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跨界闲品店 > 276 周氏砍价

276 周氏砍价

    “很遗憾,还有……”冷邪低头看着表道,“56个小时,他们就再也看不到这个服务生了。”

    “哎呀我看你自己也挺享受的,再多扮一段时间嘛。”

    “做梦。”

    “涨50元工资如何?”周游笑道。

    “区区50元……”

    “我这里资金也很紧张的。”周游说着又亮出了手机,上面是冷邪心仪的黑色大风衣,,“这个风衣我看你浏览了很多次,不过没放进购物愿望单,899这个价格,是不是对你来说有点难?”

    “我才不……”冷邪气得敲了下头,“妈的不能说谎!喜欢又怎样?”

    周游挑眉道:“答应我再做三个月兔女郎,这个风衣我当礼物送给你。”

    “你休……啊!”冷邪抱头道,“这是个魔鬼位面。”

    “那算了,你慢慢赚吧,将来不是兔女郎了,一天可只有50元的工资了,要买这个风衣怕是需要劳动……”周游掐指算了起来。

    “18天,弱智穷鬼。”冷邪咬牙道,“我可以等那个叫双十一的节日,搞不好只需要14天。”

    “可以,有志气。”周游又亮出了一床可爱的棉被,“那这个妈宝棉被套装可就要往后推了,我猜这个被子跟你异世界原状的被子有些形似吧,躺在里面能感受到母亲怀抱的温暖?”

    “……”冷邪扶着桌子喘着粗气,“周游,人在做,天也许在看。”

    “搞清楚,我在帮你,提高你的工资,你也该帮帮我不是吗?”周游切回了大风衣的画面,“答应我,我现在就下单,我让卖家发加急快速,明天早上就到,没客人的时候,你就可以披上这个冷艳邪魅的大风衣了,你这么有气质,谁看到你,都会都知道你这个家伙不简单。”

    “唔……”

    “而且,薪水也会提到150元,半个多月,你就能买到这床被子了。”

    冷邪的表情百转千回过后,从嘴巴里挤出话来:“两……两个月。”

    “80天。”

    “65天。”

    “80天。”

    “68天。”

    “80天。”

    “妈的,讲价也要讲基本法啊。”

    “80天。”

    “78天。”

    “你至于么?”

    “能少一天是一天,你他妈穿这身试试?”

    “得得得,怕了你了,78天。”周游这便操纵手机下了单。

    “今天就开始提工资,150元。”

    “好好好。”

    “啊。”冷邪忽然舒适了,想到再有半个月,就可以躺在新被窝里,整个人都莫名的洋溢出满足。

    冷邪满足地出了办公室,兴奋地冲向苏依依的房间想分享自己的喜悦,然而在他推开房门后,却看到了难以想象的景致。

    苏依依戴着耳麦,手里握着控制器正冲着电视大呼小叫:“我要冲了!给我架好枪!”

    电视中,是一副逼真的战争场面,苏依依正在持枪狂奔,左闪右避,不时找到一个掩体对射两下。

    冷邪就这么站在后面,足足看了10分钟。

    “呀,你在啊。”苏依依刚好完成了一局游戏,暂停下来,“你也想玩吗?”

    “不想。”冷邪指着电视下面的游戏机问道,“这是什么?”

    “啊,游戏机啊。”

    “为什么这么逼真,这么带感?”

    “现在游戏都这个水平啊。”

    “可据我的了解。”冷邪颤声道,“画面应该比这个简陋的多,也没法实现远程多人协同游玩,游戏也只有超级玛丽什么的。”

    “那是古老的红包机哦,早就过时了。”

    “多少钱?”

    “红白机么?”苏依依刚要说,忽然发现不太对劲儿。

    她自然也早就看出来冷邪是从其它位面来的,可貌似“小王乐穷”一直是周游主要兜售的产品,并且一再宣称这东西在地球非常稀罕,一位叫冥帝的客户更是以为周游需要屡次付出血的代价才能得到。

    “多少钱?”冷邪催问。

    “啊,这个,我也不是太了解……”苏依依赶紧起身关掉了电视,“其实搞错了,刚刚我是在通过操纵水晶用魔法远程操控西伯利亚战场,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俄国佬也不好受,刚刚死的那个人叫瑞恩,哎呀太可惜了……”

    冷邪根本就不听,拿出了周游的旧手机上淘宝轻松一搜:“68元……”

    “……哎呀锅可能忘记关了,我去看看。”苏依依火速溜走。

    房间中,冷邪却也并未动怒,放下手机只是一笑:“可以啊周游,很不错的商业套路。”

    话罢,他反身出门,走向了周游的办公室。

    苏依依根本没走,见冷邪要去闹连忙冲上去拉住了他:“别啊小美,店长知道我说错话会怪罪的。”

    “无碍。”

    “哎呀帮帮忙,我混到今天不容易,搞不好要被逼穿兔女郎装做饭的,那还不如死了。”

    “其实还好。”

    “……”

    冷邪走到周游房门前敲着门道:“放心,我不闹。”

    “呼……”苏依依见他敲门也只好死心了,“我也是为了你好……”

    进了房间,冷邪径直走到周游办公桌前,指着苏依依房间的方向问道:“那个苏依依在玩的游戏,需要多少钱?”

    “嗯?”周游眯眼问道,“你知道的太多了。”

    “告诉我多少钱。”

    “两千上下吧。”

    “我做半年。”冷邪盯着周游道,“买一个,当礼物送给我妈妈。”

    “喂你……”周游本来想说这会打破自己成为养猪大厂的商业宏图,但看到冷邪坚决的眼神,也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接连失去儿子,喜欢打游戏的老妈,他顿了很久才说道,“8个月。”

    “6个月。”

    “8个月。”

    “185天。”

    “8个月。”

    “200天。”

    “9个月。”

    “怎么还有往上涨的?”

    “11个月。”

    “妈的233天!”

    “好吧,我喜欢这个数字。”周游终是点了点头,“我会把那个游戏机当成回馈至尊年卡用户的年终大礼发过去。”

    冷邪的表情终是舒缓下来。

    “谢谢,我知道你损失很大,也许会打破小王乐穷运营的格局。”冷邪难得象征性低头,向周游抱以感激。

    “还好。”周游摆手道,“就是有一点你得知道,在你母亲的视角里,这件事是冷峻做的,那个你讨厌的人。”

    “无关紧要。”冷邪再次点头示谢后,转身离去,面露泰然的微笑。

    哼,这家伙。

    然而这家伙却拍手道:“哇哦,这小屁股扭的可以。”

    “妈的好不容易对你有那么一丝丝好感,魔鬼!”

    周游也是没办法的,冷邪的外型太耀眼了,再正经的事情都会因为兔耳朵都变得奇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