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命 > 第183章 能不能让我咬你一口

第183章 能不能让我咬你一口

    许靖一声招呼后,马库斯的棺木很快便从地下升起,显现在了众人面前。

    卡恩吩咐一声,死亡行者们便将一袋袋克隆血快速注射进了马库斯干枯的身体中。

    噗通,噗通……

    时间一点点过去,随着越来越多的血液注入,安静的墓地中渐渐响起了有节奏的心跳声。

    心跳声初始还很微弱,不过片刻就变得强劲有力,清晰可闻。

    马库斯原本干枯的皮肤血肉,就好像充气的人形气球一样,变得饱满鲜活起来。

    “是谁……”

    一道低沉的咆哮声从他嗓子里冒出,整个身体剧烈地开始颤抖。

    三大长老的沉睡,绝不是平白无故的。

    沉睡有利于他们的血脉得到进化,积蓄力量,但这是需要配套的唤醒流程的。

    对马库斯来说,此时的苏醒过程一点都不愉快,甚至影响了他的沉睡效果。

    他心中无比愤怒,猛然睁开了双眼,看向了周围。

    瑟琳娜、克莱文、卡恩他都认识,目光在这些后辈的脸上扫过,他嘶哑着嗓音道:“阿米莉亚呢?”

    没谁回答他,围在他身边的吸血鬼纷纷快速后退。

    “你们该死!”

    马库斯直觉地感受到了情况不妙,原本应该主持唤醒他的阿米莉亚没有出现,而周围的这些后辈的眼神中竟一点恭敬都没有,反而充满了不屑、幸灾乐祸、戏谑等种种含义。

    是维克多吗?

    他终于要对我动手了?

    马库斯来不及多想,不管是谁,总之他现在处在了危险之中。

    离开这里!

    他体内血液震荡,轰的一声冲出了棺材,尽管只恢复了一半左右的实力,但他却很有自信,就算维克多出手,也休想拦住他逃出这里。

    唰!

    瑟琳娜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到一条残影从头顶上方滑翔而过,直扑墓地大门。

    马库斯心中得意,作为吸血鬼始祖,他的血脉纯净和变异程度,远不是后辈们能相比的,再经过了数次的沉睡之后,他的两肩胛骨处,已经生出了蝠翼的雏形。

    虽然这个能力还不算强大,但此刻用来逃命却是绰绰有余了。

    吼~!

    就在这时,许靖出手了。

    他的身体瞬息就进入了变身状态,轻轻一跃,整个人便拔地而起,快如闪电般抓住了马库斯的脚腕。

    嘭!

    许靖沉腰下坠,狠狠地将马库斯砸入了坚硬的地面,随后狠狠地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脊椎骨上。

    咔嚓!

    伴随着马库斯的凄厉惨叫,他整个身体开始抽搐着瘫倒在地。

    “你到底是什么?”

    马库斯脑袋转过了一个不正常的角度,看着许靖古怪的变身,满脸的惊惧莫名神色。

    他刚刚苏醒时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熟悉的瑟琳娜他们身上,忽略了其他,此时当然认出了许靖,心中却更震惊了。

    “你们竟然和狼人合作,维克多呢?阿米莉亚呢?”

    马库斯终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心中越来越慌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死了!”

    许靖毫不掩饰什么,提起马库斯,一口咬在了对方的颈动脉上。

    咕咚咕咚。

    大量的鲜血直接被他吸入体内,然后一点点融入了他的血脉之中。

    “你……”

    马库斯惨叫挣扎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很快,他就没有心思去想太多了,他的力量正迅速流失,生命力越来越弱。

    “放…过……我…”

    许靖毫不理会,他的眼眶中变成了一片漆黑,没有其他的颜色,仿佛镶嵌了一对黑曜石一样。

    这还是他第一次直接吸血,心里的抗拒在接触到马库斯的血液的瞬间,就被渴望进化的本能轰得支离破碎。

    马库斯渐渐停止了挣扎,生命气息彻底消失,这个吸血鬼的始祖,毫无悬念地死在了瑟琳娜等一众吸血鬼面前。

    “你现在到底是什么?”

    瑟琳娜看着许靖如今的变身模样,心里猜到了真相,却还不敢肯定,其他的吸血鬼全都眼神惊疑不定,隐隐含着畏惧恐慌。

    许靖抛开了马库斯的尸体,神情有些茫然,好半天后才回过神。

    “我的底线真是越来越低了。”

    他心中叹息,抹了抹嘴角对瑟琳娜他们说道:“半狼人,半吸血鬼,这或许就是狼人和吸血鬼两族的未来。”

    他说话间漆黑的眼眸扫向在场的所有吸血鬼,视线所过之处,众多吸血鬼全都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绝对的实力镇压之下,就算有其他心思的人,短时间内也不会轻举妄动。

    许靖心里压根不在意狼人和吸血鬼的未来会怎样,他只要完成任务,以后的事情,也根本不想去操心。

    就算对他的血脉有想法的人,等计划好一切准备行动时,他早就回归了,到时候有什么阴谋诡计,难道还能追到主世界去?

    “克莱文,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再找个普通人驾驶员。”许靖吩咐一声,等克莱文领命离开后,他对瑟琳娜道:“你跟我来。”

    说话同时,他取消了变身,离开了墓地。

    瑟琳娜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路后,许靖才想起自己不认识路,想了想道:“你房间在哪?去你房间。”

    瑟琳娜脚步一顿,脸色难看地瞪着许靖道:“你想干什么?”

    许靖一拍脑袋,连忙道:“别误会,我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你。”

    瑟琳娜冷哼一声,走到前面带起路来。

    几分钟后,两人来到了瑟琳娜的房间。

    进了屋,许靖直奔主题,拿出了囚禁威廉的监狱钥匙道:“你是不是对这个很熟悉?”

    瑟琳娜点点头,脑海里再次闪烁起了一段段很小的时候的画面。

    “那你能不能想起来,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这个的?”

    许靖知道瑟琳娜的父亲就是监狱的建造者,所以对方才会对钥匙有熟悉感。

    瑟琳娜回过神来:“那里是威廉的监狱?”

    “没错。”许靖承认。

    瑟琳娜眉头皱了皱眉道:“在北边,时间有些远了,但我应该能带你找到那里。”

    许靖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摇头道:“能不能让我咬你一口?我能从你的血液中读取到监狱位置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