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命 > 第306章 北冥神功(二合一)

第306章 北冥神功(二合一)

    许靖动心了。

    在这方世界中,玲珑棋局瞬间成为了他最想得到的东西。

    就算带不走,他也想要得到。

    逍遥子站在阁楼窗前,冷脸环视着下方周围的七十二洞之人,放声怒喝道:“巫行云,是不是你?”

    虽然隐居缥缈峰多年,但并不代表他不关心江湖之事,对于巫行云收服七十二洞,自命天山童姥的事情,他心里一清二楚。

    不过他可不信有实力暗算苏星河的会是下面这些人,就算是七十二洞洞主,也不被他看在眼里。

    “师兄,这些年没见,你对我的偏见一点没变,不过这次你可是冤枉我了。”云层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幽冷的声音,一名容色娇艳的白衣年轻女子飘飘飞下,顾盼嫣然道:“沧海,我知道你在这里,我是来接你的,沧海!”

    她不断地呼唤着,同时在阁楼外的天上飞来飞去,面色犹豫不敢冲进去。

    阿紫将许靖从头上抓下,抱在胸前,眺望着天空道:“前辈,这人是?”

    许靖回过神来,说道:“她是巫行云。”

    “哇。”阿紫惊呆了,“她怎么还这么年轻?”

    “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

    “原来天山派的武功真能长生不老!”阿紫咽了口唾沫,这才彻底相信了,心中充满了热切,随即又面色古怪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沧海师叔祖应该也是女人吧?”

    许靖嗯了一声,淡然道:“呵,爱情。”

    这时阁楼中的逍遥子嘭的一声关上竹窗,接着冷厉的声音响起:“巫行云,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走!”

    话音刚落,一道璀璨的光芒如同流星倒飞,划过天空,眨眼便射至巫行云面前。

    巫行云吓得一声惊呼,险而又险地避了开来,却不得不从空中落下,站在了一块耸立的巨石之上。

    “沧海师妹,是我啊。”她满脸期待地看向阁楼,“你出来吧。”

    李沧海平静的声音从阁楼内传出道:“巫行云,你走吧。”

    巫行云身体顿时僵住,面色凄苦道:“师妹,你又何苦为了那些世俗人的眼光,躲在这里,连见我一面都不行吗?”

    “你闭嘴!”逍遥子怒不可遏。

    “师兄,你太残忍了。”巫行云神色越发凄凉。

    “哈哈哈。”不等逍遥子开口,天边传来一阵大笑,一名红衣女子疾速飞来,“巫行云,你可真是过分啊,我妹妹就是不想见你才躲到缥缈峰来的,你还要不要脸啊。”

    巫行云瞬间脸色铁青,轻叱一声,十指闪耀出刺眼的光芒,迎面飞向了到来的李秋水。

    biu~biu~biu!

    轰轰轰!

    两女二话不说,见面就打了起来,天空中气劲四射,爆炸声轰轰烈烈的响起。

    “简直就是超强版的六脉神剑啊。”

    许靖看着天空中的情形,觉得大理根本不用去了。

    他让阿紫派人去打听过了,大理根本就没六脉神剑,这世上稍微修炼有成的高手,就能放出气劲,像天山派这几位,功力深厚到随手一击就能堪比激光炮。

    这是个人人都会六脉神剑的世界……

    曾经看电影的时候只觉得是五毛钱特效,但亲眼见到了,场面不知壮观了多少。

    许靖这两月时间除了利用神木王鼎完成了进化到万毒之王的任务外,还研究了从连环十二坳得来的江湖功法,包括阿紫修炼的化功大法,他都深入研究过。

    这世界功法之所以如此强大,最关键的是在于对天地灵气的吸收利用率,还有经脉的开辟程度,这些都远超他的想象。

    江湖上随便一门三流内功心法,就有着打通十二正经的效用,而二流的功法,修炼到顶就能打通奇经八脉和任督二脉,一流的功法,那是对全身各处细小经脉的开发。

    不仅如此,各派的功法还有不同玄妙,能使人体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奇异能力,火焰、寒冰、毒气、御风、电磁、瞬移……甚至还能重生。

    许靖对比之下,发现主世界的内功心法不论是内气的吸收壮大方面,还是对自身的开发,都相差太多,但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如果将两个世界的体系结合起来,取长补短,或许很快就能将主世界的人族修炼之道推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境界。

    “你在这里等我。”许靖不再关注天上两女的战斗,从阿紫手上一跃而下,“我替你去取北冥神功。”

    现在正是机会,逍遥子和李沧海虽没有插手战斗,但多少会分出精力关注在天上,苏星河又萎靡不振,加上数以百计暴露出来的七十二洞之人为躲避交战余波而四处乱窜,谁会注意他这样不到两寸的生物。

    何况许靖根本不需要进入那通道内的“神仙洞”,他只需要接近之后,放出神魂扫描进去就可以了,如果一切如电影中那样没变的话,北冥神功的修炼之法,就被刻在洞内的墙壁之上。

    “前辈……”阿紫刚刚完全被天上两女的战斗给吸引住了,等许靖跳出去好几米后,她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你要小心啊。”

    前辈对我太好了。

    她这一刻心中真的是被感动了,江湖人心险恶,就算在星宿派内,也充满了尔虞我诈,从小到大,从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她,因为别人的关心,从来都是带着目的。

    阿紫仔细想想,实在想不到瘟神爷的坐骑有什么好图谋她的,她虽然要照顾对方,但这却是和瘟神爷的交易。

    而到目前为止,前辈教她的法术可都不是必须的,若是对方什么也不教,甚至什么也不管,她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所以,阿紫想来想去,觉得许靖是真的对她好,内心深处有种格外温暖的感觉。

    许靖可没阿紫想的那么好,他就是怕错过了北冥神功,要知道过了今天之后,不久后逍遥子就会进入洞内,一直等到虚竹到来,接着丁春秋出现,杀死了苏星河强闯进去,得到了北冥神功。

    如果等到那时候,变数太多了,阿紫那时能不能有机会跟上来都不一定,或许丁春秋看完还会毁掉山洞。

    他神魂扫视着周围,向着苏星河所在的位置,不急不慢地跳了过去,并且很快,就来到合适的距离。

    “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北冥神功,就这样完全被许靖扫描到了脑海之中,他没有停在原地参悟,而是仿佛路过一样,换了个方向,重新跳向了林子中。

    阁楼内唯一的竹窗虽然关着,但逍遥子人却站在窗前,透过缝隙,将外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他不仅关注着李秋水和巫行云,还注意着苏星河。

    缥缈峰上出现这么多七十二洞的人,想想就能猜到巫行云的打算了。

    不过这些人目前只是四处乱窜,躲避着两女的交战余波,没有巫行云的命令,谁也不敢侵入平台一步,因此逍遥子也并没有主动出手。

    但当一只通体殷红胜血,眼射金光的蛤蟆出现在苏星河近身处时,他脸上终于露出了惊讶以及一丝凝重。

    没想到为了对付自己,巫行云连莽牯朱蛤都弄来了。

    逍遥子冷哼一声,回手虚抓,身后三米处桌上的一颗棋子凭空飞入了他的掌心。

    就在他准备先一步铲除威胁,保护苏星河的时候,莽牯朱蛤却改变了方向,向着林子中跳了回去。

    逍遥子轻捻着棋子,犹豫了几秒后,还是放弃了打杀的念头。

    随着他的目光收回,跳跃中的许靖心中长长出了口气,这次冒险之举终究还是如愿以偿了。

    当然,他做好了准备,就算逍遥子真的出手,他也有着一定把握拼着付出些代价接下一招,毕竟赵无极一生记忆的梦境,可不是白经历的。

    至于玲珑棋局,还是等阿紫实力足够后再来取走也不迟。

    阿紫自从许靖跳出去之后,目光就一直盯在他的身上,紧张不已,眼见他安全回来,心里仿佛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前辈?”

    “成了,走吧。”

    阿紫面色一喜,抱起许靖,又看了眼天上的两人,毫不留恋地转身就向下山路快速离开。

    事实证明他们走的正是时候,还没等到达山下,逍遥子就凌空一掌将巫行云打得吐血从空中跌落,接着又一指气劲洞穿了李秋水的手掌,将两人全都赶离了缥缈峰。

    而整个过程,逍遥子连阁楼都没出,窗户都没开。

    “好厉害!”

    阿紫不时回头,看到在她眼中宛若神人的李秋水和巫行云面对逍遥子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许靖躺在阿紫怀里,琢磨着到手的北冥神功,闻言说道:“天山派武功北冥为尊,其他功夫修炼出的真气比北冥神功都要不如。”

    他只是粗略看了看,就有些领悟了,同等功力发出的气劲,北冥真气的各种特性远远超出其他功法真气,甚至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就仿如合金钢和凡铁的差距。

    阿紫满脑子都是北冥神功,想到她很快就要学到这门功法,不禁心潮澎湃,各种幻想。

    赶在七十二洞之人撤离之前,她带着许靖快速离开了缥缈峰,向着星宿派返回。

    来这之前,丁春秋就派人传了消息,要灭掉全真教,如果不尽快赶回去的话,很有可能错过这场门派大战。

    北冥神功到手,阿紫现在倒是觉得去不去全真教无所谓,但既然前辈坚持要她前去获取全真教功法,她也不会推辞。

    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他们就回到了星宿派。

    才两月不回,整个星宿派完全变了个样,门内的弟子也几乎翻了一倍,并且警戒森严,看起来有了一丝超级大派的风范。

    “师姐。”“师姐。”……

    阿紫的回来,引起了众多弟子注目,就算不认识的,在其他人的带领下,也表现得恭敬异常。

    她四下打量着门派变化,一路来到了丁春秋面前。

    参见之后,她将这两月任务的完成情况具体汇报了一遍,虽然一切事情都是她的手下在办,但过程和结果还都算令人满意,没出现任何意外。

    以星宿派如今的威名,又放出了先灭全真再灭少林的狠话,此时江湖上一片惶惶,其他中小帮派降的降逃的逃,根本不敢反抗。

    丁春秋威严日盛,眯着眼睛听完阿紫汇报,便让她退下。

    阿紫没有离开,反而装作犹豫道:“启禀老仙,弟子还有一事不知该不该禀报。”

    接下来要说的事她其实一无所知,完全就是按照许靖的意思,不过她选择了相信许靖。

    “说。”丁春秋斜靠在宽大的长椅上,目光盯向阿紫。

    阿紫张了张嘴,一咬牙道:“弟子这段时间在外时,偶然发现阿青师姐去了天涯海阁。”

    “嗯?”丁春秋神情一凝,冷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阿紫亲眼所见,不敢说谎。”

    “我知道了。”丁春秋两手握成了拳头,脸色阴晴不定,好半天后才说道:“阿紫,你做得很好,接下来消灭全真教的战斗,就由你来率领门下弟子。”

    “多谢老仙。”

    阿紫露出兴奋之色,这可是个捞好处和扬名的差事,就算学了北冥神功,在实力高到一定境界前,她还是看不破名利二字。

    丁春秋继续道:“全真教的七星剑谱,据说威力非凡,神妙无比,到时你给我取来,做好了,我会把化功大法后续全都传授给你。”

    “阿紫一定不负老仙所托。”阿紫表现出了很激动的样子,心里却是不太在意。

    “还有,你什么也别让阿青知道。”丁春秋沉住气,挥了挥手,“好了,你下去吧。”

    “是。”

    阿紫眼珠一转,想明白了一些东西,缓缓退了出去。

    她本来还担心会被拆穿谎言,但现在想想,丁春秋分明就是在忌惮李秋水,哪怕知道了阿青是奸细,也不敢直接撕破脸打上门去,甚至连阿青都暂时没有对付,谁知道星宿派还有没其他奸细。

    回到房间后,阿紫将许靖伺候好后,开始修炼起了北冥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