摘下面具,自我介绍道:“我是治疗院的副院长。”

    “你你你,你要做什么,你一定要冷静啊。”

    神女越说越害怕。

    “这次请你来,是想和你谈谈,你把我可爱的部下休司拐到哪去了,听说你们两个在私奔?就这样拐走我的人,真的好吗。”

    苏晓语气平缓的开口,言罢,点燃一支烟。

    “这,我,你……”

    神女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脑中思绪急转,想到,此时只有能和库库林·白夜抗衡的学院派,才能救她,但还没等她找借口通知学院派那边,苏晓就让阿姆把电话机拖着线拿来。

    “通知学院派。”

    闻言,神女懵了至少三秒,转而马上拿起电话,联络学院派那边,很快,电话被接起,神女直接联络上了大贤者·图尔兹。

    “什么事。”

    大贤者·图尔兹的声音传来,神女刚想开口求救,就因苏晓的目光而停下,她乖乖交出话筒。

    “是我。”

    苏晓开口,闻言,大贤者·图尔兹那边沉默了会,说道:“你绑了神女?”

    “对。”

    “你疯了?”

    大贤者·图尔兹的语气中,难得有了一分笑意。

    “神女拐着我的部下私奔,我把她请来,有问题吗。”

    “……”

    电话对面又陷入沉默,苏晓没理会这点,他继续说道:“2天内,把我的部下休司送回来。”

    留下这句话,苏晓挂断电话,转而,他说道:“休司,把她送到四楼的房间,严加看管,情况不对就用空间能力带她离开这,关到分部的密室。”

    闻言,走廊内的休司走进办公室内,见到这一幕,神女指着休司,急得都有点说不出话:

    “他,他不就是休司吗。”

    “女士,你认错了,他是休司的孪生弟弟。”

    巴哈笑着开口,神女有一肚子话想说,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巴哈飞出窗外,布布汪融入到环境中,阿姆进入一旁的炼金实验室内,办公室内只剩苏晓,以及角落办公桌后,专心批阅文件的莉斯。

    脚步声从走廊内走来,房门被推开,三道身影走进办公室内,毫不生疏的与苏晓在办公桌周边围坐。

    “我亲爱的朋友,龙神·迪恩那边的事成了。”

    凯撒奸笑着发起交易请求。

    【你获得50000枚灵魂钱币。】

    帮龙神·迪恩治疗的收益高,苏晓早有预料,但没想到这么高。

    来人之一自然是凯撒,至于另外两人,一人落座后,拿起干果盘吃着,叠着脚搭在办公桌上。

    另一人身穿深紫色西装,头部是镶满米粒大小黑色宝石的骷髅头,眼中为幽绿的瞳焰,没错,是罪亚斯与伍德到了。

    苏晓、凯撒、伍德、罪亚斯,好队友四人齐聚于此,这一幕落到莉斯眼中后,她忽然有种心悸感,感到,这个世界好像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