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 第492:熟悉的声音

第492:熟悉的声音

    《极限男人》成员们共事十余年,同甘共苦,说是亲如家人也不过分。然而正因为关系亲如家人,展露情绪就更无所顾忌。有时候一场严重的争执,起因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事。

    王松捷和沈贺的争吵,发生得十分突然。

    现场凝重的气氛漫延开去,像水漫进细沙,摄像机后面的六七十个人从前往后瞬间静若寒蝉。

    “让韩觉为难?”沈贺气得笑了一下,然后厉声道,“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提到章依曼,你针对我一个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是不止你一个提过,但是只有你一个人一直在提!”王松捷毫不退让。

    “韩觉他是子商的师父,是我们半个自己人,开开玩笑怎么了?我就奇怪了,人韩觉被开玩笑自己都没说话,你跳出来说什么?”

    “所以一定得等到韩觉明明白白说自己不开心了,你才肯停下?呵。”

    王松捷和沈贺的争执愈演愈烈,偌大的演播厅里,只听得到他们相互之间越发不客气的对话。

    “都少说两句。”黄进轻轻拦在情绪更激烈的沈贺前面,按住沈贺的手,防止冲突升级。

    其他几个主持人也分成两拨分别在劝,“还在录制”,“都冷静一点”。

    他们的脸上都有着明显的忧虑之色。一半是演出来的,一半是因为韩觉的无动于衷。

    所有人知情人士全都有意无意地观察着韩觉的表情,就连说好关了的摄像机也悄悄对准着韩觉,在拍。当看到韩觉坐在原地,一脸饶有兴致看戏一样地看着眼前两人争吵,大家就有点崩溃。

    【这反应不对啊!】

    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反应。

    之前【假吵架】的恶作剧他们也用过,屡试不爽,那些嘉宾看到主持人吵架之后,哪个不是被吓到面色僵硬,坐立难安,手足无措,然后心急如焚的?

    怎么偏偏就你韩觉这么没良心,这么不善解人意,劝都不劝一声?!

    张子商被导演使了眼色,犹犹豫豫地走到韩觉边上,磕磕巴巴道:“师父,没事的,你别慌。”

    韩觉抬头看着张子商,似用眼神回答【你看我像慌了的样子么?】

    张子商回避视线,说:“他们吵着玩呢……”

    “哦。”韩觉点点头,继续看戏。

    张子商对导演露出了极度无奈的神情。

    在最初的计划里,和沈贺吵架的该是张子商。但沈贺也不傻,之前和张子商吵吵闹闹,说【你师父来了也没用】,很勇猛的样子,但等到韩觉真来了,沈贺就选择性失忆。万一韩觉护犊子,情急之下一拳把他撂倒,那他找谁说理去?最后沈贺说如果是要和张子商演戏,那他就让出位置,谁爱演谁演。

    而且张子商虽然最近在节目里比较爱顶撞沈贺,但那是角色定位,是人设,是争取镜头的手段之一。真正要张子商和沈贺动真格地吵架,本质善良的张子商是不敢的。让张子商和沈贺演戏,只怕熟悉徒弟为人的韩觉会起疑心。于是就选了年龄和资历相当的王松捷来和沈贺搭戏。

    王松捷和沈贺在十年前节目刚创立的时候,是真的互不对付。虽说时过境迁,两人改变良多,彼此成为了挚友,但现在要这两个人吵个架来看看,理由都不用找,说吵就吵,一秒入戏,简直以假乱真。

    可惜的是,韩觉虽然没有识破这场表演,但也没按剧本往下走。

    “你们这个节目是真的没台本啊。”韩觉轻声跟张子商说话,语气里很是敬佩。

    “是啊……”张子商点着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大概是看到了张子商一副快哭出来了的表情,韩觉觉得自己这个当师父的,得帮帮徒弟了。怎么说沈贺和王松捷都是因他而吵,他作为引发冲突的关键人物,一直在边上看戏不大好。

    更重要的是,晚上他还有约,可没时间更这帮人在这耗着!

    韩觉看够了戏,站起来走到两人中间,面朝“帮他说话”的王松捷,轻声道:“没事没事,多提几次章老师,我没什么为难不为难的。我和章老师都是好朋友,没事的。”

    看到韩觉终于有了动作,黄进这帮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果韩觉迟迟不动,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演下去。

    王松捷听完韩觉的安抚,点了点头,偃旗息鼓,不和沈贺吵了。

    另一边的沈贺也收得很快,丢了一句“看到没?”,然后被黄进拉到了后面。

    一场冲突就此平息,颇有些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

    死寂的演播厅开始有活人的动静,大家面带不同的神情,窸窸窣窣回到了工作岗位。

    “大家打起精神,重新开始啊!”韩觉鼓着掌,给众人打气。

    录制重新开始。

    黄进重新主持,问着韩觉:“你的电影快上映了吧?”

    “对,十二月十八号。”韩觉回答。

    “我们等很久了啊,子商从长安回来之后一直在说一直在说,这电影很好看很好看。”黄进感慨。

    “真的很好看!”张子商竖起两个大拇指,一脸真诚,不是演的。

    刚才那段小小的插曲,仿佛彻底被抛到了脑后。黄进问着韩觉有关电影方面的事情,韩觉用或搞笑或认真的方式,一一作答。

    “下一部电影拍什么已经想好了吗?”

    “没,现在还在挑剧本,挺头疼的。”

    “啊~好剧本确实挺难找的。特别是你第一部电影口碑那么好,第二部就更要慎重了。”

    “你误会了,其实就是因为我手头上的剧本都很好,所以不知道先拍哪个,就挑了很久,很苦恼。”

    “……”

    在欢笑声中,沈贺和王松捷交换了一个眼神,默契地开始第二轮。

    “录节目,你笑一笑,说点话,一直摆脸色给谁看呢?”沈贺淡淡地指导着王松捷。

    黄进这帮人像是得到了信号,一下子又散开阵型,三三两两地围在两人身边,帮他们消火。

    王松捷无奈地笑了一下,似乎想要反驳,但又忍了下来,演技很好,十分自然:“我不和你吵,今天有客人在,咱们收敛一点行不行?”

    罗沛齐也加入了战场:“沈贺哥,这次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算老几?”沈贺皱着眉头,瞪着罗沛齐。

    现场的气氛又一次凝固住,而且更冷。

    “你们怎么又这样了。”何列十分无奈。

    “我真的是无语了……”王松捷仰起头看了看天花板。

    “你无语什么,你……”沈贺酝酿好措辞,打算用更狠的话去反驳。

    然而就在这时,韩觉往前走了一步,挡在沈贺和王松捷之间,转头看看沈贺,再看看王松捷,平静道:“有意思?”

    嘶……

    黄进,沈贺和王松捷他们所有主持人的心里,莫名咯噔一声,悄然吸了一口冷气,有些感觉不妙。

    “你们两个到底还能不能录了?”韩觉语气平淡,但比大喊大叫更让人心慌。

    黄进他们不说话了,但沈贺和王松捷还得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

    “你……这次不关你事,”沈贺颤颤巍巍地瞟了一眼韩觉,然后把视线钉死在王松捷身上,“我就是想问问他,他刚才那句……”

    “你们能不能专业一点?”韩觉用更冷一分的语调,打断沈贺的发言,还往沈贺那边走了一步。

    沈贺眼皮一跳,连忙退后一步。

    黄进他们担心韩觉暴起伤人,齐刷刷往前进了一步。

    韩觉没有打人,他对着导演比划了个暂停的手势,说:“导演,暂停一下,节目现在这样根本没法录了。”

    然后,韩觉转头把眼前的几个主持人一个个看过去。

    “一直听说你们这个节目怎么怎么好,是业内标杆。我身边的朋友很喜欢看你们的节目,章老师也是你们节目的粉丝,我说我要出演节目的时候,她跟我说,我会玩得很开心。我早上来的时候,还挺期待的,呵,”韩觉轻笑一下,歪了歪脑袋,问,“结果就这样?”

    结果就这样,五个字被韩觉说得含义丰富。

    “我不知道你们和别的艺人录节目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随意,想吵架就吵架,想浪费别人的时间就浪费别人的时间。还是只有跟我录制的时候是这样?是觉得我这个客人不值得你们拿出专业的态度?”

    演播厅十分安静,只有韩觉的说话声。韩觉虽不打人,只好好说话,但好好说话的韩觉,气场不比准备打人的韩觉赖得弱。

    “我在美利坚录制综艺的时候,也遇到过不少意外,有的流程很乱,有的主持人很没水平。他们挺担心我生气的,但我其实不怎么生气,因为我知道拿华夏综艺节目的标准去要求他们,是一种强求,所以我耐心一直很好。但是今天过后,我觉得我以后再去美利坚录节目,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从容了,因为咱们的顶级综艺和他们也没什么两样啊。”

    主持人们理亏,听着韩觉的话也不敢反驳,一个个面色僵硬,坐立难安,手足无措,心急如焚。

    沈贺最为难受,嘴唇开开合合,几次差点就要说出他们是在恶作剧,但都被其他人在他腰间掐了回去。

    “如果这就是你们工作的态度,那录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韩觉说完,就一边喊着关溢的名字,一边往舞台下面走去,“关溢,关溢!”

    黄进他们以为韩觉要罢演要走,连忙脸色精彩地拉住韩觉,不让他走。

    明明是为了让韩觉慌张才设计出来的恶作剧,结果反倒让他们变得无比慌张。

    “我不走,我跟导演聊聊。”韩觉说。

    众人放开韩觉。

    等到韩觉离开去和导演到角落里去谈录制的事情之后,几个主持人连忙围在一起,商量对策。

    “早知道我就不来演了!反过来被训一顿太难受了!”

    “我们好像又失败了……”

    “再演下去,搞不好韩觉真的要走了……”

    “那这次我们就先认输!下一环一定要找回场子!”

    韩觉在那边得到了导演诚恳的道歉,回来之后,黄进他们一个个来道歉,说不会再吵架了。

    韩觉点点头。

    等到节目重新开始录制了,果然沈贺和王松捷没有再搞事情。虽然众人说说笑笑之间还有一分表演痕迹,但韩觉没有再多的要求了,只要让节目拍摄正常下去就可以了。

    采访完成之后,黄进和沈贺他们又过来握手道歉,说昨天睡觉没睡好,精神状态不好。

    韩觉笑着说没事,说他刚才也不是有意要好为人师,只是实在失望,就说了出来。

    黄进表情诚恳地说,他们今后一定会不骄不躁地继续录节目的。

    内景拍完了,导演过来说接下来要拍外景,就在电视台楼下的广场拍。

    然后节目组开始收拾东西,要转移阵地。

    但实际上,仍然有几台摄像机悄悄在运转,镜头对准着韩觉。

    韩觉不急着下楼,正坐在边上,喝着小周递来的茶水。

    张子商得到了众人眼神的暗示,就准备开始第三个恶作剧。

    张子商深吸一口气,作为恶作剧骨架的设计者,被韩觉一连破去两个,实在是一种挫败。但张子商打起了精神,没有认输,因为后面的恶作剧,才是他的得意之作。而且他有秘密武器!

    “师父。”在旁人若有若无的视线中,张子商来到韩觉边上。

    韩觉转头看向张子商。

    “我想跟你说点事情。”张子商神神秘秘道。

    韩觉就让张子商说,但张子商神神秘秘的,不打算在人多眼杂的地方说话。韩觉就跟着张子商离开了演播厅,一路来到职员和艺人专门用于抽烟聊八卦交换小秘密的楼道里。

    时间已是中午了,大家都去吃饭,楼道里没什么人,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楼梯上,把【见不得光】的气氛驱散了不少。

    “什么事?”韩觉不知道张子商要说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必须要到这里来说。

    “就是,我下礼拜要出国参加巡演……”张子商说。

    韩觉眼神一凝,马上知道张子商要说什么了。

    “作业不能少。”韩觉说。

    “这样啊……啊!不是,我是想问,师父你到时候可不可以帮我代班《极限男人》?我担心忙起来,来不及飞回国录节目。”

    “我?算了吧,今天他们那个工作态度,我都无语了。”

    “其实他们平常也不总是这样的……”张子商还是没忍住泄露了一点天机。这让远处某个房间里,透过楼道的监控看着此情此景的主持人们,一个个无比慌张。

    好在韩觉摇摇头,没怎么在意。

    韩觉摸了摸肚皮,大概是饿了,问:“还有没有别的事?没的话我们就……”

    然而韩觉的话没说完,楼下两层突然响起一串隐蔽的脚步声。

    十分急促。

    人数在两人以上。

    约莫往上跑了一楼之后,楼道里响起了一个女人压抑着音量,语气却焦急而且紧张的声音:“你别跟着我!”

    韩觉和张子商都愣了一下。

    张子商神情有些好奇,韩觉眼神有些恍惚。

    因为那个女人的声音他是听过的。

    不管是以前,还是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