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击!

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击!

    伴随着数百支金属哨子同时发出碎裂空气的哨声,反击的时刻到了!

    这时候,大批虫豸,蜘蛛,节肢类和癞蛤蟆,都越过了夜光城并不坚固的城墙,进入了城墙后面的空地,相当于人类城池的“瓮城”。

    在他们两侧,是相对陡峭和光滑,极难攀登上去的峭壁,上面布满了裂缝和洞穴,里面卓立着无数虎视眈眈的鼠族,尾巴卷起一支支飞镖和一枚枚鞭炮。

    从瓮城再往夜光城深处,几乎全城鼠族都被动员起来,挥金如土地穿戴上了全套铠甲,几乎所有鼠族都双持刀片,腰插绣花针,尾巴还卷着一枚枚坚固而锋利的铁钉。

    他们的呼吸,就像是严冬过去,即将皲裂的大河,在一片死寂中,发出冰裂的轰鸣。

    ——因为筑城能力的低下,和敌我双方攀爬能力的强悍,鼠族的守城战绝不可能像人类那样死守城墙。

    他们的战略是尽量用城墙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再将敌人放进来一段,依靠地利之便,将整座城池都变成血肉磨盘。

    反正,鼠族的经济体系建立在探索人类遗迹之上,是典型的采集经济,除了蚯蚓牧场和夜光植物种植园之外,城里并没有特别需要保护的设施——所有武器都分发到了鼠族的爪子里,所有珍贵资源都被运送到灵河去妥善保存起来,哪怕夜光城夷为平地,也不会损伤长牙王国的根基。

    那么,便战吧!

    白夜亲自吹响了一种在人类世界被称为“呜呜祖拉”的长管哨,尖锐的哨声恍若杀气纵横,整座夜光城的空气仿佛被一下子抽干,时间都在这一刻凝固,唯有鼠族们眼底的凶芒,越来越闪耀。

    “咻咻咻咻咻咻!”

    上千枚铁钉,从瓮城两侧峭壁上的裂缝和洞穴里,如疾风骤雨般狠狠射落。

    铁钉的重量和冲击力,原本就比绣花针或者自行车辐条大上百倍。

    负责投掷铁钉的鼠族,亦经过千锤百炼,来来去去就是这一招杀手锏。

    他们的投掷速度和力度,堪比人类中的标枪运动员,干脆利落将一条条蜥蜴,蜈蚣,马陆,以及一只只蜘蛛甚至蟾蜍,都牢牢钉在地上。

    这些生命力强悍的虫豸,一时半刻还不得死,却也无力将又粗又长的铁钉拔出来,只能围着铁钉转圈圈,越是旋转,伤口越是撕裂,很快就在一阵剧烈抽搐之后,纷纷不动了。

    纵然有几头癞蛤蟆高高跃起,想要跳进峭壁上的缝隙和洞穴,和藏匿其中的鼠族短兵相接,但鼠族早就防备这一招,所有缝隙和洞穴的出入口,都用荆棘编织成了栅栏堵死,铁钉,绣花针和鞭炮可以甩出去,但癞蛤蟆是绝对跳不进来也无处借力的——蜥蜴和蜈蚣或许可以爬进来,但这些皮薄血脆的爬虫,就不是鼠族所畏惧的对象了,哪怕擦亮一颗火柴,就能逼得他们从峭壁上直接跳下去。

    一时间,自以为攻入城中的虫豸死伤无数,咆哮肆虐的虫潮,出现了暂时性的凝固。

    “呼!呼!呼!呼!”

    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片白茫茫的风暴。

    那是上百名鼠族,扛着几十台用五号电池的微型电风扇,将大量刺激性的粉末吹向他们。

    这些粉末的主要成分,是食盐,雄黄和樟脑丸磨碎组成。

    食盐用来对付蜈蚣和马陆,雄黄用来对付蜥蜴和癞蛤蟆,樟脑丸可以驱赶蟑螂——虽然浓烈的刺激性气体令鼠族同样头昏脑涨,但相比于虫潮的四分五裂和抱头鼠窜而言,这仍旧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毒气”释放完毕,一队队穿戴着铠甲,手持长矛和绣花针,尾巴上还卷着铁钉的鼠族“重步兵”,雄赳赳,气昂昂,踏向城墙,收复失地。

    他们穿戴得密不透风,罐头铁皮铠甲里面衬着一层烂纸箱,纸箱里面是一层或者几层鼠皮,虽然行动缓慢,却胜在防御力够高,几乎无暇可击。

    重步兵登场之前,又有两队炮灰从左右两翼抢先发动冲锋,清扫了一波威胁比较大的虫豸,经过炮灰对炮灰的残酷消耗,即便还有攻入城中的虫豸能幸存下来,亦是遍体鳞伤,血流如注,沦为众矢之的。

    这样,当这些虫豸好容易从炮灰的残尸中挣扎出来时,他们看到的便是一排排冰冷的“铁罐头”,如倾倒的铜墙铁壁般朝自己碾压过来,无论他们往哪个方向猛冲,都要面对铁罐头的挤压,以及从铁罐头的缝隙中戳过来,几十支长短不一,却同样致命的自行车辐条,绣花针和铁钉。

    虫豸们愤怒了。

    蜥蜴张开了他们引以为傲的利爪和尖牙。

    蜈蚣蜷曲身子,拼命朝目标身上弹跳。

    癞蛤蟆不要命地挤压着毒液,想要侵蚀对面这层古怪的硬壳。

    但他们刚才还无往而不利的手段,在长牙王国真正的精锐面前,却显得那么幼稚可笑。

    蜥蜴的獠牙遇到了鼠族的铠甲,要么当场折断,要么划破第一层铠甲之后,深深嵌入硬纸板和鼠皮里拔不出来,被鼠族硬生生扯落,随后被鼠族顺势一记戳刺或者撩阴刀,开膛破肚,当场惨死。

    三五条蜈蚣跳上了一名鼠族的铠甲,将他牢牢捆绑住,却怎么都无法突破罐头铁皮的防御,甚至找不到可以将毒液注射进去的缝隙,反而被几名鼠族狠狠碰撞,将他们活活挤死。

    癞蛤蟆仗着势大力沉,仍旧横冲直撞,在鼠族头顶跳来跳去,但鼠族根本不和它比拼力气,却是用一根根钓鱼线绊住和捆绑它的手脚,很快限制住了它的行动,它越是挣扎,钓鱼线越是嵌入它的血肉,甚至要把它的手脚活活扯落下来,徒劳挣扎了半分多钟后,几头癞蛤蟆都筋疲力尽地倒了下来,只顾张大嘴喘息,正好被鼠族的自行车辐条刺进柔软的口腔,将舌头连带着喉咙扎了个透心凉。

    这就是文明对野蛮的战争。

    文明固然偶尔会被野蛮的狰狞所震慑,但只要文明能够坚持下来,总能迎来彻底的碾压。

    不一时,攻入城中的虫豸都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鼠族重步兵们践踏着虫豸的残尸,跨过变成废墟的城墙,继续朝着虫潮挺进。

    ——倘若他们只想死守夜光城的话,便不用这种两败俱伤,消耗极大的打法。

    但白夜的目的,仍旧是向城外,国师率领的主力部队,派出求援小队。

    既然刚才声东击西,偷偷摸摸派出求援小队的行动失败了,那现在,就堂堂正正打一仗,正大光明让求援小队突围吧!

    鼠族正规军在夜光城下列阵。

    长矛组成的剑戟丛林,反射着夜光植物散发的幽幽光辉,令整支军队都笼罩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大部队负责抵挡虫潮,另有一支数百名重甲步兵组成的部队,朝捕鸟蛛蛰伏的岩缝,大摇大摆扑去。

    这些重甲步兵都是鼠族字面意义上万里挑一的熊虎之士,鼠族中的擎天柱,体型硕大,堪比田鼠或者松鼠,再加上层层叠叠的纸板甲和铁皮罐头甲,铠甲上还镶嵌着长长短短的大头钉和铁钉,饶是高度变异的捕鸟蛛,恐怕都不能一口吞下他们,反而会被他们戳成遍体鳞伤的血葫芦。

    捕鸟蛛听到“隆隆”的铠甲碰撞声,亦感觉到大难临头,纷纷从蛰伏的地洞中钻了出来。

    见到上百只怪模怪样的铁罐头朝自己碾压过来,他们愣了一下,结构简单的思维神经爆发出“噼噼啪啪”的火花,不知该听从神秘的命令恪尽职守,还是服从求生本能的尖叫,落荒而逃,急得团团乱转,却是被鼠族的重甲步兵围住,瞬间扯成碎片。

    一时间,鼠族大军的士气大振作,鼠族们拼命用铁钉敲击着罐头铠甲和盾牌,发出巨大的金属声浪。