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跨界闲品店 > 195 开心就好

195 开心就好

    周游一双眼睛,对着三双眼睛,沉吟良久,终是叹了口气:“只雇一年,到了下次重塑的时间你们立刻回去。”

    t800与t1000同时兴奋挥拳,紧跟着是对视拥抱,再之后是感谢。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店长。”

    “谢谢辛巴,没你的塑灵我们不会这么适合这里。”

    二人眼中满是真挚的幸福感,周游已经很多很多年没看到过别人如此幸福的样子了,金榜题名时怕也不过如此罢了。

    “你们先在这里随便做点什么。”周游冲8号勾了勾手,“8号……哦不,辛巴,麻烦你上来一下。”

    8号跟二人点了点头,这便随周游走上了密道来到他的房间,还未等周游招呼,便自顾拉出了椅子坐下,还未等周游发话便已开口:“我大概知道你要问什么,我们的劳动协议很简单,雇员将尽全力帮雇主做事,雇主也需要保证雇员的安全和健康,雇主不得长期要求雇员做协议以外的工作……大概就是这些东西,像《劳动法》一样,严重违背的话会上冷家的黑名单。”

    “其余的呢,我需要从头教他们吗,像云吞一样?”

    “不不,他们已经是专业的安保人员了。”8号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毕竟,是由我亲自进行的塑灵,他们拥有必要的地球常识。”

    “塑灵……”周游嘟囔道,“好像之前碰到过类似的事。”

    “你在说赋灵么?”

    “对对对!虚天灵的赋灵,她可以把自己的一部分意识赋在灵体上。”周游纠结道,“虽然你们说了这么多,但我依旧认为他们更像机器,而你所谓的塑灵,正是为他们注入软件的过程。”

    这个瞬间,8号可见地犹豫了片刻,随后摇了摇头:“我没法反驳你,这的确是可能的真相之一。”

    8号这么一说,周游反倒没那么坚决了。

    “是啊,真相之一吧……”他晃了晃头,坐在床上,“其实叫你上来,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我会这样。”

    “怎样?”

    周游抬起手,微微皱眉道:“理智上,我承认你们在塑灵位面的做法,承认他们的社会生产力最大化,个体与全体幸福最大化,并且完全符合平等自愿的准则,这是无懈可击的,我没理由拒绝他们来我这里工作。”

    “但是,情感上?”8号抬了抬眉。

    “情感上令我很不适,我总感觉在你们的统治下,他们虽然一切看似美满,却永远缺失了一些东西……”

    “代价么?”

    “是的,代价。”周游点头道,“一定有代价对吧。”

    8号抿着嘴摇了摇头:“当然,当然有代价,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或者说,他们,已经失去了意识到代价的能力。”

    周游咽了口吐沫。

    8号看着周游,神情中终于流露了一丝丝的怀疑:“因快感与劳动的高度统一,生存和幸福唾手可得,他们永远失去了追求真理的理由,思考变成了没有意义的事情,那既不会变强,也不快乐,思考成为了像扣鼻屎、挠痒痒、走路,呼吸一样,必须要做,却又不见得有什么意义的,无足轻重的事情。”

    “所以,这个代价最终的结果是……”周游凝视着8号。

    “这个文明虽然活着,但它已经死了。”8号轻轻点头,语气却出奇地重。

    但周游的表情,却并没有随之下沉,反而逐渐上升,昂扬:“也许,做这个判断还为时尚早。”

    “当然,天知道会有什么意外,比如……”8号说着说着,忽然愣了一下,随后表情也变得精彩起来,终是化为了笑,“我明白了,你想用一年的地球生活,让他们两个重新找回活着的感觉和思考的意义,然后将文明复苏的火种带回去。”

    “我可没这么说。”周游笑着连连摆手道,“我怎么好意思砸冷邪的场子呢。”

    “随你吧,我不会把这个猜测告诉冷邪,因为我相信你做不到。”8号跨在椅子上头笑道,“我知道,你觉得你这个行为是正义的,而我和冷邪更偏向罪恶对吧?”

    周游没说话,算是默认。

    “你认为他们两个被洗脑了,那你呢?”8号微微前俯拍了拍周游的大腿,“你的理智清楚地知道他们是美满幸福的,但情感上却坚持认为这种做法不对,要去纠正。告诉我周游,这种拒绝客观真相,主观上坚持某种信仰,并凭此决策的人,是谁?”

    周游依旧没说话,这次的沉默显然更沉一些。

    “你认为,现阶段人类的人生观、道德观、价值观、伦理观是更高级、更正义、更文明的,并且试着以此为基准,去拯救‘悲惨的’、‘被洗脑’、‘被改造’的异界圣灵,你坚信这是正义。”8号冷笑着比划道,“可假设,早1000年呢?那时大概是宋朝吧,你是个宋朝人,这时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我给你带了两个侍卫过来,面对他俩,那时的你会怎么想?你是不是要把‘君权天授’、‘忠孝礼义廉’和‘三从四德’、‘一妻一妾’之类的东西传达过去,认为只有这样才够善意?东方还好,如果是西方呢?是不是要把中世纪教廷那一套都传过去,一起传播福音,一起上天堂,一起抓女巫烧死才是正义?”

    “明白了么,正义从来不是一个客观存在、可观测、可试验论证的、科学的东西,恰恰相反,他是反科学的、不断变化的、根据时代背景不同烙印在人脑子里的东西。”8号说着,起身掸了掸衣服:“我现在不论什么好坏对错,我只是看到,你在用地球现阶段的主流价值观,去纠正他们的人生与他们的文明……不过……这事儿一点也不重要。”

    8号说着冲周游眨了眨眼:“人生苦短,你开心就好~”

    周游想不到他绕了老大一圈,最后竟然落得如此轻松。

    “走了。”8号回身摆手,“有事找我,我有在闲鱼上对话的权限,不过最好是公事,毕竟冷邪也有权监视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