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跨界闲品店 > 075 美颜
    这两条留言刚蹦出来,价格就又跳了50,变成了5050。

    再一转眼,刷拉,一跃飙升至5500。

    周游的小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冷邪:再来,你有多少鱼丸,我陪你玩到底。】

    【再买剁手:(′,,?w?,,)?哇,冷少好帅啊。】

    周游有点慌了,赶紧戳开剁手:“你这样好假啊,是不是在当托儿?”

    “我哪有那么多鱼丸,我只是单纯的在衬托冷邪装哔。”

    “那是谁?”

    正说着,三个人的聊天群响了。

    冥帝:“鄙人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压箱底儿的鱼丸都用上了,多一个也没有了。”

    “老铁!”周游差点哭了,“万一……万一他没有跟拍呢,老铁?”

    “那鄙人就拍了呗。兄弟你这么打包卖东西,一定是手头紧,又不好意思开口,鄙人懂你。”

    “老铁!”

    “好了,鄙人去写攻略了,有事戳。”

    “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少人在底下评论区围观,价格却一直没有新的变化,

    不知不觉,已经进入最后几秒的倒计时,虽然周游是卖东西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也十分紧张。

    5秒。

    4秒。

    3秒。

    2秒。

    1秒。

    咕嘟,价格翻涨到了5700。

    拍卖结束,5700成交。

    评论区立刻炸锅。

    【最后一秒惨案?】

    【哈哈哈,冷邪还是输了吧,让你装哔。】

    【谁啊,这么鸡贼?】

    【冷邪: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是我自己提的价,能打败我冷少的,只有我自己。】

    【…………】

    【大哥你就为了装哔么?这也太拼了吧。】

    冷邪这么做,其实也有一点点道理,为了避免最后时间段的血拼,他自己在最后一秒+200鱼丸求稳,说得过去。

    如此之大的买卖,周游删掉了其它99.9%的游戏后,赶紧加了冷少的好友,给予vip至尊服务。

    按照交易协定,周游发出了位面邀请。

    因为送礼额度已经用完了,这次走私只能动用接待访客的额度,这也是他第一次面交,有点紧张,但想到上一位访客云玩家,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周游跟云吞来到传送石跟前,打开手电筒照着。

    很快,传送石上的纹路开始流转,有了反应。

    云吞也紧握着双拳,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好像要对付什么大boss一样。

    周游赶紧拦在她面前:“这个是重要客户,不到迫不得已,我们不先采取暴力措施。”

    “可是我充满能量了,”云吞盯着双手道,“不用会很难受。”

    “一会儿再说。来了来了,体面点。”周游嗖了搜嗓子,尽量显得端庄。

    云吞也学着周游的样子,正儿八经挺拔得像小白杨一样守护着老板。

    浓雾浮聚,血肉成形,与之前的来访者不同,冷邪非常淡然,也非常冷静。

    更出人预料的是,他形体形成的过程中,竟然配有完整的衣服,甚至很难与地球的正常服饰进行区分。

    一个瘦高的,穿着黑色正装的男人,就此一点点形成,西装、衬衫、皮鞋,一应俱全,甚至连头发都是打了定型液的背头偏分。

    只是,当看清他脸的时候,周游本能慌了一下子。

    对正常人而言,头的高度大概是宽度的1.5倍,但他,至少是2.5倍。

    像是被门夹过,又像是被车压过,本来浑身的造型都是完美的,偏偏就是有一张超级马脸,任他鼻梁再翘,眼窝再深,下巴再尖,也休想掰回这视觉上的扭曲。

    如果看过tvb版《鹿鼎记》的话,大概就是里面的胖头陀,开了美颜,再稍微拉长一点就差不多了。

    冷邪见周游呆住,嘴角微扬:“店长不必惊讶于本少的美貌。”

    周游脸皮拧了一下,想到对方是大客户,还是忍住没有说太多:“……抱歉,失礼了。”

    冷邪微微抬手,邪魅一笑:“不必自卑,本少购买了闲鱼官方的顶级美颜套装,游历万千位面,都必是绝顶的美男子。”

    周游咽了口吐沫。

    就这个,美颜套装,打死也不能买。

    云吞也盯着冷邪的脸,憋得难受,跃跃欲试,嘴里依旧发出了唔唔的声音,她只想冲上去,按住他的脑袋顶和下巴,把他的头压扁一点。

    冷邪也发现了云吞的异样,轻轻跃下传送石,同时哼笑道:“女孩,你成功吸引了我的……啊疼疼疼……”

    因为这个是密室,到处都是黑呼呼的,地上一些装修多余的耗材还没来得及收拾,冷邪跳下来的时候刚好踩到,就把脚给崴了。

    周游赶紧上去要扶。

    “不必。”冷邪猛地抬手,另一手撑着地吃力地起身,看得出来,他很疼。

    周游也没有跟这类人交流的经验,当即送上了小霸王掌机:“这个。”

    “嗯。”冷少接过掌机,看也不看便塞进了西装内兜里,同时随口说道,“不必羡慕,这里有闲鱼官方顶级的随身储物袋,你再做几年也买得起。”

    周游接着说道:“嗯,那今后每周,都辛苦你来这里交易一下了。”

    “好的。”冷邪收好东西便点头转身,突然很烦躁地抬起手腕冲一个腕表说道,“行了别催了妈,我已经给你买了,烦不烦啊你。”

    “……”

    “……”冷邪放下胳膊,理了理西装的领口,“每……每个人,都有一些秘不可宣的东西,希望你不要太在意。”

    “嗯,我什么都没听见。”

    尴尬之中,冷邪踏上了传送石,轻抚了一下腕表,同时冲周游点头:“我们的语言翻译有问题,如果你听到类似妈妈的词,其实并不是妈妈的意思。”

    “嗯。”

    “我在给自己买,对吧?”

    “是的。”

    “很好。”冷邪摆着手,渐渐消失,“去别的位面,提我冷邪的名字,管用。”

    “多谢。”

    送走了冷少,周游擦了把汗。

    往常,他特别讨厌装哔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冷邪的每个言语都是如此的浑然天成,令人舒适,尤其是配合马脸观赏,味道更佳。

    云吞也终于松了口气,终于没有那种想压扁什么东西的欲望了。

    出了密室来到湖边,快到晚饭的时间了,现在却只剩下泡面,后勤补给白静很久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