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事情要闹大

第六百九十七章 事情要闹大

    杨峰离开书房后,并没有回内院陪几位媳妇,而是直接去了巡抚衙门。

    夏大言闻讯后亲自来到门口将杨峰迎了进去。

    按理说夏大言身为一省巡抚,也算是正儿八经的封疆大吏了,没必要摆出这么低的姿态,但夏大言也有自己的考虑。

    且不说在去年的时候由于郑芝龙率领海寇大举入侵,他这个巡抚的位子已经摇摇欲坠,幸亏杨峰的到来帮他稳住了阵脚,加上由于海关的开设,无论是手里的银子还是上缴的赋税开始激增。

    为此朱由校已经在朝堂上公开赞扬过他,就为这个他就欠了杨峰一个好大的人情。

    这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如今手中有银子又有兵权的杨峰大势已成,又贵为江宁侯,可以说如今的杨峰已经成为东南沿海一带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夏大言又怎能不放低姿态呢。

    将杨峰迎进了签押房,下人赶紧奉上两杯清茶。

    杨峰品了一口后赞道:“不错,正是雨前龙井的味道,夏大人可真会享受呢。”

    夏大言哑然失笑:“到了这个时候,雨前龙井确实是稀罕货,下官这里也只剩下不到两斤了,不过若是侯爷喜欢待会下官让人给您包一斤过去。”

    “那就有劳夏大人了。”

    杨峰也不客气,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人来说,这不过是谈正事之前的寒暄而已,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找个由头而已。

    寒暄过后,杨峰放下了茶杯,凝视着夏大言道:“夏大人,今儿个本侯来找您是有事想要与您商议的。”

    夏大言正色道:“侯爷请讲!”

    “是这样的,今儿本侯出城迎接第一批从山西迁徙过来的百姓的时候……”

    杨峰将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夏大言,最后才说道:“西北历来土地贫瘠,养不活多少百姓,所以前些日子本侯才上折子奏请陛下从陕西、山西迁徙二十到三十万百姓到台湾。

    陛下不仅同意了这道折子,同时还下令户部拨了一百万两银子作为此次迁徙的费用,可如今看来,陕西和山西两地的官府不仅没有认真执行陛下的旨意,反而趁机上下其手大发横财。

    若是任其这样发展下去,此次迁徙百姓的计划恐怕将有半路夭折之险。”

    夏大言也长叹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虽然他也算是在官场打磨了半辈子的老油条,但今天这件事就连他也觉得有些过份了。

    这年头当官的贪一点没什么,毕竟大家都在贪,你若是不贪的话倒显得另类了。

    但凡事都要有个尺度,你贪一些银子没什么,可将所有的银子都塞进自己的腰包就太过分了,而且这还不算,这些官吏不仅把朝廷拨下来的银子贪完不算,就连那些百姓卖田卖房的救命银也要抢,这已经不是贪些银子的问题,而是敲骨吸髓了,搞不好是要激起民变的。

    当年秦始皇打下来的大秦江山何等威风,但自从秦始皇死后,短短不过十多年的时间,就被一群高喊着“王侯将宁宁有种乎”的泥腿子给推翻了。

    前车之鉴不可不防,所以从那以后,民变就是成了当权者最忌讳也是最担心的事情。

    别的不说,在另一个时空里,大明王朝不就是被李自成这个驿卒出身的泥腿子给推翻的吗?

    沉吟了半响,夏大言捋须问道:“侯爷,下官又能做些什么呢?”

    杨峰知道夏大言的意思,我只是福建巡抚,可管不到山西、陕西这些地方,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他摇了摇头,“夏大人,本侯在来之前已经写了一封折子,要求陛下派出监察御史对此次贪墨迁徙银子的事件进行彻查。

    有一个算一个,从上到下全都严办,杀他个百把人立威,同时也告诉那些人,有些银子是不能拿的,拿了就要发出代价。”

    夏大言闻言不禁苦笑起来,这位好大的杀气。还杀他个百把人,大明朝自从洪武年间以来,还从来没有为了贪墨的案件一口气杀那么多人的事情,这位一开口就要杀上百人,如此一来岂不使得朝中人心惶惶。

    “侯爷,话是这么说,可咱们大明是有规矩的。按照惯例,这些银子从户部出来的时候就没有给足,一百万两银子发到下面能有九十万两就不错了,平常都是只给八成的。

    到了巡抚一级的衙门后要截留一层、府衙、县衙、以及那些胥吏又要截留一层。这样层层截留下来,最后到达百姓手里一般能有四成左右。

    若是遇到黑心的,剩下两成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象这次这样全都贪墨的就很少见了!”

    说到这里,即便是见惯了官场黑暗的夏大言也是连连摇头。

    老话说得好,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做太绝,否则将会招致不可预知的后果,山西、陕西这些地方官员的吃相也实在是太难看了。

    看到到了这个时候夏大言还不忘替那些人说话,杨峰心中不禁有些不爽起来。

    “这么说起来,夏大人以前也截留过朝廷拨下来的款项啰?”

    “这个……”夏大言老脸一红,这种事情但凡是个当官的都做过,他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跟山西那些地方的官府比起来他的吃相没那么难看而已。

    看到夏大言顾左右而言他,杨峰也不以为甚,这种事情就算是到了二十一世纪也不能解决,更别提这个时代了。

    他想了想,“这样吧夏大人,本官和你一同给陛下递折子,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禀报陛下,请陛下严查此事,你看如何?”

    “理应如此!”

    夏大言赶紧答应下来,反正这种事又不费力,不过是写道折子而已,对于他来说不比吃顿饭难上多少,又何乐而不为呢。

    看到夏大言答应下来,杨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这时,他突发奇想的问道:“夏大人,你看能不能让布政使、按察使、巡查御史以及福建总督等地方官员一同就这事联名上折子,如此一来岂不是更有效果?”

    “这个……”

    夏大言闻言不禁吓了一跳,如果说只是他和杨峰上折子还只是个别现象,若是包括布政使、按察使、巡查御史以及总督全都上折子弹劾,这件事可就要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